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讨要“隔代探望权”,失独老人拿什么慰藉

2016-03-07凤儿

幸福·婚姻版 2016年1期
关键词:高强隔代轩轩

凤儿

独子坠楼身亡后,媳妇肚中还未出生的“遗腹孙”便成了高纬老两口唯一的精神寄托。可媳妇却以孩子还小不愿被打搅为由,不让老人见孙子。在见与不见的问题上,高纬夫妇最后将媳妇告上法院,讨要“隔代探望权”。法院到底会怎么判决呢?

独子突然离世

“遗腹孙”成唯一寄托

现年63岁的高纬,家住江苏无锡。退休后,便和老伴李玉兰过着安逸闲适的生活。老两口身体一直不错,就盼着唯一的儿子早日结婚成家,他们好帮着带孙子。儿子高强1982年出生,在无锡一家电脑设备公司任职,因为平日里不善言谈,直到2012年6月,高纬夫妇在公园的“相亲角”才给他相中了一位合适的女孩。对方名叫王茜,比高强小两岁,无锡本地人,娇小可人。几番接触后,高强和王茜很快确立了恋爱关系。2012年年底,两人登记结婚。

2013年1月,王茜怀孕了。得知消息,李玉兰高兴坏了,早早地便给未出世的孙子准备小衣服小鞋袜。哪知,2013年3月,高强突然不幸坠楼身亡。儿子的突然离世,彻底击垮了高纬夫妇,他们怎么也不愿相信,儿子会自己掉下楼去。这其中肯定有隐情,而媳妇王茜便成了他们最大的怀疑对象。后经公安部门出具的材料认定,高强系高空坠楼而亡,排除他杀的可能性。虽然洗清了嫌疑,但王茜和公婆之前的关系却大不如前,一气之下,王茜搬回了娘家。

儿子不在,媳妇肚子里的“遗腹孙”便成了老两口唯一的精神寄托,他们怕关系闹掰了,媳妇会把孩子打掉。为了改善和媳妇的关系,他们隔几天便买一些营养品给她送去,腆着老脸说好话。经过两家人协商,王茜决定生下孩子,而高纬和李玉兰给媳妇4万元的营养费。

2013年10月底,王茜顺利生下了一名男婴,取名高子轩。高纬和李玉兰抱着孙子泪如雨下。李玉兰向媳妇提议:“家里地方大,要不你回家坐月子,我保证把你和孩子照顾好,强子不在了,这也算是我们当爷爷奶奶的一点心意。”王茜没同意:“我还是回我妈家吧,搬来搬去太折腾,而且那个家到处都有高强的影子,我看了心里难受。”出院前,王茜对两位老人说:“不管怎么样,孩子身上流着高强的血,你们想他了就来看看。”有媳妇这句话,高纬颇感欣慰。为了让媳妇休息好,老两口也很识趣,总是隔个十天半个月才会去看看,每次去坐一会儿看看孙子就走了。可即使这样时间久了,王茜家人依然觉得自家的平静生活被打乱了,他们明里暗里希望高纬夫妇能少来一些,让孩子健康地成长。

2013年12月25日,高纬和李玉兰带着新买的衣服去看孙子,可敲了好久的门都没人应声。隔壁邻居听见后出来说:“他们带着孩子刚到家,可能在厨房没听见,你们再叫叫看。”足足等了好几分钟,王茜才开门,脸色十分难看:“这大中午的你们怎么过来了?”高纬陪着笑脸说:“我跟你妈去逛街时看到几套小衣服挺好看的,就想着给孩子送来。小轩轩呢?”王茜挡在门口说:“轩轩感冒了,刚从医院回来,现在孩子抵抗力特别差,大人身上细菌多,要不你们过几天再来吧。”

说话的空间,房间里传来孩子的哭声,王茜嘟囔道:“孩子刚睡下又被你们吵醒了。”跟着媳妇一起,高纬和李玉兰进了屋。进去后,李玉兰心疼地摸摸孩子的头,便想抱抱他。王茜没同意:“你们手脏还是别抱了。”考虑到孙子生病了,李玉兰也没再勉强,把新衣服递到了媳妇手上:“我跟你爸先回家,明天再来看轩轩。”“轩轩身体不好,我们家人都挺烦的,没有精力照应你们,你们暂时还是别来了。”听媳妇这么说,高纬有些不高兴了:“我的亲孙子我咋不能来看,再说孩子病了,我们当爷爷奶奶的理所应当要多来照顾照顾,不行,你把孩子给我们带回家。”

王茜脸色一沉,把孩子交给母亲后,便把公婆往门外推:“等孩子病好了,我再给你们打电话,没接到我电话你们别来。”这下子,高纬被彻底惹怒了:“每次我们来看孙子,都要看你脸色,我就不懂了,当初是你说的我们想孩子了随时能来看,现在怎么就不能看了。”王茜也火了:“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我平时带个孩子已经很累,根本没力气应付你们,再说我看见你们就会想起高强,我不想再想起过去的事了。”说完,“砰”地把门关上了。任凭老两口在外怎么敲门,就是不开。

高纬气坏了,当即给当地妇联打电话寻求帮助。最终经调解,双方达成约定:高纬夫妇一个月只能看一次孙子,而探望时间由王茜定。

矛盾升级

唯一的血脉避而不见

2014年8月3日星期天,高纬和李玉兰拎着才买的几罐婴幼儿奶粉,顶着炎炎烈日去看孙子。刚走到王茜家门口,就见她抱着孩子准备出门。李玉兰赶忙迎上去,笑着说:“前段时间来看见轩轩的奶粉快喝完了,就和老头子买了几罐送过来,顺便看看我的小孙子。”王茜把孩子放到老人手上,可孩子认人,一脱离妈妈的怀抱就使劲地哭。孩子一哭,王茜忙又把孩子抱了回来:“我现在要带着轩轩去婴儿游泳馆,奶粉你们放在门卫那,我回来再拿。”说完,带着孩子就走了。看着孙子走远,李玉兰直抹泪眼。

8月20日,高纬和李玉兰带着侄子从日本代购回来的婴儿产品再次来到王茜家,上次只见了孙子几分钟,他们希望今天可以多待一会儿。听到是他们,王茜隔着门说:“半个月前你们才见,时间还没到一个月,过半个月再来吧。”

一听又见不到孙子,高纬不高兴了:“上次我们来,只见了一眼你就把孩子抱走了,不能算一次,今天得补上。”听此,王茜把门打开了,拦着门口气急败坏地说:“轩轩现在认生,每次你们走之后,他都要哭半天,我拜托你们以后还是少来几次,就当是为你孙子着想。”双方早就说好一个月见一次,这才几个月媳妇便要食言,高纬和老伴自然不乐意:“孩子正在认人期,现在不让我们见,以后就算见了,孩子不认识我们那样还有啥意思,今天我一定要见到孙子。”一个要见一个不给见,双方就在大门口吵了起来。

双方拉扯之间,李玉兰不小心把门外的花盆碰碎在地,巨大的响声惊动了卧室里的孩子,孩子撕心裂肺的啼哭声让高纬心疼地松开了拉门的手。王茜见状立马把门关上,无论老人怎么呼喊都不再应声。

回到家,李玉兰搂着儿子的遗像老泪纵横。高纬也生气,可为了年幼的孙子,他主动给媳妇发了条道歉短信:“今天是我们不对,不该那么说,你带孩子辛苦我们都理解,如果累了,可以把孩子送回来,我们帮你带带,这样你也好放松放松。对我们来说,高强没了,你就是我们的闺女,轩轩也是我们唯一的寄托,希望你理解。”短信发出去后,王茜一直没有回复。

9月19日,时间又隔了一个月,高纬和李玉兰再次去看孙子,可无论夫妻俩在门外怎么敲门,屋里都没有半点声音。李玉兰以为王茜带着孙子外出了,决定过几天再来。可接连几次,他们都扑了个空,这才意识到是王茜故意避而不见。

9月30日,当高纬和李玉兰再次敲门无人应答后,高纬当场拨通了儿媳王茜的手机,质问道:“王茜你什么意思,我是孩子的爷爷,你凭什么不让我们进去看孩子,你快点把门给我们打开,不然我就在门口敲到你开为止,让邻居们都来评评理。”王茜听完什么也没说就挂了电话。电话被挂断,高纬只能把气全撒在门上。这大力的敲门声没能把王茜敲出来,却把妇联再次敲了过来。

妇联的工作人员劝王茜,可王茜却有自己的想法:“孩子从小没爸爸,胆子本来就小,现在又是认人期,受到一点惊吓好几天才能缓过来。他俩来的也太频繁了,他们是退休不用工作,我还要工作还要照顾轩轩,他们也该为我考虑考虑。”王茜越说越激动,“以后我希望他们不要再来,我和孩子都想彻底告别过去,重新开始生活,孩子想爷爷奶奶了,我会带着他回去看看的。”

讨要“隔代探望权”

失独老人谁能慰藉

2014年11月4日,高纬夫妇已经好几个月没见到孙子了,他们给王茜打电话,王茜不接,去她家也进不了门。时间久了,李玉兰生了一场病。老伴病好后,高纬决定讨个说法,他们觉得儿子过世后,对于这唯一的孙子,他们有权探望。第二天,高纬和李玉兰来到了律师事务所,委托律师起诉儿媳王茜,讨要“隔代探望权”。

律师告诉高纬夫妇,探望权一般都是基于父母和子女之间的,对于未成年人的隔代长辈是否也可以享受探望权,法律没有明确规定,所以官司能否打赢,谁心里都没底。李玉兰哭着说:“我们打这场官司,不是只为了看几眼孙子,而是给我们一个活下去的理由,儿子没了,如果再失去孙子,我们真的不知道这日子该怎么过。”见两位老人直掉眼泪,律师只能先跟王茜沟通看看。

王茜态度很坚决:“即使打官司,我也不会再让他们见孙子,不是我不讲情面,而是为了孩子着想我必须这么做,我只想让孩子单纯地生活,不受任何外界的打搅,他们对我们来说,便是最大的痛苦来源,看见他们,我就能想起高强,我的心就疼,为了孩子我得往前看。”

说服不了儿媳,2014年11月6日,高纬夫妇将媳妇王茜告上法院,要求每月探望孙子三次。

2015年1月23日,法院开庭审理此案。在法庭上,高纬和李玉兰多次强调,只要王茜愿意让他们每个月都能去看望孙子,那么孙子以后的生活费等,夫妻俩愿意承担一半甚至更多,可王茜却不接受。双方各持己见,谁也说服不了谁。

2015年7月8日,法院第二次开庭审理。在庭上,李玉兰哭着说:“我们已经有半年没见到孙子了,不知道孩子长啥样了,其实我们的愿望真的很简单,就是远远地能看上孩子几眼,那样我们就满足了。”王茜没说话,眼泪却汩汩而出。

最终法院认为,我国《婚姻法》虽确定了父母对子女有探望的权利,祖父母、外祖父母对孙子孙女是否也享有该权利,并未作出明确规定,但法律法规并未排斥或禁止。原、被告双方系孩子的直系血亲长辈,双方之间存在着特定身份的亲属关系,而特定身份的家庭成员之间,也产生如相互抚养、继承、照顾、扶助等法定权利与义务。被爷爷奶奶所关爱的权利,对孩子来说,既符合相关的法律规定,也合乎自然法则。最终法院判决老人在孙子10周岁之前可以每月探望一次,每次探望时间以6小时为限。这也成为江苏首例胜诉的“隔代探望权”案。

日前,记者再次致电律师,她说到目前为止,两位老人依然没看到孙子,也许破碎的亲情需要时间慢慢修复。

(为保护个人隐私,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未经作者同意,本文禁止转载)

幸福提醒

在法律上,对于未成年人的隔代长辈是否也可以享受探望权,法律并没有明确规定。但这起江苏首例“隔代探望权”案的胜诉,给中国千千万万的失独家庭带去了一丝希望,而把“隔代探望权”纳入相关法律法规已刻不容缓。同样,本刊也呼吁,天下做父母和祖父母的都能将心比心,和谐相处,毕竟血浓于水,不能太自私!

编辑:成小晟 happycxc303@163.com

猜你喜欢

高强隔代轩轩
金玉良言
解救轩轩
爷爷奶奶来“听课”
祖辈学堂:幼儿园隔代开展家庭教育的实践建构
下次吃2点
一种含钨的高强钛合金
隔着代,相亲爱
丢啥也别丢魂
隔代家长怎样当
寻找回家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