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煎饼

2017-04-07臧栋

昆嵛 2017年2期
关键词:倍儿残雪枯草

臧栋

天阴沉沉的,不知是要下雪还是下雨。很冷。虽然过了立春时节,再有几天就二月二龙抬头了,可一点春天的气息也没有,依旧是冷。

近些日子心情烦闷。孩子开学,好容易凑齐了学费,下月的生活费还没着落。下岗多年,零敲碎打地到处打工熬到现在,年龄大了,找活也难,处处不受待见。年后在亲朋好友的资助下开个小店,也不景气,没几个客人;今天上午又被一群所谓的管理人员义正辞严大义凛然地敲去了两百块钱。我坐在店里,心情郁闷,无聊至極。隔壁店铺开着音响,一首接一首歇斯底里的摇滚乐愈发使我烦不胜烦。

隔壁店铺大哥过来说:“兄弟脸色不好啊,在家窝着憋闷,走,跟哥出去散散心。”我便让老婆看着店门,随大哥溜达出来。大街上满是香车怒马,显得自己猥琐渺小,影响市容。听着这家店里唱着“今天是个好日子”那家叫着“倍儿爽、倍儿爽”,心情更加烦乱,迷迷糊糊跟着大哥出了市郊,上了一条上山的小路。

这座小山去年夏天来过,不高,我们从后坡往上爬。“山也还是这座山,梁也还是这道梁”,却不见了记忆中的姹紫嫣红,除了零星的几棵松树是绿色的外,满目的荒凉萧条。在一处石崖下面,还有一点残雪,像是搏斗后的战场的痕迹。到达山顶,俯瞰自己生活的这座小城,像老婆面板上的饼,摊大了不少,心想,这么大的地方就没有自己一粒芝麻的地方吗?正胡思乱想,就听见对面山头传来“嗷……呵……”的喊声。大哥也手呈喇叭状张嘴喊:嗷……嗷……呵……呵……

见我诧异,大哥说:“喊两嗓子吧,把心里的不痛快喊出去就好了,还有个说法,这叫喊春,喊一喊,春天就来得快一些。”我头一次听到这说法,感到好奇,便也学着样子放开嗓子喊了起来。真的好使,感觉心里畅快了不少,就愈加起劲地喊,直到喊累了,痛快了,才舒服地躺在山坡的枯草上。

一棵杂树的树枝伸在我面前,顺手拉过来细看,才发现上面的芽苞已经饱满发亮了,只是还没破开,像是一双双握紧的小手在蓄势,单等一声春雷炸响,就伸开手来热烈鼓掌。我坐起来把身边的枯草拔去,再抹开浮土,竟露出许多尖尖的草芽,探头探脑,像躲在门后面既调皮又腼腆的孩子。我有点激动了,想起韩愈的名句:草色遥看近却无。感觉他说得不对,他肯定没有在早春爬山细看过。自己心里倒是蹦出了两句:春山远眺无颜色,近探生机已盎然。

正为自己突发的诗兴高兴,一滴水珠打在手背,我赶紧仰起脸,张开双臂,又有几点水珠落上脸颊。哦,不是雪,是雨!是春雨!虽然显得有点吝啬,东一点西一滴的,毕竟是春的脚步声!我们把春喊来了!

带着虔诚,我们又尽兴地喊了一阵,才顺着来路下山。经过那处石崖,已不见了残雪,冬的痕迹已被春雨轻轻抹去。

春真的来了。

猜你喜欢

倍儿残雪枯草
爱在路上
雪中
岁末
倍儿鲜:产业撑起致富梦
品梅
暮春
老张回家记
喜鹊
北方树的性格(外一首)
草坪枯草层的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