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甜甜偶像傻傻粉丝

2021-04-12汪金友

杂文选刊 2021年4期
关键词:追星族崇拜追星

汪金友

在我们的社会里,有一个群体叫“粉丝”,非常厉害。这不,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的一位学生,因为吐槽了一群“粉丝”的偶像,便被他们围攻,并要求学校开除这位学生。

这也太强势和自我了吧?你喜欢,别人就得喜欢;你说好,别人就不能说坏。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粉丝”是追星族的升级版。追星族的追星,主要是追着看表演,追着要签字,追着送鲜花和掌声,还有的追着表达爱慕之情。而现在的“粉丝”,主要是在网上追捧“网红”,谁红就追谁,谁红就捧谁。“网红”越来越多,“粉丝”也越来越多。大咖拥有几千万,小咖也有几十万。

每个“粉丝”的心目中,都有一个或几个“偶像”。“偶像”的本义,是指为人所崇拜和模仿的对象。古代的人们,以太阳、月亮这些自然物或想象中的神仙为“偶像”。而现在的很多人,则以某些成功或靚丽的人士为“偶像”。崇拜他们,喜欢他们,追随他们,渴望着有一天,自己也会成为他们。

的确,那些“偶像”的形象,实在是太光鲜、太诱人了。看他们,男若潘安,女如七仙,才艺超群,智力过人。台下成千上万的人叫好,网上成万上千的人追随。这才叫幸福的生活,这才是成功的人生。

可是你知道吗?“网红”也好,明星也罢,他们几乎所有的形象和作品,都是化装化出来的、编剧编出来的、表演演出来的、作假作出来的。

有个叫“水泥西施”的“网红”,曾经让很多人感动得落泪。为了给病重的丈夫筹集医药费,她每天都要在工地上搬运五十吨水泥。破旧的衣服,满脸的灰土,累弯的身躯,谁见了都会同情和心疼。各种支持和打赏,也滚滚而来。可是后来有人发现,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在“演戏”。后边有一个七八人的团队,帮助她编演这些故事。

还有一个“粉丝”众多的“网红”,为了拍一段拉面的镜头,她不仅专门跑到兰州去学习,而且回来练了一个月。大家在视频上看到的那几分钟视频,她竟然拍了二百多次。废掉的面团,就有几大盆。

当然,在庞大的“粉丝”群中,也有很多的冷静者和清醒者。他们“入粉”,只是为了消磨一点时间,寻找一点刺激,看看红起来的那些人,是如何的作秀和搞怪,怎样的忽悠和圈钱。但也确有一些人,追星追到“脑残”的程度。一天到晚跟在人家的镜头之前,让叫好就叫好,让送花就送花,让买货就买货,让交钱就交钱。而且甘做“偶像”的铁杆卫士,谁敢说一个不字,马上就冲上前去,施展网络暴力。

而到最后,这些做“粉丝”的人,又得到了什么?无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水中望月月无影。因为每一个偶像,都不会把他成功的秘密告诉你,而且任何成功的模式,都不可复制。

我们是一个平等的社会,每个人都可以运用个人的智慧、能力和机会,创造自己的奇迹。又何必跟在别人屁股后头,傻傻地去做人家的“粉丝”?

【原载《讽刺与幽默》】

插图 / 追星 / 佚 名

猜你喜欢

追星族崇拜追星
让追星不疯狂
追星不能成为生活的全部
编辑部追星日常
为宁波“追星族”点赞
追星不如追艺术 赶上看展览的漫步人生
孩子成“追星族”:父母脚步要跟上
偶像面面观
我的爸爸是超人
我没有嫌弃你
解读“癫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