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浅析鲁侍萍的复杂情感

2019-03-13章荣

中学语文·大语文论坛 2019年2期
关键词:鲁侍萍周萍周朴园

章荣

在日常教学中,大多数老师都引导学生研究周朴园对鲁侍萍的情感,很少涉及鲁侍萍的情感探讨。实际上,细读《雷雨》我们不难发现,鲁侍萍在这段前后三十多年的生活经历中,展现在读者面前的情感是错综复杂的。

通过《雷雨》第二幕鲁侍萍与四凤的对话,我们不难发现,由于睹物思人,鲁侍萍平静的内心,转而泛起波澜:

鲁侍萍  (回想)凤儿,这屋子我像是在哪儿见过似的。

四?摇凤  (笑)真的?您大概是想我想的梦里到过这儿。

鲁侍萍?摇对了,梦似的。——奇怪,这地方怪得很,这地方忽然叫我想起了许多许多事情。(低下头坐下)

四?摇凤  (慌)妈,您怎么脸上发白?您别是受了暑,我给您拿一杯冷水吧。

鲁侍萍?摇不,不是,你别去,——我怕得很,这屋子有鬼怪!

四?摇凤?摇妈,您怎么啦?

鲁侍萍?摇我怕得很,忽然我把三十年前的事情一件一件地都想起来了,已经忘了许多年的人又在我心里转。……不过,四凤,我好像我的魂来过这儿似的。

从“已经忘了许多年的人又在我心里转”这句话中,可以看出鲁侍萍心底又想起了周朴园,一幕幕往事又浮现在眼前。当看到摆放着她的像片,她的表现:“(拿着像片,看)(惊愕地说不出话来,手发颤。)哦,天哪。我是死了的人!这是真的么?这张相片?这些家俱?怎么会?”她不相信眼前的一切。

从鲁侍萍一出场,目睹眼前的一切,内心世界是翻江倒海,五味杂陈。三十年前,鲁侍萍为周朴园生了两个儿子,可见那时她的生活是十分幸福、美满的,而且她与周朴园一起生活也是得到周家长辈允許的,否则也就不会有他们自己的房间,还可以任鲁侍萍的喜好布置。但是后来,周家为了让周朴园娶一个有钱有门第的小姐,把鲁侍萍以及她快要病死的二儿子给赶了出来。

三十年后鲁侍萍和周朴园不期而遇。在繁漪去看医生后,身为下人亲属的鲁侍萍本应马上离开,但是,她不仅磨蹭着不走,一直待到周朴园出现,待的还是那个经过特殊布置的房间里。她的这个异常举动果然引起了周朴园的注意,周朴园看她不走就说:“你不知道这间房子底下人不准随便进来么?”接着,鲁侍萍又很自然地走到窗前,关上窗户,慢慢地走向中门,这一举动勾起了周朴园的回忆,让他不禁要怀疑她是鲁侍萍,就开始追问她的姓氏、籍贯。鲁侍萍看似不经意实却精细地回答:“您要哪一件?”“如若老爷想打听的话,无论什么事,无锡那边我还有认识的人,虽然许久不通音信,托他们打听点事情总还可以的。”这些话硬是把周朴园扯回到了三十年前的那段回忆中。鲁侍萍对周朴园说:“她一个单身人,无亲无故,带着一个孩子在外乡什么事都做。讨饭,缝衣服,当老妈,在学校伺候人。”“嫁给一个下等人,又生了个女孩,境况很不好。”“为着她自己的孩子她嫁过两次”“都是很下等的人。她遇人都很不如意,老爷想帮一帮她么?”多次提到“很下等的人”说明鲁侍萍对离开周家以后的生活是不如意的,还是有点留念三十前与周朴园一起生活的快乐时光。

当然,鲁侍萍此时并非为了与周朴园再续前缘,而是为了确认当初的那段真情,在周朴园心目中是否也如在她心中那样宝贵。于是,正话反说,在描述“梅姑娘”(即自己)时她反复强调“不规矩”“不很守本分”“她跟那时周公馆的少爷有点不清白”。她一边控诉,一边看着周朴园遗憾、懊悔、痛惜的真情流露,直到周朴园说出“你不要以为我的心是死了,你以为一个人做了一件于心不忍的事就会忘了么?你看这些家具都是你从前顶喜欢的东西,多少年我总是留着,为着纪念你”“你的生日——四月十八——每年我总记得。一切都照着你是正式嫁过周家的人看,甚至于你因为生萍儿,受了病,总要关窗户,这些习惯我都保留着,为的是不忘你,弥补我的罪过”的话,鲁侍萍才心平气和地以“现在我们都是上了年纪的人,这些傻话请你也不必说了”来给自己这个了却的心愿做结。

从以上剧情发展来看,一开始,鲁侍萍称呼周朴园为“老爷”,到周朴园认出眼前的这个女人就是鲁侍萍时,鲁侍萍对周朴园称呼变为“朴园”,这一细微的变化,可以看出鲁侍萍对周朴园还是有感情的,对于周朴园显然是真心的爱,尽管时过境迁,尽管遭遇了命运的悲剧,但是这份爱却是真实的。但当周朴园露出嘴脸后,特别是他“(忽然严厉地)你来干什么?”其反应之迅速令人感叹。之后的“谁指示你来的”更是暴露了他的本性,他深深守护的永远是自己的身份和利益,他正式告知鲁侍萍,不要再来纠缠他!此时,侍萍内心的堤坝彻底坍塌,对周朴园泛起的一点爱的火苗刚刚复燃又一下子熄灭了。

当周萍以打鲁大海行为出现在鲁侍萍面前时,鲁侍萍(走至萍前,抽咽)你是萍,——凭,——凭什么打我的儿子?

周?摇萍  你是谁?

鲁侍萍  我是你的——你打的这个人的妈。

(高声)大海,你是我最爱的孩子,你听着,我从来不用这样的口气对你说过话。你要是伤了周家的人,不管是那里的老爷或者少爷,你只要伤害了他们,我是一辈子也不认你的。

许多年没有见面的亲骨肉站在她面前,急切想认,可又欲认不得,矛盾的内心可见一斑。

当鲁侍萍得知四凤已经怀了周萍的孩子时,她极其悲伤。“啊,天知道谁犯了罪,谁造这种孽!——他们都是可怜的孩子,不知道自己做的是什么。天哪!如果要罚,也罚在我一个人身上;我一个人有罪,我先走错了一步。”作为母亲天生善良的一面充分展示出来。

随着剧情接近尾声,四凤、周冲触电身亡,周萍自杀,此时,鲁侍萍脸更呆滞,如石膏人像。

鲁妈一声不响地立在台中。

老?摇仆 ?摇(安慰地)老太太,您别发呆!这不成,您得哭,您得好好哭一场。

鲁侍萍?摇 (无神地)我哭不出来!

老?摇仆 ?摇这是天意,没有法子。——可是您自己得哭。

鲁侍萍 ?摇不,我想静一静。(呆立)

这时,鲁侍萍的精神世界已经如鲁迅笔下的祥林嫂,如石膏人像,情感已经到了极致,都哭不出来了。

从《雷雨》整个剧情来看,鲁侍萍前后的情感变化比较明显:由平静到惊讶,由有点希望到绝望,由亲情到“敌”情,再到自责,鲁侍萍的情感不是单一的,而始终是错综复杂的且交织在一起。

作者通联:江苏沭阳高级中学。

猜你喜欢

鲁侍萍周萍周朴园
《雷雨》剧本内容梗概
从周萍到周朴园
《雷雨》(节选)
周朴园与鲁侍萍相认过程中的潜台词分析
试析周朴园认出侍萍前的心理过程
亲情与谎言 `
鲁侍萍的未了情
周蘩漪的反抗精神
人教版教材节选《雷雨》的缺失
一嗯一哦总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