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金融大鳄赖小民:100个情人都比不上箱底那件旧大衣

2021-03-25黄红坤

知音海外版(上半月) 2021年2期
关键词:晓燕小民大衣

黄红坤

2021年1月5日,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由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提起公诉的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受贿、贪污、重婚一案,对被告人赖小民以受贿罪判处死刑。他从2008年至2018年,直接或通过他人索取、非法收受相关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7.88亿余元。这个从贫苦中走出来的高考状元、金融大鳄,在金融界有过风光的历史,也传闻有过100多个情人,但在他的心里最爱的竟是一直陪伴他的那件大衣。究竟在那件大衣里藏着一个怎样的她呢?

贫寒才子的大衣

赖小民,1962年7月出生于江西瑞金。他出生时,家里已有4个兄弟姐妹,他排行老五。出生这年正值“三年自然灾害”,家里本已揭不开锅,一家人吃了上顿没下顿,赖小民的出生为本来就贫寒的家又增添了许多烦恼。

父亲每天像匹骆驼一样推着两轮车给人送货,他从不标价码,人家给多少,就拿多少,被人称为“生驼”。母亲则靠帮人家缝补衣服,帮衬家里。只要当天换得一点粮食回家,几个孩子就像饿狼般扑上来,父母每天无论怎么拼命做事,也填不饱家里的几个娃。

每到冬天,没有钱买大衣的父亲,总是穿着爷爷给的那件旧大衣出去推车送货。其实,赖小民很多次看到父亲并不愿意穿上它,因为家里只有这件大衣比较暖和,他还想留给自己的孩子。赖小民从小就看着父母唉声叹气,内心常被纠成一团,他也想早日长大,出去赚钱帮父母分担家里的苦。

尽管家里的日子过得很苦,但父亲仍然要送赖小民去上学,他对赖小民说:“小民,像咱们这样的穷苦人家,读书,走出去,才有出路啊。”赖小民记住了父亲的话,脑海里尽是父母在寒风中讨生活的背影,他深知,只有读书才是他的活路。

于是,赖小民学起了古人的精神,用“头悬梁、锥刺股”的努力劲,拼命地读书。1979年,他考上了江西财经学院。他选择了国民经济计划专业,400多人报考,只录取了50人,而且录取的都是尖子生。全村人都为赖家出了这样一个大学生而高兴。

上大学的那天,赖小民收拾东西准备出发去省城。父亲将一件衣服放到他的袋子里,赖小民一看,这不就是父亲平时最爱的那件大衣吗?他问:“爸,你不是只有这件大衣吗?给了我,你天冷了穿啥?”父亲拍拍赖小民的肩膀,说:“小民,爸只有这件大衣还像个样,你拿着,天冷的时候穿可暖和了。你爷爷当年也是这么跟我说的,所以这些年我穿着它都没被冻坏。”赖小民感觉眼睛有些模糊,他知道,在这个家里,父亲只有爷爷留下的这件大衣最让他温暖。他是希望赖小民远离家里时,心里也有温暖。

赖小民背上行囊,背上父亲给的大衣和叮咛,奔向了省城。

在大学里,赖小民过着精打细算的生活,他领取的国家助学金,大部分用来买饭票,小部分用来买生活用品。他知道自己读大学的目的,就是想让这个家生活得好。

可是,正值青春年少,哪个少男没有一些心事?而赖小民的心事来自于那个午后。那天,他正从图书馆出来,手里拿着书边走边看,没想到“咣”的一声,他碰倒了一个饭盒。他抬头一看,眼前是一个扎着两条马尾的女孩。因为她也是低头走路,两人撞到了一起,她手里的饭盒掉了,而赖小民的书也掉了。

赖小民赶紧将女孩的饭盒捡起,连声说:“对不起。”女孩笑了,也将他的书捡给他。赖小民抬头看了看她,有些不好意思,眼睛却只盯着女孩看。女孩什么都没说,接过饭盒走了。她没走几步,又回头看了赖小民一眼,又笑了。

賴小民呆呆地看着那两条马尾渐渐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他有些后悔没问她叫什么,在哪个班。他低头看看自己已经穿破了洞的鞋子,实在没有勇气开口。说来奇怪,赖小民自那次上学之后,常常想起女孩的笑,那笑容不是在嘲笑他,他觉得心里有种特别的感觉。

自此,他常在校园里搜索那个女孩的身影。没想到,就在图书馆的门外,他们再次相遇了。他大着胆子走上前,对着女孩笑了笑,女孩也对他笑了。他看到女孩手里的书,说:“你也喜欢看这种类型的书啊,挺难得的。”女孩被他这一说,似乎有了兴趣,俩人便聊了起来。这一次,赖小民终于知道了她的名字。她学习的专业也与他不同。

他说:“我叫赖小民,你可以叫我小民,我叫你晓燕。”晓燕点点头,睁大眼晴,说:“你就是那个考年级第一的赖小民?”赖小民心跳得厉害,没想到自己的名字早已被她知道。他不好意思地说:“偶尔一次考试,不值一提。”晓燕听了,觉得赖小民谦虚,心里对他更多了几分敬佩。

大衣里有她的温暖

自此,他们总是有意无意地在图书馆附近碰到。其实,赖小民一直没有忘记自己读大学的目的,他知道,他没有谈恋爱的资本,所以他和晓燕之间总是刻意地保持着一种“纯洁”的友谊,他们之间的聊天也仅仅是聊聊读的书,聊聊对生活的一些体会。

那天,他们又在那条小路上相遇了。他们站在附近的树下,晓燕对他说:“把身转过去,我缝一下你大衣上的洞,我看这个洞都破了好久了。”赖小民觉得不好意思,怕别人看到了不好。但他又很想听晓燕的话,没有抗拒,转过了身。

晓燕一边缝一边说:“又旧又破的大衣,怎么也不舍得换一件呢?”赖小民向晓燕说起了这件大衣的来历和家里的情况,最后说:“我将来一定要赚钱买一件最好的大衣给我爸妈。”晓燕听了,心里对赖小民更是喜欢,她轻轻地说:“那我呢?”赖小民心跳得厉害,但他不露声色。许久,他都没有说话。他慢慢转身,说:“我会记得你帮我缝过大衣。”

晓燕听了,心中有些不快,但嘴上没说什么。她知道,以赖小民的家境,他根本不可能考虑除了学习之外的事情,他也不能让自己从学习中分心。晓燕的家虽然算不上大富大贵,但家中的经济条件还是很不错的,但她自己并不想依靠家里的条件坐吃山空,她也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主见。

这年冬天,她想用自己的积蓄买件大衣送给赖小民,但她又怕伤了他的自尊。想来想去,她没有买大衣送给他,只是在看到赖小民大衣破了洞时,多帮他缝几次。

赖小民对晓燕也不是没有感觉,他也想牵她的手,告诉她,他喜欢她。可是,他不能,一想起自己那个贫寒的家和常年在温饱线上挣扎的父母,他只能告诉自己,只有努力学习,将来有份好工作,才是他最好的出路。俩人在校园里一直保持着若即若离的感觉,很快他们就大学毕业了。

1983年毕业时,赖小民非常幸运地被召入中国人民银行计划资金司中央资金处工作。得知消息,赖小民心里乐开了花,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将这个喜讯告诉晓燕,谁知晓燕却带来另一个消息,她要去黑龙江,因为她的父亲工作调动,她的工作也被安排在了那里。赖小民内心痛苦极了,晓燕却说:“小民,我知道将来你一定会有大作为。今天,就让我再为你缝一下你那件大衣吧。”

赖小民回去将大衣拿来交给晓燕,晓燕含着眼泪,缝着他那件又破了几个洞的大衣。俩人都没有说话,很久很久。最后晓燕轻轻地将大衣还给了赖小民,说:“我忘了,以后你工作了,应该也不会再穿这件大衣了,说不定就扔了,缝了也是白缝了。”赖小民突然握住晓燕的手,说:“不会的,我不会扔了大衣。”晓燕一下控制不住,抽出手,风一般地跑开了,任凭风吹散她脸上的泪。赖小民呆了,傻站在那里,终于忍不住流泪。他知道,她不会再回来了。

毕业后,赖小民带着行囊,带着那件大衣,走上了工作岗位。他很努力,也很有能力,1987年,年仅25岁的赖小民就担任副处长。此后,更是一路飞升,顺风顺水。他34岁时升任信贷管理司副司长;35岁时出任银行监管二司副司长。2003年,赖小民调任中银银监二部副局级干部。此后,又担任银监会北京监管局局长、党委书记、银监会办公厅(党委办公室)主任等。赖小民一路走来,以常人无法想象的速度晋升,这让他有些得意忘形,对自己的要求不免宽松起来。

这些年走来,经人介绍,他也结婚了,还有了一个女儿。这么多年,他搬过很多次家,房子越换越大,衣服越买越贵,旧物扔了一件又一件,可唯独那件大衣他一直留在身边。每当他心情不佳时,他就会一个人呆在房间里,手里拿着那件大衣,默默地坐上半天。

有一次,他的妻子邓林在收拾衣服时,看到这件大衣如此破烂不堪,她想扔掉,却被赖小民拦下来了。妻子说:“这么多年,我还没见你穿过一次这件大衣,都破成这样了,留着也没什么用,还是扔了吧。”

赖小民说:“其他东西你想扔我都没意见,唯独这件大衣,你不能动,它对我有特殊的意义。”妻子说:“我当然知道,我都听说了,这件大衣是你爷爷给你爸爸,你爸爸又给了你的。你那些年受过的苦记在心里就行了,何必留着大衣呢?”赖小民不想解释,他也没办法解释,这件大衣不仅仅是爷爷、爸爸留给他的,里面更是有晓燕的情。

他拿着大衣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将手伸进大衣深深的口袋里,他突然停住了,猛地将手抽出,将口袋翻出来一看,口袋的内里竟然缝着一只小燕子,旁边有三个字:我等你。赖小民愣了,自那次让晓燕缝了大衣后,他就只是收起来,从来没有再穿过,也没有将手放进这大衣口袋过。这么多年,他都没有发现,原来晓燕的深情都在这口袋里。

一百个情人,最爱仍是她

赖小民收起大衣,开始到处打听晓燕的下落。以他目前的人脉,要打听一个人并不难,只是他之前只想将晓燕放在心底最深处,不想打扰她的生活。可现在,他特别想见见她。

很快,他得到了晓燕的消息,一下子让他从兴奋变成了悲伤。原来,晓燕自毕业后一直等待赖小民工作稳定之后去找她,可是她没有等到,而她自己一直未嫁。她在一次前往江西找赖小民的路上,意外车祸去世了。得知这个消息,赖小民瘫软在沙发上。

自从知道晓燕的情况后,赖小民觉得自己这辈子什么事情都不能再辜负,要做的事情一定要行动。没有任何等待是有结果的。

2009年1月,赖小民正式进入中国华融,成为董事长、党委书记。工作上顺风顺水,他很自信地说:“我就是对政策的理解和把握能力强一些,能够准确把控大局,用宏观思想指导微观行为。”他很大方,善于交际,敢于投入。

他好读古籍,尤爱“千金买马骨”的故事,甚至常在饭桌上为“有潜质”的年轻人夹菜倒酒,主动“提携”,他深谙“孤木不成林”。他收了很多现金和金条,甚至专门买房子放置这些东西,而实际上他并没有去消费这些,他只是想要拿在自己手里,就已经很满足。

在感情上,从不拒绝美女,当年,他就是没有好好把握,没有条件,才会错过晓燕,而如今,他经济上不用发愁了,想沾他光的人都是主动而来。美女,他也不想拒绝。

而赖小民和妻子的感情还算不错,对于赖小民在外面的风月事,那一百个情人的传闻,她也知道。

据传,他专门在广东珠海开发房产项目,把这100套给了情妇们,堪称人造伊甸园。这100多位前妻、情妇等各种身份、各种地位的人都能够和谐相处,不出纠纷,令人难以想象。赖小民的朋友圈里充满了风花雪月。

对这些传闻,赖小民的妻子并没有太多干涉。她明白,以赖小民如今的地位,他要做的事,她肯定也是拦不住的。好在,赖小民心里还有这个家,对她也还算不错。但唯一遗憾的是他们只有一个女儿,没有儿子。

对于从农村出来的赖小民来说,儿子就是赖家的香火,他,不能没有儿子。他的父母更是希望子孙后代枝繁叶茂、香火旺盛,而赖小民对父母是孝顺的,他贫寒出身也让他有这种忠孝观、子孙观。

这一点让赖小民特别苦恼。尽管自己不缺钱财,也可以风花雪月,可他怎么能让赖家没有香火呢?那晚,他又一个人躲在房间里,摸着他的那件大衣,心里五味杂陈。他自言自语:“晓燕,你知道吗?那个女人长得真像你,我想,要是她能给我生儿子,该多好。她真的像你。”

原来,近来赖小民遇到了一个叫蓉蓉的女子,她很快就“爱”上了他,她长得很像晓燕,赖小民很快和她热乎起来。虽然赖小民也知道,这个女子不是他的晓燕,但是,他还是忍不住对她和身边的其他女人不同。只要蓉蓉有要求,无论什么,赖小民都会想办法满足她。很快,蓉蓉怀孕了,赖小民更是兴奋不已。他摸着大衣里的那只燕子,说:“晓燕,你一定要保佑我,这次生个儿子。”果然,蓉蓉不但给他生了儿子,还一次生了两个。这让赖小民激动不已。他终于完成了自己的愿望,给了赖家一个交待。他觉得,这都是晓燕在冥冥之中帮助他。

鄧林知道后说:“你现在有儿子了,我们也已经离婚,你可以娶她了。”原来,邓林对于赖小民想要个儿子的想法很是无奈,两人悄悄办理了离婚手续,但公开场合却还像恩爱夫妻。赖小民听邓林这么说,心里也有些内疚。

他说:“你放心,我不会和她结婚的。我最想结婚的人是……”他没有再往下说,邓林不知道是否说的是自己,只有赖小民知道,他的大衣里的晓燕才是他的最爱。

但赖小民在工作上、在感情上所做的一切,建立所谓的民间帝国,终究是法律所不容的。2018年4月17日,喜爱游泳的赖小民准备去游泳。但当他准备出发时,五个面色冷峻的男人走入了他的办公室。他知道,一切都将结束了。他没有反抗,连脸色都没有变,他只是扭头对还在卫生间里洗漱的女秘书说:“我有事不能去游泳了。”

针对赖小民的起诉书指控,2008年至2018年,被告人赖小民直接或通过他人索取、非法收受相关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7.88亿余元,其中1.04亿余元尚未完成收受。此外,赖小民还利用职务便利,伙同他人非法占有公共资金共计人民币2513万余元。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消息,截至目前,赖小民案涉案财物近17亿元已追缴到位,剩余款项因涉其他在办案件正在追缴中。

《国家监察》披露,赖小民在北京某小区一处房屋内专门藏匿赃款,他管它叫做“超市”。赖小民实际收受的高达17亿余元的涉案财物,并非都是藏在其所谓“超市”里的巨额现金,其构成是多种多样的。除了现金,还包括大量房产、股权、名贵字画、高档汽车、黄金制品、名表、珠宝首饰等。

2021年1月5日,赖小民以受贿罪被判处死刑。1月29日上午,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依照法定程序对赖小民执行了死刑。一代金融大鳄,就这样走到了人生的终点,那些金屋的故事,留给后人评说。

编辑/征 贞

猜你喜欢

晓燕小民大衣
生产前夕,妻子却突然要离婚
知了的大衣
妻子的“空巢中年危机”
不带手机的司机
不怕冷的大衣
不带手机的司机
武汉宵夜江湖里的女掌勺
穿大衣
不怕冷的大衣
小气不是我的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