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解放营口(剧本连载)

2021-04-12王辉

辽河 2021年3期
关键词:营口国军李家

王辉

54、何团长家,夜,里

旁白:

夜深了,何太太还在家里收拾金银细软,不时张望大門等待何团长回来。何团长走进屋子,何太太放下手里的东西,迎上前去。

何太太:船票取来了?

何团长:嗯,在这呢,你收好,可别弄丢了,要不是你哥,根本就搞不到这票。

何太太:我哥他说啥了没?

何团长:他那么忙,哪有时间和我说话,现在已经带着国军出发往北去了。

何太太:你也要走吗?

何团长:晦气,什么叫我也要走,我哪儿也不去,就在这里。

何太太:你别生气,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问问你,你和我一起走呗。

何团长:我有军务在身,不能离开这里。

何太太:那我们在哪儿见?

何团长:我也不知道。

旁白:

何太太听到这话,眼里涌出泪水,看着自己老婆抽抽搭搭的样子,何团长心里不由得一阵莫名的滋味,他一阵安慰何太太。

何团长:你不用担心,你先离开这里,到关内先安顿好,我随后就去找你。

何太太:真的?

何团长:嗯,真的。

何太太:你可一定要去找我。

何团长:嗯,一定。

何太太:那我准备点吃的,你今天晚上就住家里吧。

何团长:好。

55、茶楼,日,里

旁白:

在西大街的茶楼里散坐着零星的几个茶客,茶楼里的艺人唱着评戏。老陈来到茶楼,见没人盯梢,进到茶楼里,无心欣赏韵味十足的评剧唱腔,与等候的李家丽见面。

老陈:昨天离开的国民党兵今天又回到营口,看样子还是从营口登船。

旁白:

李家丽同意老陈的分析,轻微点着头。

李家丽:你一定要密切注意国民党兵和运兵船动向。

老陈:嗯。

李家丽:我哥哥李家豪正好在码头负责警戒,我可以利用他的身份作掩护,混到码头里炸掉运兵船。

旁白:

老陈用爱怜的目光看着李家丽说。

老陈:我不同意,还是由我去完成炸船任务。

李家丽:你不可能靠近运兵船,上不了船,无法完成炸船任务。

老陈:我再想办法。

李家丽:老陈同志,不要再争了,这次任务由我负责,听我的。

旁白:

老陈望着坚毅的李家丽,还想说什么,欲言又止,确定了下次接头地点后,李家丽和老陈先后离开茶楼。

56、国军兵营,日,外

旁白:

在国军当伙夫的小柱子借白天上街买菜的机会离开兵营,绕道跑回麻袋庄见到李老板。

57、麻袋庄,日,里,下雪

旁白:

李老板见小柱子回来,又惊又喜,看着小柱子的穿着,疑惑地问。

李老板:你当了国军?

小柱子:嗯。没办法,让他们给抓了壮丁,不干不行,麻烦东家您告诉我娘一声,就说我会照顾好自己的,让她多注意身体。

李老板:好吧。

旁白:

小柱子辞别走出麻袋庄,回头看着麻袋庄的招牌不忍离开,李老板倚靠在门边,冲着小柱子挥挥手,小柱子向李老板鞠了一躬,挥手告别,天上飘落下片片雪花。

58、大街,日,外,雪花飘落

旁白:

从茶楼出来的李家丽走在大街上,和小柱子相遇,二人檫身而过时,四目相对,都停下脚步,小柱子既兴奋又紧张,轻声问。

小柱子:姐姐,是你吗?

李家丽:你是在卡子口的那个小伙子?

小柱子:嗯呐!

李家丽:你怎么穿这身衣服?

小柱子:被他们抓的,没办法。

李家丽:你做啥呢?

小柱子:在伙房帮厨,是老陈把我救了,要不然,我就死了。

李家丽:老陈?

小柱子:是国军的军需官。

李家丽:哦。

小柱子:姐姐,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去,再见。

李家丽:再见!

旁白:

二人分别后,小柱子朝兵营走去,李家丽往回家的方向走。

59、李家宅院,日,里

旁白:

李家丽回到家里,李会长拿出船票,要女儿和自己一起走。

李会长:你哥送回来的船票,和爹一起走吧。

李家丽:您真的要走?

李会长:不走干嘛?等共军来了要我的老命!

李家丽:您怎么知道会要你的命?

李会长:共产党要共产,我就是他们要共产的人,我自己个心里有数,你说我跑不跑?

李家丽:共产党来了也不至于要你的命,你又不是汉奸,也没干过坏事,就是一个商人,没必要跟着跑。

李会长:闺女,听你的话,莫不是……

李家丽:爹,您别多想,对商人,谁坐天下都能给出路。

李会长:真的?

李家丽:当然啦,您就放心吧,没事儿的。

李会长:那我就不用坐船走了?

李家丽:不用。

李会长:那这个船票?

李家丽:废纸一张。

旁白:

听了女儿的一番话,李会长看了看船票,心里还是七上八下,他既想离开营口保命,又放不下营口的家业,满脸愁容,李家丽转身走出屋子,李会长拿起船票又放下,犹犹豫豫地把船票放到柜子的抽屉里。

60、轮船公司,售票口,日,外,下雪

旁白:

一群人拥挤在轮船公司售票口外,手里举着钱买船票,售票口的小窗户紧紧关闭,售票口上方挂出了票已售罄的牌子。雪花片片飘落下来,落满了人的身上。

61、营口码头,日,外

旁白:

营口码头岸边停着一艘渤海号轮船,码头上走动着来回穿梭的国军军车和士兵,开进营口的国民党兵拥挤在码头上,准备上船。老陈带着几个国民党兵在码头上开着车,车上装着军需品。李家豪带着国军巡逻,维持秩序。一个国军军官坐着军用吉普车来到码头,下了车,高声喊叫着,让乱糟糟的国民党兵有秩序地退后,一部分离开渤海号轮船。国民党兵一个个垂头丧气,不满地拥挤在一起,码头上混乱不堪。李家豪来到国军军官面前,立正敬礼,国军军官说。

国军军官:奉上峰命令,这条轮船不全装人,另有安排。

李家豪:这么多人不上船,码头上乱糟糟一片,秩序不好维持。

国军军官:那是你的事情,我奉命等待重要物资装船。你带着你的人在外围警戒,不许进入码头岸边。

李家豪:是。

旁白:

李家豪带着特务队离开码头岸边,国军军官带来的国民党兵迅速排开队形警戒码头河岸,老陈的汽车也被驱离码头。

62、茶楼,黄昏,里

旁白:

老陈按时来茶楼和李家丽接头,他把白天在码头上看到的情况告诉李家丽。

老陈:停靠在码头上的运兵船不全让军队上。

李家丽:是不是有什么变化?

老陈:那艘船还在原地抛锚,没有开走的迹象。

旁白:

面对突如其来的变化,李家丽分析一定是国民党军队的撤退有重大调整,至于为什么调整,她也分析不出。

李家丽:你继续留意码头的情况变化,有情况随时联系。

老陈:好。

旁白:

老陈领命离开茶楼,随后,李家丽也离开茶楼。

63、码头,黄昏,外

旁白:

李家豪守卫码头的任务被国民党兵接管后,他告诉手下人注意警戒,然后上了吉普车,径直回家。

64、李家宅院,夜,里

旁白:

李家豪回到家里,问父亲收拾好没有。

李家豪:爹,该动身了。

李会长:我这几天身体不舒服,打算在营口不走了。

李家豪:不行,必須走。

李会长:你好好的不在码头,又跑回家干啥?

李家豪:特务队的警戒码头任务已经交给国军派来的部队接管,我只管外围的警戒。爹,看样子,他们从战场上下来的部队就要撤出营口,咱们也得尽快收拾好离开,不然,真的来不及啦。

旁白:

早一步回到家里的李家丽,听到父亲和哥哥谈论离开营口的对话,并得知国民党兵把守码头,她哥哥只负责外围警戒任务。

李家丽没有惊动父亲和哥哥,悄悄回到自己的卧房,思考着老陈带来的情况和哥哥与父亲的对话,她猜不出码头上究竟要有什么情况发生,但从国民党重兵把守码头,她预感码头上可能要有重要事情发生。

65、国军伙房,晨,里

旁白:

国军伙房接到命令,要他们坐车到码头去送早饭,小柱子等人往军用卡车上搬运饭菜,然后坐车直奔码头。

66、码头,晨,外

旁白:

小柱子等人乘坐运送饭菜的军用卡车来到码头,被国军岗哨拦住,检查后放行,看国军士兵吃上饭,小柱子等人乘坐军用卡车离开码头回到伙房。

67、国军伙房,日,里

旁白:

老陈来到伙房与小柱子扯家常,小柱子看到老陈来,起身迎着老陈,手里拿着抹布擦着手。

老陈:小柱子,咋样,适应了吗?

小柱子:还行,就是想我妈。

老陈:谁说不是,年龄这么小就离家,能不想家嘛。

小柱子:陈长官,你想不想家?

老陈:想,咋不想,可光想有啥用,回不去呀。

小柱子:我听说,回来的国军要从营口撤退?

旁白:

小柱子把自己在码头上看到的国军情形跟老陈说了一遍,老陈默默地点下头,小柱子有些失望和落魄的样子。

老陈:怎么?担心离开家乡?

小柱子:嗯呐,我就怕见不到我娘。

老陈:唉,都一样,谁愿意离开自己的娘。

旁白:

小柱子眼睛里含着泪水,忍不住用手抹起了眼泪。

老陈:别伤心,就是离开营口,也会有机会再回来,不用担心。

旁白:

小柱子用力点点头,老陈告别小柱子,独自一人走在营口的街上,见没有人注意,去西大庙和李家丽接头。

68、小柱子家,日,里

旁白:

麻袋庄伙计来到小柱子家。

麻袋庄伙计:大娘,小柱子要我捎信给您,他当国军了,一切都好,让您放心。

小柱子娘:啥时候的事儿?

麻袋庄伙计:就前几天的事儿,他告假回家看您,再也没回去干活,我们也是才知道的,我们东家让我来的。

旁白:

小柱子娘眼泪扑簌簌落下。

小柱子娘:唉,都是我不好,他不回来就好了,也不至于被抓壮丁。

旁白:

小柱子娘一边数落自己不好,一边掉着眼泪,麻袋庄伙计在一旁劝着。

麻袋庄伙计:我看小柱子现在挺好。

小柱子娘:你当真见着他了?

麻袋庄伙计:嗯。

小柱子娘:他真的挺好?

麻袋庄伙计:嗯。

小柱子娘:就盼着他能早点回家。

69、西大庙,午,里

旁白:

西大庙建筑规模宏大,是营口最大的庙宇,因战事吃紧,游人和香客来的不多,老陈走进西大庙,与早已等候的李家丽接头。

李家丽:码头里面的情况如何?

老陈:我已经进不去码头啦。不过,我在伙房听小柱子说,今天早晨他们去码头给国军送饭,里面戒备挺严,连他们送饭都要检查。

李家丽:小柱子?

老陈:怎么,你认识?

李家丽:我也认识一个叫小柱子的孩子,他家里有一位老娘,对了,我想起来,他和我提到过你。

老陈:咱们说的是一个人。你怎么认识他的?

李家丽:我们刚进城的时候,在卡子口,他被国民党兵殴打,是我们小分队解的围。

老陈:苦命的孩子,被抓了壮丁修工事,偷着跑回家看他娘,半道被抓回来绑在木桩子上示众,差点冻死,我好说歹说才保住了他的命。

李家丽:这个孩子很孝顺,也是苦出身,我们可以争取他帮我们做些事。

老陈:我看可以。

李家丽:我哥已经不去守卫码头岸边的运兵船,我指望他接近运兵船的计划不能实现啦。

老陈:我们再想其他的办法。

李家丽:时间紧迫,从现在的情况看,敌人可能很快就要逃跑。

老陈:那我们要尽快炸掉他们的运兵船。

李家丽:敌情随时都有变化,我们要见机行事。

老陈:好。

70、码头,黄昏,外

旁白:

国民党兵列队,准备离开码头,向西炮台方向转移。

71、码头外围,黄昏,外

旁白:

李家豪站在哨卡外,注视着国军列队离开码头,一个国军军官走过来,李家豪认识这个军官,凑过去递上一支烟问。

李家豪:老兄,你们这是要开拔?

国军军官:嗯,营口已经守不住了,我们要去河口海边的西炮台,在那里再坚守一下,实在不行,就坐海军的军舰撤退,重庆号已经到了这里啦。

李家豪:这里是河港,重庆号开不进来。

国军军官:上峰派来了登陆艇,我们在西炮台完成任务后,坐登陆艇去海上的军舰。

李家豪:噢,是这样。我们还没得到通知。

国军军官:很快,你也会接到命令的,再见。

李家豪:再见。

旁白:

國军军官急匆匆钻进军用吉普车,吉普车一溜烟开走,李家豪看着远去的吉普车,突然想到自己的老爹还要离开营口,他急忙赶回家。

72、李家宅院,夜,里

旁白:

李家豪回家见父亲,李会长正要准备休息,管家进来说。

管家:老爷,少爷回来啦。

李会长:这么晚,他回来干啥?

旁白:

李家豪已经走进屋子,显得有些焦急。

李家豪:爹,东西都收拾好没有?

李会长:还没呢。

李家豪:爹,还不快点收拾,等啥呢。

李会长:啥也不等。

李家豪:营口马上就守不住啦,连国军都要撤退,您还等什么,快收拾收拾,明天坐船就走。

李会长:我不想走了。

李家豪:不走,国军都走了,营口那些有钱人走的也不少,咱们不走行吗。

李会长:有什么不行的。

李家豪:还有什么不行的,您不要命了?

李会长:我这老命也不值钱了,要不要一个样。

李家豪:爹,我跟你说,国军都已经退到西炮台去了,根本守不住营口,他们准备乘军舰撤退。

旁白:

李家丽刚好来到父亲的屋子外,听到了李家豪说的情况,屋里,父子俩还在为离开营口争论不休。李家丽走进屋子。

李会长:我这把老骨头,就留在营口吧。

李家豪:不行,快收拾东西,明天我回来接您。小妹,你快来劝劝咱爹,收拾收拾,明天走。

李家丽:我同意爹的意见,不离开营口。

李家豪:你,唉,你们要气死我呀。

李会长:反正我是不走了,要走你走。

李家豪:我不管那么多,明天就走,要不然后悔来不及。

旁白:

见父亲对离开营口犹豫起来,李家豪对妹妹产生怀疑,甩下一句话,头也不回地离开。

李家豪:我明天一早就回来接你们走。

旁白:

李家丽追出去,看着哥哥坐车远去,管家跟出来,要关大门,李家丽对管家说。

李家丽:管家,我去朋友家。

管家:小姐,天都这么晚了,外面不安全。

李家丽:没关系,天晚我就不回来了,你告诉我爹一声。

旁白:

管家点头答应,李家丽说完,向客栈走去。管家关好大门来到李会长屋子说。

管家:老爷,小姐要去朋友家,说天晚就不回来了。

李会长:嗯,知道啦,儿大不由爷呀,在外面待的,不想着家。

73、大街,夜,外

旁白:

李家丽一个人走在大街上,一场大战前的氛围罩着营口的上空。

74、客栈,夜,里

旁白:

李家丽在客栈里与小分队会合,她对大家说。

李家丽:同志们,我得到确切情报,敌人开始向西炮台集结,看样子是做逃跑准备,老张,你马上向上级汇报这个新情况。

老张:是。

旁白:

老张领命,离开客栈,消失在黑夜里。

75、码头,晨,外

旁白:

清晨,小柱子跟着伙房的伙夫又到码头送饭,守卫码头的国军吃早饭。一辆辆军用卡车开进戒备森严的码头,从车上卸下军火箱子和箱上贴着封条的装满金条和大洋的箱子,装上停靠在码头的渤海号轮船。

76、国军伙房,晨,里

旁白:

老陈来到伙房吃早饭,见到了小柱子,他悄悄问小柱子。

老陈:小柱子,今天有没有去码头送饭。

小柱子:去了。

老陈:那艘船还在吗?

小柱子:在。就是没有多少人啦。

老陈:没人,那船还停着干啥。

小柱子:那就不清楚了,不过,我看到好多的卡车开进码头,卸下了许多箱子。

老陈:什么样的箱子?

小柱子:军用箱子,还有的箱子上贴着封条,看样子还挺沉。

老陈:明天还给他们送饭吗?

小柱子:我听一个长官说,今天晚上还要再送一次饭。

老陈:哦,你忙吧,我走了。

小柱子:再见。

老陈:再见。

旁白:

老陈没有心思吃饭,他刚离开,李家豪领着几个特务队队员换岗来吃饭。

李家豪:弄点吃的。

国军伙夫头:李队长,实在没有什么菜给你们吃,对付点粥喝吧。

李家豪:没菜了?

国军伙夫头:还能骗你不成,不信,你自己看看。

旁白:

国军伙夫头用手指着空荡荡的伙房,李家豪扫视一遍伙房,只见有点粮食堆在墙角,连点菜的影子都没有,李家豪无奈地说。

李家豪:唉,都到这份儿上了,得,弟兄们,咱们凑合喝点盐水就饭吧。

国军伙夫头:这行,营口这个地方,最不缺的就是盐,守着这么个大盐场,有的是盐,管够。

旁白:

李家豪苦笑着摇了摇头。

77、大街,晨,外

旁白:

战事吃紧,街上的行人不多,老陈来到一个小吃摊前,要了一碗吃的,坐下来吃。李家丽走过来,要了吃的,坐在老陈的对面。见无人注意,老陈悄声告诉李家丽。

老陈:码头上有军火装船,还有贴着封条的箱子,挺沉,估计今天半夜涨潮的时候就会开船。

李家丽:情况紧急,必须在开船之前炸掉渤海号。

老陈:没有办法靠近码头,更别说上船了。

李家丽:无论如何也要炸掉这艘船。我再想想办法,实在不行,趁着天黑摸进去炸船。

老陈:这样很冒险。

李家丽:都这个时候了,就算个人牺牲了,也要炸掉船。

老陈:能不能有更好的办法?

李家丽:来不及了,具体行动计划,咱们中午在我家后面的小胡同碰面时确定。

老陈:那好吧。

旁白:

老陈离开小吃摊,小柱子挑着买菜的筐路过小吃摊,看到了李家丽,很高兴地走上前打招呼。

小柱子:姐姐,你在吃早饭。

李家丽:嗯,是小柱子呀,你要干啥去?

小柱子:长官让去买菜,我转了一大圈,也没买到什么菜。

旁白:

小吃摊摊主听了他们的对话,在一旁插话。

小吃摊摊主:别说现在兵荒马乱的,就是搁到平时,这个季节也只有白菜、罗卜和土豆啦。

小柱子:现在,啥菜也买不到,回去还得挨长官的骂。

旁白:

李家丽给了早点钱,领着小柱子离开早点摊后,对小柱子说。

李家丽:小柱子,你别急,姐姐认识一个卖菜的,下午我领着他去给你们送菜去。

小柱子:真的。

李家丽:真的,你回去告诉你的长官,下午就给送去。

小柱子:嗯呐,行。

李家丽:不过,有件事你得答应我。

小柱子:什么事?

李家丽:我这个朋友脾气怪,我不在场,他不会去,我得穿成男人的样子一起去,你能给我保密吗?

小柱子:能。

李家丽:好,下午我领着卖菜的给你们送菜去。

78、客栈,日,里

旁白:

李家丽进到客栈,集合小分队,屋外传来炮声。

李家丽:同志们,咱们发动进攻了,敌人必然要加快逃跑速度,我们今天就去炸船。具体行动计划是这样的。

旁白:

李家丽告诉小分队行动计划。

李家丽:按计划行动!

小分队队员:是。

79、李家宅院,午,外

旁白:

小分隊赶着大车去李家丽家,李家丽敲门,管家出来开门,李家丽把管家叫到一旁说。

李家丽:管家,咱家的秋菜还有多少?

管家:有一些,在地窖里。

李家丽:我要用些,你不许告诉我爹。

管家:这也瞒不住老爷呀。

李家丽:先瞒着,过后我和爹去说。

管家:好吧。

旁白:

李家丽领着小分队赶着马车来到自家后门,从地窖里往马车上装菜。

80、码头,午,外

旁白:

此时的李家豪惦记父亲,坐车离开码头,回家接李会长去登船。

81、李家宅院,午,外

旁白:

老陈赶来李会长家后门小胡同与李家丽接头,李家丽告诉老陈自己的行动计划,老陈先离开。

李家豪乘坐的吉普车在李家大门口停下,李家豪走下车,上前敲门,管家开门。

管家:少爷,您回来啦。

李家豪:我爹呢?

管家:老爷在上屋休息。

李家豪:东西都收拾的咋样?

旁白:

管家站在一旁不吱声,李家豪生气地一甩袖子吼道。

李家豪:哼,我就知道,你们还是无动于衷。

旁白:

李家豪撇开管家,径直向上屋走去,推门走进屋里。

李家豪:爹,我已经接到命令,明天就撤离营口,你今天无论如何也得坐船走。

李会长:我还是那句话,哪儿也不去。

李家豪:一定是听谁说了什么,保不其是我的那个妹妹,对,是不是家丽跟你嘀咕的,不让你走?

李会长:就是我自己不想走,跟旁人没关系。

李家豪:我不信,你原本是要走的,现在突然改变主意,赶巧她回家,这不明摆着,你是听了她的话。

李会长:要走你走,儿大不由爷,你愿意去哪就去哪儿,我的事儿就不用你管啦。

李家豪:爹,共军马上就打进来,再不走就真的来不及啦。

旁白:

李会长不再说话,背过脸去不看儿子,李家豪气急败坏在自家各个屋里寻找李家丽,管家紧跟在他的身后。

管家:少爷,小姐不在家,别找了。

李家豪:给我滚一边去,她指定在家,我非找到她不可,让她给我说清楚是咋回事儿。

旁白:

李家豪在自家院里发疯一样寻找李家丽,在李家后门,李家丽带着小分队装好菜,女扮男装的李家丽和小分队一起赶着马车直奔国民党军营,李家豪在自家院里找了个遍也没找到李家丽。

82、国军军营,黄昏,外

旁白:

解放军小分队赶着马车来到国民党兵营,被站岗的国军哨兵喊住检查。

国军哨兵:站住,检查。

旁白:

马车停下来,国军哨兵走上前检查,早就等在营门口的小柱子看到李家丽来了,忙跑过来打招呼。

小柱子:菜送来了?

李家丽:都在车上呢。

小柱子:他们是给送菜的。

旁白:

听了小柱子的话,国军哨兵检查后放行,马车进到国军兵营伙房。

国军伙夫头:小柱子,你很能干,以后一定有出息,你们既然来了,先别走,人手不够,帮着摘菜,帮完厨再走。

旁白:

李家丽示意小分队同意,他们被国军留下,小分队队员拿出酒请国军伙夫们喝,看着小分队队员干活,喝高了的国军伙夫不能去码头送饭,外面等待送饭汽车的喇叭声直响,小柱子愁眉苦脸请国军伙夫头想办法。

小柱子:长官,我一个人拿不动,外面催的急。

国军伙夫头:让他们帮着去送,但只能去一个人。

旁白:

李家丽接过话茬。

李家丽:行,老总,我愿意帮忙。

国军伙夫头:嘿,细皮嫩肉的小白脸,就你了,量你也不敢闯祸。

旁白:

老陈来到伙房外面,与李家丽会面,他要去码头完成炸船任务,李家丽没有同意,老陈趁人不备塞给李家丽1枚定时炸弹和1枚手雷。

老陈:这个手雷你用来防身。

李家丽:知道啦。

旁白:

李家丽示意小分队队员帮着把饭菜装上车,她把定时炸弹和手雷藏在手提食盒的下层,和小柱子坐车直奔码头。

83、李家宅院,黄昏,里

旁白:

在家折腾半天的李家豪没有找到妹妹,他心里起疑,把管家叫过来问话。

李家豪:管家,你到底看没看见我妹妹。

管家:小姐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一直没回来。

李家豪:她昨天晚上去哪儿啦?

管家:小姐说去她的朋友家。

李家豪:没听说她有什么要好的朋友家里能过夜,不对,你撒谎,老实告诉我,小姐到底干啥去了。

管家:少爷,我真的不知道。

李家豪:你信不信我一枪毙了你。

旁白:

李家豪说着掏出手枪,啪的一声放到桌子上,管家被吓了一跳,看着桌子上的手枪,浑身直哆嗦,李家豪追问道。

李家豪:你不说是不是,等我查出来,先毙了你。

管家:少爷,不关我的事,是小姐要做的。

李家豪:她做什么了?

管家:带来两个人,还赶着马车,拉走了咱家的秋菜。

李家豪:什么,她带人拉走了一车菜?

管家:嗯呐。

李家豪:我的天呐,你们可闯了大祸,没法收场,没法收场了,快,跟我去伙房。

旁白:

李家豪拿起手槍,带着手下人急忙奔向国军伙房,站在屋里的李会长默默地把一切看在眼里。

84、码头,夜,外

旁白:

夜里,渤海号轮船停靠在码头上,船员正在做开船前的准备工作,国军哨兵见送饭的卡车开过来,放行通过,把守码头的国军士兵忙着吃饭,李家丽挎着装饭的提盒直接走向渤海号轮船。

码头的另一端,昏暗的灯光忽明忽暗,有一艘机帆船等待启航,手持船票的达官显贵们也拥挤着上船。何团长乘着军用吉普车把何太太送到码头,何太太依依不舍地和何团长道别,在何团长的一再催促下,何太太登上了拥挤不堪的机帆船。

何团长:快点上船吧,我不能在这里久待。

何太太:都这个时候了,你也不说几句暖心的话。

何团长:我这不急着去守瑞昌成,好让国军弟兄们和你们有时间撤走嘛,你当我愿意留下来坚守,这是命令,得执行。

何太太:你去找我哥说说,不去守什么瑞昌成。

何团长:这事儿你哥说了不算。唉!我这命。

何太太:那可咋办好?

何团长:行了、行了,你上船吧,我真的没时间了,咱们关内见吧。

何太太:嗯。

85、国军伙房,夜,里

旁白:

在伙房扑了个空的李家豪得知有个送菜的人去码头送饭,发疯了一样跳上吉普车直奔码头。

86、大街,夜,外

旁白:

军用吉普车在街上疾驰,李家豪坐在车内,催促司机加大油门,直奔码头开去。

李家豪:快,再快点,快!

司机:是,长官。

旁白:

军用吉普车飞一般向码头开去,街两侧的建筑一晃而过,何团长的吉普车驶出码头,差一点与李家豪的吉普车撞在一起,两车都紧急刹车,何团长从军用吉普车上下来,走到李家豪车前,李家豪在车上大喊。

李家豪:哪部分的,快给我让开。

何团长: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李队长,这么着急,有何公干?

李家豪:何团长,快,让开,军务紧急,快让我过去,有人要在码头搞破坏。

何团长:我刚从码头出来,没什么状况。

李家豪:你不知道,来不及啦,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有人要炸船。

旁白:

何团长听到“炸船”,心里不免一惊,他急忙让自己的吉普车让开道,李家豪的吉普车嗖地一声开过去,何团长上了自己的吉普车直奔西大街的瑞昌成而去。

87、码头,夜,外

旁白:

时间紧迫,李家丽提着装有定时炸弹和手雷的食盒在明天上走着,把守码头的两个国军士兵端着枪拦住李家丽去路,大声问道。

国军士兵:站住,干什么的?

李家丽:给老总送饭的。

国军士兵:别往前走,放这里就行,快点离开。

旁白:

就在这时,李家豪乘坐的军用吉普车嘎地一声急停在码头岗哨前,他迅速下车,被站岗的国军哨兵拦住盘问,李家豪掏出证件给国军哨兵查看。

国军哨兵:站住,哪部分的?

李家豪:特务队的。

国军哨兵:特务队已经不在这里,你不能进去。

李家豪:情况紧急,共军混进码头啦。

国军哨兵:胡说,不可能。

李家豪:快让我进去,不然,出了大事,你们负不起责。

旁白:

国军哨兵还是不让李家豪进去,李家豪情急之下,硬闯哨卡,国军哨兵鸣枪示警,码头上顿时大乱,李家豪冲进码头,边跑边喊。

李家豪:别让那个人靠近渤海轮。

旁白:

李家丽看哥哥跑来,抡起装饭的提盒砸向把守码头的两个国军士兵,然后跑向渤海号轮船。国军士兵从地上爬起来,举枪向李家丽射击,李家丽中枪倒地。国军士兵冲向李家丽。李家丽强忍疼痛,从食盒里拿出手雷,站起身,再次跑向渤海号轮船。国军士兵又举起枪,瞄准李家丽。李家丽使出最后的力气,把手雷投向渤海号轮船,手雷在轮船上爆炸,引起轮船上的军火爆炸,巨大的爆炸声响起在辽河上。李家丽再次中弹倒地牺牲。停在不远处的机帆船受到巨大的爆炸冲击而倾覆。

88、码头,夜,外

旁白:

李家豪一身硝烟围绕,呆若木鸡站在河岸边,手枪掉落在地上,他的身体慢慢倒下。

89、瑞昌成,夜,外

旁白:

何團长站在瑞昌成楼顶,看到码头方向的天空一片通红,伴随着巨大的爆炸声。国军士兵跑来报告。

国军士兵:报告团座,共军打进营口了。

何团长:快,挡住共军的进攻。

国军士兵:是!

旁白:

解放军大部队冲到瑞昌成下,向守卫瑞昌成的这股顽敌发动猛烈进攻,国军士兵负隅顽抗,双方激战,解放军冒着密集的枪弹,在火力掩护下,扛着炸药包去炸瑞昌成,一个战士中弹倒地牺牲,又一个战士冲上去,瑞昌成的墙体被炸开一个窟窿,解放军冲进瑞昌成,消灭了这股顽敌,何团长想坐吉普车逃跑,被解放军击毙,解放军向西炮台方向追击国民党军队。

90、西炮台,夜,外

旁白:

西炮台周围的空地上,国民党军队布置防守阵地阻击解放军。老陈、小柱子跟随国民党溃逃部队乘帆船登上了停靠在渤海湾的国民党军舰。

91、码头,夜,外

旁白:

巨大的爆炸后,燃烧的烈火映红了寂静的夜空。

92、李会长家,夜,里

旁白:

李会长站在屋里,看着被爆炸映红的夜空,眼泪夺眶而出。

93、西炮台,黎明,外

旁白:

黎明时分,解放军冲到西炮台,与国民党军队展开激烈的交火。

94、海面,黎明,外

旁白:

渤海湾里传来军舰启航的笛声。

95、西炮台,黎明,外

旁白:

躲藏在西炮台周围芦苇荡里顽抗的国军,听到海面传来军舰启航的笛声,一个个垂头丧气,无心抵抗,在解放军的进攻下,国军的防守崩溃,举手投降。解放军扫清西炮台周围没逃掉的国军官兵,押解俘虏离开西炮台。

96、望儿山,日,外

旁白:

小柱子的妈妈站在望儿山上喊着儿子的名字。

97、码头,日,外

旁白:

硝烟逐渐散去,胜利的红旗飘荡,1948年11月2日,辽沈战役结束当天,营口第四次解放。

(未完待续)

猜你喜欢

营口国军李家
女性再独立,也不能让老公在家里没了价值感
村妇
醉美辽河,流进我梦想的城(组诗)
“河风海韵·醉美辽河”全国诗歌大赛获奖名单
殷周时期“中”观念的生成演变
李家正 釉·画
中国海军抵巴基斯坦参加多国军演
马英九:“国军”使我成真男人
时钟是弯成一圈的尺子
辽宁营口:沿海产业基地奋起扬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