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岭南地区汉代水井的发现和认识

2018-11-07黄海荣

卷宗 2018年25期
关键词:汉代

黄海荣

摘 要:岭南地区发现的汉代水井数量不多,但种类丰富,有土井、木构井、瓦井、陶圈井、砖井及砖陶混合井。对这些发现的汉代水井进行梳理和总结,一方面,认识到了在西汉早期岭南地区的水井开凿技术就已经很先进;另一方面,从水井遗址的空间分布上反映了当时人群活动的主要区域。

关键词:汉代;岭南地区;水井遗址

随着秦汉考古的发展,各类的汉代城址、聚落遗址不断被发现,城址、聚落中的水井发现数量也越来越多。但关于秦汉时期水井的研究并不多,而关于岭南地区汉代水井遗址发现的研究则暂时还没有。通过对岭南地区的汉代水井进行梳理和总结,为研究汉代岭南地区的社会生活和生产提供新的材料。

1 岭南地区发现的汉代水井

现已公开发表并有明确的形制介绍的岭南地区汉代水井有33口以上,根据修砌方法的不同,分为土井、木构井、瓦井、陶圈井、砖井及混合型水井。下面对发现的水井进行介绍。

1.1 土井

18口。徐闻县五里镇遗址1口[1]、广州东山口遗址9口[2]、南越国宫苑遗址6口[3]、合浦县草鞋村遗址2口[4]。土井的修建方式是从地面向下开挖一井坑,平面呈圆形或椭圆形,直壁或斜直壁,平底。南越国宫苑J43,圆形,直壁,直径0.85、深1.26米。南越国宫苑J12,圆形,口大底小,斜直壁,口径1.2、底径0.55、残深1.25米。南越国宫苑J87,椭圆形,东西径1.8、南北径1.56、底径1.62、深3.0米。

1.2 木构井

4口。广州番禺市场遗址1口5]、南越国宫苑遗址1995-1997年发掘2口[6]和2003年发掘1口[7]。木构井皆为方形,修筑方式是先从地面向下挖一井坑,然后沿井坑四壁用带榫卯的木板搭架木质井框。南越国宫苑J228,东西长1.5、南北长1.7、深2.16米,木井框东西长1.16、南北长1.14。

1.3 瓦井

1口。发现于合浦县草鞋村遗址[8]。

瓦井的修建方式是先从地面下挖一井坑,然后在井坑内用板瓦砌筑井圈。平面呈圆形,直壁,平底。合浦草鞋村J5,口径1.28、深3.01米。底部一圈为竖直砌筑,以上为平铺叠砌。

1.4 陶圈井

3口。合浦草鞋村遗址1口[9]、南越国宫苑遗址2口[10]。

陶圈井的修建方式是先自地面向下挖一圆形的井坑,然后在井坑内叠砌陶质井圈。平面呈圆形,直壁或斜直壁,有平底和圜底两种。合浦草鞋村J4,平底,口径1、深3.88米。南越国宫苑J39,圜底,外径约1.68、内径1.04、深2.62米。水井上部井坑坍塌,陶井圈被破坏,自深约0.5米往下陶井圈保存较好。

1.5 砖井

6口。合浦草鞋村遗址3口[11]、南越国宫苑遗址3口[12]。

砖井的修建方式是先从平地下挖一井坑至冒泉面,然后用青砖砌筑砖井圈。平面为圆形,直壁,平底或略圜。用砖有条形砖和弧扇形砖两种。合浦草鞋村J2,外径3.06、内径1.7、深3.9米。砖砌井圈使用条砖垒砌,井圈底部三层砖为竖置砌筑,其上用条砖错缝平铺。井底有三层过滤设施,自下而上分别铺有木炭、竹片、石块。南越国宫苑J27,外径3.3、内径0.86、残深8.8米,砖砌井圈与坑壁之间的填土夯筑。井圈使用弧扇形砖错缝平铺砌成,井底在砌筑砖井圈之前,先做过滤处理,在井底部先铺设一层小石子和细沙,然后再平铺石板5块,中间的石板中部和四个边角各有1各圆孔,其余石板无孔。

1.6 混合型水井

1口。发现于南越国宫苑遗址[13],为砖、陶混合砌筑。

修建方式与陶圈井、砖井并无太大差别,只是使用砖砌和陶井圈一起构成井圈。平面呈圆形,直壁,平底或略圜底。南越国宫苑J264,口径1.16、残深3.08米。上部使用弧扇形砖平铺砌筑,残深0.85、内径0.82米;下部用6节陶井圈叠砌,深2.06、内径0.92米。

2 年代

对水井这类遗迹的年代判断,除了要根据其地层关系和出土遗物外,还需要将其放在整个遗址中去,根据遗址的年代来推断水井的相对年代。这是由于一口水井从开凿到使用和废弃,有一个长期使用的过程,单靠地层学或遗物的比对,难以弄清其开凿年代、使用年代和废弃年代之间的关系。本文对于岭南地区的这批水井的年代判断,主要依靠发掘报告中的年代结论。这是因为这些发掘报告都是在考古工作人员经过科学的发掘和资料整理之后编写出来的,在认真阅读和思考后,发现报告中对于遗址及水井遗迹的年代推断并没有任何错误之处。

岭南地区发现的这批汉代水井,年代最早为西汉初期,最晚的到东汉晚期至三国时期。其中南越国宫苑遗址及东山口和农林路发现水井,年代集中在西汉早、中期,大致与西汉南越国同时期。徐闻五里镇遗址发现的水井年代也在西汉、早中期。合浦草鞋村遗址发现的水井最早在西汉晚期,最晚可到东汉至三国时期。另外,番禺市场发现的水井年代也在东汉时期。

3 小结

综合上述可以看出,岭南地区发现两汉时期水井种类齐全,年代也贯穿了整个汉代。值得注意的是,南越国宫苑内发现有西汉早期的砖砌水井,这是目前发现的年代最早的砖砌水井。从现有的资料看,除岭南地区以外,其他地区发现的汉代砖砌水井年代最早的是在汉长安城未央宫[14]和桂宮[15]内,但二者的年代都要晚至西汉中期,比南越国宫苑遗址内发现的水井要晚得多。其他地区如河南泌阳板桥遗址、江苏盐城建军中路遗址、洛阳西郊东汉遗址等,发现的砖砌水井年代都晚至东汉时期。可以说,南越国宫苑遗址内发现的砖砌水井年代较于全国其他地区发现的砖砌水井年代都要早。并且在南越国宫苑遗址中发现的水井,已经有了在井底铺设带孔方砖进行水质过滤的设施,说明在南越时期的凿井技术相较于汉代其他地区要先进得多。另外,在过往对于砖砌水井的认识中,大多认为砖砌水井是在西汉晚期或东汉初期“小型砖”的使用推广后才开始出现的,但这次岭南地区发现的砖砌水井将其最早的出现年代提早至西汉初期,这是一个新的认识。

其次,值得注意的是,现阶段公布资料的岭南地区汉代水井大多是发现于郡县城址及其附近。其中广州是西汉时南越国的统治中心,武帝元鼎六年灭南越国后,设南海郡,郡治番禺即今广州;广西合浦在汉代属合浦郡,草鞋山遗址是目前合浦地区发现的最大的城址,极有可能为汉代合浦郡城。徐闻五里镇遗址内发现有大型建筑基址和瓦当等遗物,推测其应与武帝元鼎年间设置的徐闻城有关。这几个地点都是汉代岭南地区的主要郡县城址。这样的分布规律,与金秉骏研究汉代聚落分布[16]的文章中,认为西汉时聚落遗址大多分布在县城附近,至东汉以后才逐渐对远离县城的地方进行开发利用的观点恰好相符。但岭南地区发现的东汉时期的水井,也是集中在郡县城址及附近,这或由于汉政府对于岭南地区的治理程度不足,使得在东汉以后,人们的生活区域仍然集中于郡县附近。

参考文献

[1]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等.广东徐闻县五里镇汉代遗址[J].文物.2000(9).

[2]中国考古学会.中国考古学年鉴2007[M].文物出版社.2008.

[3][6] [10][12]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等.南越宫苑遗址:1995-1997年考古发掘报告[M].文物出版社.2008.

[8][9][11] 广西文物保护与考古研究所等.广西合浦县草鞋村汉代遗址发掘简报[J].考古.2016(8).

[5]中国考古学会.中国考古学年鉴2001[M].文物出版社.2002.

[7]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等.广州市南越国宫苑遗址2003年发掘简报[J].考古2007(3).

[13]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等.广州市南越国宫苑遗址西汉木简发掘简报[J].考古.2006(3).

[14]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汉长安城未央宫1980-1989年考古发掘报告[M].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6.

[15]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等.汉长安城桂宫1996-2001年考古发掘报告[M].文物出版社.2007.

[16]金秉骏.汉代聚落分布的变化——以墓葬与县城距离的分析为线索[J].考古学报.2005(1).

猜你喜欢

汉代
荆楚文化视域下汉代玉舞人的物质文化内涵
《先令券书》反映的汉代遗嘱继承问题探讨
韩城汉陶文化漫议
汉代农业生产的生态意蕴
论汉代雁足灯
汉代法家义利观研究
霍邱汉代铜镜简述
汉代建筑空间形制分析
河南汉代陶楼的彩绘艺术
汉代语文教育摭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