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告慰天堂里的你!滚蛋吧肿瘤君

2016-03-07张东亮

幸福·婚姻版 2016年1期
关键词:滚蛋白百何肿瘤

张东亮

2015年10月9日,韩延执导的电影《滚蛋吧!肿瘤君》爆冷入围奥斯卡,角逐第88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这让韩延成为代表中国内地“冲奥”的首位80后导演。鲜为人知的是,他是电影原型——漫画家熊顿的忠实读者。女孩没坚持到电影拍完就离开人世,可他们之间的故事,如同这部电影一样,感人又充满正能量!

成名前

他是她的漫画迷

韩延1983年出生在济南市一个普通知识分子家庭,受父亲影响,他中学时已萌生当导演的念头。“爸爸年轻时想学画画,考上很好的学校,但没有钱读,于是自学画画,却遇上了上山下乡。他是那个时代的文艺青年,但被那个时代耽误了。我从小看爸爸画的油画,听他吹口琴,慢慢地我开始想,到底一个什么样的艺术形式能够完全地表达自我,我想到电影。”

中学毕业后,韩延考入中央戏剧学院电影电视系。入学时老师问他,如果这辈子你只有机会拍一部电影,你会拍什么题材?韩延说他要拍一部青春片,希望找到这个时代的青春情怀。大学期间,他独立制作了多部青春短片,屡屡在大学生电影比赛中获奖。2008年,他被曾志伟看中,拍摄《九降风》的内地版《摊开你的地图》,可惜电影因审批问题,未能公映。

直到执导《第一次》大获成功,韩延的导演之路才愈走愈明朗。有趣的是,其间,一个笔名为“熊顿”的美女漫画家的作品,引起了韩延的关注。熊顿原名项瑶,出生于浙江松阳。爸爸是公务员,妈妈是电影院职工。女孩生性顽皮,曾“偷喝爸爸的酒醉倒,往外婆的茶里猛加白糖,手持板凳追打男生”,这些儿时的糗事,都被她自我揭露在漫画中。在嘉兴上完大学后她只身闯荡上海、北京。作为一枚资深熟女+剩女,她不停找房,不停搬家,经历过噩梦一样的合租伙伴,也在租房中体味难得的甜蜜友情,还曾有过被房东扫地出门、连夜找房的酸楚与无奈。

熊顿因绘本作品《熟女养成日志》一炮而红,被赞为“中国的高木直子”。此后陆续出版《熟女“房”事心经》《减肥侠》《世博原创漫画丛书——三毛寻宝记》等,同样大受欢迎。因经常看她的作品,后来韩延甚至成了熊顿漫画的忠实读者。

不幸的是,2011年8月21日清晨,熊顿起床后突然晕倒在地,送医院后检查出患有非霍奇金淋巴瘤。从病发昏倒住院,到2012年夏天第一次出院,这期间种种生活琐事和治疗过程,都被当时不到29岁的她用搞笑漫画记录了下来,开始在网络上发表。在漫画中,呆萌率性、头上还竖着两个“熊耳朵”的熊顿,无论面对疼痛难忍的胸腔穿刺检查,还是因化疗而大把脱落的头发,都能笑口常开、奉献新颖脑洞。绝症中的她不忘花痴帅气的医生,依旧享受美食和美容,幽默面对每一个旁人难以想象的难关。

熊顿不求同情、永不绝望的乐观精神迅速引起了关注。尤其她幽默细腻的笔触,让无数网友捧腹又泪奔。原帖的访问量达到数百万,陈坤、王菲、姚晨都曾在微博上为熊顿送祝福,熊顿还因此被大家称作“最搞笑的抗癌漫画家”。当时,韩延很敬佩这个坚强女孩,并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熊顿。这位美女漫画家告诉他,小时候因为经常泡在妈妈工作的电影院看电影,她曾经梦想未来能拍一部属于自己的电影。只是因受日本著名漫画家鸟山明《七龙珠》的影响,而不可救药地迷上了漫画。一次,熊顿突发奇想,真诚地对韩延说,她非常期待能将《滚蛋吧!肿瘤君》改变成电影,见这位新锐导演对之颇感兴趣,熊顿非常开心。

这个题材引起了著名制片人江志强先生的重视,他是电影《第一次》的监制,以及扶韩延上战马的人,同时也是为了拍《捉妖记》差点倾家荡产但最后票房超过20亿的那位。江先生听完韩延讲述的故事,便马上请人写剧本。因当时熊顿病情好转,她还亲自参与到剧本的创作中,那时剧本已经有一个雏形了。熊顿在第一稿剧本完成后脑洞大开,甚至开玩笑地说,只有两个人可以演这个角色,一个是她自己,一个就是白百何。

她走后

他用电影来还原

2012年8月,熊顿的漫画《滚蛋吧!肿瘤君》出版。韩延非常高兴,还专门给她发短信表示祝贺。他不知道的是,此时,女孩因病情复发再次住院。韩延更没想到的是,3个月后的11月16日,她竟突然病逝。这天晚间8:54时,一直由熊顿本人更新的微博“@熊顿XD”贴出一则消息,间断的一行字:“项瑶,我们亲爱的熊顿,已于今天17:25分离开。感谢这么长时间以来大家对她的支持与关爱。愿她在天堂还像以前一样快乐,安好。”

韩延和许多网友一样,不愿相信她离开。熊顿最后关于自述的微博发表于11月9日,称“因为放疗性肺泡炎,我得住很久医院了。除了看美剧别的什么的做不了,因为一开口就咳嗽,真讨厌。”而在11月4日,熊顿还贴出了一张近照,图中她带着花帽、围巾,抱着两只玩偶熊,显得俏皮可爱,并向赠送她礼物的人愉快道谢。“非常高兴,而过程很愉快,能看到大家真好!”这也成为她最后留给大家的笑容。

熊顿是个非常活泼的女孩,她其实有过一个设想,想跟韩延他们一起拍这部电影,然后她在剧组里面每天画一幅漫画,最后出一个合集,叫《滚蛋吧,导演》。但最终她未能完成这个心愿,就匆匆走了。这让韩延颇感遗憾!

众所周知,《滚蛋吧!肿瘤君》的原著是由一页一个故事的短篇漫画集结而成,要把它串成一部长篇电影,难度非常大。令韩延颇感欣慰的是,熊顿的生前好友在她离开后的两年里一直努力撰写剧本,推进电影项目。因此当2014年他收到剧本时,激动得一夜未眠,说没想到还能跟熊顿“再续前缘”。

其实在此期间,韩延一直在紧张筹备江志强投资巨大的一部民国题材商业片,很巧的是这部电影是白百何主演的。看到《滚蛋吧!肿瘤君》这个剧本之后,他再次被熊顿的故事深深打动,因为这个题材有一定的时效性,所以就马上建议江老板先拍《肿瘤君》。没想到竟得到这位金牌制片人的大力支持。这让韩延非常感动,他知道,如果从票房角度考虑的话,应该先拍那部民国题材商业大片。何况当时都已经在上海搭景了。

为了满足熊顿生前让白百何演自己的愿望,韩延很快就同白百何进行了沟通,二人很熟,韩延首次执导的电影《第一次》,白百何就有来客串,而且两人还是中戏的同学。他觉得让白百何出演得绝症后仍爽朗乐观的女主角,再合适不过。果然,白百何看完剧本非常喜欢熊顿这个角色。

白百何为角色努力备课、力求逼真。剩下的问题是:男主角是谁呢?为了剧情完整性和观众接受度起见,编剧们已经为电影中的“熊顿”虚构了一条感情线。男方是曾在漫画中被原作者花痴过的“梁医生”。为了选角,他们碰过不少钉子。“当时几乎找遍了业内所有一线的男演员。但梁医生的戏都在陪衬熊顿,大腕们都不愿意演。” 韩延说,在《窃听风云3》放映期间,他们试图联系吴彦祖,但当时他母亲肠癌复发,吴彦祖已经解散了国内的经理人公司回美国陪家人。

后来,经过安乐总裁江志强以及尔冬升太太罗晓文的推荐,剧本终于递到了吴彦祖手上。没有人知道,在母亲也罹患癌症去世后,这位以孝心著称的“男神”读完剧本后是什么感受。但很快,在吴彦祖用skype与导演韩延聊过两小时之后,便确认出演这部电影。其实他也刚刚经历完陪妈妈跟肿瘤君战斗的日子……这让韩延惊喜异常,他说,“吴彦祖就是熊顿生前的男神,如果女孩知道他来演了这部戏应该会很开心。”

拍这个片,韩延觉得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则,就是一定要把漫画的质感传承下来。比如肿瘤病发时的那种疼痛感,表演时该怎么去拿捏?为此他甚至专门找了个肿瘤专家,每天都跟在组里,对方每次说完症状反应后,韩延还会让助手给其他医生打电话,结果发现有的病人有窒息感,有的人就直接晕倒了。“我们甚至试过物理反应来催吐,百何后来吐到都有生理反应了,我记得我拍了三到四条,最后用了一条,因为她有个细节,就是床上站起来时,第一下没站住,这种下意识反而是催吐或其它物理方式达不到的效果。”

影片的结尾,熊顿以视频的形式现身主持了自己的葬礼,这一幕把无数人都看哭了。韩延说,这其实是创作出来的,并非其真实经历。但片中熊顿对妈妈说的最后一句话,“妈,我再也不会疼了”,确实是女孩生命中的最后一句话。当时在拍摄现场,白百何说出这句台词时,全剧组的工作人员几乎都在掉泪。

值得一提的是,韩延还在二次元幻想场面里,煞费苦心地植入了熊顿最喜欢的美剧《行尸走肉》。他说:“如果熊顿有机会看到它,应该会很高兴的!”

再“冲奥”

告慰天堂里的你

“工笔琼瑶风美少女”、“宇宙超级美少女”,这是熊顿眼中的自己。“中二少女”、“霸气女汉子”,这是除了熊顿之外所有人对她的评价。这么一个“身娇体弱易推倒”的姑娘,在电影里却颇有一番“英雄”气派。当然了,这都仅存于这个“脑洞大开”的漫画家的想象里。身披大红色披风,一拳打得世界天崩地裂,俨然一副“美国队长”的派头;手持双枪,百发百中,一记漂亮的回旋踢,又一位打败僵尸赢得帅哥归的中国版“米拉·乔沃维奇”就此诞生;天地素白,晕倒湖边,却得帅哥拥抱一个和香吻一枚……

现实生活中,熊顿用无厘头的幽默笑对病魔;电影里,白百何的天马行空、奇思异想正是她乐观的具象化。一个欢乐洒脱的女孩在尽情享受着自己的人生,大声地呼喊着生活口号:“抓紧有限的时间燥起来。”她玩蜥蜴、吃驴打滚、飚机车、喝大酒、看摇滚、单恋帅哥男医生……她乐观豁达,神经大条,风里来雨里去,脸上却总是充满阳光。对她来说,世上无难事,面对病魔也不过是轻松地说一句“肿瘤嘛,切掉啦”。对,就是这么简单,她愿用微笑对你,赶走这个世界的阴霾。

这不是僵尸戏也不是韩剧,而是一部“正儿八经”的抗癌励志片。不过这些脑补出来的形象,无一例外都充满着无穷的力量,因而令这位倔强勇敢的小妞成为全民心目中的“超级英雄”。2015年8月13日,《滚蛋吧!肿瘤君》在全国公映,没想到,市场前景并不被业内人士看好的它,却人气爆棚,原本估计票房不会达到1亿的该片,竟连续两周蝉联内地票房榜冠军,一口气突破4.6亿元,创造了历年8月份上映的华语电影最高票房纪录!

有网友评价,它在讲述熊顿真实抗癌的励志故事时,也向大家传递着阳光乐观的生活态度,温情和感动中也充满了正能量。鲜为人知的是,在拍摄过程中,韩延身边也有些朋友因为工作压力大或者生活节奏快,得了一些本不该是这个年龄会得的疾病,甚至还有朋友的朋友年纪轻轻就去世了。“我就突然觉得我们本该喝喝酒聊聊青春的这一代人,现在突然要开始学会面对生与死的问题,可能有点沉重。但好多看过这部电影的人都说,从明天开始我要健身了,要每天给妈妈打个电话。”韩延觉得,这正是他拍《肿瘤君》的价值所在。

8月20日晚上,在家乡小镇的电影院,熊顿父亲买了50张票,把亲朋好友都请去看了,然后还发了一篇长文。文中他肯定了这部电影和导演韩延,并觉得白百何的表演不但形似而且神似。能得到老人家的认可,韩延颇感欣慰。

令韩延十分震惊的是,10月9日,《滚蛋吧!肿瘤君》非常爆冷地入围奥斯卡。不是种子选手《狼图腾》,也不是盛传的《山河故人》,它将代表中国内地出征第88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而上一次中国电影入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最后提名名单,还是第75届时张艺谋的《英雄》,距今已经12年之久。

据了解,《滚蛋吧!肿瘤君》在由美国电影协会和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联合主办的“2015中国电影周”上作为开幕影片放映,获得美国观众的高度赞誉。这也让韩延成为内地“冲奥”的首位80后导演,一夜之间成为国人瞩目的焦点。

韩延说,每年奥斯卡的单个奖项其实自己关注并不多,但每年的最佳外语片必看,而且很多奥斯卡外语片对他影响非常大,特别是在电影观和技术上。比如说《美丽人生》《窃听风暴》《谜一样的双眼》《入殓师》等,而《肿瘤君》也深受这些电影的影响。

10月中旬,韩延抵达浙江松阳,决定和在天堂里的美女漫画家一起分享这份喜悦。熊顿的家坐落在瓯江旁边一座三层小楼,熊妈在家门口给导演一个深深的拥抱。熊顿的房间在这座楼房的三层,一间卧室,一间工作室,布置一直保持她生前的样子。熊爸对韩延说:他跟熊妈三年来一次都没有梦见过熊顿,在他们心里,从来没有认为女儿已经不在了,夫妻俩觉得熊顿只是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总有一天会回来,一家团聚的。

在熊顿的工作室,摆着很多她生前的漫画手稿和相册。韩延从第一本第一页起,一页一页地翻看,表情专注,又时不时被漫画的内容逗笑,仿佛在跟熊顿聊天。韩延发现,女孩大多数照片都跟她作品里表现的一样,表情动作夸张搞怪,几乎没有一张正襟危坐正正经经的照片。这也能看出来她有多么的特别。

当天下午,熊爸熊妈带领韩导演来到半山腰熊顿长眠的地方。站在山上看一片青山绿水,风景如画。韩延从下车那一刻起,神情肃穆。来到墓前,他对熊顿三鞠躬,然后默默地跟她对话。女孩墓碑上写了她那句著名的话:“我愿用微笑为你赶走这个世界的阴霾。”韩延忍不住热泪盈眶,久久无法平复。

编辑:成小晟 happycxc303@163.com

猜你喜欢

滚蛋白百何肿瘤
《检察风云》黄景瑜&白百何
带着二孩复出,白百何让大家“失望”了
致命肿瘤忽然消失
肿瘤标志物的认识误区
“饿死”肿瘤的纳米机器人
滚蛋吧,肿瘤君
肿瘤标志物正常不等于没有肿瘤
滚蛋吧,牙病君!
复活节“滚蛋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