APP下载

尘埃落定(组诗)

2021-06-20悦芳

时代文学·上半月 2021年3期
关键词:晨练大雪隐喻

悦芳

立冬

一说起冬天,就不寒而栗

我坐在这里,对着雪

其实也可以坐在别处

如今万物也经历了爱情。那些

沉醉的,辽阔的,不死的

欲望。重新开始平静

我冒着失败的危险在写诗

在大雪充满世界之前

还未找到新的词根

雪。从身体里飞出的石屑

外面的羔羊陆续回到含义的

核心部分。呼吸急促

或静止。等待一个陌生人

突然出现在镜头里

让一切死而复生

小雪

小雪不见雪。节令与秩序

沦为摆设。一些事物随意嵌进我的身体

比如一丛野菊花的香,一树银杏叶的黄

天空也是我身体的一部分。深不可测

不敢想象一朵雪花的盛开

能否容下这人世的喧哗

其实我无意厘清人间的黑与白

是冬天就应该沉睡

生活的隐喻不需要谎言来遮蔽

雪只是一种形式。让秩序

回归秩序,让洁白成为洁白

让我的身体走出这夜的黑

大雪

仿佛人间的爱都落到低处

大雪之夜,我把自己安放在

门框之内。远山隐去

天空挂满窗户。细节

被完整打开,雪在自己的

位子上若无其事地述说

再次读到雪的语言。繁星

在遥远处,把低温的词想象

雪失去重量、速度和记忆

我呼吸,不停地呼吸

我和昨夜的我不可思议地

言和。明媚的幸福让我绝望

每一条岔路都指向迷茫

其实,我的内心

装着山川、风物

和爱。偶尔

也会把一些飞禽走兽

安置其间

我无法复述走过的树林

每一条岔路都指向迷茫

也不能把伤口剖开,让你听远去的

风声。我的耳朵里挤满了各种声音

麦芽破土的声音

树木开花的声音,火车的声音

墙角蜘蛛结网的声音

中年夫妻争吵的声音,更多的人

沉默的声音

那些走失的记忆,已无法将我

找回。我从树林走过

常常听见自己的咳嗽声

每一声咳嗽,都有树叶飘落

药片一样,嵌入时间的

裂痕之中

晨练

东山上的风真大。晨练的人

越来越少。老王说,与他每天结伴上山的

老李死了,就在大年三十儿晚上。来不及

说出一生的伤痛、郁闷和孤愤。来不及

看到新年的日出。老李常常

上气不接下气,喉咙刮过太多的沙尘暴

老王说,每个人都需要

一个地方。人总是要被风吹走的

他的平静让我悲伤

东山上的风真大。整整一天

我开始重新练习

平静。练习喧与静的对白

倾听一种声音

在时光黑下来的时候

低伏于虫鸣花香,倾听

一些故事情节

与某个词语相遇的声音

这是柳林的夜晚

幸福就像那些花儿

我叫不出名字,但它们一直在生长

明月高高在上。小路没入灌木丛

我们走着,说着

重新安排内心的秩序

语言在路上,追逐或逃逸

呼吸一阵紧似一阵。石头沉默

风,仿佛是今夜的中心

轻轻啃噬我寄居的身体

时光突然黑下来的时候

在一种声音里

我找到了落叶一般的存在

在十二月低矮的天空下

身边的事物越来越少。比如阳光

比如一個人呼喊我的声音

流言和种子继续向北方扩散

交通渐渐堵塞。车鸣、笛声、抱怨声

四下而起

我在喧嚣的城市谨慎地生活

窗外飘雪,屋内煮茶。这样的日子

适合怀念,适合《追忆似水年华》

人生太短,普鲁斯特太长

寻找

遁入更深的隐喻里。试着寻找

隐藏在大地褶皱中的一些念想

——和声音。瞧,每一个词

都抱紧自己,多像此刻的我

以蜷缩的姿态

来抵挡外来的一切

我不能隔空与喜马拉雅山上的

雪人对话。也不能听到

荒原上一片嫩叶发出的欢呼

或尖叫。一个声音

与一个声音之间的寻找

是漫长的

沉默注视着我。我们都把想说的话

藏了起来。就这样安静地坐着

我此时只能说出的是:

椅子、睫毛、雾霾、灯

房子——或世界

一个事件的制造者

更深的群山在我的肺腑之中

夜幕来临,山色已尽

此刻,世上只有风吹草低的声音

风过无痕,雁过无声

一些事情总喜欢漂浮在无人的夜空

站得高一点,再高一点

就可以将世界揽入怀中

尘埃落定,只留下澄澈的内心

更深的群山在我的肺腑之中

猜你喜欢

晨练大雪隐喻
爱的隐喻
晨练
论隐喻理论构建的参照维度及连续统
概念隐喻新类型中的认知机制探讨:共现性还是相似性
大雪
基于隐喻相似性研究[血]的惯用句
晨练
中老年晨练人群主观幸福感的调查研究
晨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