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急诊室内,“苏大强”胡搅蛮缠黄昏恋

2021-03-25不老的树

知音海外版(上半月) 2021年2期
关键词:刘大爷住院老伴

不老的树

英国作家王尔德说:“老年的悲剧不在于一个人已经衰老,而在于他依旧年轻。”2016年公布的《中国老年社会追踪调查》显示,中国60岁以上的老年人中,因为离异、丧偶和未婚产生的孤寡老人占比高达25.32%。虽然年纪渐长,但老人们依旧渴望爱和被爱,情感需求甚至比年轻人更强烈。

现实版苏大强

急诊室来了一位年近七旬的老人,老伴去世三个月他就迫不及待找了一个小自己12岁的女朋友,却因在相处中夹杂着目的和算计而最终分道扬镳。这年冬天来得有些晚,气温一直在10℃左右徘徊,可寒潮真正来袭之后,气温骤降,感冒发烧的病人一下子就多了起来,内科门诊排队都在2个小时以上。

于是很多不愿意排队的病人,就转向来到了急诊。急诊是什么?是一些人认为来了就立即可以看病的地方,是一些人认为“我觉得我的病很急”。

早上刚到医院,还没来得及交班,护士一边用手指着诊室,一边对我做出一个生无可恋的表情。

我探进脑袋一看,刘大爷正坐在诊室里发脾气:“医生怎么还不来,凭什么让我等,我这个年纪等得了嗎?活着的时间都是倒着数的。”

护士耐着性子说:“医生交完班马上就来。”

李阿姨也在旁边劝他:“我们又没什么事,等一会没啥。”

刘大爷不听劝,继续发脾气:“你懂什么,这些人就要发脾气才管用。”

交完班,刚坐下刘大爷就迫不及待开始抱怨,主诉完病情之后,我建议刘大爷做个详细检查,谁知他立马发脾气:“你们医生就知道开检查过度医疗,这样看病我也会啊。”

我说:“那您这是不想做检查,就先回家观察一天,不舒服再来。”

“你什么医生啊,草菅人命,我来了医院你不给我看病又打发我回去?万一我在家里突然晕倒,来不及送医就死了怎么办?”

刘大爷面色红润,声音洪亮,除了支气管的老毛病,没其他问题。可他坚称自己病了,需要治疗。

无奈,只好把刘大爷被收进病房观察一天。

刘大爷是我们医院有名的病号,他胡搅蛮缠的本领早就传遍了医院的各个科室。两年前,他老伴癌症住院,作为家属,他一不想花钱请护工,二不想自己亲自照顾,有什么事都按铃找护士,连帮他老伴擦身、翻身这样的事也要找护士。去得晚了,还要被他投诉态度不好。

没几个月,老伴就去世了。一辈子被人伺候惯了的刘大爷很难适应一个人生活,子女们工作又忙照顾不了他,半年后,他就托老年婚介中心给他介绍了李阿姨。

李阿姨比刘大爷小12岁,丈夫早年病逝,为了给丈夫看病不仅卖了房子花光了所有积蓄,还欠了许多债。她一个人在外面租房住,靠在家政公司做钟点工或者住家保姆的工作来维持生活。女儿远嫁外地,经济条件也不好,为了不给孩子添麻烦,李阿姨坚决一个人留在这里。

刘大爷是个退休厂长,有套100多平方米的房子和每个月固定5000元的退休金,子女们都已经结婚,家庭条件不错。

两个人见了几次面觉得双方都不错,就开始同居。

住院期间,刘大爷的子女们都说自己工作忙,象征性地晃了一圈就都走了,只有李阿姨在身边忙前忙后地照顾他。

子女们来的时候,刘大爷生龙活虎地说自己不过是来医院例行保养,子女一走,刘大爷就躺在那里嗯嗯啊啊无病呻吟,说自己浑身都是病,哪哪都不舒服。

明明自己可以下床上厕所,却偏偏吃喝拉撒都要在床上解决,搞得病房里经常臭烘烘的,遭其他人投诉。李阿姨只好一边收拾烂摊子,一边赔着笑脸不停向其他家属道歉。

医院里每个收费单据他都要一一过问能不能报销,医保以外的药坚决不用。

不仅如此,他还有个账本,上面详细记录每天的日常开销。刘大爷每个月给李阿姨1000元买菜钱,而李阿姨需要在账本里详细记录每笔钱的去处,大到每天的吃药打针,小到在食堂买的一块钱的包子,在超市买的几块钱的牙膏都要记录在册,一分都不能差。

面对如此抠门的刘大爷,有人打趣:“你老伴受得了你这脾气?”

刘大爷一脸得意地说:“她不是我老伴,只是我女朋友。”

刘大爷说这话的时候,李阿姨就在旁边尴尬得无所适从。

可就算刘大爷如此蛮横霸道,李阿姨对他的照顾还是非常上心,一日三餐变着花样给他送吃的。在医院住了两天,刘大爷的身体并没有什么不舒服。

出院那天,刘大爷大摇大摆走在前面,李阿姨大包小包跟在后面。

有护士替李阿姨不值:“这哪是女朋友的待遇,分明就是找了个免费保姆。活脱脱一个现实版的苏大强。就这样,李阿姨也对他不离不弃,也算是真爱了。”

我说:“作为外人,我们不要去评判别人家的家事,做好自己分内的工作就好。”

“抠门”大爷的精明账

《脱口秀大会》里脱口秀演员杨笠有一句关于吐槽一些男人的金句:“男人不光美好,还特别神秘。为什么他看起来那么普通,却那么自信?”

有些男人相比女人而言有与生俱来的“谜之自信”,而这句话,老少通用。

再见刘大爷是几个月后,这次是李阿姨不舒服,他陪着一起来看病。

李阿姨来的时候,面色苍白,浑身虚汗,血压已经到了180,非常危险。刘大爷为了省钱,居然让李阿姨刷着免费的老年卡坐公交车来的医院。

一听说要住院,刘大爷有点不乐意:“不就是血压高吗?吃点降压药就行了。”

我说:“李阿姨现在的状况不好,不是吃药就能降下来的。”

李阿姨哆哆嗦嗦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医保卡和一把钱塞到刘大爷手里说:“你放心,我用自己的钱。”

就这样,刘大爷才勉强同意李阿姨住院。

刘大爷的子女听说李阿姨住院,带着水果和鲜花来医院探病。

没几分钟就被刘大爷赶出病房:“你们好好上班,来医院干什么?又不是什么大毛病,值得你们大费周章吗?”

儿子准备了一个红包想给李阿姨,也被刘大爷拦住了:“她有吃有喝,这钱你们留着自己用。”

看见刘大爷给李阿姨的午饭只有一碗白粥。出了门,子女们劝刘大爷:“爸,你对李阿姨好一点,不要太抠,你生病的时候人家对你多好,一天三顿不重样。李阿姨生病,你就一碗白粥打发别人。”

刘大爷不高兴地说:“家里的一切日常开销都是我出,每年还要带她出去旅游两三次,这样算下来,每年花在她身上的钱,少说也有一两万块,她在家里白吃白住,一分钱不花还想怎样?”

儿子说:“爸,就你这怪脾气,谁能受得了。李阿姨刚才跟我商量想等病好了和你去领结婚证。”

刘大爷一脸不在意地说:“急什么?我有钱有房子,还怕找不到人吗?她来来回回做的菜就那几个,我都已经吃腻了。走一步看一步吧,万一以后遇见比她年轻漂亮的。”

儿子怼老爸:“你也不看你多大岁数了,年轻漂亮的图你什么?图你不洗澡,还是图你年纪老?李阿姨人很不错了,你别不知足。”

刘大爷神神秘秘地说:“你还太年轻,容易被表面功夫所蒙蔽。总之,我不会和她领证的。”

刘大爷住院期间,李阿姨是寸步不离守在旁边,但是李阿姨住院,刘大爷却经常在外面乱转,一会去公园看别人下棋,一会回家睡午觉。

到了晚上,他嫌医院太吵,影响自己睡眠,丢下李阿姨一个人就回家去了。

大家都感叹,李阿姨是痴心错付。

经历过这次住院,李阿姨看清了她在刘大爷心目中的位置,出院以后就和刘大爷分手了。

在婚恋市场上,老年人往往比年轻人更实际,阿姨们要么追求物质保障,要么寻求精神伴侣,而大爷们则多数更倾向于服务型老伴。

李阿姨想找个依靠,刘大爷想找个免费保姆,两个人都高估了自己在对方心目中的位置,最后只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现实版蔡根花

有人说医院就像一面照妖镜,人性的自私和贪婪在这里一览无余。一个人对你是真心还是假意,生场病就知道了。

再见刘大爷一点也不稀奇,虽然他很难缠,但是再难缠的病人到了医院,医生就得医治。

刘大爷被120送来,身边却没有一个陪同的家属。120的随车医生说,病人是自己打的120,拿东西从凳子上摔下来腰部先着地。刘大爷一直喊疼,身边却没有一个可以照顾他的人。

骨科医生来看过之后说要先拍片子看情况,在等待拍片的过程中,一个老太太不急不慢地出现在急诊室。

刘大爷看见这个老太太就开始喊:“你怎么才来?你是不是想等我死了直接来给我收尸?”

老太太表情冷漠地说:“我只是给你做饭的钟点工,不是全职保姆,没有义务来医院伺候你。要不是你家孩子说给我按加班算,我才不来呢!”

刘大爷被老太太呛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检查结果显示刘大爷腰椎骨折,盆骨骨折。子女们都想手术治疗,想让刘大爷尽快好起来。

然而刘大爷年近七旬,年龄偏大,手术风险太高。老年人一般都有骨质疏松的情况,就算手术,愈合能力也很差,不可能恢复到以前那样。

晚上,子女们围着刘大爷叹气,儿子说:“你说你那么大年纪爬那么高做什么?就不能安安静静地过日子,不给我们添麻烦吗?还有,改改你那个臭脾气,保姆都换了多少个了,没有一个干得久。”

女儿说:“人家李阿姨对你多好,平日里照顾你衣食起居,生病住院也把你照顾妥帖,你生怕别人惦记你那点钱,现在好了,花钱都找不到人伺候你。”

孩子们你一言我一语,探病成了给刘大爷开批斗大会。

儿子突然说:“爸,你还是给李阿姨打电话让她回来吧,也就她能受得了你这脾气。”

女儿也跟着附和:“就是,你就别死撑了。”

刘大爷生气地说:“你们没时间照顾我,就让我一个人自生自灭,早死早超生,好去找你妈。”

不管子女怎么劝,刘大爷坚决不松口。

晚上子女们给刘大爷请了护工就一个个愤愤不平地走了。

半夜查房,我看见刘大爷一个人在那发呆,眼睛通红。看见我过来,他慌忙拿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水。

刘大爷看着我说:“你们私底下是不是都说我现在这样是活该?我可听见你们那小护士说了。”

我解释道:“小孩子不懂事,我会说她们的。”

刘大爷却说:“你们还年轻,不懂老年人的悲哀,等你们到了我这个年纪,才能体会我们的难处。”

晚上和刘大爷聊天才知道,原来,妻子过世以后,子女们因为他由谁照顾吵得不可开交。

刘大爷说:“那天在殡仪馆,我听见儿子说为什么不是爸爸先去世?妈妈还可以在家帮忙做饭,照顾孩子,爸爸一辈子什么也不会做,只会是个负担。我没想到孩子们会这样看待我。”

“也就是因为这句话,我下定決心自己一个人过,不给他们添麻烦。我在老年婚介中心找老伴,要求只有一个,如果对方能一直陪我到老,就把一笔20万的存款回赠给她。”

“你们都只看到小李对我好,却不知道对我好的前提是建立在这20万元之上的。既然她是虚情,我又何必付出真意。”

当晚,刘大爷再三强调这事不能让子女们知道。他说他一辈子没求过人,到了晚年也不想求人。

没几天,刘大爷被子女们接回家了,据说找了个住家保姆照顾他。

大爷大妈的初衷,只是想找个能说上话、互相照料生活的老伴共度夕阳红,却在相处中不自觉夹杂了各自的算计和利益。而所谓的子女,一方面深爱着父母,另一方面又在行为上,极尽可能地选择忽视和漠不关心。

年轻人追求爱情,老年人因为孤独更需要情感的滋润。可是想要获得幸福的唯一出路,是一定要单纯地付出真心,这样才能收获相依相伴的美好,这才是人生下半场里最好的慰藉。

编辑/郑佳慧

猜你喜欢

刘大爷住院老伴
风,沙哑地
一张猴票
和老伴一起洗脚
在灯泡刻画的奇老头
我不接待
伊丽莎白住院
不吃苹果
Alzheimer’s patient’s heart doesn’t forget a mother’s day tradition
退休老人就怕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