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转学笔记

2018-05-14黄文军

阅读(高年级) 2018年11期
关键词:手帕安宁八卦

黄文军

从宁静的江心沙洲搬来喧嚣的城市已半月有余,但安定还是不太能适应这里的生活。

安定的哥哥安宁在城市的下只角租了两间小小的平房,弄了一个“菜鸟驿站”,勉力营生。由于紧邻铁路,每天半夜,都会有送煤的或是运油的火车呼啸而过,震得整间房子都在颤抖。沉睡在铁轨上的枯叶也会被车轮带起的旋风卷起,如幽灵般轻轻拍打着窗户。

可别小看了这两间小小的陋室,它有产权证。这个城市对学生求学的资格要求极其苛刻,若非那一纸薄薄的租住协议,安定又怎能转学来到这里,接受传说中更为优质的教育呢?

今晚的火车已经驶过三次了,安定也惊醒了三次。但他没有出声,只是微微翻了半个身。房子很小,安定的弹簧床也很小,若是翻一个身,就滚落到地上去了。

“对不起,是哥哥没用,只能租得起这里的房子。”安宁刚刚忙完一天的工作,蹑手蹑脚地走进来,躺到了一边的地铺上。

“这里挺好的,我才来两周,以后会适应的。”安定假装打了个哈欠。

“喝杯百香果蜂蜜水吧,听说可以助眠,我给你冲去。”安宁说着,爬了起来。

“什么时候买的?这东西可贵了,一斤能买好几包方便面呢。”

“不是我买的,是有个客户买的。那人发短信不回,打电话也不接,已经好多天了。果子的气味引来了老鼠,不仅咬破了包装,还偷吃了两个。好在还有两个是完好无损的。”安宁一边说,一边用刀子划开果子,用勺子挖出果瓤,舀入杯中,加入蜂蜜,再缓缓冲入凉白开水,耐心搅拌均匀,“给,喝完好好睡一觉,明天是你新学期的第一天,必须精神百倍才行。”

“嗯!”安定接过杯子,仰起脖子,一饮而尽,“真好喝!”

关了灯,躺回床上,两人不再说话。不多时,又一辆货运火车拉着汽笛呼啸而过,震得整间小屋都在叮当作响。也许是蜂蜜水真起了作用,安定这回没有被惊扰到,他的睡意如同那座江心沙洲芦苇荡里的相手蟹般,从四面八方爬了上来。

清晨,安定换上崭新的校服,用手抹了抹前额的头发,背起沉沉的书包,迎着金色的晨曦,沿着蜿蜒的铁轨出发了。

安定就读的学校在城市的上只角,他走了半小时才到车站,又坐了半小时的车才到学校。

一切都是陌生的,陌生的校园、陌生的老师、陌生的同学……想要打破这种陌生,最便捷的方式自然是自我介绍了。

安定介绍完自己的名字后,教室里瞬间便和他的名字一样,变得鸦雀无声了。沉默了差不多有半分钟后,才突然爆发出一阵哄笑。

“安定,哈哈,安定,还不如叫‘西地泮片呢!”一个看得出不久前染过黄头发的高个子男生笑得尤为起劲,还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

很快,一个鼻梁上架着很厚的眼镜片,看上去有些老气横秋的瘦小男生的名字,引发了更强烈的哄笑。他说他叫富翁,富翁的富,富翁的翁。据说他还有个双胞胎弟弟,就在隔壁班,名字是富豪,富豪的富,富豪的豪,但其实他们家很穷。

令安定有些意外的是,班级里居然还有一个姓安的,不过名字很是洋气,叫安东尼。

坐在安定前面的女同学,刚刚说出自己的名字,更是引起了全班同学的侧目。她叫李芳美春子,很日式的名字,可事实上,她一点日本血统都没有。按她自己的说法,叫这个名字,不过是父母希望没有人会与她重名。

最后,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那个常常带头起哄的男生竟然成了班级里最大的笑柄,因为他姓曹名啊哈。没错,他就叫曹啊哈。

连班主任老师都忍不住抿嘴笑了,好似一株迎风摇曳的含羞草:“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每个人的名字,不过是一个符号,一个用来区分彼此的符号。但事实上,每个人的名字又不仅仅是一个符号,它是如此重要,可以融进每个人的生命里。有一些名字,第一次听到的时候,或许觉得好笑,但笑过就过去了。我希望,在这个班级里,大家都能成为互相尊重的朋友,不要再拿名字的事情开一些恶意的玩笑,好吗?”

“知道了。”大家异口同声地说。

临近下课的时候,大家的耳边突然传来了“嗡嗡嗡”的声音,几架无人机依次飞进了教室,好似一支异星人的舰队。无人机的下面,有的挂着书包,有的悬着茶杯,有的吊着玩具。不多时,一个戴着墨镜的男孩在几位保镖的前呼后拥下,大摇大摆地走进了教室。

“这是你们的新同学,也是我们家的少主人,南珀万南少爷,大家掌声欢迎!”几位保镖尾随其后,走进教室,站成一排,异口同声地说。

教室里只有稀稀拉拉的掌声,大家都惊呆了。电影编剧都编不出的事情,居然在他们身边发生了。

回家的时候,天色突然转黑,刮起了狂风,下起了骤雨。

若是在那个江心沙洲,安定是不用担心下雨的,池塘里的荷叶、路边的棕榈叶、田间地头的芋叶,处处都有可以折来遮风挡雨的“小伞”。但在这座城市,他此时所能做的,唯有瑟缩在车站的顶棚下避雨了。巨大而密集的雨点敲得塑料顶棚叮当作响,好似万马奔腾。安定倒不是害怕自己被淋成落汤鸡,他会水,而且本来就属鸡,他是担心书包里的笔记本和课本。

这场大雨很罕见地下了许久,当安定一路踩着水花到家的时候,已是晚上八点之后了。

哥哥安宁浑身湿透,好似刚从水里爬出来一样。他急得满脸通红,正和一个衣着鲜亮的女子争执着什么。安定飞奔到哥哥身边,想帮不善言辞的哥哥一把。

“你偷吃了我的百香果,等于直接毀了本小姐今晚的水果简餐,间接毁了本小姐的减肥大计,顺带毁了本小姐的盛世美颜,同时毁了本小姐嫁入豪门的希望。”女子将几张崭新的百元大钞不停地拍打在安宁的头上,“区区五百块,怎么能补偿我这么多的损失?”

“没……没这么夸张……吧。”安宁憋了良久才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你这叫监守自盗!” 女子的指尖戳着安宁的鼻子,“知道什么叫监守自盗吗?算了,一看就是个小学都没毕业的文盲,谅你也没有学过这样高深莫测的成语。”

“你就是那个既不接电话,也不回短信的客户吧。”安定气不打一处来,“我还没有追究你的烂水果把老鼠招来了呢!”

“本小姐大人有大量,这样吧,再加一百。不然我就向总公司投诉,让他们把你开除。”

安定气鼓鼓地跑进里屋,用力砸碎了储蓄罐,拾起两张皱巴巴的五十元纸币,塞进了女子手里:“拿去!”

女子徐徐将钱展开,先用手指弹了弹,用嘴吹了吹,又放在灯光下照了又照,这才塞进皮夹,冷哼一声,扬长而去。

“那个……地上有水,小心点儿走。”安宁好心提醒她。

“不用你多嘴,老娘的鞋跟高着呢!”女子得意地将头发甩成了印度飞饼。

这场豪雨让铁轨旁的小路化身为了小河,加之路面本身崎岖不平,女子不小心走进了低洼处,纵然穿着高跟鞋,也连鞋带脚整个儿没入了浑浊的水里。踉跄着没走几步,她的鞋尖又不慎卡在了某个窨井盖上的孔洞里,用力拔了两下未果,居然连鞋底都拽掉了。

“哦!谅你也没有见识过如此高深莫测的马路!”安定回敬一句,忍不住拍手叫起好来。

时光如流水,于不经意间静静流淌着。

安定学习能力很强,又肯吃苦,环境变化那么大,功课居然没有丝毫落下。闲暇的时候,他还会来帮哥哥的忙。

扫码入库,发送通知,物品上架,扫码出库,撕条存档……安定早就将“菜鸟驿站”的工作流程烂熟于心。他还把放置快递的货架名称由“A”“B”“C”……改成“琅琊”“青丘”“绝地”等等。同样的,发给大家的短信也变成了“某某少侠,您的秘籍到了,在琅琊江左盟的第0509叶轻舟上”“某某上仙,你的法器来了,在青丘桃林的第0109棵桃花树下”“某某大师,您的原力到了,在绝地0123号飞船上”之类的暗号,大家纷纷称赞这个“菜鸟驿站”的做法很有创意,很有江湖气。甚至还有人慕名而来,专程来此寄件。

同样有江湖气的,是安定的班级。安定所在的班级虽然只有寥寥三十余人,却也出现了诸多“帮派”,好不热闹。

由南珀万领头的,自然是“金钱帮”,他们仗着家里有钱,平时都不用正眼看人,上课也不爱听讲,被老师没收掉手机,也毫不在意。

用脚趾头都能猜到,往安定书包上泼方便面的、拆坏安东尼椅子的、剪掉曹啊哈一撮头发的,必是这些人。谁让安定他们不愿意做金钱的奴隶,不愿意帮他们写作业、模仿家长签名呢!

一些爱追星的人,则组成了“八卦门”,他们不仅八卦明星们的事,还八卦老师和同学的事。班主任老师的男朋友是动物园的海豚训练师啦,富翁还有个叔叔叫富流油啦,都是他们挖出来的。

据说,“八卦门”想追查的下一个问题,便是安定究竟住在哪里。这让安定每次坐上公交车的时候,都会忍不住东张西望,担心自己被盯上。他家太破了,他不想被人揭穿。

至于安定、富翁、安东尼、李芳美春子、曹啊哈他们,由于名字古怪,早被大家戏称为“江南七怪”了。

班主任老师自然不希望孩子们拉帮结派,但她深谙教育之道,也懂得孩子们的心理,她知道这件事急不来,所以没有强行拆散这些组合,而是努力思考对策。

这一天是周末,班主任老师早早地将大家组织起来,一道去了郊外的森林公园,进行一次别开生面的团队活动。活动项目早就提前告知,就是一起野炊、赏花、用古法晕染手帕。

森林公园里的一隅,有许多草房子,每间草房子里,都有一个烧柴火的大灶台。老师让大家以小组为单位,每组去一间草房子。组员们需要齐心协力拾柴,然后精诚团结做菜。

除了安定,班级里谁也没有见过这样的大灶台,大家深感新鲜,与它合影了好长时间。富翁虽然没见过灶台,却知道很多与灶神有关的故事。曹啊哈力气最大,主动去劈柴。安东尼觉得有点儿冷,便去后面烧火。李芳美春子自告奋勇为大家煮饭。安定平时也帮着哥哥干一些厨房里的活儿,有点儿心得,自然负责掌勺炒菜。最后,虽然菜炒焦了,饭是夹生的,但大家还是吃得津津有味。

“金钱帮”也吃得唾沫横飞,他们什么菜都不会做,但是南珀万的无人机帮他们带来了外卖。

“八卦门”同样吃得热火朝天,他们违反规定,偷偷带了好多好吃的藏在包里。

安定他们自然发现了这些秘密,却没有向班主任老师告发。

吃了饭,便是赏花。秋天的花,并不比春天逊色。五颜六色的波斯菊、鹤立鸡群的向日葵、亮得晃眼的金鸡菊,当真是争奇斗艳,热闹非凡。每个小组都拎了幾个塑料袋,拾取地上的落花。收获满满之后,大家便回到了小屋,开始晕染手帕。

过程并不麻烦,先是清洗花瓣,去掉灰尘、小虫和枯叶,再用白醋浸泡,然后戴上手套,反复揉捏,让大自然赐予的漂亮颜色分离出来。最后,再将白手帕用细绳子随意扎紧,丢进半透明的五颜六色的水里。待手帕吸饱了颜色,再将其拿出来,解开绳子,拉直,挂在竹竿上晾晒。由于绳子所扎的地方浸不到色素,便成了形形色色的花纹。

说来也巧,“八卦门”的手帕上的花纹,像极了一只张大了的嘴巴,只要一瞧见它,似乎就能听到叽叽喳喳的说话声。至于“金钱帮”,手帕上的花纹也是一个挺标准的铜钱造型。而“江南七怪”的那块手帕,却奇迹般地印上了北斗七星的图案,它在晾绳上轻轻飘荡着,仿佛就是天空里那个熠熠生辉的星座。

活动的最后,大家互赠了手帕,气氛很难得的融洽。

一周后的一个傍晚,“江南七怪”正忙着打扫班级卫生,“八卦门”的“门主”却慌里慌张地跑来了:“告诉你们一个大八卦,不不不,告诉你们一件十万火急的事,‘金钱帮的‘帮主,被绑架了。”

“他那么高调炫富,当然会被绑架,这是迟早的事。”

“看在同学一场的面上,请你们去救救他吧,你们一定有办法的。”

“他对我们那么不友好,凭什么要我们救他?”

“一码事归一码事啊,以前是我们错了。可绑架是大事,万一真出了什么事,可怎么好呢?”“金钱帮”的“帮众”也赶来了,一边道歉,一边央求。

“那好吧,你们说说具体情况,要救人,也得知道前因后果呀。”

原来,南珀万不仅在班级里摆少爷的臭架子,出了班级,依然如此。他甚至花钱雇了好多高年级的学生为他服务,有的帮他写字,有的帮他画画,有的帮他买饮料,还有的帮他打游戏升级……由于父母前天突然限制了他的零花錢,高年级的同学干了活却拿不到报酬,一气之下便将他绑架了。

也不是绑去了什么破庙或者古墓,就是在校园附近的一个废弃仓库。想要赎回人也很简单,拿500桶方便面和500根火腿肠来换。

“你们满足他们的条件不就行了?”

“我们哪儿有钱啊,本‘帮的财政,还不是靠‘帮主撑着?”

“那为什么不报警呢?”安定问。

“报了,警察一听到赎回条件,就笑了,说,这是你们小孩子玩过家家,不受理。”

“我倒有个办法,或许能吓得他们主动放人。不过,需要你们‘八卦门和‘金钱帮的其他成员配合。”安定眉头一皱,计上心来。

在安定的安排下,大家一起来到了仓库附近,躲在了一片灌木丛的后面。透过树叶的缝隙,他们看到几个高年级的同学兵分四路,镇守着仓库的四面。

“你们先上。”安定打了个手势。

于是,“金钱帮”的“副帮主”率先走出灌木丛,一边玩着南珀万的无人机,一边望着天空嘟囔着:“呀,又快没电了,真是扫兴,还没玩够呢!”

紧接着,“金钱帮”的其他人立马跑过去,围住了他:“‘副帮主,我们有新的锂电池哟!”

再然后,“八卦门”的“门徒”也在“门主”的带领下,走了出去:“今天天气不错呀,心情真好!”

“江南七怪”紧跟其后,吵吵嚷嚷地说着:“我们待会儿去夜游博物馆吧,好玩又能学到东西。”

一遍,两遍,三遍……

经过排练,大家的配合十分娴熟,一个动作也没做错,一句台词也没讲错。

到了第五遍的时候,那些高年级的同学终于按捺不住了。

“天啊,是我的记忆出现问题了吗?”

“妈呀,我们是被坍塌的时空困住了吗?”

“说不定因为我们绑架了人,得罪了异星人,反而被异星人绑架了。”

“没错,要不然怎么解释这些怪事呢!”

“我们还是赶紧逃吧——”

……

高年级的同学很快作鸟兽散了。好笑的是,绑着南珀万的绳子居然只是细细的鞋带,打的还是活结。要是他机灵点儿,早就自己逃出来啦!

也就是从那天开始,班级里虽然还有着各式各样的“门派”,关系却变得一团和气了。

重阳节那天,除了“江南七怪”中的“侠友”,就连“金钱帮”和“八卦门”的人,也提出想来安定家玩一会儿。安定想了想,笑着答应了,他觉得家里虽然破,却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知道吗?同学们去安定家的时候,又赶上了一场大暴雨。旁边的一条小河水位暴涨,导致小虾和小鱼都游进了他家呢!同学们有的拿着脸盆,有的提着桶,有的甚至扑到了水里,快快乐乐地捉起鱼儿来了!

笑得最开心的人是安定,他终于在这座城市安定下来啦!

猜你喜欢

手帕安宁八卦
手帕游戏1、2、3
年轻的时候要少听八卦
巧联得安宁
港口上的笑脸
奇妙的化学(八)烧不坏的手帕
采蜜忙
烧不坏的手帕
穿透杯子的手帕
送我一台时光机
王培生八卦散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