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写作大纲之酝酿与拟定

2017-02-16

古典文学知识 2017年1期
关键词:大纲文献论文

论文的写作大纲,犹如建筑工程的设计蓝图,针对方案,设想计虑;因应主客观条件,量身订制;通过系统思维,作方方面面的精算,然后可以按图施工。又如宋代文同画竹,“必先得成竹于胸中。执笔熟视,乃见其所欲画者;振笔直遂,以追其所思”(苏轼《文与可画筼筜谷偃竹记》)。绘画尚未落笔,当先有布局与发想;中经临笔之审视可否,逐渐构图成形。观者但见振笔疾书,一挥而就,实则“先得成竹于胸中”;吾人所见振笔直遂,只不过“追其所思”,表现为具体形象而已。论文大纲之于论文写作,性质与过程皆与成竹在胸相近,可以模拟。

一、 循序渐进与论文写作之前置作业

从萌生研究念头,到进行文献述评,到提炼问题意识,到确定理想选题,其间有其既定之步骤,必须遵循程序,方能踏实筑梦。谋定而后动,即其不二之教战守则。(张高评《论文选题与研究创新》)写论文、写报告跟写一般的作文不同,必须有比较长时间的暖身运动,也就是所谓前置作业。从萌生研究念头,到生发问题意识,这是研究的初步。问题意识是怎么产生的呢?是从文献述评得来的。必须要检验目前学术界的相关成果,不管是大陆、台湾还是香港,甚至日韩、欧美汉学界,有没有人研究这个课题?如果有,就得研读相关论文,评述其优劣得失,才能够产生问题意识。如果有关论著已写得相当好,相当完美,甚至都成为定论了,那就不必再研究了。也就是说,就得放弃原本的设想,这个题目不能再做了。如果尚有研发空间,才可列入研究考虑。记得要从文献述评,来提炼问题意识。产生问题意识,进一步才可以拟定大纲。拟定大纲以后,理想的论文选题就呼之欲出了。中间有既定的步调、程序,必须确实遵守奉行,才能够水到渠成。有些人偷懒,有意无意间,会跳过文献述评。等待成果提出,才发现问题重重。轻则雷同近似,重则有剽窃抄袭之嫌疑。十年前、二十年前甚至五十年前,学界早已发表近似的成果;你却在三四十年之后,旁若无人,闭门造车,又写了一篇雷同类似的,那么新近这一篇就毫无价值。不仅没有价值,甚至于还犯了抄袭剽掠的嫌疑,那实在很冤枉。所以文献述评是不能省略的,要从文献述评里面提炼问题意识。这个程序必须遵循,不能省略,不能够跳脱,不能没有,才能够踏实筑梦。

“谋定而后动”这五个字,堪称做人处事的箴言。说话做事之前,先想好应该怎么做比较好。处理的方式可能有三四个,经过审慎比较,再三斟酌,将不难知道何者最优。做好一件事情,必须多方思考,论文写作亦然。谋就是商量、斟酌,然后推敲优劣可否,进行多层面的设想。这是论文还没有着手撰写之前,种种的规划设计。确定以后,才开始动笔,千万不可不假思索就开始写。公元2000年之前,我前往全台湾各地知名高中,演讲作文教学,前后不下十场。开门见山就说“谋定后动”这四个字,应该奉为做好文章的指南针。因为学生作文,往往拿起笔来就开始写,边想边写,边写边想,这叫率尔操觚,作文将很难进步。要先“想得好”,才有可能“写得妙”。《礼记·中庸》强调行事、言谈,要讲究“前定”,要先确定核心是什么,紧接着第一段、第二段、第三段重点写些什么,都要先行确定,作文才有方向。清方苞说义法,宣称“义以为经,而法纬之”,意在笔先,成竹在胸,堪称做文章、写论文的金玉良言。素材之生新、方法之讲求、观点之转换、视角之开拓,为研究独到之要领,学术创新之层面。多方尽心致力,可以有功。(张高评《论文选题与研究创新》)研究成果怎样才能够独到创新?我在《论文选题与研究创新》专书中,提出三点建议。一,研究的文本素材必须要陌生而且新鲜,也就是没有人做过。二,研究方法要十分讲究,他人用过的视角和方法,最好避开。尝试用新的研究方法,调整新的研究视角,就能够产生新的成果。三,观点转换,他人从正面探讨,你不妨从旁面、侧面、反面研究,观点不一样,研究成果就会跟人家不同。有关视角的开拓,可以参考我发表在《书目季刊》41卷、42卷、45卷的论文。江苏凤凰出版社《古典文学知识》,从2010年第149期开始,连载了十几期,值得阅读。

二、 论点布局与写作大纲之模拟

论文大纲之拟定,原则上与论文写作共始终。初始,研究者掌握文献佐证,勾勒出研究方向,指引出研究重点,草拟出写作大纲。继之,则参酌写作大纲,逐章逐节开展论题;其间,或因文献解读,而改变初衷;或为交相辩证,而生发异议;或缘见闻广狭,而左右规模;或悟昨非今是,而更动章节项目。待写作告一段落,又可能因为时间、涉猎、学养、方法、才能所限,无法完成原初规划,于是又得改弦更张,修饰大纲。

写作论文之前,假定有关前置作业已完成,当然就已经读了很多书、思考了很多问题,还有已做若干的取舍斟酌;更重要的,是已经形成问题意识。如果还没熟读文本,相关论文也没看几篇,就贸然草拟写作大纲,这肯定是向壁虚造,无的放矢。没有前置作业的准备,就算写作大纲勉强拼凑出来,也大多是空中楼阁,不切实际。写作大纲就如同设计蓝图。设计蓝图画出来以后,建筑工程师不必到现场,只要把设计图交给工地主任,就可以按图施工。何况写作大纲是自己设计的蓝图,自己本人施作。现在假设你已读过很多书,思考过很多问题,跟老师讨论过好几遍,然后形成许多具体的概念。这时,才可以着手拟定写作大纲。

(一) 研究之点、线、面与论文之章、节、项。

论文的最小单位,是为了取信学界,而作文献征信的引文。譬如要研究“苏轼黄州时期的道家思想”,就得引用《赤壁赋》的最后“客亦知乎水与月乎”一段,这就是论文写作最基本的单位。还没撰写论文之前,有关苏东坡的辞赋有二十几篇,应该知道。这些辞赋都有道家思想吗?如果没有研读过,举例就举不出来,好像只有《赤壁赋》的最后一段可以用,最多还有其他两三篇。若只有两三篇,可以凑足一篇报告吗?不行,这是还没有写大纲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所以研究苏东坡在黄州时期不能只谈赋。于是当机立断,决定扩大文类,把他的词和诗也一起拿来讨论。论文写作必须明定研究范围,而明定的范围,是经由不断的尝试,不断的修正,甚至于不断地扩充,或者不断地缩小,最终才得到的。最后,决定黄州时期的文学,有关詩、词、文、赋都拿来研读,从这些研究文本归纳出若干大项,从若干大项目再进行归纳,变成论文里的一节;集合了两三节,就变成论文的一章;集合了五、六章,就变成了自成体系的专书。所以,一定要先有文本的佐证,有几分证据,就讲几分话;没有文本文献,没有证据,就不能乱谈。

《王直方诗话》教人作诗,有所谓“作诗如做杂剧”。我想,写论文也和戏剧搬演一样。戏剧演出的时候,演员还没有上台,都该知道上台的次序。上台以后,要站在什么位置,要说哪些话,还没有上台之前都确定了。一流的表演,绝对不容许即兴演出。论文写作也是如此,论文还没有开始写,文献征引打算摆在哪个位置,大抵已经确定了。某个文献诠释解读哪个问题,在还没有写作之前,大致都已经衡量过了。如果文献不足,就该再补强一些。若拟定大纲,凭空设想,向壁虚造,那只是闭门造车。一旦缺乏文献佐证,根本写不出论文来,就像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论文的章、节、项,有点像数学的面、线、点。集合很多的点,会变成一条线;集合很多条线,会变成一个面;集合很多面,就会变成一个体。如果先有这个观念,拟定大纲的时候,就要问:凭什么拟定这个章节项?所拟定的每一个小项,用来佐证的资料有几条?如果说不出来,那写作大纲就不能成立。一般来说,用来佐证项目的文献,最好要有二十几条。为什么?因为初始研读文献,可能看走眼,会误判。还没开始研究,认知还不是很精确。若初始打算引用的原始文献、文本资料,总共有二十几条,就算眼光再不高明,经过筛选,有一半错误,还有十条正确可以使用。有正确的十条文献可供征引,就可以开展议题。如果那二十条文献都极正确呢?那更好,就可以挑精拣肥,选择最经典的、最能够阐发标题的、最具代表性的,进行征引,有助论证之可信度。如果文献零星,不成片段的,可以用来夹叙夹议。经典文献加上吉光片羽,那就更有分量,更具说服力。只有这样做,论文才写得出来。如果缺乏佐证,怎么写论文?

(二) 章、节、项、目之间,当如常山之蛇,首尾呼应;脉络关键,亦当转相挹注,环环相扣。

章、节、项、目看似各立山头,其实,彼此之间,就像常山之蛇,首尾呼应,彼此交融。不止常山的蛇,每一种蛇都一样,你用棍子打它的头部,尾巴就会甩过来;打它的尾巴,头也会反应过来攻击你;人要是打蛇身的中央,则首尾皆应。这是兵法谋略所谈的常山蛇阵,也是文章作法里面强调的首尾呼应。尤其是博士论文,论文写作时间通常两三年,后面写的和前面写的往往互有出入,甚至自相矛盾,所以时常要瞻前顾后。论点究竟哪一个较正确呢?所谓后出转精,通常后面比较精确,但也不一定。总之,前后的论点要一致。前后的论点,究竟哪一个比较正确?确定之后,就要回过头去修改调整,务必使前后论点贯通无碍,不致偏差出入。因为同是一篇文章,或者是同一本书,所有脉络关键,应该要转相挹注,环环相扣。文献征引,是论文的基本单位,每条引文隶属于某个项目,记得扣紧项目的标题,详加申论。如果无法申论,那就表示发生错位偏差了。换句话说,这条引文不该出现在这个项目之下,因为跟它无关,所以才无法阐发项目的义蕴。

因此,论文写作之道,以扣紧项目文字,进行内涵的发挥为首要。其次,项目隶属某一节次下,节次也有文字标题,也必须转相挹注,环环相扣。换言之,所有引文,都必须扣紧每章每节每项的标题,加以申论。譬如现在正在撰第五章第三节,第三节不是隶属于第五章吗?既然这一节从属于某章,阐说发论就得扣紧这个专章的主题。能这样联结,这条引文就有很多层面的话可说,而且是首尾呼应。从最基本的引文,到项目、节次、章篇,都能如“常山之蛇,首尾呼应”;论文中的脉络关键,也都能“转相挹注,环环相扣”,论文的结构就紧凑密栗,不致于结构脱节,章节松散。再强调一次:如果引文不能够扣紧项目,好像格格不入,这就表示引文不应该出现在这个项目底下,就要想办法把它搬家,或者删除,这就是论文写作的结构检验。总之,首尾呼应是章节项目的基本要求。

(三) 项目、章节之安排,宜运用系统思维,进行宏观调控:或移位、或合并、或分离、或增删,盖万变不离其宗,一切回归文本。议题设定宜有侧重,文献征引避免雷同。

就整体规划而言,项、目、章、节的安排,应该要运用系统思维,就局部和整体,结构和功能,进行宏观调控。撰写论文,要有一个比例原则。不管是写一篇论文,或是写一本专书,不能某一节内容特别臃肿,字数特别多;也不能哪一章特别萎缩,字数特别少。以二十万字的学位论文或专书来说,大概正文有六章,每一章应该三万字左右。如果字数有出入,不要超过加减二千。譬如某一章是三万字,多一点,不要超过三万二千字;少一点,不能低于两万八千字。这样,最多和最少的篇章,就相差四千字了,所以字数不可相差太悬殊。

撰写报告,或学位论文时,也不必太自我设限。收集数据时,如果对某个议题认识比较清楚,了解比较透彻,概念非常明朗,搜罗的就比较丰富、精确。如果某一章数据丰富,佐证坚强,那就放手去写,先不要管多少字。等写出来以后,发现不合比例原则,再来调控。怎么调?应该进行系统思维,整体观照。首先确认:整部论文题目的核心论述是什么?其次,再看每一章、每一节的征引文献,是不是确实发挥题目的内涵?如果发现某一章材料特别多,可以有三种处理方式。第一,高度浓缩,精益求精。不过,这个很辛苦,一般人都不愿意,因为都已经写出来了,何苦瘦身?第二,移位搬家,支持别章,或者跟其他章节合并。如果论点太薄弱,不能独撑大局,不能独立成章,就得依附其他章节,或者干脆删除作废。第三,类聚群分,析为两章。平常一个章节三万字,结果这章五万多。那就表示本章理念内容丰富,概念不单纯,可以分为两章。析分出来的新章节,也许证据比较薄弱、论点比较不足,那就再搜集更多资料,来增加说服性。经过统整,进行文献移位补强,可以获得改善。这样,论点顺理成章,就可以一分为二。所以,论文大纲不是凭空想象就好,要在写出来以后,进一步做整体系统性的宏观调控。

总之,前面所说的浓缩、移位、分离、合并、增删,都遵循一個原则,就是以文本解读为基础。没有文本文献,人文学科就无所谓研究。每一章节既然有所侧重,议题设定就不能太过雷同。

(四) “大胆假设”,是向前开辟新境界的探求;“小心求证”,是约制大胆开辟,以便获致可靠果实的一种程序。

假设,是一种重要的创造活动。拟定大纲,是假设性的学术工程。因为还没开始写,还不知道实际情形如何,还不知道困难在哪里。但是论文写作大纲的拟定,非进行假设不可。因为有了假设,研究才会有方向,所以不妨大胆假设。这是一种演绎式的论文大纲拟定法,跟前文所言偏向归纳式的方法,大有不同。顾颉刚研究古史,提出“古史的层累”说;日本京都学派内藤湖南、宫崎市定,探讨中国历史分期,提出“唐宋变革”论、“宋代近世”说,也是未经论证的命题,故称“内藤假说”。自然科学探索不可知的天文、宇宙、生命起源,也往往运用假设。因此,大胆假设,配合小心求证,自然也是论文大纲拟定方法之一。殷海光说:“假设”,是一种重要的创造活动,与想象不可分。“大胆假设”,是向前开辟新境界的探求;“小心求证”,是约制大胆开辟,以便获致可靠果实的一种程序。我们与其武断,不如小心。(殷海光《思想与方法》)假设,不妨大胆;求证,一定小心。如果搜求证据,发现论点不能成立,就要推翻假设,放弃命题。千万不能坚持己见,知错不改,明知假设不能成立,仍盲目执行。其实,大胆假设,犹如导航或指南,可作茫茫学海中的方向指引,可以引导前往一定的方向思考问题、搜集数据、选择材料、拟定论文大纲。如果文献佐证发现假设不切实际,不符合全面客观,那就要毅然决然放弃假设,这才是小心求证的真谛。“大胆假设”和“小心求证”,又好比物理学上的离心力与向心力,彼此牵扯,相互制衡。大胆假设往往天马行空,自由驰骋、不可思议、匪夷所思,好比脱缰的野马,离心的云霄飞车。“小心谨慎”,则是制约大胆的假设,犹物理学上之向心力,制衡自由任意,胆大武断,回归到规矩绳墨、小心而保守的轨道上来。唐代名医孙思邈(581—682)说:“胆欲大而心欲小,智欲圆而行欲方。”此虽说医术,可移为治学。

三、 拟定写作大纲,运用系统思维,看见未来

明定范围,提示纲领,然后分述详情,表明特点。务使览者如振衣得领,张纲挈纲。……不特当研究之际,须将题目在胸,即至著作之时,亦应毋忘纲要。学问之道,纲领为先,研究进程,此为关键。若书无纲领,则纵有心裁别识,亦将如用武无地之英雄。(何炳松《历史研究法》第九章《著作》,《何炳松文集》第四卷)写作的范围,就是研究的范围,开始拟定大纲的时候,必须要明白确定。如果范围还没确定,就很难写出大纲。到底是要研究一本书,或十本书?要进行断代研究、通代研究,还是流变研究?如果尚未决定,将如何能草拟写作大纲?所以研究范围,首先必須明白确定。譬如打算研究苏东坡诗,这是范围。但苏东坡诗2700多首,各时期风格不同,究竟打算研究哪一时期?如果是贬官黄州时期,就要知道这时期的诗篇有多少。苏东坡在黄州,不只作诗,还写古文,写赋,填词,这些要不要参考借镜?所以范围要说清楚,讲明白。就像一位工程师设计建筑蓝图,必须要知道房子的地坪与建坪有多大,不能向壁虚造。如果面积很宽,空间却设计狭窄;或者设计宽敞,地坪却不够大,这等于闭门造车,出不合辙。所以研究范围首先必须确定。

第二,所谓大纲,就是纲领,就是纲要,也就是要领。要提纲挈领,将来论文写作才能够分论详说。唯有提纲挈领,研究的特色亮点才会凸显出来。所谓特色不特色,是经过比较的。何谓特点?是不是发现新资料?有新观点?还是应用新的研究方法?这些都要展示出来,呈现在每个标题上面。写作大纲,等于是高度浓缩的叙事,用简要的文字体现出来。这里面,有千言万语,可以写两万字、三万字,甚至于更多。不要小看这几行字,其中有无限的含义和蓬勃的生机。论文写作的当下,需要成竹在胸。大纲拟定些什么,在论文写作的时候,是要切实呼应的。就好像建筑的设计蓝图,楼阁如何美轮美奂,工程师是可以预见的,他看得到未来。建案既已精算,审核业已通过,建商就应该按图施工,完成匠心理念。换言之,设计蓝图不是参考用的而已,施工建造必须如实的体现设计构想。

论文的研究方向是什么?研究重点何在?在进行论文写作时,应该念兹在兹。换言之,不可疏离论文大纲的主体内涵。这好比房屋桥梁工程施作时,设计理念的体现,应该无所不在。研究的过程中,随时随地要掌握大纲。包括收集数据、构思、剪裁、研读,一切思考都必须要有解决问题的概念,这叫做问题意识。显豁的问题意识,常在我心,才能够酝酿形成论文大纲,我在《论文选题与研究创新》这部书里头有专章讨论,可以参考。所以何炳松说:“学问之道,纲领为先。”做学问的方法,要先提纲挈领。何炳松非常强调写作大纲的重要性,以为“研究进程,此为关键”;甚至认为:“若书无纲领,则纵有心裁别识,亦将如用武无地之英雄。”同理可知,如果论文写作大纲规划不周,设计不当,聚焦不够、体现不足、亮点不明,那作者的独到心得、学术创见,将无所附丽,无所凸显。语云“万山磅礴必有主峰,龙衮九章但挈一领”,写作大纲似之。

前文一再强调聚焦、亮点、心得、创见,必须在论文大纲中有所体现,犹工程理念必须在设计蓝图中有所呈现一般。显豁的问题意识常在我心,发而为论文纲领,用而为论文写作,方能顺理成章,水到渠成。苏轼迁谪海南岛时,曾示学子以作文之道,于论文大纲之拟定与写作,颇有启示:儋州虽数百家之聚,而州人之所须,取之市而足,然不敢徒得也,必有一物以摄之,然后为己用。所谓一物者,钱是也。作文亦然。天下之事散在经、子、史中,不可徒使,必得一物以摄之,然后为己用。所谓一物者,意是也。不得钱不可以取物,不得意不可以用事,此作文之要也。(宋洪迈《容斋四笔》卷十一,“东坡诲葛延之”。又,宋葛立方《韵语阳秋》卷三,《历代诗话》本)以钱购物,犹以意用事,故曰“不得钱,不可以取物;不得意,不可以用事”,此为作文之道。所谓得意用事,更是论文大纲拟定时,掌握问题意识;论文实际写作时,管控星散文献,驾驭庞杂资料,发号施令的统帅,统一含摄的指南。“不得意,不可以用事”,诚哉斯言。

写作大纲从酝酿到草拟,从草拟到确定,中间的心路历程,真是一言难尽。观念从模糊到明朗,文献从偏窄到广博,取材从粗熟到专精,见解从人云亦云到推陈出新,认知也从浮光掠影到深造有得。学术探索之甘苦,可谓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宋胡安国(1074—1138)著《春秋传》30卷,前后历经三十寒暑,其中波折,胡寅《先公行状》载:某初学《春秋》,用功十年,遍览诸家,欲求博取,以会要妙,然但得其糟粕耳。又十年,时有省发,遂集众传,附以己意说,犹未敢以为得也。又五年,去者或取,取者或去,己说之不可于心者,尚多有之。又五年,书成,旧说之得存者寡矣。及此二年,所习似益察,所造似益深,乃知圣人之旨益无穷,信非言论所能尽也。(《斐然集》,岳麓书社2009年版)胡安国撰写《春秋》之心路历程,从最初的遍览博取,到第二个十年的时有省发,到第三个十年的汰滓存精、习察造深,无异学术论文写作的现身说法。论文写作过程既有若干波折与意外,故写作大纲往往因时制宜,因地制宜,要在迁善改过,惟好是求而已。

工商企业界谈规划设计,经营管理,往往运用系统思维,强调洞察趋势,看见未来。其实优质的传统文化中,系统思维已多所运用,如八卦、中医、火药、活字印刷、都江堰水利工程,都是显例。所谓系统思维,指系统可分解为要素,要素集结起来构成系统。系统与要素,整体与局部的关系,是系统方法的基本点。系统思维着重从整体上掌握事物,关注事物的结构和功能(刘长林《中国系统思维》,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7年版)。由此观之,系统思维对拟定写作大纲,进行论文写作而言,是很重要的方法和策略,值得提倡和推广。

由此可知,写作大纲,就是未来论文的重点、方向、特色,就是问题意识的如实体现,主体论述的思维亮点。在收集资料、推敲问题的时候,甚至在撰写论文的当下,都必须随时随地掌握,不可疏忽遗忘。

(作者单位:香港树仁大学中文系)重要启事

为及时接受作者稿件和读者来信,更好地服务于广大读者、作者,编辑部电子邮箱现更换为gdwxzs1986@163.com,原邮箱将逐步停用。给大家带来不便,敬请谅解。

学古知津,百读常新,感谢大家继续支持《古典文学知识》!

猜你喜欢

大纲文献论文
Cultural and Religious Context of the Two Ancient Egyptian Stelae An Opening Paragraph
本期论文英文摘要
A Narrative Study on The Bellarosa Connection
The Application of the Situational Teaching Method in English Classroom Teaching at Vocational Colleges
The Role and Significant of Professional Ethics in Accounting and Auditing
本期论文英文摘要
本期论文英文摘要
应试良方
2013年5—12月最佳论文
显示或隐藏“大纲”或“幻灯片”选项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