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纸爸爸

2016-11-29

小天使·四年级语数英综合 2016年11期
关键词:煤气罐抽屉姥爷

风笛儿没有爸爸。她从来没见过爸爸。

她问过妈妈、姥姥和姥爷,为什么别人都有爸爸,而她没有。没有人好好告诉她,他们都是含糊其辞。反正她就是没有爸爸。没有爸爸的风笛儿,一直住在姥姥家。

世界上的爸爸是些什么人呢?上了小学二年级的风笛儿,常常留心别人的爸爸,比如,住在6楼的彭涛的爸爸。那是个小个头的男人,尖下巴,近视眼,耳朵还有点背,好像力气也不大。可是风笛儿发现,爸爸是家庭的顶梁柱,跟外面的人打交道,主要是爸爸;爸爸是儿女的保护伞,挡得风,遮得雨;爸爸是干力气活的,即使没有多大力气,也要干力气活儿。彭涛的爸爸每逢灌煤气,都由彭涛和他抬着煤气罐上楼。风笛儿觉得,那上楼的“节目”特别好看——爸爸“嗬嗬”地喘着气,“咯噔咯噔”地倒换着有点散乱的脚步;彭涛咬着牙,红着脸,抓住煤气罐的一只耳朵,父子俩从风笛儿家住的2层楼门外热热闹闹地经过。风笛儿常常想,如果我有个爸爸,我也会帮他抬煤气罐,而且没准比彭涛更有力气。彭涛的爸爸有时候带着彭涛逛商场,过年的时候领着彭涛放爆竹,那就更让风笛儿更加羡慕了。彭涛的爸爸有时候买一串糖葫芦,爸爸咬一个山楂,儿子咬一个山楂,都歪着脖子嚼,样子特别动人。

风笛儿趴着“猫眼”欣赏那热热闹闹的一幕,有点心酸。有个爸爸多好啊!

风笛儿盘算着,自己应该有一个怎样的爸爸呢?英俊,高大,快乐,热情。当然,如果有一个像彭涛爸爸那样的爸爸,她也会满意的,她不会挑剔他个头小,近视,耳朵有点背,力气不大、抬煤气罐的脚步有点散乱。

有一天,姥爷买来一本彩色画报,看完后丢在风笛儿的书桌上。画报上有一个男人,看起来热情洋溢,面目英俊,风笛儿怎么看都看不够。

“就是他了!”风笛儿想,“就拿他当爸爸吧!”

风笛儿天天都打开画报看“爸爸”,她亲他,跟他说悄悄话。她怕姥姥把画报当废品卖了,就小心翼翼地把那男人剪了下来。

“您就是我爸爸了,我希望您跟6楼彭涛的爸爸一样,处处一样,我就满足了!不过请您不要让别人看见,因为我不好意思啊!您是我的秘密爸爸,好吗?”

纸爸爸看了她一眼——也许没看她——就被她很小心地放进书橱的抽屉里。

如果不是老干部局组织姥姥和姥爷去西部旅游,如果不是正好煤气烧完,无法烧水和做饭,如果不是楼下正好来了吆喝卖煤气的,如果不是风笛儿心血来潮,想独自为姥姥、姥爷做点正经事——也许就不会发生下面这样的事情:

“师傅,买一罐煤气啊!”她叫住了那个戴蓝套袖,一看就是发育不良的小毛头。人家带着大气罐,“嘶嘶”地给她灌了15公斤气,开着三马子走掉了。天生矮小又羸弱的风笛儿,“吭哧吭哧”地往楼上搬,头一次知道一罐煤气是这样沉重。

“爸爸呀,您能帮帮我吗?”她想起了纸爸爸,呼唤着,可是这样的呼唤连她自己都觉得特别陌生,而且滑稽。

“来,爸爸帮你!”一个声音说,很浑厚的嗓音。风笛儿吃了一惊,却看不见人。她赶紧问道:“你是谁呀?”

“我是你爸爸呀!你不认得我啦?刚才不是你呼唤我吗?”

风笛儿赶紧跑回屋里,打开抽屉,果然,剪下来的纸爸爸不见了。

“可是我看不见您!”风笛儿说,“我要看看您!”

她再抬起头,就看见一个英俊、高大、热情洋溢的男人。那男人说:“我们约定过的,不要让人看见。当然,如果你想让人看见我,也能够的——来,跟爸爸抬着吧!”

吧!”

看来纸爸爸不是没有力气,是他愿意和风笛儿一起把煤气罐抬进厨房里。他拧好管子,说:“风笛儿,从今以后,你有爸爸了。我就住在抽屉里,不会被人发现的。你记着,爸爸除了水,没有什么怕的。”

“我……”风笛儿非常激动,说,“太棒啦,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啦!”

“闺女,”纸爸爸说,“我在抽屉里就是纸,当你非常需要我,以无比真情呼唤我的时候,我就出来,变成真人。每天,这样的时间不会超过1小时。你说过,让我和6楼的老彭一样就好,这是我的规则吗?”

“是的!”风笛儿就想起来了,“我说过,我希望您和彭叔叔一样。规则……也可以算规则吧!因为我……”

风笛儿想说,我担心您像有的爸爸那样,变成坏人,把家给抛弃了,但是没说出口。

风笛儿本来想烧开水,可是她现在不想烧了。他想和纸爸爸一块儿去吃一串糖葫芦,也要一人一个地咬山楂,也要歪着头嚼,跟彭涛家父子一模一样。

风笛儿领着秘密纸爸爸,到街上买了一串糖葫芦。她看看没有熟人,就呼唤纸爸爸显露出来。他们也一人一个地咬山楂,她吃得眼泪都下来了。纸爸爸很奇怪,问道:“闺女,你哭了?”

风笛儿抹抹眼泪,说:“爸爸,我好爱您啊!”

纸爸爸说:“爸爸更爱你啊!下面,我们该做什么了?我们还有10分钟呢。”

风笛儿说:“我们去看秧歌吧!”

纸爸爸就和风笛儿去小广场,看秧歌。

秧歌场子外面人很多,纸爸爸没有显身,却把矮小的风笛儿驮在肩上。风笛儿摸着他毛蓬蓬的脑袋,心里热乎乎的,直想笑。10分钟太短了,她赶紧离开小广场,纸爸爸变成了纸,她小心翼翼地把纸爸爸带回家。

有些夜晚,纸爸爸陪风笛儿写作业,跟风笛儿下鸟兽棋,用扑克牌抓笨猪。爸爸也服从锤子剪子布,从不耍赖。一个小时过去,他就变成剪纸,藏到抽屉里,悄无声息地睡觉去。

姥姥和姥爷回来了。他们带回了不少好吃的和好玩的。风笛儿心里想着纸爸爸,舍不得自己吃,自己玩。晚上,姥爷姥姥都睡了,风笛儿把纸爸爸从抽屉里叫出来,说:“纸爸爸,您尝尝葡萄干,再玩玩电动狗!”

纸爸爸爱吃葡萄干,甜得要咳嗽,风笛儿赶紧让他喝水。纸爸爸说:“闺女哟,我不能喝水,我宁可不再吃葡萄干了。”

说到做到,纸爸爸真有毅力!

纸爸爸也爱玩电动狗,那小狗一撅尾巴,他就捂着嘴乐。

风笛儿特别盼望着班主任召开家长座谈会,她想让纸爸爸露露脸。如果允许学生和家长在一起开会,那就更棒了。没有谁的爸爸比我爸爸更棒——她得意地想。

那天,家长座谈会真的盼来了,而且真的允许学生参加。过去,都是姥爷来参加座谈会的,今天,风笛儿没告诉姥爷,她请秘密纸爸爸来到了学校。

彭叔叔也来了。彭涛吃惊地问风笛儿:“你——有爸爸?”

“你这是什么话?”风笛儿骄傲地扬扬下巴颏儿,眉毛都想飞,等于说:“你看啊!”

“没听说过呀!”彭涛想刨根问底。

“远洋轮听说过吗?” 风笛儿有点小狡猾,“远洋!”

彭涛就“明白”,不再问了。

班主任索老师最好强,她希望自己的班集体样样出色,最乐意跟家长们讨点子。让风笛儿没想到的是,她今天开场先赶人:

“谢谢各位家长在百忙中光临本校!可是,哪位是假家长——不论是借来的,雇来的,租来的,都请回去!请原谅我的固执。我们不能助长孩子们的弄虚作假之风。”

这时便有几个人“噼里啪啦”地站起来,很没面子地溜出了教室。

风笛儿看到纸爸爸在望着她,风笛儿问道:“爸爸您要喝水吗?”

纸爸爸摇摇头,但是情绪已经稳定下来。

索老师一脸感激的笑容。她说:

“各位大哥、大姐,叔叔、阿姨,我年轻,教学没经验,哪些方面做得不够好,请大家提出来,以便我今后改进。”

人们七嘴八舌说了不少。这时候,索老师对纸爸爸说:“风笛儿的语文、数学都不错,也懂事,可是体育不太行,胆小,耐力也不够。我暂时没想出一套好办法帮她,挺急的,非常抱歉……”

纸爸爸想了想,说:“可不能这么说啊,这与家长培养无方、配合不到位有关啊,马克思说过,家长的作业是教育子女;卑拆说过,母亲的心是儿女的教室。家长应尽家长的责任啊!就我来说,做得太差了!请老师给我一段时间,我努力试一试!”

纸爸爸这话,让风笛儿吃惊又感动。爸爸会说这样的话?风笛儿看到,不少家长对爸爸投来尊敬的目光。索老师竟把纸爸爸的发言抄下来,还加了红笔呢。

座谈会后,纸爸爸常常带领风笛儿去城边上的一家体育俱乐部,在那里锻炼。两个月下来,风笛儿的鞍马、爬绳、平衡木进步非常快,胆量和耐力,都得到了大幅度提高。更让人惊喜的是,她的个头拔起了12.5公分,在同龄人里,已算是中上等了。

时间过得真快,有一个秘密纸爸爸陪伴着,风笛儿幸福地升到了三年级,又升到了四年级。让纸爸爸高兴的是,风笛儿成了科科拔尖的好学生。不是有人说心情愉快的女孩会长得俊俏吗?风笛儿就真长得柳眉大眼,细皮嫩肉的了。风笛儿常常上台表演舞蹈,一顶哈萨克小花帽,总是引来一阵阵爆豆般的掌声。

这年冬天,一个大雪弥漫的黄昏,6楼的彭涛叔叔通过一处铁路道口,被火车撞成严重瘫痪。当天晚上,风笛儿招呼纸爸爸的时候,抽屉里没有任何反应。她赶紧打开抽屉,发现纸爸爸变得很皱巴,甚至有点破烂,竟没能出来变成真人。风笛儿忽然就想起她和纸爸爸定下的“规则”,不好,纸爸爸和彭涛叔叔“一样”,也瘫痪了。

风笛儿的眼泪扑簌簌地流下来。

一连8个晚上,她都把纸爸爸从抽屉里拿出来,放在床上,小声呼唤。第9个晚上,纸爸爸挣扎了好几下,才变成了真人。他多憔悴啊!

“纸爸爸,您醒啦?吓死我啦!” 风笛儿紧紧抓着纸爸爸的手。

“体育俱乐部……去不成了……”纸爸爸凄然地说,“你……自己……好好练……”

从此,纸爸爸虽然能够变成真人,时间却不超过5分钟。风笛儿每个晚上都跟纸爸爸说说话。5分钟,多么短暂多么宝贵,一闪即逝的5分钟啊!

怎样才能让纸爸爸恢复健康呢?风笛儿询问彭家婶婶,给彭叔叔用什么药,怎样护理。看来,彭叔叔伤势太重,生命难以留住了。小彭涛为爸爸喂饭,洗脏衣服,接屎尿,擦身……婶婶去奶牛场打工挣钱,给彭叔叔卖药和好吃的。彭叔叔自知来日不多,却为有这样的好妻子好儿子骄傲,痛苦藏在心里,幸福写在脸上……

风笛儿为了给纸爸爸治病,去拣破烂换钱,起早贪黑,不怕辛苦。

这天夜里,外面下着大雨。风笛儿给纸爸爸讲故事听。纸爸爸老是走神,其实是在专心地听着雨声。忽然,纸爸爸流下眼泪,说:“闺女呀,爸爸要走了,你要好好念书,好好锻炼身体,感谢你带给爸爸许多欢乐!”

风笛儿没有听懂纸爸爸的话,问道:“爸爸,您说什么呀?”

纸爸爸说;“我必须走了,我不能再拖累你了。这些日子,你消瘦多了,功课也受到了影响啊……”

“不……”风笛儿握紧纸爸爸的手,说,“纸爸爸您不能走!不能!”

纸爸爸告诉她,6楼的老彭即将走了,我必须跟他一样,这是规则啊……

“不,我要把规则纠正过来!” 风笛儿嚷嚷着说,“您可以跟彭叔叔不一样!我会做到的!您走了,我就哭!”

其实,纸爸爸看见,他的宝贝闺女已经是一脸泪珠了。

纸爸爸本来想好了一条计策——他想让风笛儿给他去拿葡萄干,就说自己想吃,趁机跃出窗口,永远消失在滂沱大雨中;可是,他做不出了。

“闺女呀,你真让爸爸没办法呀,以后我连5分钟,4分钟……1分钟的时间都不能给你,我……”

“您永远是纸爸爸,也不能走!我要永远和您在一起!”

风笛儿,从此走上了6楼,帮助彭家人服侍彭叔叔。她像彭涛一样替彭叔叔换洗尿片,喂水喂饭,而且和彭涛一起为彭叔叔唱歌,打口哨。彭叔叔的身体竟一点点地康复,到秋天的时候,他终于又能和儿子拎着煤气罐,咯噔咯噔地从风笛儿家门外走向6楼。

一天晚上,风笛儿正埋头写作业,忽然听到一个非常熟悉的呼吸声。“谁呀?”

“我是你爸爸呀!”

风笛儿抬起头,就看见一个英俊、高大、热情洋溢的男人。

啊,纸爸爸!

“我和6楼的老彭一样,这是我的规则嘛!”纸爸爸说。

女孩就乐得眼泪汪汪。

猜你喜欢

煤气罐抽屉姥爷
暗中取袜
阔腿裤
肩膀上的爱
严肃又温和的姥爷
谁是小偷
抽屉男孩
我的抽屉
煤气罐袭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