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千灯寻梦

2017-10-18祖儿

雪莲 2017年15期
关键词:昆山石板古镇

祖儿

初听“千灯”这个别致的名字,心中便浮现出一幅旖旎浪漫的夜景——千盏灯火,点缀在江南的小桥流水、雕梁画栋、雨巷故宅之间,该是怎样一幅梦幻般的图画。

后来才知道,“千灯”古称“千墩”,它是一座有着2500年历史的江南古镇。有典丽精巧的桥、狭长清幽的河、苍老朴拙的铺,还有青石板铺就的长长的街。

千灯的石板街号称“华东第一街”,始建于宋代,是目前国内保留最古老也是最长的石板街。“春风似旧花犹笑,往事多遗石不言”,那些被岁月与风雨磨蚀得坑坑洼洼的花岗石,曾见证过多少世事沧桑啊。在现代都市,“新”是人们的追求,而在千年古镇上,“旧”则是其存在的最大价值。

千灯实在是够旧够老的。东北侧的少卿山被誉为“中国土建筑金字塔”,是新石器时代的文化遗址。而千灯的标志性建筑秦峰塔与秦始皇有关,据说是嬴政东巡经过此处时,曾于一土丘上望海祭祀,后被称为秦望山。又300年后,此山之阳有了佛塔和寺院,叫作秦峰塔与延福寺。

走过延福寺,向南不远有一石板老巷。早春的阳光斜斜地洒在几扇可以拆卸的木板门上,也洒在一位清癯的阿婆肩头。老人闲坐在古色古香的太师椅中,一手托着紫砂茶壶,一手打着拍子,津津有味地听一段咿咿呀呀的老戏:袅晴丝吹来闲庭院,摇漾春如线,停半晌整花钿,没揣菱花偷人半面,迤逗的彩云偏……这不正是《牡丹亭·惊梦》中的杜丽娘在唱吗?不觉人已醉了,似乎真的就看到了戏中的雨丝风片、烟波画船、云霞翠轩、断井残垣。我不禁意识到,在这样一个恬适宁静的古镇上,在一处粉墙斑驳的老宅内,悠闲自得地听一段美轮美奂的昆曲,任金色阳光流水一般轻轻滑过绽出木头陈香的板门桶扇,该是多么惬意的晚年。

我在巷内走走停停,突然被一孟浪少女撞了个趔趄,随即洒下一地清脆的笑聲,几乎溅湿了老巷。蓦然回首,那斑驳粉墙内的老人,连同门前的白猫,已经让渐渐暗淡的光影涂抹成一幅画,配上飘摇的柳枝、桥下的清波、古朴的石巷,我宛若走进了吴冠中先生的水墨画中。

在千灯信步闲逛,可得小心,也许一脚就踩上了某位历史名人的足印——海瑞来过这里,陶渊明第九代裔孙、文学家陶岘生活在这里,明朝文武状元、有名的抗倭英雄陈先锋是千灯人,让千灯人引以为豪的“昆山腔”创始人顾坚也是千灯人……著名思想家顾炎武亦是千灯人,三百年来,他那句“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铮铮誓言,不知激励过多少仁人志士为了中华民族的振兴前仆后继,勇往直前。

真没料到小小的一个千灯镇,文化名人如此众多,历史底蕴如此深厚。也许正缘于此,千灯才又被叫“金千灯”吧。

千灯,我踏上你的石板巷,聆听你的昆山腔,怀想你的温与软,寻访你的古与旧,心中时不时浮上一层苍茫与虚幻之感。脚步踩在泠泠有韵的石板街上,那空空的声音呼应着我有节律的心跳,任它俗世浮生梦也沉。endprint

猜你喜欢

昆山石板古镇
石板街
昆山之路为何震撼人心
同里古镇
千年古镇
西塘古镇
光福古镇
黄昆山
神奇的石板屋
陈昆山治疗痹证验案
远方不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