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以创新贸易化解产能过剩

2016-03-24

世纪人物 2016年2期
关键词:僵尸制造业企业

曾经让国人引以为豪的中国制造业一度在国际市场上大放光彩,但随着制造业市场进入成熟期,加之企业过高估计市场的增长潜力,于是,中国制造业就已深陷产能过剩的困局了。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4年三季度,我国总体工业产能利用率仅为78.7%,尽管国家加大了对产能过剩行业的调整力度,但2015年情况并未完全好转,制造业的平均产能利用率约为60%,换言之,过剩的产能达到40%左右,产能利用率不仅低于美国等发达国家当前工业利用率78.9%的水平,也低于全球制造业71.6%的平均水平。工信部公布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在中国目前24个行业中, 22个存在着严重的产能过剩。可以说,传统的制造业已经无力再作为支柱性产业存在了。尽管业内诸多人士对此持反对意见,但随着一波又一波汽车降价潮的来临,产能过剩的寒风正劲。在这一浪潮的冲击下,装备制造业关、停、并、转几乎成为常态。有评论认为,中国制造业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进入全面过剩时代,从服装到家电、从风电设备到汽车、到工程机械,产能过剩成为制造业“新常态”,大规模的倒闭潮,已经开始显现。

2015年12月,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49.7%,已连续5个月在荣枯线之下徘徊,这与产能过剩也不无关系。还要值得关注的是,我国制造业产能过剩所形成的“落潮效应”,将一批僵尸企业给拍到了“沙滩”上。僵尸企业至少具备三大特点:一是自身丧失盈利能力,连年亏损,长期靠政府补贴或银行续贷“输血”生存;二是尽管生产经营活动几乎停滞,但产能仍在,有参与行业竞争的可能;三是企业不具备市场功能,存在缺乏战略意义但难以顺利退出。随着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和我国制造业产能过剩的积重难返,僵尸企业所产生的严重性和危害性日益凸显。

制造业产能过剩问题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早在2013年10月15日,国务院就发布了《关于化解产能严重过剩矛盾的指导意见》。但问题是,各地方在化解制造业产能过剩中,由于面临种种困难,使化解工作迟迟不能奏效。一是认识不到位,压减产能动力不足。淘汰落后产能从短期看对地方经济影响较大,主要体现在利税可能减少,就业压力增大。因此,一些地方对压减产能工作缺乏主动性,顾虑重重,持观望态度。二是市场机制不健全,政府干预过多。部分地方政府为招商引资和政绩需要,不顾产业调控政策和地方实际,不分对象主动为企业提供各种优惠政策。政府的盲目干预导致资源错配,落后产能迁移到有优惠政策的地方,增加了淘汰难度。三是产业集中度低,退出渠道不畅。产能过剩行业普遍存在产业集中度低、企业规模小且分散的问题,重复建设严重,产品结构不合理,低端产品多,恶性竞争现象较为普遍;企业违法成本低,守法成本高,则“劣币驱逐良币”。这里尤其要提出的是,有些制造业企业因为创新能力不足、转型升级难度大而形成产能过剩。如某省轮胎产量占世界的20%、我国的40%,却需要到德国测试轮胎性能。最奇葩的是,目前,我国一年要生产将近400亿根笔,但是3000多家制笔企业中没有一家掌握高端笔头和高端墨水制作的核心技术,我们只是在产业链下游赚得一点加工利润。

第一,必须发展新兴产业和高新技术产业,借此实现制造业的突围、转型与升级。去年5月,国务院印发了《中国制造2025》文件,核心就是要打造中国制造4.0,希望用10年时间,来实现制造业由大到强的转变,提高国家制造业创新能力。文件已出,“十三五”时期各地就应该严格按照文件精神办事,力争实现制造业的突围、转型与升级,从制造业大国走向制造业强国。

第二,进一步加大制造业企业科技投入,提高研发能力,提升“微笑曲线”左端水平。要深化知识产权领域改革,加快知识产权强国建设,运用专利战略指导中国制造业企业和海外企业之间的竞争,抢占国际企业创新制高点。

第三,促进加工贸易创新发展,推动企业向生产制造与服务贸易融合发展转变。包括延长产业链,提升加工贸易在全球价值链中的地位;发挥沿海地区示范带动作用,促进转型升级提质增效;支持内陆沿边地区承接产业梯度转移,推动区域协调发展;以及引导企业有序开展国际产能合作,统筹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

第四,加快治理僵尸企业,盘活资产存量。对于扭亏无望的僵尸企业,可依据《破产法》实施破产清算,让其退出市场;对核心业务仍在健康发展,只是融资来源暂时枯竭的僵尸企业可以实施兼并重组。

第五,要高度重视出口和对外投资。新年伊始,人民币兑美元大幅贬值,官方和民间、国际和国内都在为人民币的升与贬争论不休。在笔者看来,尽管去年末人民币被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的货币篮子,但中美货币之间还有很大的差距,人民币还不是硬通货,中国还必须千方百计发展外贸出口,提高出口竞争力。只要有强大的出口作为支撑,人民币汇率自然就稳定了,中国制造业复苏就快了,这也为制造业过剩产能的处置营造了良好的货币金融环境。同时,新的一年,中国还要通过亚欧“一带一路”、“亚太自贸区”、中非“三网一化”以及中拉“三乘三”等模式,加快制造业过剩产能(但并不是低层次产能)的国际转移,实现国际产能合作,推动国际经济的发展,进而使我国的制造业获得更多的扩展海外市场的机会。

猜你喜欢

僵尸制造业企业
2019长三角制造业企业100强
2018上海民营制造业企业100强
2018上海企业100强
2016,中国企业500强发布
2014上海民营制造业50强
2014上海制造业50强
新申请企业一经受理便预披露
新申请企业一经受理便预披露
没点蚊香
僵尸来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