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信任视角下供应链协同创新研究

2017-07-15黄宁宁

价值工程 2017年23期
关键词:协同创新信任供应链

黄宁宁

摘要: 信任是供应链企业间进行协同创新的基础。在梳理相关文献的基础上,构建基于信任的供应链企业协同创新模型,分析表明,协同各方相互之间的信任与收益函数正相关,但当企业预测采取信任策略的风险过大时,协同创新行为就很难发生,只有当企业预测采取信任策略的风险小于一定值时,企业才会考虑协同创新。

Abstract: Trust is the basis of collaborative innovation among supply chain enterprises. On the basis of combing the relevant literature, this paper constructs a supply chain enterprise collaborative innovation model based on trust. The analysis shows that the trust among the cooperative parties is positively related with income function, but when the enterprise predicts the risk of the trust strategy is too large, innovation is difficult to happen. Only when predicting the risk of trust strategy is less than a certain value, the enterprise will consider collaborative innovation.

關键词: 信任;供应链;协同创新

Abstract: trust;supply chain;collaborative innovation

中图分类号:F27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6-4311(2017)23-0094-02

0 引言

有专家称现代企业之间的竞争已经转变成了供应链之间的竞争,激烈的市场竞争,使企业开始寻求与其他利益相关企业进行合作。传统的企业管理模式是企业为了扩大自身规模而涉及各种类型的业务,形成了全而不精的特点,而这一传统生产模式背后则使企业在其所涉及的各个业务领域都要面临市场竞争,相应而来的则是更多的风险。供应链协同创新使企业之间优势互补,企业遇强则强,迅速占领市场地位。

而信任在供应链企业协同创新过程中是一个关键因素,它能让协同各方之间进行充分的信息交流和资源共享。但供应链协同创新环境具有复杂性,从而导致信任关系的不稳定性,而信任关系的不稳定将导致协同各方在创新资源的投入方面做出改变,进而影响协同创新效率。本文通过模型进行讨论,对供应链协同创新中的信任关系进行研究,并综合分析影响协同创新信任关系的各种因素,探讨供应链协同创新实现的条件。

1 相关文献回顾

近年来,国内外学者们从不同的角度运用不同的方法对供应链协同创新进行了探索和论证。张巍和张旭梅以一个包含供应商、制造商、销售商的三级供应链为研究对象,分析了三种情形下参与各方的收益情况,结果显示三方协同创新下的收益均优于其他两种情形[1]。杨立新等指出信息管理协同创新是供应链模式下不同产业主体协同创新成功实施的关键[2]。吕璞和林莉构建了供应链上下游企业间的协同创新的博弈模型,得出供应链上下游企业协同合作研发模式下的收益最大,制造商独立研发模式下的收益最小[3]。王丽梅和韩明华通过构建基于知识共享的供应链协同创新模型,指出知识共享是供应链企业进行有效协同创新的必要条件,分析表明知识共享风险决定了企业是否采取协同创新行为[4]。Kim提出制造商向供应商提供的一系列激励措施,可以促使供应商进行创新,降低原材料、零部件的供应成本,从而实现双赢[5]。

关于供应链信任国内外专家学者从不同方面进行了研究。Andrew 认为信任是合作关系的基础[6]。袁立科等认为合作研发主体间的相互信任对促进研发合作的成功有积极影响[7]。柴国荣等通过演化博弈分析得出产业集群的合作创新中,通过调整风险系数等能够增强企业之间长期交易的信心[8]。薛克雷等研究指出博弈双方相互信任的概率与协同收益呈正相关关系[9]。徐学军等提出了供应链信任的三个维度,并构建了一个合作伙伴的信任模型[10],并以广东珠三角地区141家制造企业为调研对象进行实证研究,结果表明供应链伙伴间信任对关系承诺、信息共享、运营绩效均有正向影响[11]。

2 基于信任的供应链协同创新模型分析

供应链成员企业之间的是一种独立又相互依存的关系,如何构建信任以达到相互合作,使整体利益达到最大化,实现共赢,是一个值得深入研究的问题,基于此,本文以一条只包含一个供应商、一个制造商和一个销售商的三级供应链为研究对象(如图1),构建模型,讨论在制造商和供应商合作研发情况下对各方收益的影响。

为了简化分析,我们假设制造商所生产的产品需要供应商提供原材料A,供应商向制造商供应原材料A的单价为w1,该产品的单位成本为c1,制造商经过加工制造的装配成本为c2,制造商向销售商供货的单位产品批发价格为w2,销售商的单位销售成本为c3,该产品的市场销售价格为p,订货量为q,假设该产品的市场逆需求函数为p=a-bq,参数a、b均大于0,我们假设制造商和供应商在协同创新过程中采取信任策略而带来的风险系数为r1、r2,(r1、r2>0),这里的风险一般是指,供应链企业间在协同创新过程中,信誉问题、道德问题等出现的可能性。

供应商和制造商企业对对方的信任程度为x1、x2,反应双方参与协同创新的意愿高低,企业不可能完全信任对方,假设最大信任程度为X1、X2,且(x1?燮X1, x2?燮X2),另外企业在对方展示出信任之后会有回应行为,如投入资源等,我们假设协同双方在对方信任状态下吸收转化对方信任活动的能力为y1、y2,均大于0,这一能力最为直观的表现在于吸收能力方产品成本的变化,则供应商和制造商在对方选择信任策略时的成本降低分别为y1x2、x1y2。

根据以上假设得到三方的收益函数表示如下:

供应商收益:?仔1=(w1-c1+y1x2)q-r1x1

制造商收益:?仔2=(w2-c2-w1+x1y2)q-r2x2

销售商收益:?仔3=(p-w2-c3)q

采用逆序法求解:①令销售商的收益函数对市场需求量q求偏导,并令其为零,得:

②将(1)式代入制造商收益函数,将代入之后的制造商收益函数对w2求一阶偏导,可得:

③将(2)式代入(1),得到q关于w1的函数:

将(3)式代入供应商收益函数,并将代入之后的收益函数对w1求偏导数,

可得:

④将(2)、(4)、(5)分别代入供应商和制造商收益函数,并将代入后的供应商和制造商收益函数进行如下计算

令供应商收益函数分别关于x1,x2求偏导数,得:

令制造商收益函数分别关于x1,x2求偏导数,得:

由式(7)和式(8)可知,供应商和制造商的收益函数关于对方信任程度呈正相关关系,也就是说对方对自己信任程度越高,自己的收益的就越大。但正如前文所述,信任是有限度的,不可能毫无限制的信任对方,单方面的信任是不现实的。

由式(6)和式(9)可知,供应商和制造商的收益函数受风险系数等的影响,当供应商和制造商预测风险系数较小时,即r1

此时协同创新成功的可能性也随之增大。当供应商和制造商预测风险系数较大时,即r1≥qy2或r2≥(qy1/2)时,此时式(6)和式(9)小于等于零,则供应商和制造商收益函数关于自己对对方的信任程度呈负向相关关系,此时,信任对企业来说有害无益,企业自然不会选择信任策略,协同创新也就无从谈起。

3 结论

在供应链中,几乎所有的企业都想对方企业信任自己,从而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获得收益,但是这种情况在现实生活中并不能真正实现,企业不可能完全信任对方,即使在合作初期表现出信任,如果对方没有做出相应回应或者做出的回应没有达到企业要求,企业为了自身利益考虑也会选择采取不信任策略,从而导致协同创新终止。

只有相互信任企业之间的协同创新才能顺利实现,企业的目标收益才能增加。通过分析可知,要想使企业采取相互信任策略进行协同创新,就要调整各项风险系数,因此在具体的实践过程中,需要构建企业长期协同创新环境,降低潜在风险,增强信心,提高企业协同创新合作程度。

参考文献:

[1]张巍,张旭梅,肖剑.供应链企业间的协同创新及收益分配研究[J].研究与发展管理,2008(04):81-88.

[2]杨立新,蔡萌.供应链管理模式下产业主体协同创新机制研究——以物美集团果蔬“农超对接”产业主体信息管理协同创新为例[J].科技进步与对策,2013(22):70-75.

[3]吕璞,林莉.基于开放式创新的供应链企业协同创新模型研究[J].科技管理研究,2014(01):197-200.

[4]王丽梅,韩明华.供应链企业间协同创新研究——基于知识共享的视角[J].现代情报,2013(10):29-32,37.

[5]Kim B. Coordinating an innovation in supply chain management [J]. European Journal of Operational Research, 2000, 123 (5): 568-584.

[6]Andrew C I, Currall S C. The coevolution of trust, control, and learning in joint ventures [J] . Organization science, 2004, 15(5):586-599.

[7]袁立科,張宗益.研发合作形成的信任因素分析[J].科学学与科学技术管理,2006(10):23-26.

[8]柴国荣,龚琳玲,李振超.产业集群合作创新中信任关系的演化博弈分析[J].科技管理研究,2011(02):36-38,73.

[9]薛克雷,潘郁,叶斌,姜亚梅.产学研协同创新信任关系的演化博弈分析[J].科技管理研究,2014(21):11-16.

[10]徐学军,谢卓君.供应链伙伴信任合作模型的构建[J].工业工程,2007(02):18-21.

[11]叶飞,徐学军.供应链伙伴关系间信任与关系承诺对信息共享与运营绩效的影响[J].系统工程理论与实践,2009(08):36-49.

猜你喜欢

协同创新信任供应链
海外并购绩效及供应链整合案例研究
表示信任
改变集装箱供应链商业模式
嘤嘤嘤,人与人的信任在哪里……
从生到死有多远
云服务环境下的高校协同创新研究
校企联合培养卓越工程师的产学研协同创新体系建设研究
高校脑科学人才培养模式初探
产品可靠性与供应链集成优化设计研究
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