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女老板倒追环卫工:那一场爱情坦荡荡

2016-03-02秋千

知音(月末版) 2016年2期
关键词:陈龙电话

秋千

一个是身家百万的女老板,一个是贫寒低微的环卫工。他们小心翼翼地彼此隐瞒身份,却又坦荡荡地碰擦出爱情的火花——

第一次见到陈龙,万荣几乎被他雷得外焦里嫩。

2007年6月的一天傍晚,武汉中山公园。广场那头人山人海,万荣扒拉开人群,挤进去一看,原来是一场残疾人募捐表演。舞台中央,一个年轻小伙子边唱边跳,认真投入。嗯,唱跳真不错,颜值也还行,就是他那身“乞丐装”——衬衣是上世纪流行款,袖口破了洞,裤子短一截,鞋尖咧开口。真像丐帮帮主!

一曲唱罢,有人慷慨解囊。五块钱、一块钱甚至五毛钱、一毛钱,但凡是钱,“帮主”都会鞠躬。“嘿,‘帮主是不是智商为负啊?”万荣怀疑他不认识钱。这时,有人故意丢出个一元硬币。硬币骨碌骨碌滚到人群中,“帮主”眉头微微一皱,并未探身去捡。噢,智商没问题,还是有骨气的。万荣笑笑,转身离去。

三天后的周末下午,解放公园。万荣又碰到表演。“这人怎么又唱这儿来了?”她一眼认出了“帮主”。撑着小洋伞,她静静站在他面前,听他一连唱完三曲,竟有些心动。“你们明天还来不来?”她向演出队的一个残疾女人打听。“明天去中山公园。”她有谱了。

第二天傍晚,武汉飘起细雨。万荣赶到中山公园,找了一圈才在林子里看到演出队。或许是心有灵犀,“帮主”也正瞅向她来的方向。见到她来,他一甩头发,跳得更起劲。“美女,谢谢你光临抬庄,能留个电话吗?”残疾女人跟万荣打招呼,“帮主”羞涩地站在一旁,欲言又止。万荣大声报出号码,冲“帮主”说:“我叫万荣,是你的粉丝,咱也互留个电话嘛!”“帮主”红了脸,从裤袋里摸出个年代久远的破手机……

此后几天,万荣忙着做回江西的准备。31岁的她出生在湖北安陆,家中7兄妹中位列老六。17岁出门打拼,18岁结婚生子,22岁结束婚姻,之后她独自带着儿子生活,如今她正在江西新余做餐饮生意。此次她回武汉探望姐姐,因遭遇小偷丢了身份证,才滞留到现在。“他怎么一个电话都不打来?真是个木头啊!”想到第二天就要回江西,她“恨”得牙痒痒。

万荣拨通了“帮主”电话:“喂,我是万荣。话说,你也尊重下我这女粉丝嘛,打个电话问候下我不行吗?”那头传来嘿嘿一笑:“我正想打来着,幸好没打,不然你就打不通了啊。”万荣哭笑不得:“你跳舞那么好,啥时候也教我跳跳?”“那就明天吧。头道街天桥,不见不散!”“帮主”一句话,立刻让万荣改变了计划。

第二天见面,两人相视一笑。万荣发现“帮主”平日里也是身“破烂”行头,所以当他想要接过她的手拎包时,她本能反应:“艾玛,你可别把我包包给提跑了!”攀谈间,万荣得知他叫陈龙。“你平时就穿这样呀,我当你那是为了演出效果呢!”她大大咧咧道。“是啊!我喜欢表演,有时去义务客串下!”陈龙毫不掩饰道。他问万荣的年龄,万荣回避了:“有必要吗?你先说说你多大?”“我26岁了。”陈龙如实作答。

武汉夏日的午后,炎热难耐。陈龙体贴地买来两瓶绿茶,万荣提议去吃牛肉面。面馆里,她察觉到陈龙囊中羞涩,悄悄去买了单。果然,出面馆后她问陈龙,陈龙交代说他身上从来不超过20元钱!“那牛肉面不好吃,咱以后都吃热干面!”万荣斩钉截铁道。

此后,两人不时约会,万荣一推再推回江西的时间。似乎是冥冥中的默契,他们很少聊起各自情况。万荣注意到,每次路上陈龙用纸巾擦完鞋后,常常会把纸巾攥一路,从不乱丢。“你留着纸卖钱呀?”有天,万荣打趣他。“环卫工人都不容易……”他低头道。那一刻,联想到他平日的穿着,万荣仿佛明白了什么。

几天后的清晨,万荣办事时路过汉口荣华街,在路边看到了那个奋力挥舞扫帚的熟悉身影。她默默跟了陈龙一路,趁他休息时,递上一瓶绿茶:“嘿,你扫地跟跳舞一样乱扭,能扫干净不?”陈龙不好意思地笑了。原来,12岁时父亲去世,家境贫寒的他早早辍学,母亲靠做环卫工辛苦养家,后来他也成了环卫工人。“失望了吧?”他小声说。“我还不是在江西那边餐馆当服务员,咱半斤八两好吧?”万荣笑道。

两个月后,陈龙不舍地送别了万荣。抵达江西家中后,万荣发现自己钱包被塞得鼓鼓囊囊,打开一看,竟是一沓皱巴巴的5元钞票。“你一个女人在外打工太难了!”陈龙送行前的念叨萦绕在耳。一定是他干的!她数了下,30张。见惯大额钞票的她,竟泪水盈眶。

回到忙碌的轨迹里,她逼自己放下陈龙,同时谋求更大的发展。2008年底,她前往杭州开饭店,很快经营得红红火火。有时,陈龙给她打电话,她会故意狂吼:“别烦了,忙着呢!楼上楼下坐的都是人!”

渐渐地,陈龙来电话的次数越来越少。2009年的一天夜里,她收到陈龙的一条短信。天啊,整个手机屏幕都塞满了字!想当初还是她教陈龙如何用笔画输入法发短信的,她能想象他一笔一画写下每个字的情景。“小万,你还好吗?不知为何,我越来越不敢与你联系,却越来越想念你,又越来越不敢开口告诉你……”万荣读着,笑着也哭着:“还是那个傻样儿!”

此后,天天都有这样的短信“大餐”。一个月后,陈龙打来电话,说自己马上过生日,邀请她回来庆祝。第二天,万荣就飞回了武汉。机场大厅,陈龙做鞠躬状,伸出右手道:“万小姐,我等你跳这支舞很久了……”

很快,万荣随陈龙来到他那位于硚口区的建乐小区家中。30平方的小屋里,挤满了七大姑八大姨。“这么多人?”这阵势让她有些发蒙。“他们说要考验‘新媳妇。难道你怕了?”陈龙调皮道。“谁是你‘新媳妇?你等我收服他们,再跟你算账!”万荣扬起头道。

果然,陈母给了万荣“下马威”——让她去厨房做饭。这可正中万荣的下怀!她得意地走进厨房,不多久就收拾出一满桌香喷喷的饭菜。“这像是专业水准啊!”亲戚们赞不绝口。“小万,你再帮我干点针线活吧!”陈母微笑道。那有何难?她暗想。孰料,陈母转身从屋里抱出一堆破衣服。万荣立刻动手,同样很快收拾完毕。

生日宴后,万荣带陈龙去逛商场,打算给在长沙的儿子寄些东西过去。“这是给我姐的儿子买的,我这侄子从小与我最亲!”面对一大堆名牌衣服和保健品,她红着脸解释,陈龙并未在意。临行前,她提议让陈龙随她一块去杭州。陈龙不同意,说如果他走了,妈妈孤苦伶仃太可怜。万荣只好独自启程返回杭州。

回到杭州后,万荣又如陀螺般高速旋转起来。只是夜深人静时,她辗转反侧,纠结自己和陈龙的未来。陈龙依然跟她频繁联系,总是叮嘱她不要太辛苦。手机这端,独在异乡的万荣感到心里暖暖的。

2010年初,万荣不顾亲友劝阻,低价将发展前景大好的饭店转让出去,悄悄回到武汉。与喜欢的人同处一城,她还是下不了那个决定。不久,她在位于光谷的中国地质大学附近开了家冷饮店,与陈龙隔江相望。

这一年多时间里,无数人给万荣介绍了无数个对象,不是拥有光鲜的地位,就是手握大把的财富,可万荣就是没有电流过身的感觉。想起和前夫那段被家人撮合的婚姻,想起那些年吵过的架挨过的拳头,万荣越发意识到,什么条件都比不过真心相爱。“这或许是命中注定的缘分吧!”终于,她选择遵从于自己的内心。2012年的一天,她拨通陈龙电话:“我回来啦!”

电话那端,陈龙高兴得说话都结巴了:“真……真……真的吗?”很快,他接到了“衣锦还乡”的万荣,开心地一把将她抱起,如跳舞般旋转起来……

“我比你大五岁,你知道吗?”万荣开诚布公道。“我知道,有次我不小心看到你身份证了。”陈龙说。“我说的那个侄子,其实是我的儿子……”万荣又忐忑道。“我猜到了,你是个节省的人,但跟他买东西连眼睛都不眨的!”陈龙又答。原来他一直都心知肚明,只是他不说!万荣无限感慨。“不过,你先别跟我妈说,我怕她有想法!”陈龙嘱咐道。

这天,万荣也给父亲打了个电话,说自己新交了男友。“他是婚庆公司的演员,很有才华,工资也很可观……”她如此一番粉饰,父亲默许了她的恋情。

2013年春节,陈龙家吃团年饭,万荣叫上了孤身在武汉过年的小妹母子。陈家亲戚乍一见到小妹母子,吃了一惊:“小姑娘,你儿子都这么大了呀?”“这不算大,我大儿子都12岁了呢!”小妹随口道。那一刻,亲戚们和陈母的目光齐刷刷地投到了万荣身上——妹妹都是两个娃的妈了,那做姐姐的到底多大年纪?

陈龙解围道:“小万也就大我五岁。人说,女大三,抱金砖,我这得抱两块了吧!”陈母垮下脸:“小万,你这年纪不可能没孩子吧?”“是的,我有个儿子,今年19岁。”此刻,万荣反而如释重负,她坦然道。

“龙龙,就让我们谈一场坦荡荡的恋爱吧!”万荣对陈龙说道。很快,她带陈龙回家,向家人实情相告。果然,万父大发雷霆:“你这是要气死我吗?扫大街的,能扫出啥前途来?”陈龙却是不卑不亢道:“伯父,工作没有高低贵贱,我会努力给小万一个未来的!”

在双方父母的高压下,万荣和陈龙高速奔跑前行。为了陈龙,万荣将冷饮店转让出去,回到汉口,暂时在商场卖起了化妆品。业余时间,她陪着陈龙四处观摩演出和参加正规培训,并亲自帮陈龙打造了数套敞亮的行头——他再不是那个“帮主”了!2013年底,陈龙在硚口社区举行的声乐比赛中,战胜大批专业歌舞演员斩获二等奖。出名后,来找他演出的公司和单位络绎不绝,他俨然成为小有名气的“草根明星”。慢慢的,两边父母竟也先后默许了他们的恋情。

2015年6月的一天,陈龙还没脱下环卫服,就被万荣拖去光谷看房子。在售楼部,售楼小姐一个劲儿地给万荣介绍推荐,却对陈龙置之不理。最后,万荣看中了两套房子。“老公,你觉得咋样?”她故意问陈龙,眨了眨眼。售楼小姐脸色一变,转身去找陈龙套近乎。“好,就这两套吧!”陈龙豪气“拍板”道。

万荣当即掏出卡刷了定金。“小万,咱不就是演出戏气气那售楼员吗?怎么成真的了?”陈龙不安道。万荣笑而不语。几天后,当陈龙眼睁睁地看到万荣刷完购房全款时,他惊呆了。他一直觉得万荣比自己条件好,却从不知道,她竟曾是身家百万的女老板!

从售楼处出来,陈龙严肃地对万荣说道:“小万,咱说好了,这两套房子都是你的!今后,我一定会让你住上我买的房子!”万荣搂住他,笑出了一脸甜蜜。

2015年12月12日,硚口区的一家小酒店。陈龙牵着万荣的手,办了场简单的婚礼。这桩当初被万荣甚至是众人以为是“天下奇闻”的爱情,终于成了!

(希望看到主人公更多图片或内容,请扫描本刊封面上的知音公众号二维码,关注后回复“陈龙”。) □

编辑/鲁 媛

猜你喜欢

陈龙电话
意外的面试电话
电话
茶,有点苦
章龄之 “选男友就选胡歌,要结婚就选陈龙”
准确审题正确列式精确验证
《机械工程测试技术》教学方法初探
“餐馆女王”情定环卫工,我就在你左右
陈龙 慢节奏萌叔
黄亚祥·收藏·
宋益群·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