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徒骇河的夜晚(组诗)

2021-06-20明谦

时代文学·上半月 2021年3期
关键词:木偶枣树野草

明谦

那匹绝尘的马

那匹绝尘的马

像一把剑,刺破唐朝的帷幕

此时,李白看见的月光已被地上的霜埋葬

此时,李商隐看见的西窗烛已被巴山夜雨淋湿

此时,独上西楼的李煜正不堪回首月明中

此时,我正与鱼玄机江南江北愁望

而杜秋娘,正卷帘在唱:把取红笺各断肠

闪烁着绝世的光

那匹绝尘的马,不知浮生若梦

之所以爱

我爱比野草还卑微的植物,爱它们

一到春天就蓬勃向上的姿势

我爱惊蛰之后,就出巢寻觅食物的那些蚂蚁

爱它们勤劳的忙碌样子

我爱那只在两个树杈之间

吐丝织网的蜘蛛,爱它拦截住的那些凋谢的花瓣

我爱那只白色的蝴蝶,在一片绿叶中

显得那么纯洁

我爱孩子们手里提着的木偶

也爱木偶们可爱的沉默; 我爱到处流传的春天

正如我爱每一片发不出声音的树叶

直到枯萎,也不会说

我爱一棵老树的盘根错节,也爱被风轻描淡写的

陆离斑驳;我之所以爱这一切

是因为,我的痛苦和快乐

与这个世界,多多少少都有些说不清的瓜葛

撩人欲醉

那些怕被流水洗尽铅华的贵妃们

一生都在四平调里

委婉缠绵;谁也不会明白

在暮年,她们是怎样用温柔妩媚的曲调

来抒发悠然心怀的

她们斜倚在玉石橋的栏杆上

看着戏水的鸳鸯;她们在旧时光里

撩人欲醉。她们在西皮和二黄里婉转着微醺的光阴

她们,天生有着自赏怀春的心态

醉春风

春风吹醒了鲜花也吹乱了野草

春风吹响了翘檐上的风铃也吹开了山路上的青蒿

春风过处,有乍泄的一地杏花

也有初上枝头的桃花,它们在欲念虚无的寺院里

静听着木鱼

被光阴

一下

一下地敲

与木棂窗相隔的檀香

被春风蹑手蹑脚地吹送过来;我想告诉你的是

那把沉香古琴

被一个小家碧玉似的女人悄悄带走了

被带走的,还有一支音色圆润轻柔的长箫

——我还未老哦,我只是不小心被春风吹醉了

徒骇河的夜晚

激情在河床上奔跑

将寂寞的浪花打碎在光阴里

而桥上走过的,是一座村庄哼着的歌谣

我喜欢浸泡在水里的月亮

那温润的情感,会时不时地让我泪流满面

或者,让我的亢奋趋于沉默

枣树和枣树之间的风

是一种时间的流浪;而一只船的停泊

让我的回忆系在了河边的一棵树上

我知道盐碱地的滋味

不是在舌尖上,正如芦苇的头顶上

明亮,只是为了衬托夜的黑

我听见秋虫的鸣叫像是对绝望的拒绝

永远不能理解的

是那些落在河面上的星星,为什么令人晕眩

济西湿地

湿地,以荒芜的美,裸露在冬日

河畔枯黄的芦苇

被风吹着,发出沉静的颤音

一丛荻花在风中低下了温柔的迷离

太阳,在远处,照着向上伸展的树枝

水鸟掠起了水蓼花大片紫红的秘密

而麻雀,却为河水的平静

开始战栗;成为萧瑟的一部分

岸上的木船,已没有了羁绊

我把水中绵延的荒漠与体内微小的事物

一起交给冬眠的寂静

潮湿的惬意,让我想起少年的情事

黄河在拐弯的地方,留下这片湿地

沿着大坝,我走向一些还未消逝的村庄

只想做一个粮仓的看守人

或者做一群儿女的慈祥父亲

这是一个靠近黄河的地方,这里

每一寸水,都孕育着一个湿漉漉的名字

并散发着芦苇根的甜味

错乱了季节的飞鸿,已停留在此

在此栖息,不需要钥匙

因为每一扇门都是敞开着的;那么美

夜晚的每一条道路都落满了月光,和星辉

野菱和浮萍,宛如童年时残留的记忆

猜你喜欢

木偶枣树野草
木偶奇遇记
在异乡
圣彼得堡“木偶”奇遇记
一束野草
枣树皮煎水治疗腹泻
小木偶找智慧
一束野草
一束野草
枣树下的故事
木偶复活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