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住在我心里的小抹香鲸

2021-03-24夏眠

润·文摘 2021年3期
关键词:抹香鲸泼水海豚

夏眠

曾經的我,极其怕水,别说是深海了,就连一个小池塘,我都不敢靠近,唯恐会出现什么可怕的东西把我拉入水中。可偏偏这样的我,又极其热爱水里的生物。

中学入冬时分,我兴冲冲地跟着同学前往澳洲的夏令营,看着同学们换好泳衣,头也不回地冲向大海,我躲在太阳伞下,正准备告诉家人这让人不悦的安排。忽然,我听到不远处传来的嘈杂声,还未等我弄清楚发生了什么,带队老师赶紧把一个红色的桶塞到我手里,说:“那边有小抹香鲸搁浅了。”

我稀里糊涂地跟着老师来到了浅滩,一头丑丑的鲸趴在海滩上,附近围着不少穿着潜水服的人。虽说是小抹香鲸,可它足足有一辆小汽车那么大。我有些茫然地站在它的身后,忽然它挪动了一下,溅了我一身水。老师把我拉到了前方,指了指它的头,说:“泼水,保持它的皮肤湿润,不然它会死的。”我舀起了半桶水,正要往上泼时,却看到了小抹香鲸的脸。

那是一张不怎么美丽的脸,头上还寄生着一些让人感到不适的贝类。可是,似乎有水从小抹香鲸凹陷的眼睛里流出来,流过它褶皱的皮肤。

它是在哭吗?它在哭。

那一瞬间,我似乎被什么东西震撼到了,拼命地往小抹香鲸身上泼水。水哗啦啦地落下,潜水员啪啪地挖沙,可我似乎听不见、看不见,我满脑子剩下的,只有小抹香鲸那张哭泣的脸。

小抹香鲸最终游回了大海,也游到了我心里。我对一切关于鲸的知识有了别样的兴趣,尤其是抹香鲸,可惜身边的人却兴趣寥寥,唯一和我有同样兴趣的是外婆。有一次,她拿出了一张门票,上面印着腾空而起的海豚。“虽然不是抹香鲸,但也是你喜欢的海豚,要去看海豚表演吗?听说很难得才来一次的。”外婆的言语间很有些得意。

毕业后,一天又一天,我想了一套又一套说辞,终于说服了父母放心地送我出国深造。每到天晴时,我总会跑到海边,看海面波澜起伏。若是天气不好,我则会窝在家里,一边摸着外婆从前送给我的抹香鲸布偶,一边和家人视频通话。

“今年回来吗?”妈妈一边摊着春卷皮,一边问我。

“可能不回来了,我要和朋友去看百老汇。”我回答着。

“这样啊,外婆还想你回来呢。如果不是外婆当初劝我,我都不会放你走。”妈妈卷着春饼,接着说,“外婆当初可是最舍不得你走的呢。”

“那她为什么还劝你?”

“因为外婆说,你就好像小抹香鲸,在大海里自由自在地活着,才会更快乐。”

夜晚,我又梦到了一群群的抹香鲸。那冲在最前面的,便是我的小抹香鲸,它长大了,长得威风凛凛。我望着它路过我的世界,然后,我看到它的背后跟着好多抹香鲸,那是它的家人,也是它的血脉。

我定了最早回国的机票,坐在桌前,挑了一只螃蟹,好像小时候外婆替我挑肉一样,仔细地砸开蟹壳,挑出一条完整的蟹肉,放到了牙口不好的外婆的碗里。

抹香鲸是用人类听不见的次声波交流。住在我心里的小抹香鲸,它也有独特的次声波,无论我跑得再远,只要它还在跳动,就会被爱我的人接收到,寻声而归。

(小恍摘自《知识窗》)

猜你喜欢

抹香鲸泼水海豚
粉红色的海豚
敢于亮剑的大王乌贼
泰警方呼吁民众理性泼水
竖着睡觉的抹香鲸
泼水咯
泼水狂欢
士兵与海豚
接吻节
拯救抹香鲸
聪明的海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