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张静初 我骨子里应该是个男的

2016-08-02李静尘康荦

北京青年周刊 2016年26期

李静尘+康荦

她既是《孔雀》中刚烈执拗、努力追求梦想的“姐姐”,《花腰新娘》中美丽野蛮、活泼奔放的彝族姑娘“凤美”;也是《唐山大地震》中被母亲放弃、始终难以释怀的“女儿”,《门徒》中堕落疯狂、可怜又可恨的吸毒单身母亲“阿芬”。电影里的她总是像一团炽烈的火,用自己全部的能量,去演绎那一个个截然不同的人物,她是张静初。

“要吃杏吗?”采访中的张静初突然甜甜地问道,并提出一口袋新鲜的杏。张静初跟记者说,这些杏是她自己种的,她在北京郊区的家有大大的院子,她没事儿就喜欢“宅”在家里种花种果树,不仅把家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自己和身边的亲朋好友还能吃上她自己种的纯天然水果,一举两得。说话间张静初不时绽开笑靥,像春日中的淡雅杏花。

“不想站在风口浪尖,觉得做中间的那个人才是最幸福的”,张静初有着自己的人生哲学。她与娱乐圈之间始终处于一种“在”而“不属于”的关系,我们永远也不可能看到一个明星张静初,却总能在电影里找到一个演员张静初。这一次,在电影《快手枪手快枪手》里,她叫“李若云”,是一位外表冷酷,内心却似一团火的枪手。

不过这一次除了必要的宣传,张静初还是一如既往的低调。平时的她并不常出现在公众的视线中,连微博都很少更新,约158万的微博粉丝数量也难以与她的江湖地位相匹配。与其说她不擅于经营自己的人气,不如说她根本就是在刻意减少自己的曝光度。对于圈里的风往哪边吹,张静初可是丝毫也不在意的,“有戏”的时候就全然投入,“没戏”的时候就悄悄溜走,养花种树、收拾屋子,过自己恬静却有滋有味的生活,张静初不喜热闹,一个人也能过得怡然自得。

张静初看得通透,活得洒脱,不想做站在风口浪尖上的人。“因为太辛苦了,任何事情都是有代价的,一个人特别红,代价就是自由度会减少”。她觉得“做中间的那个人是最幸福的”,既能达到经济上的独立,又能享受无拘的自由,“不会到哪都被无数的粉丝围着”,这种自由自在的生活对于水瓶座的她来说简直太重要了。“在别人看来我可能没有那么红,但是我自己感觉很快乐”。

在保持着并不高产的拍戏频率下,这一次她带来了自己主演的电影《快手枪手快枪手》。电影讲述了一段“动刀、动枪、动感情”的夺宝故事。市井骗子小庄(林更新饰)机智却爱耍小聪明,以一双“快手”行走江湖,赌局中被“枪手”李若云(张静初饰)威胁,踏上找回传国玉玺的寻宝之路。途中二人默契配合,与老顽童石佛(腾格尔饰)、金三娘(刘晓庆饰)夫妻二人组成“夺宝者联盟”,与觊觎国宝的宋静之(锦荣饰)等反派斗智斗勇,产生了很多的笑料。

谈起这次饰演的高冷枪手“李若云”,张静初有自己的一番理解,“我觉得她的‘高是来自于她的理想和信念,那是一个国家危亡的时候,那种牺牲小我、成全国家大业的精神是我们现在不太有机会去感受的;而她的‘冷又来自于她的身世,之前经历过很伤心的往事。所以她的‘高冷不是好像‘装的一个词,而是都来源于一定的根基,总之这个人物还是挺有劲儿、挺有力量的,不是一个只会装酷的角色”。

除了高冷,李若云这个角色,还是一个十足的大女人形象,坚毅果敢,强大且独立。张静初觉得自己在这点上和“李若云”最为相像,“我骨子里应该是个男的吧”,她开玩笑说道。

确实,她的独立与强大在小时候就显露无疑了。张静初出生于福建永安的一个普通的知识分子家庭,从小在山区里长大,成天跟着哥哥跑去山上捡石头、摘果子,像个小男孩。13岁的时候就离家到省城的福州艺术师范学校读书,当同宿舍别的同学都哭成一片的时候,她却躲在蚊帐里乐,觉得“太好了,终于摆脱我爸妈的魔爪了”。而且,张静初的父母对她也特别放得开,在开学两个月之后,就只打过来一通电话,嘱咐小静初“枕头里缝了50块钱,千万别当10块用了”。其实父母是怕张静初担心,想让她安心上学,不要惦念家里。

“我从小就是个马大哈”,特别迷糊的张静初也从来不计算自己每个月的开销,总是到月末就没钱了,“那时真是恨不得扒开桌子缝来找钢镚”。后来,对铺的一个大她几岁的姐姐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就会在每个月初帮她扣下300块钱,买完饭票之后就存起来,用来支付她的三餐费用,“这样起码能保证我不饿肚子”。

在16岁那年,不甘心做一名幼师的张静初来到了北京,开启了自己的“北漂”生涯。她本身学的是美术专业,所以一开始就是奔着中央美院去的。曾经在美院门口,她看到了一个拎着油画框的女生,“那时觉得好美,特别飘逸”,于是就跟着人家一直走了3分钟。后来发现自己的专业基础比较弱,考上美院的可能性实在是太小了,所以不得不放弃了这个想法。

在北京当时住的是地下室,虽然条件很差,但是张静初却觉得那段日子很开心。“如果现在回过头来让我再去住那样的地方,我还是一样能住,即使再差的我也可以坚持。”张静初说。

一次偶然的机会让张静初结识了中戏的钮新慈老师,在老师的辅导下,她顺利考上了中戏的导演系。被问到为什么不读表演系而选择了导演系时,张静初说自己从来就没想过当演员:“其实我觉得自己不是特别漂亮,关键是我的性格比较害羞、内向,并不是那么适合做演员。”毕业之后,张静初也从没想过踏上演艺这条道路,拍广告纯粹是为了勤工俭学。一直到拍了《孔雀》,有了好角色的体验和好导演的指导,她这才意识到“原来自己也可以当一个不错的演员”。跟着角色又哭又笑,不需要刻意地演,而是真实地流露自己的感情就好。也是自此,一条崭新的人生之路在张静初面前才全然打开。

Q = 《北京青年》周刊A =张静初

我骨子里应该是个男的

Q:讲一下你接拍《快手枪手快枪手》这个电影的渊源吧。

A:这个电影剧本出来两年前,和我的师兄也就是导演潘安子碰过几次面,他就聊起来这个项目,因为我一直说想演一个特别酷的角色,喜欢枪手、女英雄这种,所以大概两年前就有这样一个想法吧,说实话我后来就没怎么再想这件事,一般实现的可能性不太大。两年之后我的经纪人就给我递了这个剧本,我就觉得还是挺感动的,两年前说的事情,现在真的实现了,他也没想过中间换人。

看了剧本,我觉得是一个挺有趣的剧本,不过说实话有点复杂,我第一遍看得晕头转向的,里面人物众多,国籍也特别多,有俄国人、朝鲜人、日本人,我们自己中国人也分好几个不同的党派。整个剧本非常幽默,人物很有趣,不管是腾格尔老师演的“贼王”,还是小新演的这个新的“快手”,刘晓庆老师演的这个非常泼辣的金三娘,都特别有意思。我这个角色也特别酷,出场和最后结尾的大决战很炫酷,当然也很惨烈。这个戏有意思的地方在于,虽然它是一部很精彩的动作戏,但整个都是用一种很幽默的方式来讲述的。拍的时候还是挺开心的,不像拍一些纯动作片的时候内心那么悲壮。因为我觉得安子是一个很以观众为先的导演,所以整个片子就是很接地气,很有趣,我还是挺期待的,还没来得及看成片。

Q:电影里你扮演了一个高冷的枪手—李若云,谈谈自己是怎么塑造这个角色的吧。

A:从演员的表演来说,应该说还是蛮有空间的。因为这个角色有让人很心疼的时候,也有很酷、很冷的时候,也有为了爱情彻底牺牲自己的时候,所以在商业电影里,这样的角色算是很精彩了。除此之外,这个角色也有挺逗的时候,她的性格里那种孩子般的天真和幽默,可能在遇到林更新扮演的“小庄”之后,才会慢慢地展现出来。

Q:这个角色和你本人有相似的地方吗?

A:我也不知道(笑)。因为是我来演嘛,所以这里面的情感都是我的,都是真实的。但是她的经历确实是我生活中不太会经历到的。总而言之,别人演肯定是另外一种样子。这个角色算是一个大女人的形象吧,这点还是和我挺像的,我骨子里应该是个男的(笑)。我在生活中的性格应该算比较要强的吧,没有那么柔弱。

Q:这个角色是一个枪手,那免不了和戏打交道,那拍戏的过程中遇到过什么挑战吗?

A:枪特别特别沉,在戏里面我要耍很多花样,所以训练的时候就非常痛苦,手也弄破了。很多时候我举着枪,显得特别帅,但是心里实际上在想“哎哟我的妈呀,赶紧喊停吧”。最后我还用了那种长筒的来福枪,有很多接枪的动作,还蛮考验体力的。我觉得那个就是炫酷后面的代价吧。电影有很多近景和特写,如果用木头的、橡胶的材质就没有金属那么亮,那么精致。

Q:拍戏的时候有没有什么难忘的事情?

A:我们都是在绿布里演戏。拍出来都是飞机在空中飞,但是实际上我们都是在一个木头壳的假飞机里面,得一直想象飞机随着气流颠簸,进入云层,或者前方有山峰这种场景,而这些完全靠我们的形体来表现。我觉得还是挺逗的,非常滑稽。大家得有一样的方向感,所有的人都得是一个节奏,向左颠,向右倒,挺像疯子的。

Q:以往你是很少出演这种喜剧电影的,这次演这部动作喜剧有什么感觉?

A:拍喜剧片,整个剧组的气氛都特别开心。喜剧其实是很难演的,是所有类型片里面对演员的考验是最大的。但是我很遗憾这次在里面的搞笑成分不太多。很希望未来有一天能演一个特别逗的角色,那样的话演起来会更high吧。我经常看小新和腾格尔老师他们演戏,我都笑得不行了。尤其是腾格尔老师,我们经常打得天昏地暗的,他就爬过来咬了反派的脚一口,然后我们所有的戏都被他抢了,我们就觉得这样的角色太好了。

我比较抵触那种类似选美的选角儿

Q:你是一个不愿意被“挑来捡去”的演员,那你有主动争取过哪个角色吗?

A:主动争取的还是一开始的《孔雀》吧,后面的戏就还好。我说的不喜欢被人“挑来捡去”,更多的是刚出道时遇到的情况,那时大家还不太认识我吧,也没有什么试戏的机会,导演可能是看一眼就走了。那时候我刚刚出来拍戏,就会碰上那种比较像选美的选角儿,主要是看外形。我觉得既然一个演员来了,就要给她一次表演的机会,让她能展示自己,不管行不行,这起码是一种尊重。我之前就是对这种选美的行为有一点抵触,就觉得自己真的干不了这行。但《孔雀》的选角的过程就是不断地试戏,试装,给你机会去展示,我觉得是一个特别公平竞争的机会,我觉得就算没选上也心服口服。这种试戏我觉得是特别正常的,但是别去选美,因为是选演员嘛。在竞争《孔雀》的这个角色的时候,整个过程我都是全力以赴的,剧组安排干什么就干什么,努力做到最好吧。

Q:在考中戏导演系的时候,有表演这一项吗?当时就发现了自己的表演天赋吗?

A:有啊,边讲故事边演小品这种。一开始表演得特别烂,老师指导了几次之后我就上道了。当时我在小品里演一个从农村到城里给市领导送鸡的一个老太太,然后鸡就窜出来,鸡飞狗跳的,整个教室都翻了天了,还是挺逗的,觉得自己还可以演喜剧诶。但是当时我还是没有想过会当演员,只是考试需要嘛。真正的演戏是后来到学校以后,演一些小品、片段。到毕业大戏的时候,我争取到了女主角,那个经历还真是让我过了演员的瘾。当时每演完一场都觉得挺遗憾的,觉得演一场少一场,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演戏了。连毕业以后都没想过会做演员。当时每个周末我基本都会出去拍广告,勤工俭学,觉得攒攒钱就可以出国留学了。

Q:那后来是什么机缘让你走上演员之路呢?

A:毕业之后一直陆陆续续地演了几部电视剧,第一部是《你的生命如此多情》。但是挫败感也挺强的,总觉得自己演得不好,都不怎么回头看我自己的戏,虽然大家的反映好像还可以。一直到拍了《孔雀》,加上顾长卫导演的调教,他告诉我演员不需要演,而是真实地表现,才让我彻底地放松下来了,让我意识到自己也可以当一个不错的演员。我这个人也是眼高手低嘛,当时也看了一些很棒的演员的表演,我就觉得自己一辈子也不可能成为那样的演员,后来演完《孔雀》之后发现他们好像也不是遥不可及的了,我就觉得找到了一个路径吧,可以让自己成为一个很好的演员。

Q:还想过自己会执导电影吗?

A:我觉得如果有合适的剧本,时机成熟的时候,还是会过一把瘾吧,但是也不是非做不可。

Q:有哪些真人秀节目找过你吗?有打算参加吗?

A:前一阵子我刚录了一期“跑男”,但是常驻的那种我可能做不了。我觉得比拍戏累多了,体力消耗非常大,好辛苦啊。除非特别合适的会考虑,但是目前还迈不出这一步吧。一直录的这种真人秀可能会影响到拍戏,总之拍戏还是我最主要的工作。

找男朋友我丝毫不在乎颜值

Q:生活中有什么爱好吗?

A:我喜欢看电影。我特地装了一个投影,晚上就自己一个人在家看电影。有时候会出去旅行。还喜欢运动,因为我觉得运动是世界上最值得受的苦之一,每次锻炼之前都好想死啊,特别不想去练,练得过程中也很痛苦,但是每次练完了之后都觉得太值得了,全身觉得都轻松了。我的性格是比较容易悲观吧,锻炼会让人变得积极。

Q:很多人都有拖延症,你是天天都会锻炼吗?

A:在北京的时候,我一个星期会去两次健身房,然后每天我会到公园跑30分钟,有的时候一周练2-3次瑜伽,差不多是每天都练,但是练的项目不一样。

Q:最喜欢的书是什么?

A:一般我睡前都会看书,看完心里都会很安静。我认为还是要看经典,有一些书会反复看,像我以前最喜欢的《百年孤独》,前一段时间杨绛先生去世了,又把她的《走到人生边上》拿来看,好的书会让人心越来越大,会把自己小小的烦恼忘掉。人都说脸上要做美容,做spa,我觉得看书是一个能给你的精神做spa的过程。

Q:不工作的时候会宅在家里吗?

A:对啊,我是一个很宅的人,喜欢弄弄院子,我种的西红柿已经结果了,还有草莓、月季,我就是喜欢平常没事的时候把家里弄得漂漂亮亮的,每个星期都会有新的花摆进来。我就是那种自己生活还能过得挺享受的人。

Q:你的爱情观是什么样的?

A:我希望找到一个很谈得来、能互相信任、在一起玩得很开心的伙伴。以前是比较喜欢成熟型的男人,现在呢,觉得在一起快乐、开心是最重要的。找男朋友我丝毫不在乎颜值。性格方面,我很喜欢开朗一点的人,因为我自己是那种比较闷的人,比较容易悲观,会把事情往最坏的方向想,凡事都会做最差的打算。但是我还是希望找到那种能够给我积极的生活观的人,凡事都会往好的一面去想,别像我一样那么悲观。我现在也在尽量地调整,变得更积极一些,因为过程比结果更重要啊。

Q:你有计划过自己会在多少岁的时候结婚吗?

A:没有啊,以前我还觉得自己会在20几岁结婚呢,所以计划是没有用的。其实我对婚姻一直都不是特别乐观,除非找到让我很有信心面对他很多年不会烦的人,才有可能走进婚姻吧,不然的话就没什么必要,一个人不也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