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相七爷

2021-04-20李立泰

金山 2021年4期
关键词:大车剃头梨树

李立泰

说“相七爷”显得对七爷不恭,可是在村里都知道他,为人处世以“相”(特别仔细的意思)著称,所以人送外号“相七爷”。

当面是不能喊他相七爷的,轻者白你一眼不搭理你,重了会挨骂。这要视相七爷的心情好坏而定。我们当面喊七爷。

相七爷光头,他剃头要理发师傅刮两遍。他洗頭决不用别人洗过的剩水,必须是新热水,还要求洗透。第二遍是戗着茬刮,刮得头发根儿到了肉皮里了,真是三天不见长头发。

他披着剃头匠原本白的快成黑布的围巾,躺在椅子里,闭目养神。剃头师傅操刀,另一只手摸着他的头,刀随手走,只听“哧哧”的刀吃草的声音。在剃头师傅的抚摸下,头刮得闪闪发光,剃头师傅一声“好了”,相七爷要检查一番剃得咋样,手在头上逛一遍,感觉有无漏网之草。若有点儿挡手,定会叫师傅再找找。

他要求三天长不出头发来。临走扔下钱,客气一句:“麻烦!”

剃头师傅也谦让:“看看,还拿钱。”

相七爷前脚出门,师傅的话就跟上了:“真‘相!”

相七爷中等身材,面相严厉,眼虽不大,但特亮。

他常年穿夹袜子,就是用白粗布做的袜子,黑布鞋,扎腿,干腿干脚,利利索索。从前扎腿用袜带儿,年轻人大概不知道袜带是何物。袜带儿宽约两公分,有弹性,套在裤腿上,特别是骑没链子盒的自行车,怕链子上的油污染了裤腿,套上袜带儿就可避免。这是“相”的主要指标。一般人夏天是决不穿袜子的,而且更不扎腿。天热得人要命,脱裤子还来不及,哪还封闭裤腿?

秋天戴瓜皮帽,帽顶一核桃疙瘩儿。

冬天穿棉袍子,粗粗的布带子扎腰,把袍子的前摆一角掖到腰带里。戴的棉帽子俩耳朵都开孔,以免影响听力。

相七爷的农具好,铁锨、三齿镢、大锄小锄、扳镢子等等保养得亮光闪闪。任何一件家什,用过之后,他先用脚把沾的土擦掉,回家再认真打磨,如果在五黄六月,连阴天,相七爷就用废机油把家什的铁头儿擦擦,以防生锈。

假如去他家借东西使,也叫你用,但归还时定要小心,干净如初才行,不然就没下次了。

相七爷善动脑子,那年除四害运动,为了消灭老鼠,他制作了逮老鼠的铁笼子,铁丝编的,长宽高约三四十厘米。关键是,给老鼠预留了进笼子的小门儿,笼子里放了老鼠爱吃的食品。

老鼠闻到香甜可口的气味,悄悄来到笼子边,瞪着小绿豆眼儿,鬼鬼祟祟地东张西望,老鼠也是有些狡猾的,不敢贸然挺进,在小门口试探,但终经不住诱惑,飞快地窜进去想叼住吃食快速返回。关键就在这里,相七爷设计的小门被根细线吊起来,老鼠一叼吃食,几乎是同时,机关即动,小门刷地落下,把老鼠关在笼子里。相七爷天天夜里有收获,早晨,村民们好去他家看惊恐的老鼠爬笼子,很好玩。

相七爷还会果树嫁接技术。他挪来杜梨树栽在院里。六月三伏天他就搞嫁接。他说叫热粘皮儿。找来梨树枝条,用快刀子削下梨枝条的芽,把叶子去掉。然后在杜梨树的枝条上拉开丁字型的口子,剥开薄薄的皮,把梨芽塞进去,包上梨叶用绳子缠牢。七天过去,破开绳子梨叶,芽儿长好了。

相七爷用此法,嫁接了雪花梨、甜水梨、面梨、酸梨,还有苏联冰糖梨,一棵梨树嫁接了五样梨。他精心照料,浇水施肥,梨树茁壮成长,五年后,梨树开花结果了。相七爷家一棵树五样梨,果子挂在枝条儿上,黄色的、绿色的、深棕色的……引来村民参观,都赞不绝口,夸相七爷能!

当年相七爷摘了梨,     篮子上集卖,变点钱,自己也舍不得吃梨。

他对梨看管得很严,顽童很难越墙偷摘。后来树长大了,枝子伸出墙外,甚至有梨子挂在枝上,过往的行人若抬头观看,相七爷也不愿意。“你不能看!”他说,“只要江边站,就有望海心!”

但到最后,树上剩点模样差的、小的、有虫眼的,他也给邻居送送,叫孩子尝尝。

相七爷最厉害的一次是,有户人家去相七爷家借大车使,他的大车养护一流,轻便好使。那户也借出来了,他帮助这户人家把大车从车屋里推出去,套上牛,目送他家把大车赶走。大车是农家重要的家业,都很爱惜,拉东西前要往车轴上膏油。他的大车上挂着油葫芦,但是空的,谁使车谁把车轴上膏油,再把油葫芦灌上多半葫芦油。

不知那户人忘了,还是真没油,送大车时不光油葫芦空的,而且车轴也没膏油。

相七爷一看就恼了。他脱下鞋来,“啪啪”地扇车轴,边扇边骂:“我叫你不要脸!我叫你不要脸!你连点油儿都没混来!”

猜你喜欢

大车剃头梨树
小气的梨树
马剃头
墙里墙外
马剃头
剃头佬儿
白梨花和粉梨花
不敢来了
曾参杀猪
一起坐上我的大车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