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收容教育制度退出历史舞台

2020-03-23

廉政瞭望 2020年1期
关键词:立法法强制措施收容

继收容遣送制度、劳动教养制度被废止之后,作为行政强制措施存在28年的收容教育制度也正式被废止。去年12月28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通过了《关于废止有关收容教育法律规定和制度的决定》,自2019年12月29日起施行。该决定废止了《关于严禁卖淫嫖娼的决定》第四条第二款、第四款,以及据此实行的收容教育制度。

京衡律师事务所主任陈有西称,“终于废止了这个行政法规”。他表示,随着收容遣送、劳动教养、收容教育制度相继被取消,今后对一个人定罪关押必须由法院开庭审理以后进行判决,并保护他的辩护权和接受公开审判进行抗辩的权利。

1991年,第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一次会议通过《关于严禁卖淫嫖娼的决定》,正式确立了收容教育的地位。公安部機关刊物《人民公安》在1999年的一篇文章中称,自收容教育1991年被正式确立后至1998年,共收容教育25.08万余人。其中1998年收容教育3.3万余人。

同时,收容教育所的数量也出现变化。自1984年第一家收教机构成立,2005年扩展为200余个,2014年时全国收容教育所的数量又大幅下降。

近年来,收容教育制度备受争议。收容教育是限制公民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期限是6个月至2年,具体规定这项制度的是一部行政法规。2000年3月通过的《立法法》规定,“对公民政治权利的剥夺、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和处罚”只能制定法律。因此,这项制度与《立法法》的规定相抵触。随着2013年劳动教养制度被废除,废止收容教育制度的呼声渐高。

猜你喜欢

立法法强制措施收容
论我国取保候审制度的完善
公安部关于废止和修改部分规章的决定
收容教育制度退出历史舞台
废止收容教育制度是众望所归
论刑事强制措施
论刑事强制措施
浅析立法法的修改与完善
对网约车车辆准入法律问题的分析
职务犯罪侦查中强制措施的法律探讨
浅谈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执行检察监督的问题与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