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奔波数千千米,只为一个字

2021-02-23王雪伟

知识窗 2021年1期
关键词:新华字典新词读音

王雪伟

2020年8月,第12版《新华字典》正式首发,这已是《新华字典》陪人们走过的第67个年头,它无言相伴,成为几辈人的良师益友。它不仅具备查字的作用,更是中华文化的一块基石。

这位“良师”能够定期以新面貌与大家见面,多亏了幕后工作者孜孜不倦的努力。就拿此次第12版的发布来说,从2013年6月开始筹备,2015年正式启动修订工作,前后历时7年,“修订的大量工作不是从70万字的《新华字典》本身能完全看得到的,在《新华字典》第12版新书的背后有很多的艰辛。”此版修订的主持人、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研究员程荣如是说。

程荣举了一个例子。一是字的释义,在第363页和408页,有这样一个看似不起眼的生僻字——堰,很多输入法打不出来这个字,不少网站也显示不出来。它有两个读音,一个读音是“ǒu,陈~镇(地名,在山西省高平,现写作‘区,音qū)”;另一个读音则是“qū,邹~镇(地名,在江苏省常州,今作‘邹区)”。也就是说,这个字在江苏的“邹堰镇”中读作qū,在山西的“陈堰镇”中读作ōu。一个字,同一种意思,却有两个读音,怎么办?《中华人民共和国地名大词典》中收有该字,江苏的“邹~镇”读作Zōu qū Zhèn,山西的“陈~镇”读作Chén ōu Zhèn。

那么,《新华字典》能不能直接以此为据呢?为确保“塸”字释义的准确性,研究人员必须进行实地调查。为此,程荣特意跑到江蘇常州,走大街穿小巷找到废弃房屋上的老门牌,看到了老式写法“邹堰镇”,也看到了新的写法“邹区镇”。江苏的这个弄清了,接着就剩山西的这个了。在字典里只体现江苏这个邹区镇是可以的,但程荣内心觉得要到山西当地调查清楚,把山西用到这个字的事实补上,才能心里踏实。2019年9月,程荣又北上山西高平,在实地调查时他见到了一份地名变更的官方批复文件,上面写着“同意陈堰镇更名为陈区镇”。他还在当地的一本地名志里查到了相关条目,跟官方批复文件正好能对应上。这时,总算弄清了这个地名变化的来龙去脉,程荣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了。

像这样实地调查的情况,在《新华字典》的每版修订过程中数不胜数。比如,工作人员曾北到黑龙江黑河调查过瑷珲镇的写法,南到广西宾阳县宾州镇调查过沓(mèn)塘村的读音及灵川县大圩镇崴(dǎng)村的写法和读音,东到浙江苍南县调查过肥艚(pācáo)镇的写法和读音,西到甘肃积石山县调查过乩(bié)藏镇的写法和读音,几乎跑遍了全国……作为一本基础性工具书,每一个字都必须是准确的。

二是对新词的解释。由于每个人对新词的理解不一定完全相同,因此需要进行综合审定。如第12版《新华字典》的新词“打卡”,我们经常用到的上班“打卡”、旅游“打卡”等,这类意思大家比较容易理解,但今年还出现了健康“打卡”、上课“打卡”,那么这些新增的词意又如何解释,与大家熟悉旧词的意思可不可以归纳概括放在一个义项下呢?这类问题涉及的都是一些虽然琐碎,但是非常重要的问题。这里举的例子只不过是凤毛麟角,足见修订工作的繁重与不易。

为一字跑遍全国,为一词修改数遍,每一版《新华字典》背后都蕴含着多位工作者的默默付出。愿《新华字典》历久弥新,誉满中华;愿中华,国富民强,绝代风华。

猜你喜欢

新华字典新词读音
字词篇
学诗偶感
绘画与分享
基于改进互信息和邻接熵的微博新词发现方法
“新华字典”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案开庭审理
新版《新华字典》将收入网络用语
最受欢迎的字典
我是小字典
外教新词堂
外教新词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