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苏轼的哈哈一笑

2021-03-24蒋勋

润·文摘 2021年3期
关键词:念奴娇多情赤壁

苏轼出狱后被下放黄州,整个生命都改变了。当时的人大多不敢理他,因为他是政治犯。

当人家都喜欢你的时候,你爱别人是容易的;如果人家都恨你,你还要说你爱别人,其实不是那么容易。

这个时候,老友马正卿就找了东边的一块坡地给他耕种,所以苏轼取号“东坡居士”。这个时候,苏轼死掉了,苏东坡活了过来。

那首“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就是这个时候写的。大家读到《念奴娇·赤壁怀古》的时候,会感觉到不是苏轼走在宋朝,而是苏东坡走在三国的历史当中。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

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

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

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

人间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念奴娇·赤壁怀古》

在这首宋词中几乎排名第一的作品里,我最喜欢“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有没有发现,这就是宋代精彩的部分,有一点像《江城子》里从“尘满面,鬓如霜”忽然转成“小轩窗,正梳妝”,其实是一个阳刚的、沧桑的中年男子和一个妩媚的少女之间的对比,苏轼表现了两面。

“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历史不过就是像戏一样,从容自在的谈笑之间,敌方的战船便灰飞烟灭。用这样的方式去看历史,忽然有了一种轻松,这样就会发现自己始终不能释怀的那种痛苦何足挂齿。

“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这其实是在调侃衰老,一个可以“多情应笑我”的生命本身就是可以笑、可以被笑的,可以被嘲弄、被调侃的。生命应该有这个内容,没有这个内容就太紧张了。

“人间如梦,一尊还酹江月。”最后用酒来祭奠江水、祭奠月亮,他感觉到有一天要把生命还给山水。

这段时间是苏轼最难过、最辛苦、最悲惨的时候,同时也是他生命最领悟、最超越、最升华的时候。

有一次他跑到夜市喝酒,被一个流氓一样的人撞倒在地,他很生气,本想跟那个人吵架,可随后他忽然笑了。后来他给朋友马正卿写信,说这件事情的发生令他“自喜渐不为人识”。

有一段时间,我把这句话贴在了墙上。其实“自喜渐不为人识”是一种非常重要的心态,不是别人认不认识你,而是你自己相信你其实不需要被别人认识,我想那种回来做自己的状态非常难,尤其对苏轼这样曾经名满天下的翰林学士来讲。

他真的下到民间了,知识分子的骄娇二气随之消除。

苏轼最了不起的地方,并不是说自己达到多么高的境界,而是他发现自己没有达到多么高的境界,哈哈一笑,觉得真好。

(张秋伟摘自《蒋勋说宋词》)

猜你喜欢

念奴娇多情赤壁
悯蚕
睡仙亭
访浔阳楼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谈大江东去的奔放美
山花子·风絮飘残已化萍
《念奴娇·赤壁怀古》说课探究
Hangzhou by Moonlight
你是电影《赤壁》中的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