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抢亲

2018-11-26侯发山

传奇·传记文学选刊 2018年11期
关键词:康家出面彩礼

侯发山

老栓是康家的伙计,也是康家的邻居。老栓的老婆身体不好,到了冬天就得猫在炕上,哪儿也去不了。老栓赚的那点辛苦钱,都扔到老婆的药罐子里了,日子过得并不顺溜。不过,老栓的日子也有阳光,那就是他的女儿——花萼。小时候,花萼常跟在老栓屁股后面到康家玩耍。那时候,花萼还是个黄毛丫头,看不出样貌好坏。没想到,花萼长着长着就像花蕾一下子绽放了,使人们眼前一亮。

提亲的人三天两头往老栓家跑,但一个个都有花无果。原来老栓家里日子过得艰难,连嫁妆也置办不起,指望找个好点的人家,闺女过去不受罪。那时候,讲究的是门当户对。因此,提亲的也都是一家不如一家,老栓不愿看着女儿往火坑里挑。

本村有个叫幸福的孩子,也是康家的小伙计,对花萼有那么点意思,他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所以没有提亲的勇气。他名字叫幸福,但一点儿也不幸福。咋说呢,幸福的爹死得早,家里有个老娘,唯一的一间草房去年塌了,又挖了一孔窑洞,不但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还欠了一屁股的债。

康百万知道后,就把幸福叫到跟前:“孩子,你真的喜欢花萼?”

“花萼也喜欢我。”幸福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老掌柜,我们家连彩礼都出不起,如何去提亲?”

康百万说:“康家可以再借给你一些,你需要多少?”

幸福說:“老掌柜,年前收拾庄子已经欠康家八两银子,如今一两也没还,不能再借了。”

康百万张了张嘴,没等话出口,幸福又说:“老掌柜,咱这里有句老话,有借有还,再借不难。您啥也别说了,这是命,我认。”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康百万正在睡梦里,忽然听到外边闹腾起来,吵吵嚷嚷的,像是发生了什么事。他忙穿衣起来,刚打开门,就听管家来顺跑过来,惊慌地说:“老掌柜,花萼被抢走了,要不要派人去帮忙?”

康百万交代道:“去。吆喝吆喝就中,不要来真的。”

来顺点头答应,带着几个家丁,举着火把叫着跑远了。路上,来顺告诉大家,步子慢一些,声音响亮一些。有人不解。来顺解释道:“遇到这事,康家不出面,外人会说闲话的;若是出面帮忙,冤仇就结下了。抢亲的人有可能是土匪,都是些亡命之徒,一旦有伤亡,康家还得损失银子。”

一席话把大家说得一愣一愣的,末了都说,康百万像山里修炼了几百年的狐狸,成精了。

来顺得意地说:“那是,要不人家是老掌柜?”

于是,一行人扯着嗓子叫着“有人抢亲了”“快追啊”,却慢腾腾地走着。最后,又装模作样地转了一圈回来了。

第二天一大早,康百万叫上来顺:“走,提上贺礼,去给幸福贺喜。”

来顺这才想起,幸福这孩子两天都没来了,说:“老掌柜,贺啥子喜?难道他结婚了?”

康百万含笑点了点头。

来顺眨巴着眼睛,越发不解。

康百万说:“幸福昨晚就当了新郎官,不该去祝贺?”

“半夜三更是幸福抢的花萼?”来顺好像突然明白过来。

康百万说:“幸福家出不起彩礼,老栓家置办不起嫁妆,抢亲不是一举两得,皆大欢喜吗?”

后来,幸福和花萼小两口提着点心来答谢康百万。这时候,来顺才隐约明白,抢亲的主意原来是康百万出的。

〔本刊责任编辑 袁小玲〕

〔原载《金山》2018年第4期〕

猜你喜欢

康家出面彩礼
破除形式主义顽疾 多给“一把手”减负
皮狐子的传说(外一篇)
抢亲
要彩礼容易,还就难了
天价彩礼
摆菜参选
遭遇天价彩礼,你敢说“不”吗?(一)
女友可否以“青春损失费”顶彩礼
花行掌柜
康家戏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