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野地环逃遁记

2021-04-12陆兴志

辽河 2021年3期
关键词:野地艾蒿楼盘

陆兴志

野地环是多么的不容易

我在艾蒿和芦苇的缝隙,寻找野地环

芦苇的姿势似扬起的围脖

裹住我胸前的寒凉

而艾蒿用它的青蒿素

严格控制我腿部的曲张

我本想说,我挖点野地环是多么不容易

在河岸,野地环被搬家数次

经年未见阳光

遭遇久旱,积蓄的精髓亦难以长大

我概是夏初发现这片野地环的

那阵儿,它们在野地开着小黄花

一种生力或说再生力在我眼前炫耀

城与河之间,除一个流浪的我

它们的孤独和隐秘,似没有谁注意

我交完养老费就交不上取暖费了

而交不上取暖费也交不上养老费

这是个悖论

我的生态似这片野地

有时朝不保夕,竟也无言以对

我想起野地,是先交了取暖费

我扒开野地环,无异于扒开自己的双眼

那一刻,我感觉这些瞪圆的眼睛

惊怯而脆弱,经年或者经夏

都似有人扒过

而今,我还是不忍心将它们一一挖出

这些废墟里结网的生灵

可能永远也长不大

我面对自己就像面对野地环

像我面对身子,房子,孩子

不忍心,一次性透支所有的积蓄

在野地,这片纠缠我双腿的野地环

曾因我而生,因我而毁

这片留给未来的视觉,它们的瞳孔

将在成年和未成年期

被它们自己的遇见,逐渐放大

卖地环的人

卖地环的人是一大早就起来摆摊儿的

他害怕天亮就有人抢他的野地环

他挖地环也是天将黑就去

在野地,他寻寻觅觅

擔心有人发现躲避草棵的野地环

卖地环的人在“菜市场”混入许多“鬼影”

他们的地摊儿

好像随时能生出两个车轮

卖地环的人探头探脑

像麻丝袋里的“鬼头”

“鬼头”瞪红眼睛给他照亮儿

向买地环的人数落追撵他们的人

和今年的干旱

追撵他们的人也不想

将这些“鬼影”和“鬼头”都赶河里去

他姗姗来迟

只想让他们配合一下上边的检查

卖地环的人看见

撵他们的人向他急速跑来

仿佛自己成了“钉子户”

卖地环的人在河岸被撵得疯跑

地环散落一道

他拉落地环的楼群

明年都可能长出野地环

买地环的人

买地环的人知道地环为何物

他一大早只买到一堆鬼姜

买地环的人知道野地环还在野地

需比他更早的人将它们睡梦中唤醒

霜降期,在露水打湿的河岸

买地环的人一路走来

看到一群人围着堆野地环发呆

买地环的人拨开众人

比照手里的地环和鬼姜

知道这些“鬼头”

为何比鬼姜还要抢眼

买地环的人每天双闪着穿越河岸

他的肺腑

早已被这河风雾气浸透

买地环的人买下一堆野地环

他要将鬼姜做成酱菜

而要将野地环做成身体里的药

或者子弹

野地环逃遁记

野地环和开发商的战争

持续数年

却根本没有悬念

第一年,野地环在河岸昂然怒放

热烈的身影被开发商的推土机无情掩埋

第二年,野地环在河堤路畔肆意生长

开发商用铲车将它们运往新购置的楼盘

第三年,野地环在闲置的楼盘得到些喘息

开发商将它们的迁移地填满了垃圾

第四年,野地环隐秘在空心砖杂草丛的网纲

一场凉雨后不幸断落

它们结下的种子

大多被人们挖走

或者被开发商的填埋车埋到楼盘的最底处

第五年?野地环知道没有第五年

所以,它把逃遁数年的遗存

包括梦想数年之后的生存

在这秋冬季(它已决定不交取暖费)

都变成凌枝向上的姿态

像是在河岸做最后的挣扎

猜你喜欢

野地艾蒿楼盘
幸福里(外一首)
开发商在商品房预售中的法律风险及防范
野地障碍赛
端午的符号
端午的符号
等一些媒体
采一把艾蒿回家
村边的野地
采艾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