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一家被“核查风暴”改变命运的公司

2017-03-11邱锐

凤凰周刊 2017年1期
关键词:稽查核查临床试验

邱锐

面对应接不暇的订单,蔡绪柳不胜唏嘘,一年多以前的他,还在发愁客户太少,自己开的药物临床试验第三方稽查公司能否生存下去。而现在,他需要考虑的是,如何婉拒客户过多的请求,以保证服务质量。

蔡绪柳的事业转折点出现于2015年7月22日,国家食药监督总局发布《关于开展药物临床试验数据自查核查工作的公告》。要求所有申请药品注册的机构,要自查核查药物临床试验数据,因为这一数据是申请药品注册必备基础,也是衡量药物质量重要的指标之一。

虽然在业内人士眼里,公告引发了一场大陆制药界“风暴”,让药物临床试验领域陷入了“哀鸿遍野”的境地,无论是药企、药物临床试验机构还是合同研究组织(CRO),都在食药监总局的重拳之下“人人自危”,但是蔡绪柳的公司却意外站在风口之上。在收获应接不暇的客户之余,蔡绪柳也目睹了在这场“风暴”之下,内地制药业对临床试验质量转折性的态度变化。

不过,火热的业务并未让蔡绪柳放下心中大石。

为提供“靠谱”的临床试验结果而成立的公司

2009年,蔡绪柳从国内某大型药企的一类新药临床试验管理岗位离职创业,成立了国内第一家药物临床试验第三方稽查公司——北京经纬传奇医药科技公司。

核查药物临床试验数据是蔡绪柳公司的主要业务。用他的话来说,公司的业务是:“作为独立第三方机构,为国内药企提供专业客观的临床研究质量稽查报告,确保他们掌握真实的药械研发数据”。

制药企业在人体(患者或健康志愿者)上进行的药物系统性研究被称为“药物临床试验”。在此之前,按照GCP规定必须执行的稽查往往由药企内部质控或者承担项目的CRO公司内部稽查部人员完成。蔡绪柳将这项工作单独拎出来,做成了一项“买卖”。

刚有创业念头时,蔡绪柳非常兴奋,认为自己发现了一个巨大的“商机”。一个原因是,部分药企对临床试验数据有着很强的需求。虽然药物已经成型,但研发人员对药物内在原理仍然有许多不解之处,需要依靠临床试验来加深理解。

在药物研发行业,有一句名言:Fail earlier Fail cheaper.(失败越早越便宜)。前期的研究是为后期的试验方向提供数据支持,越往后,失败成本越高,所以研究人员希望根据临床试验结果,确定是否需要继续研发。

更重要的原因则是,现代制药界近百年不断试错已经形成了一个共识:临床试验是衡量药物质量的“金标准”,是药物研发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因为试验的最终目的就是了解药物在人体内的疗效以及毒副作用。

药物临床试验的重要性让蔡绪柳认为,国内药企一定需要客观真实的试验结果。而当时的国内临床试验极不规范,也让他更加相信自己的判断。

20世纪90年代,中国开始效仿国际惯例,试行药品临床试验管理规范(GCP),此后经多次修改,三易其稿,最终由食药监总局于2003年9月颁布了现行的药物临床试验质量管理规范。

这一年,蔡绪柳正巧在国内某大型药企监督药物临床试验过程。他发现了当时在药物临床试验过程中普遍存在的一个“误解”:药物临床试验有两位主角:药企和临床试验机构。按照GCP规定,进行药物临床试验,药企必须在国家指定的药物临床试验机构(通常为三甲医院)中进行。但是重心在出诊看病的三甲医院专家们常年累月经手千百计重复的仿制药临床,他们认为这些已经在国外上市了十几年的药还能有什么不安全?按照国家法规强制执行的仿制药临床试验多数成为过场。

蔡绪柳经常看到有人凭回忆现场补填各种空白表格,而试验入组不合格病人、没有按要求访视、试验时合并使用其他功能相互干扰的药物、随意评价不良事件等现象更是经常发生。双方认识上的差距致使药企对临床试验的结果并不满意。据此,蔡绪柳想到,专业的第三方稽查数据应该能够帮助支付了真金白银开展临床的药企掌握真实的临床数据。

“有请你们稽查的钱,还不如多做些广告呢”

2007年前后“鄭筱萸案”的发生,则直接令蔡绪柳下决心离职创业。当年,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郑筱萸因受贿被判处死刑。郑当政期间,药品行业生产规范(GMP)成为了一种明码标价的“商品”,数千家药企“购买”了GMP认证,造成国内假药劣药泛滥。例如,2006年相继爆发了“齐二药”假药案和“欣弗事件”。前者造成九人死亡,后者导致十人死亡。

恶劣公众事件导致的结果是中国药监体系历史上的大变革,从此药物质量安全成为药物监管的底线。“郑筱萸事件”之后,国内GMP认证工作得到了极大的规范,很少有药企和官员再敢在GMP认证过程中作假。蔡绪柳受此启发,既然GMP认证得到规范,那么处于上游环节的药品临床试验管理得到规范也可能即将到来,届时药企一定对临床试验的质量需求倍增。

“目前国内批准做临床试验的新药有8400多个,4000个可能还需要做临床试验稽查,平均每个新药稽查费用大概是40万,那么这4000个新药就需要16个亿。另外,每年新增新药1000个左右,新增的市场大概是5个亿到6个亿。随着投资风险的显现以及医药市场的日益规范,新药‘第三方稽查上位的日子或许不远了。”2009年,蔡绪柳在公司成立之初接受媒体采访时信心满满,他在名片上印出“专业稽查 信心标志”的口号,意为给予药企真实临床试验数据,希望客户对他们的服务拥有信心。

但现实并没有按照蔡绪柳预想的那样发展。他所期望的政府对制药业药物临床试验管理进行规范迟迟没有到来。在缺乏有效监管的背景下,大陆药物临床试验数据不可靠成为一种普遍现象。

对于普通民众来说,不可靠的临床试验导致的结果可能是致命的,因为谁也不知道服下去的药物是否有效和安全;对蔡绪柳的公司来说,造假泛滥的影响则关乎公司生死——高质量的药物临床试验既可以保证药物安全和有效,也可以促进药企研发决策。但国内大部分药企并不注重研发,只在意是否能够取得药品上市批文。既然临床试验结果的真假与能否获得药品上市批文并无很大关系,药企为什么要花费很大力气获得所谓的客观真实的临床试验结果呢?

自从有了创业的意识之后,蔡绪柳结交了一大批制药界的朋友。可一旦开口谈业务,却常常被婉拒,有人直白告知:“有请你们稽查的钱,还不如多做些广告呢!”

“如果是恶意造假,任何机构也无能为力”

2012年,在公司成立3年后,终于拿到了第一单“业务”。邀请蔡绪柳做临床试验稽查的是一家相对注重研发的药企。这也成为日后蔡绪柳寻找客户的一个经验:注重研发,特别是首席研究者具有海外药企从业经历的公司一般才会注重临床试验,也才可能有稽查的需求。

蔡绪柳至今对第一次稽查经历记忆犹新。由于希望做稽查的药企正在成都某三甲医院进行药物临床试验,蔡绪柳从北京飞过去,却在这家三甲医院里碰了软钉子。对方冷言冷语,并不配合,甚至拒绝提供临床试验资料。毕竟,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公司突然跑过来要求看厚厚的临床试验资料,对这家医院来说还是头一回的事情。

在蔡绪柳的软磨硬泡之下,医院不情愿地拿出了其中的一部分数据。蔡绪柳很快就查出一些不规范的地方,并指出改正方向。这让医院很是惊奇,很快将所有数据全盘托出。“开张生意”还算圆满地完成了。

“如果是恶意造假,任何机构也无能为力。”蔡绪柳说,虽然第一单生意的完成不乏侥幸,但他认为,至少医院还是真心想把临床试验做好的,只是不熟悉研究方法而已。而对于另一种情况,他至今束手无策,那就是恶意造假。

在一次稽查行动中,某医院直接告诉他,临床试验的数据已经被销毁,还拿出“研究者应保存临床试验资料至临床试验终止后五年”的国家规定做盾牌。

“我们的试验数据已经过了五年保存期,所以销毁了。”虽然院方明明知道试验尚未完成,且销毁试验数据需要一系列的手续,但一位参与试验的人员还是“理直气壮”地说。

医院的行为十分反常,但面对对方“有理有据”,蔡绪柳无言以对,由于他没有强制检查的权力,最终稽查只能作罢。

客户少、没有强制进行临床试验检查的资质,让“我们选择了一条最难走的路”成为那段时间蔡绪柳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最困难的时候,蔡绪柳变卖了房产以维持公司继续运营,当时他只想着“先一步步走吧”,毕竟这是一个全新的行业。如果能够摸索出一些经验,至少能够为政府形成一套行业标准和规范提供经验也是好的。

但是,蔡绪柳仍然没有忘记他的目标,希望自己的公司能够成为临床试验行业内的“4大”,任何经过他的公司稽查的临床试验,都可用他的公司来做“信誉担保”。经过“担保”的数据能够让药企放心,也能让食药监总局松一口气。因为评审人员对报上来的数据充满怀疑,而且对药品质量又承担终身责任,所以审批只能一切从缓,甚至让提出申请的药厂多次返工,补充材料。这既耽误了该药品的上市时间,也占用了其他药品的评审资源。有了蔡绪柳公司的“信誉担保”,可能大大加快药品审批速度。这就意味着,民众将能更快地用上新藥。

药品临床试验造假隐忧仍在

2015年7月22日,食药监总局公开发布了《关于开展药物临床试验数据自查核查工作的公告》,决定对已申报生产或进口的1622个待审药品注册申请展开药物临床试验数据的核查。

这次号称“史上最严”的核查令颇有效果。截至2016年6月底,企业经自查主动撤回了1193个药品申请,占应自查总数的83%。超过700家药企因为不完全数据和错误数据牵涉其中。此外,总局还对其中存在真实性问题的30个申请作出了不予批准的决定;对涉嫌数据造假的27个品种11个临床试验机构和合同研究组织(CRO)予以立案调查。

在“郑筱萸事件”过去8年之后,蔡绪柳终于等来了国家对药物临床试验的大力整治。至少目前,他暂时不用担心客户数量的问题了,此次1193家药企中,不少就是在蔡绪柳的建议下做出撤回决定的。

不过蔡绪柳并没有得意忘形,他仍然在焦虑行业的前途。业内都将此次核查称为“风暴”,但问题在于,风暴到底能够持续多长时间?尤其是在临床试验造假已经形成了利益链条的背景下,如果没有制度化的法律法规巩固成果,等这阵风过去了,或许一切又将恢复往常。那样的话,无论是他的公司,还是民众的用药安全,都将再次处在风险之下。

在给其他药企监察员做培训时,蔡绪柳经常会给聆听者抛出一个问题:“大家要肩负起自身的责任,要扪心自问,如果未来有一天,你在药店看到经你之手监查过的药品,你是会和朋友说:‘这个药当时是我做的临床试验监查,请放心使用,还是劝朋友:‘千万不要购买这个药?”

猜你喜欢

稽查核查临床试验
浅谈仪器设备的期间核查
参加临床试验,也要“顺道”
做事就像做药
深化税务稽查体制机制改革的若干思考
做事就像做药
做事就像做药
食品检测实验室仪器设备期间核查实施方法
优化税务稽查职能定位的思考
浅析云南省非税收入稽查机制
试析税务稽查管理中的问题及对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