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火棘:远在山野近为邻

2021-02-23向阳枝

知识窗 2021年1期
关键词:锋芒山野梨花

向阳枝

记忆中,火棘是生长在山野的。寒霜初降之时,火棘在路旁,在山坡,在幽谷,低矮致密的一丛,叶尚碧绿,果犹明艳,枝叶间有刺,披着冰冷的清露或霜华,似略带着些锋芒的野居之客。

但火棘从不吝惜它的果子。在我的家乡,火棘最为人熟知的名字是“救济粮”。想必在旧时饥荒年岁,那山野间一串串红艳艳的小果子定是给了许多饥寒之人生活的勇气,饿了就摘下一大把,吃下去既能果腹,又能在心中燃起簇亮的希望。

关于火棘的确切故事可以追溯到三国时期。传说,诸葛亮曾带兵南征,粮尽无援之时,便令将士上山广采火棘果充饥,最后才得以渡过难关,火棘也由此有了“救济粮”的称谓。

火棘果的口感不错,果子虽小,但果肉粉质绵软,抓一大把放进嘴里,不必吐籽,细嚼来,清香满口,淡淡的甜,没有酸味。这让它们不仅成为孩童们的天然有机零食,还是备受鸟儿青睐的秋冬口粮。

离开家乡后,我便很少见到火棘。一次园艺博览会上,在那些被展出形态雅致的盆景中,几盆红红的火棘姿态绰约地站立,仿佛穿着嫣红衣裙的美人,翩然而立,俊秀的面容,似透着清浅的笑。任群芳争艳,它不媚俗,也不孤傲。由此我知道,火棘不仅可以在山野里自由生长,还可以在花盆里敛去锋芒,灿然成景。

匆匆间,人事纷纭,记忆零落,我几乎忘记了火棘。而当我在寒冷的北方小城右玉见到另一种与火棘极为相似的植物时,又勾起了我对火棘的浓烈念想,这才惊觉,有一丛嫣红生长在心的近旁,任岁月风尘,不曾被湮灭。

可喜的是,我竟在小区楼下发现了两丛火棘。一个阳光匀净的午后,一丛淡雅明丽的花闯入眼帘,一丛接着一丛,我忍不住走到近前细细端详。那叶、那枝、那棘,让我一下子认出了,是我童年记忆中的“救济粮”。不是在山野,不是在花房,就是在这平常小区的绿化丛里,此番,它们安然向暖,与清风低语,共春晖而泽。我知道它们定会在秋天奉上满满一树鲜果,叶翠果红,珠圆玉润。

关于火棘的花,我的记忆并不深刻。但此番遇见,那层次错落、素白纤巧的花确实惊艳到了我。似梨花,但比梨花小巧;似荼蘼,但香气比荼蘼清淡。不过分矫饰,也不妄自菲薄,它们有着自然的风流态度。

想来火棘是四季常青的植物,且花果皆可成景,它被选作城市里的景观植物也不足为奇了。但你不能忽略,火棘果可堪济世之名,它曾以“粮”之誉,供无数人餐食。事实上,火棘的果实、根、叶均可入药,可内服,可外敷。若你再见到它,你还会覺得它只是一丛平常的景观树吗?

火棘,我愿你在山野,吹四季长风,淋最酣畅的雨,沐最明亮的光;我愿你在花问,开最恬淡的花,结最红艳的果,做自然天成的景;我愿你在人声欢腾里,笑意盈盈,不拒烟火气息,伴我看朝飞暮卷,一起走过细碎温和的四时光阴。

猜你喜欢

锋芒山野梨花
梨花吟
冬至(新韵)
桃花和梨花
万溪冲赏梨花
人要有光芒,也要有锋芒
花椒树
山野
花不只在山野烂漫处
看花的人回过头来读诗
隐秘的森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