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秘方

2021-04-12王清海

辽河 2021年3期
关键词:李红瘸子老实

王清海

我给你二十万,你卖不卖?米老实手中的小刀闪着寒光,在掌心优雅地转了一圈。说话,你到底卖不卖?米老实把着她的脚,朝着大脚趾深深地挖了下去,寒光闪进肉里。她“唉哟”一声闭上了眼睛。

米老实遗传了奶奶的矮个子罗圈腿蒙面纱,米田村的人一看见他就说,老米家的家风真是该传下来,你看米石头多随石瘸子,偏偏这米老实还就随了奶奶。米石头是米老实的爹,石瘸子是米老实的爷爷,石瘸子当然姓石他的儿子姓了米,米老实就成了米老实,他的孩子叫米什么还能确定,能确定的是没姓石的什么事了。

二百万二千万也不能卖的,这方子是祖传的,传男不传女,传媳不传婿,祖宗牌位前立过誓的,违背了是要被天打五雷劈的。

这年头了,钱重要还是祖宗重要?

这还用选吗?当然是祖宗重要。米老实说着,用刀子在她的脚趾里搅了一下,挖出一大片淡黄色的趾甲,他将它放在铺开的白布上,趾甲不甘心在上面晃了晃,她看着自己肉里挖出的东西,心头一阵轻松。

好了。他说。

真傻,为来为去还不是为了钱,你祖宗看你把方子卖这么多钱,心里一定高兴。

米老实看了看对面的姑娘,像电视里的明星,昨天的电视剧里有一句台词,你是神仙派来的吗?像这样的神仙派来的漂亮姑娘他见过很多,她们的脚在他手里,跟别人的脚也没有什么不同,有这样或者那样的毛病,被他修好后有说句谢谢的,有一句话不说掏钱就走的。偏就这个姑娘,跟他说了这么多话,还跟他笑,声音“咯咯”的,像母鸡在寻找下蛋的地方。米老实听得心里发痒,忍不住抬起头来,偏就看见她那水汪汪的眼睛。

都说女人是水做的,米老实也毫不犹豫地这样认为。水是生命的源泉,人要活都离不开水,就像男人离不开女人,传宗接代离不开女人。一辈子好女人几辈子好子孙,他一定要找个高大白嫩的女人做老婆,但是这样的女人不想嫁给他。虽然他有钱,可是改革开放这么多年了,有钱的男人到处都是,有钱的帅男人也到处都是。他有时候也觉得绝望,想着降低标准,可是每每想到即将和一个丑陋的女人上床生出一个丑陋的儿子,他就觉得挣了再多钱这一生都是白活。有人告诉他可以拿钱买,还真买到了,姑娘很漂亮还和他甜言蜜语,乐呵呵地收了彩礼,却在临结婚的头天晚上,卷了钱跑了。这种行骗的方式叫放鸽子。鸽子都是有主的,放出去,还会再飞回来,他不过是人家觅的食。偏在这个时候,米老实的娘在南方让车撞死了,米石头又气又急一病不起,死前一再叮嘱米老实要找个好媳妇。

这样就好了?水汪汪的眼睛下面还有一张红嫩的小嘴,米老实垂下了头,他怕自己会融化在水里。

当然不是,你隔七天来一次,隔七天再来一次,三次才能除根。

姑娘说,米师傅,我是从北京慕名过来的,你得让我在你这县城里住半个月?修脚没花多少钱,吃住可得花不少钱,你看看我也是穷人呢,何况还是你同乡田老实介绍的。米老实说,田老实自己能修啊,为啥让你跑那么远?姑娘说,田总十五家连锁店,当然不会再自己掂修脚刀了,他说你是好人,不用花钱就能帮我治好了,你看,这得让我花多少钱?

米田村的一些精明人开始南下打工的时候,米石头南下去修腳,别人挣了一点钱挤火车回来过年,他已经买了车自己开着回来过年。米田村的就都开始出去修脚了,修脚并不是多高深的技术,在各处都可以学得到,各地人手法上各有所长,米田村的人拜的师也不一样,但是他们有独一绝,以治脚病为主,治疗灰指甲甲沟炎这些病的时候,修了脚后涂上些药膏,很快就能除根。

北京一个老太太甲沟炎非常严重,脚的大拇趾甲扎进肉里,修了长,再修了再长,老太太痛苦不堪,一个医生建议她把脚趾甲拔了,她犹豫着在回家的路上经过了田老实的修脚店。田老实一脸鄙夷地说,这需要拔脚趾甲?他给她修了一次,涂上从米老实那里买来的药粉,叫老太太再来两次,一共三次后,她的脚趾甲竟然平伸了,不再弯个钩扎进肉里。田老实问她要一千元,她说太贵了,别处修脚最多一次一百,虽然治好了病,但是也不能这么黑,总得合理收费的。田老实说,别人一次一百,修十次也治不好你的脚,我三次就治好了,你说一千贵不贵。老太太想了想说,我在别处修二十次也不一定治得好,我就给你两千吧,你能把配药的方子告诉我不?田老实说,你能把配药的方子告诉我,我给你两万。

米老实和田老实过年的时候吵了一架,田老实又说起秘方,说是他们田家先发现的,米老实不告诉别人,也应该告诉他。米老实就把正喝着的酒泼在了田老实的脸上,他觉得是替爷爷泼的,泼得痛快淋漓没有丝毫犹豫和后悔。在米田村一向也趾高气扬的田老实,立刻温言软语给他赔礼道歉并说从此再不提这事还要给米老实找对象,米老实还是拒绝卖给他药膏,田老实在家等到十五吃了汤圆加饺子,托了村里的几个长辈去说,情愿加一倍的钱,米老实还是不卖给他。

正是隆冬天,风站了一街吹着哨子来推米老实的店门,那个窄小的门脸在哨子声里抱紧了玻璃门,门上的最上面贴着“老实修脚店”,这五个字下面还有“脚上足下”“顾客最大”八个字,分做两竖行整齐立在下面。那个姑娘说还是店里暖和坐在店里不走,翻着手机头也不抬。米老实只好给田老实打电话问他介绍的这个客户是怎么回事,电话响了一声,马上就通了。

他在电话里先是一阵大笑,然后小声说,兄弟,李红是不是到了。你要对人家好点,感情上刚受过伤害什么也不想了,只图个人老实,我看你俩挺般配的就让她去找你了,怎么样了?她走了吗?米老实说,没有。田老实说,那就好好珍惜啊,现在啥也不图的好姑娘可不多了。米老实说,那你咋不自己留着?田老实说,我结过婚了,再说我身边不缺好姑娘啊,我跟你不缺钱一样从来都没缺过女人。米老实的脸就红了,他真缺女人,尤其是缺送上门的李红这样的女人。他想,李红,这个名字也太简单了,难道婚姻真的像老人说的那样缘份一到,纸糊的一样一点就透,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

李红说,你该请我吃饭,咱们好好聊聊。米老实就领她去了县城最热火的一家羊肉馆,里面人很挤,白气蒸腾着包围了食客。吃完饭出来,从五脏六腑到外面的衣服都是热的。李红说,米老实,你让我住哪里?米老实说,我省城有房子县城有房子米田村也有房子,你想住哪里?李红笑了,说,你这一堆房子顶不上田总在北京的一套房子。米老实说,他在米田村的房子不如我,他不敢盖得比我阔,比我阔了我就不卖药给他。李红说,你厉害,你能比田总都厉害。米老实说,靠脚站起来行走,是人成为人的标志,把脚养护好,是有钱人与没钱人的区别,有没有秘方,是米老实和田老实的区别。他说着看着李红的脸,看到她的脸上露出了敬佩的表情,心中得意不已。他就关了店门开着车领她回米田村了。他本来也不指着在店里修脚挣钱,有那么多店用着他的药替他挣着钱,他开店只是为了打发时间。

需要打发的时间的人,都是寂寞得觉得时间是多余的人。这身边来了个漂亮女人,米老实哪里还会寂寞?那天晚上,李红还下厨给米老实做了一顿丰盛的饭,米老实从来也不知道自家的米有这么甜,自家锅炒出来的菜这么香有一种吃了让人特别舒服的味道。李红还帮他收拾了屋子,那大而漂亮的别墅里面,其实很脏乱,李红收拾了以后,米老实在旁边看着,忽然想流泪。外面漆黑一片的时候,李红躺在了米老实的床上,他小心翼翼地走到床边,想着会不会又是放鸽子?

他想着还是伸出了手,她推开了他,叫他再去找一双被子,一个人一个被窝。米老实就和她并排躺下,她身上的香气就不断地涌进米老实的鼻子。他觉得浑身发痒,无数条虫子在周身乱爬,他的浑身都想动,又只能强忍着躺下,坚持到后半夜,他下了决心,不管她是人还是鬼,是来骗他的还是来拐他的,就算明天把他拉出去剁了,也就这样了。他掀开被子,钻进了她的被窝,趴在了她的身上,她在睡梦里惊醒,对他又抓又咬,他还是结结实实地压住了她。

米田村离城有六十多里地,能照亮村子的只有月光,月光只洒在别墅的墙壁上,屋内一团漆黑,两个火热的身体在黑暗里渐渐合成了一个。村外有一条弯弯曲曲的泥河,河水从很多年前一直汩汩流淌到现在。米老实从县城开车回来要一个小时,米老六的年代里,县城是遥不可及的传说,那漫长的路程,米老实的马车马不停蹄也得一天一夜。村子外的世界的要精彩很多,花红柳绿,菜多饭香,熙来攘去,玩耍游逛。

外面终究是外面,逛累了还是要回去。米田村才是米老六的家,这在他心里是铁钉一样结实,脚跑得再远还是要站到地上,人跑得再远,还是要回家。田老三是米田村最愿意倾听米老六讲外面故事的人。两家的地垄挨着地垄,锄地的时候并行走,比亲兄弟走得还近。从东头锄到西头,锄头不停,嘴巴也不停,锄头停了,嘴巴还不停。田老三家地比米老六少,家里人比米老六多,哄肚子都困难,就顾不得哄嘴巴。跟着米老六听听,总算长了见识。

这样的日子也还算惬意,谁知连遇上几个大荒年,田老三家的肚子就开始造反了。当然荒年慌的是大家,米田村家家都揭不开锅,草根树皮都成了美肴,大雁从天上飞一圈,拉下来点青屎,都是佳肴。田老三家孩子小,抢屎抢不住,草根树皮挖得少,饿得眼睛都发绿,人就肿了起来,走路轻飘飘地,谁一推就能倒。三个孩子终于饿死一个了,他觉得轻松了些。本来这个孩子还能活几天,因为灶台下边发现了一个老鼠洞,没找到老鼠,在洞里发现了十几粒米,煮了一碗稀粥,轮到那孩子喝的时候,还有个碗底。那孩子瘦弱的脖子已经支不起大脑袋来,田老三就让大儿子舔了碗底,那孩子绝望地喊了一声爹,就把眼睛闭上了。把那皮包骨头的孩子埋掉后,他还一度起了想扒出来吃掉的心思。终究是自己的亲生骨肉,那最后一声爹刀子一样扎在心口,他在土包前哀嚎了几声,去河滩抓了把白泥巴,狼吞虎咽地吃下去,噎得直岔气,卻没有流出泪。解放后有过忆苦思甜,田老三从不敢回忆这一段,也没有人敢替他回忆这一段。

白泥巴叫观音土,米田村饿急了的人都吃过。好吃不好往外拉。人的肠胃就是这么难侍候,吃进去不拉出来还又不行。总算人是泥巴做的,土在肚子里就只是胀,肠胃倒是不打架了。胀得难受捱不过了,他就去找米老六给他讲镇上的包子油馍。不过米老六也是很久没有出去过了,他的马也杀了。他说马肉也和闺女一起吃光了。但是总有人说他还藏了些,因为大家都浮肿的时候,米老六还是原来的样子。米老六告诉田老三,他从别人那里听到一个好消息,附近不断有人打仗,子弹声比过年的炮仗还要密,有时候会扔下军粮,捡到了就能救活一家人。田老三说,要是真有这样的好事就好了。

在几天后的睡梦里,田老三还真听到了炒豆子的声音,稀稀疏疏的好远,他的耳朵支愣了起来。等他想爬起来的时候,那声音又消失了。并且再也没有响起来。他仔细想想,肯定是自己饿晕了听错了,米老六说的都是故事,故事又怎么会真的发生呢。天蒙蒙亮的时候,他拄着锄头摇晃着去看地里的青苗长多高了,最近倒是风调雨顺的,这些苗一长起来,人就饿不死了,荒年就捱过去了。青苗懂他的心思,大清早精神神昂着小脸,顶着小露珠,在风里一晃一晃的给他说莫着急,快了快了。他正高兴得走路都能抬腿了,看见地头有一片苗倒在那——崭新的压伤,溜根压断了,伤口还滴着血,是的,是血,鲜红的血。

田老三揉揉眼,看见一大片的血在麦苗上纵横着,他想,会不会是一只受伤的兔子,看压倒的面积,还应该是一只很肥大的兔子。他往前走去,心里扑腾着。他的心好久都没有这么扑腾过了,他死了儿子的时候都没有这么扑腾过,他以为他的心已经饿得不会扑腾了。他和米老六家的地中间有个界沟,犁得比别的地方深,那个兔子就藏在这个窄窄的沟里,一身的的土挡住了衣服的颜色,一夜的露水打湿了身上的土,看起来脏兮兮的。腿上都是血,在颤抖着。脸上倒是可年轻,胡子都没有,只有一些细小的绒毛。看见田老三走过来,眼睛里都是惊恐。

田老三喜欢这样的惊恐,这样的惊恐意味着不会有太大的反抗,他高举的锄头其实是无力的,他的腿和胳膊其实都在颤抖的。他闻到了出锅的肉香,他看到了一家人流着口水,甚至死去的儿子也从坟里爬出来流着口水。他心里想着,兔子啊兔子,你怎么不早些送上门来。

太阳还很远,天边只是淡淡地一点红。兔子说,大叔,你放过我吧,我可以给你家做牛做马。田老三说,牛马都是用来吃的。兔子叹口气,无力地喊着,大叔,我也是条命啊。田老三就举起锄头往下砸,兔子在地上挣扎了一下,没砸在头上。他狠狠心瞅准了脑袋,用出久饿之人能积聚的全部气力往下砸。

他的手被刚刚走过来的米老六抓住了。他也是昨夜听见了炒豆子声,想起早捡点啥,看见田老三在地里,就晃了过来,没想到田老三在干这个。他说,老三,这娃还没断气哩,你这是整啥哩?田老三说,老六啊,人不是走到这一步,我也不想啊。他爬到咱们两家地山沟里了,是天意啊,天来救咱们哩。天不救咱们,还有谁来救咱们。他眼见就要死了,多不多我这一锄头都是一样的,天不绝人哩,叫咱们活哩。按道理说,咱们两人一人一半,可这是我先瞅见的,我得多要点。

米老六看了一眼兔子,兔子的眼睛正往外面淌泪水,泪水在这有点冷的早上,还冒着点热气。兔子睁开了眼睛,正好看见米老六的眼睛,眼睛没有冒绿光,枯黄的眼珠子,仿佛有点水汽。他就用力地挣扎了一下,竟然伸出了一只手。田老三说,娃啊,这年月,要活命,啥都得吃,你是天上掉下来救我们的,你都要死了,快点死了吧,好叫我们一家人有个活路。田老三说着,倒不动手了,他蹲在地上,等着兔子自己咽气。兔子发出了呻吟声,眼睛一直瞅着米老六。米老六心里翻腾了好久终于忍不住了说,老三,我给你条马腿,你把这个娃给我行不?米老六真的还藏有马肉,他冒着自己一家被饿死的危险,拿一条马腿换来了兔子,还让他吃了几片马肉。他在床上躺了几天后,就能下床给米老六磕头了。

田老三就是田总的爷爷吧?李红说,难怪你不卖给他药。米老实说,不是,田老三是田老实的曾祖父,这都是解放前的事情了。李红说,这都解放多少年改革开放多少年了?还惦记着饿肚子年代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往事啊?那年代里修脚还是下九流呢,这会谁低看修脚的了?你咋不记着自己是下九流?做好你的生意管好脚上那点事吧。米老实说,不光得做好脚上那点事,也得顾顾生前和死后吧。李红笑得把头扎进被子里,说,太搞笑了,还管生前和死后呢。

李红说,自己以前在北京跟着田老实打过工,会修脚,一定会当好老板娘。米老实还是有些担心,幸福来得太突然总叫人不敢相信。他狠狠心拿了十万元钱藏在不上锁的衣柜里,然后去一百里外的大山里采药去。他在那里忐忑不安地过了七天,回家的时候,家里换了样子,里里外外收拾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李红就坐在院子里织着毛衣,毛衣的针脚织得很密很厚实。米老实,你还会织毛衣?李红说,你都考虑生前和死后了,我总得考虑一下秋天和冬天。米老实说,别织了,织得没有买的好看。李红说,一个人在家也没事干就想起以前学过这个,没想到手还不生,竟然也织得还有些模样,说着就套在了米老实的身上,毛衣不大不小刚合适,温暖柔软的感觉裹着米老实,他穿上就不愿意脱下。李红又说,你的钱怎么能乱放,现金就扔在衣柜里,也不怕招贼来,我给你拿到银行存起来,这是折子,你收好了。

米老实放心了,他想她不是放鸽子的,她是来过日子的。她怎么会看上了自己了呢?这也没办法,七仙女看上了董永织女看上了牛郎,这世上总有仙女重感情的。他有时候也忍不住问李红,你从北京跑到这里跟这么丑的我过日子,你图啥?李红说,图你老实,图高兴。米老实说,红,我真的喜欢你,你跟我好好过,我的啥都是你的。李红说,对啊,我们都是夫妻了,你难道还有不是我的东西吗?米老实说,没有了。李红就跟他打听秘方,他说,方子很简单,唬人的。李红要看,他说可以啊,但要等有了孩子再告诉她,没有孩子就告诉她,自己会不得好死,这是祖上规矩千万破不得,你总不能让我不得好死吧。李红就也不再问了。米老实就想,她不会是为秘方来的吧?可是再想想,她一个女人家,要这种东西有什么用呢?

没多久李红怀孕了,肚子一天天大起来,又跟他打听秘方的时候,他又推托,李红就说他不信她,不跟她一条心,她要打掉肚子里的孩子,回老家去,不跟他过了。米老实说,你不会是为秘方来的吧?李红说,我们孩子都有了,你还这样防着我,过着有啥意思。我不就是图你人老实吗?你这叫老实?然后李红就收拾了行李准备走。米老实心横了横,把秘方告诉了她。李红很高兴,说,这才是把她当一家人看了。李红一高兴,米老实也高兴,就总想着给李红和未出生的孩子多挣些钱,他得知省城里新出现了一家连锁的足疗店,就主动出去推销自己的药膏。凭着米田村的名气,他的生意顺利谈成,回去的时候,发现李红不见了。

石瘸子离开米家的时候,米老实的爹才三岁。米老六说,娃啊,修脚是个下九流,咱们不干这个吧,做个老老实实的庄稼人。石瘸子说,爹啊,这是我祖传的手艺,不能在我这辈丢了,我不会丢咱家的人,我远远地去别处。米老六说,你敢丢下我们,我就把你另一条腿也打断。石瘸子没有说话,举着自己的幌子,在一个深夜离开了米田村。虽然不断地托人捎回钱粮,还是被米田村的人骂做忘恩负义。

米石头直到二十岁才第一次见到爹,他被人打断了另一条腿爬回了米田村,那条腿不是米老六打断的,米老六已经入土好多年了。米老六那罗圈腿姑娘看见这个爬回来的人,先是大哭,然后替他洗净了身子,换了干净衣服,扶他坐在床上,喊米石头说,儿啊,你爹回来了,你看你爹想着咱们啊,这是多不容易才回来的。

米老实的爹不愿意跟这个爬回来的人下跪,甚至还怕跟他扯上关系会连累自己,他去灶间端碗热水给他,叫他喝了赶紧走。他娘扇了一个耳光,他刚想还嘴,就又挨了一个耳光。这才扑通跪下,说,爹,您回来了,儿子不孝,这么多年没有给您磕过头,今天把这二十年欠下的,都磕给您。石瘸子坐在床上,喝着儿子递过来的茶,听着他在地上咕咚咕咚地磕头,脸上露出惬意的笑容。等到儿子自己停下来,才说,娃,来,过来叫爹瞅瞅。

米石头睁开冒金星的眼睛揉揉额头上的大包,站到床跟前。那会儿,米田村日光正盛,屋子里也明晃晃的。石瘸子一脸的笑容如同砸烂在地上的包子,他从身上摸出一張纸来,说,娃,你跪下吧,这是咱家的祖传秘方,脚上足下,活命方法,不管自己能不能留住命,也得把秘方后传,给自己的后代留条活路。

米老实的爹满怀委屈地重新跪了下来,接过了那张纸,并没有觉得有什么。石瘸子却象交了重担一样,轻松地长舒一口气,然后交待了一点后事,就闭上了眼睛。按他的遗愿,将他埋在米家的祖坟外面,孤零零自个儿,脚朝着东北。米田村的东北方向有很多地方,米老实查过地图,这些地方里没有山西。可是据村里人说,爷爷曾说过他是山西的啊?这是让米老实怎么也想不明白的问题。后来只能告诉自己,不管是哪句是真的哪句是假的,归到底都是为了活命。

田老实给她的接风宴,是在一个很有情调的情侣餐厅,烛影摇红音乐声声,她正沉醉于其中,肚子里的孩子狠狠地踢了她一下,她皱了一下眉。田老实说,你准备把孩子生下来?李红说,怀孕是意外,不过如果不是这个意外,也不会这么快拿到秘方。田老实说,是的,唉,人家祖上就是好,留了一个宝贝传后代。

在认识田老实以前,李红在洗浴中心做服务,田老实只是她诸多客人中的一个。很多人都厌恶他,说他是个变态特别喜欢让别人侍候他的脚,不愿意给他做服务。她家里父母多病,全指着她的钱,她接客人就没挑捡了,只要钱给的多,什么样的都接。接了几次田老实后,她发现他对她很好,从来没有要求她做过份的事情,每次给她的钱还很多。他说,自己当年的店,是因为人家握着秘方药不给,而被逼倒的,自己多么不容易,才又东山再起。她就和他一起恨那个男人。后来他带她从洗浴中心出来,在一个温暖的小屋子里包养了她,告诉她如果能帮他拿到那个秘方,他就娶她,有了秘方,他们的日子会过得很好。她就真的去找米老实了,为他付出的时候,心里是有很大成就感的,这个成就感叫她面对十万元的诱惑,都能自如地把戏唱下去。去医院打掉米老实孩子的时候虽然还有点留恋,却还有告别过去,踏上新生活的感觉。

田老实却在拿走秘方之后,再也不来找她了。她几次给他打电话,他都说忙,顾不上。这或者也是该有的结局吧。她在心底冷笑几声,默默地对着镜子流了两串泪,就开始梳洗打扮。天天如此。她知道他会来的,她要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等着他的到来。田老实真的来了,一进门就气急败坏地说,你拿到的秘方是假的,做出来的药粉颜色不对,效果也差得很远。李红一点都不惊奇,不急不忙地说,我拿到的是真的,肯定是真的。田老实说,你个傻子,真的我用过多少年了,这个不是真的。李红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说,对,你拿到的不是真的,真的在这里。田老实顿时明白了,脸上堆起了笑容说,红,把真的秘方给我吧,生意上要用呢。

李红冷笑着说,我要真给你了,你还会再来吗?我替你去做戏,你在我面前一直在做戏,咱们俩都是好演员。田老实说,那你明说了吧,要多少钱才给我真的。李红说,不要钱,我要当老板娘。田老实也拉下了脸说,我有老婆。李红说,你不是说你跟那个农村妇女没感情吗?田老实说,再没有感情也是我老婆,你只是个婊子,知道不,婊子,把秘方给我,你随便开价,要不然有你好看的。李红大笑起来说,秘方里的第一句话你猜是什么?你永远猜不到,第一句话是脚上足下,活命为大,除了活命其余的事情都是小事情。田老实说,不是脚上足下顾客最大?这米老实真会改,我看他是脚上足下赚钱最大。李红说,人心都会变,秘方为什么不能变?你跟我的谈话我都录音了,在好几个朋友那里有备份,只要我出了事,立刻你就会出事,来啊,掐死我啊。李红说完,躺在床上,一副绝望等死的表情,她在这个时候,反而想到了要尽力忘掉的米老实。

田老实说,掐死你,我怕脏了手。然后灰溜溜地走开了。屋子里一片安静的时候,李红给米老实发了一条微信,对不起。隔了一天才收到米老实的回复,你去哪里玩了?什么時候回来,我去接你。李红说,你这样就不老实了,明知道我是骗了你的。米老实说,我不相信你骗我,我只知道我爷爷爬都能爬回来,脚上足下,有心的人走得再远也一定会回来。李红就哭了。米老实看到李红的微信后,笑了,然后就回县城的修脚店了。每天都有许多脚在等着他,他捧起脚,每雕一刀,知道日子又流走一些。

日子总是在不停流,就像每一个荒年最终都会熬过去,所以总有人活着还会一直有人活着。米田村一场夏收后小麦一粒粒滚圆在各家的粮缸里,人便也跟着圆润起来。石瘸子已经在米田村住了半年了,村里人都说,石瘸子能写能画,衣服穿得那么干净,腰板挺得那么直愣,一看就不是普通的人,不是米老六的姑娘能看得住的。米老六听到这些话,却不以为然,他对石瘸子说,娃啊,你是我用一条马腿换回来的,你不用记着这个,该干啥干啥去吧。石瘸子说,爹,我是你用马腿换回来的,就给你当一辈子牛马吧。米老六说,救你回来,是想叫你全了这个家的,人的脚走多远,都得站到地上,是不?哪能孤零零站地上呢?石瘸子明白了他的意思,犹豫了好久,最终还是在一个夏夜里仔细洗了身子,看了看修剪得整齐的脚趾甲,苦笑两声,走进了米老六姑娘的房间。米老六一直看着他,看他关上了门,听见屋子里有了动静,才骂了一句,便宜了这王八羔子,脸上带着笑容回去睡觉了。

猜你喜欢

李红瘸子老实
有这样一个贼
喜欢吃油饼的“瘸子”
不许出声
谁在说谎
瘸子的故事
张角定理及其应用
大红灯笼高高挂
哑巴
开门
到底是单数还是复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