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重金求子”骗局:400名特警围剿“富婆村”

2016-03-02琥珀

知音(月末版) 2016年2期
关键词:富婆张明

琥珀

“重金求子”小广告,一直是很多城市电线杆上或者网络论坛上的“常客”。它们从何而来?所述“富婆求子”的故事是真是假?又有多少人深陷其中?

2015年11月29日,一场声势浩大的警方大围捕,在江西上饶市余干县江埠乡石溪村和洪家嘴乡团林李家村内外如火如荼地进行。而这两个渔村,就是曾经鼎鼎大名的“富婆村”——

凤凰男急救爱情:掉进“香港富婆”温柔乡

“重金求子!”2015年8月的一天夜里,兼职QQ群里弹出的一条信息让26岁的张明眼前一亮。

“白冰,30岁,身高1.65米,肤白清丽。夫香港富豪,意外车祸致残,失去生育能力。为让家族有后,经协商,特寻异地品正健康男士,圆我母亲梦。通话满意,飞你处见面,速汇定金50万,有孕重酬100万。”

有这等好事?张明继续往下读:“本广告已公证,由律师事务所代理,女士已交30万保证金,如有违约由律师事务所承担法律责任。”

据张明回忆,他当时注意到,文末还特别标明了工商户和公证号。再看广告上所附照片,那是个身形窈窕的旗袍女子,谈不上惊艳,却颇有些气质。他有点动心,因为此刻的他,正为缺钱而着急上火——

张明的老家来自江苏盐城农村,家里还有三个姐姐。两个月前,他从武汉理工大学自动化专业硕士毕业。在校期间,他谈了个老家在常州的女朋友罗茜。罗茜是家中独女,毕业后回家继承家业,他跟随她来到常州,在一家民营企业干起了技术员。由于他刚入职不久,一个月工资只有3000元左右。

罗茜父母在常州开了家外贸制衣厂,经济条件优越。听说女儿找了个凤凰男,他们强烈反对,说“嫁给凤凰男就是嫁给他那一家子人”,还说张明跟她恋爱就是贪她的钱。父母这些话,总被罗茜当笑话般讲给张明听。“我才不信你是这样的人呢!”女友的话深深触动着张明,他发誓一定要给她一个幸福的未来。

然而,罗茜父母很快祭出大招,提出让张明要么倒插门,到罗家当上门女婿;要么马上在常州市中心全款购买一套两居室以上的房子,外加一辆二十万以上的轿车,否则坚决阻止他和罗茜继续来往。

张明无比头大。倒插门肯定不可能,身为家里三代单传的男丁,他深知父母为了生他养他有多不容易。答应买房买车吧,按罗家父母提出的条件,至少需要100万元以上。家里一贫如洗,出嫁的姐姐也各自不易,就靠自己那点工资,上哪儿筹钱去?

无奈之下,张明硬着头皮先答应下买房买车。父母得知他的难处后,东挪西借给他寄来十万元钱。同时,他开始在网上四处寻找兼职。这期间,他当过帮人炒作帖子的水军,也给购物网站刷过好评,可还是来钱太慢!直到他发现了这条“重金求子”的广告……

“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儿?”张明依然将信将疑。看到广告上所留的QQ号,他想反正QQ聊天不花钱,就加了好友。对方头像亮着,QQ名就叫“白冰”。

“你好!”白冰发来信息。

张明也没跟她客套,开门见山地问她,怎么不直接去精子库买精子?

白冰语气黯然:“做试管婴儿太痛苦了,而且据说还可能有生理缺陷。辛苦一番,谁不想要个健康的孩子啊?”“唉,可是……你老公就完全不介意吗?”张明又问道。“介意又能怎样?一切不都是为了孩子?而且,他也就忍这一次,我却要忍他一辈子,不是更痛苦吗?”白冰发过来一个哭泣的表情。

张明正要继续发问,白冰有些激动道:“我只想求个有缘人,你如果只是想八卦我,请放过我吧!你永远没法理解,一个渴望做母亲的女人的心!”见对方说得情真意切,张明赶紧安慰了她几句。

“这么说吧,我老公车祸后,已经没那个功能了。可我爱他,不能背弃他,所以我现在只希望能有个孩子……”终于,白冰吐露出了她的“难言之隐”。

这也是个可怜人啊!张明感叹着。可想想那100万高额酬劳,他还是觉得不可思议,又问道:“白小姐,那100万酬劳到底是真是假?你不会骗人吧?”

“呵呵,你倒是说说,我骗你什么?我是能骗你的财,还是能骗你的色?”白冰“苦笑”。张明想想也是。他一个没钱的大男人,身无长物,有什么能让她骗的?他渐渐相信了她的说辞。“我求的是钱,她求的是孩子,我们只是各取所需。我也是为了将来能和罗茜在一起,她早晚会理解我的!”他安慰自己道。

“重金求子”连环骗:鸡飞蛋打的梦醒时分

一连几天聊下来,张明在白冰要求下,陆续出示了自己的身份证、学历证和学位证。白冰表示,对他的各方面条件十分满意,但她提出:“咱们先多交流一段时间,培养点感情出来,免得见面尴尬。”

每天,张明一上线,就会弹出白冰的问候信息。这越发让张明觉得,这个女人确实是诚心求子,不然完全没必要费那么多心思。这期间,他接到罗茜父母的电话:“小张啊,你是不是想拖过去就算了?这样,你啥时候兑现了房子和车子,你和茜茜就啥时候再见面吧!”他再打罗茜的手机,都是关机。“等着吧!”他咬牙说道,也更加坚定了拿到白冰这100万的决心。

不久,白冰打来电话问候他,来电显示是深圳。一个软软糯糯的女声,让他听着有些绵软。白冰还交代他不要给她打电话,怕她丈夫反感。此后,两人更加频繁地联系。

几天后,白冰突然说,她的姐妹知道她在“重金求子”后,纷纷劝她放弃,说那些男人都是耍她的。“小张,要不你打500元诚意金给我?我让她们看看你的诚意!”她说着,言语间分外激动。

外人如此“看轻”自己,张明也很生气,想想500元钱也不多,他毫不犹豫地转账给白冰。

之后,两人“感情”迅速升温。一周后,白冰说想来常州跟他见面,张明喜出望外。“小张,你给我打1000元路费,如何?你知道,这都不够我住一夜五星级酒店的,但我要看到你真心付出,心才踏实!”

张明一想,人家姑娘千里迢迢而来,担心也是人之常情,而且事情已到关键阶段,断不可出岔子。于是,他再次转账给白冰,随后开始日夜期待白冰的到来。可令他意外的是,说好的那一天白冰并未出现,打电话给她也没接。“难道出啥事了?”张明在QQ上拼命留言。夜里,终于等来回复:“我公公突发重病进了医院,马上动手术。等我忙完这阵就跟你联系!”

张明既担心白冰,又惦记那100万,整日坐立不安。这天,他收到罗茜的QQ留言:“明哥,这些天我被爸妈关在了家里,我妈以死相逼,不让我跟你联系。你也不要着急,我想到办法了,过几天我就来找你。”听到女友如此与家人对抗,张明心里格外难受。

两天后,他接到一个电话,来电显示是一连串数字。“您好,我是白冰小姐的香港代理律师,负责对她‘重金求子一事进行公证和监管。现在我受白小姐委托,准备将50万元定金支付给您……”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敦厚的男声,张明一听大喜。只是对方话锋一转:“不过,这笔钱从香港转账,要缴纳3万元手续费。手续费需由您个人来承担。”

尽管张明的心咯噔了一下,但他很快被即将到手的50万元定金冲昏了头脑。想想支付3万元,就能得到50万,不,事成后就是100万,那什么问题不都解决了?想起多日来他和白冰之间建立的信任感,他把心一横,当即前往银行,从父母寄给他的10万元中取出3万来,按律师要求打进了白冰的账户。

此后几日,张明苦等定金到账,始终毫无消息。他多次回拨“律师”和白冰的电话,才发现根本打不通。直到这时,他才猛然醒悟,立即向常州警方报警。

常州警方很快展开调查。可调查一个从未真实出现过的“白冰”,谈何容易!这个“白冰”的银行卡登记的是假身份证,电话卡也是不用身份证登记的临时卡。网监部门通过技术手段再三跟踪,也只是查到,她上网的地点在江西省上饶市余干县,可人如今究竟在哪儿,名字背后具体是谁,无从得知。常州警方只能请求江西余干警方和当地网监部门的协助。

“又是一起‘重金求子诈骗案!”没想到,余干警方接到协查请求时,已是见怪不怪。原来,近几年来,全国范围内发到他们这里的协查案件已经许多起。余干警方很快把目光投到江埠乡石溪村和洪家嘴团林李家村,这是两个在当地赫赫有名的“富婆村”,他们也一直在努力把犯罪嫌疑人对号入座。

一周后,白冰没找到,罗茜却突然出现,说她在家绝食三天,终于让父母同意,只要他按揭买套房子就行。“他们看好了一套,首付才20万。这卡里是我这些年攒下的10万私房钱,加上你爸妈给你那10万正好!咱现在就去下定金吧!”她兴奋道。

见张明有所迟疑,罗茜生气了:“你这是啥意思?不想和我在一起了吗?”张明慌忙解释,说他刚借了3万元给同学李东救急,“他说他爸住院手术……”

“你撒谎!李东刚还给我留言,鼓励我坚持和你的爱情,说有困难找他帮忙。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罗茜紧盯着张明,逼问道。张明还想挣扎,顾左右而言他。见状,罗茜直接从他手中夺过手机。

当她点开张明的QQ、微信和短信,映入眼帘的是频繁而暧昧的聊天记录,以及不堪入目的关于借种生子的内容,顿时气得半死:“亏我跟爸妈死死抗争,你呢?你这段时间就干了这些见不得人的事?”

“茜茜,你听我说,我被骗了,真被骗了!什么‘香港富婆、‘重金求子,这就是一个局,我已经报警了!”张明拉着她,连连解释道。

罗茜摇了摇头:“以前我爸说你心术不正,我还觉得是他戴着有色眼镜,现在证实确实是我瞎了眼……张明,我们完了,你找你的香港富婆去吧!我们,一刀两断!”说着,她挣脱开手,转身离去……

重兵围捕“富婆村”:天上永远不会掉馅饼

“都怪我一时鬼迷心窍,失去了一份那么珍贵的爱情!”面对本刊记者,张明悔不当初。对那个坑苦了他的“白冰”,他更是恨之入骨。而就在两个月后,这个消失在人海的“白冰”,终于露出了马脚。

2015年11月的一天,余干警方接到黄金埠农行的工作人员报警,称有个年轻女子因银行卡连续输密码错误被锁,提出要用办卡人的身份证解锁。按银行规定,解锁密码必须由本人携带身份证到柜台办理,工作人员拒绝了她的要求,她竟和一名男同伴在大厅撒起了泼。警方很快赶到农行,将两人带回派出所。

接受警方询问时,女子说他们是温州人,可警方明显听出她就是余干当地口音。她没带自己的身份证,却带着一个浙江男子的身份证,种种疑点都让警方生疑,于是对其随身物品进行翻查。一把车钥匙引起了警方注意,女子咬定钥匙是她捡来的。警方很快在银行附近找到了她驾驶的小车,并通过她车内放置的行驶证,确定了她的真实身份。

女子名叫张蕾,35岁,和她一起被抓的是她的丈夫,两人都是余干县江埠乡石溪村的村民。这个村,正是“重金求子”诈骗案件的重点嫌疑区域。很快,警方调出了张蕾那张银行卡的流水,发现上面几乎每天都有进账,少则几百上千,多则上万元。警方比对汇款账号时,果然发现很多协查通报里报案人的账户都赫然在列。其中,就有张明。

让张明完全想不到的是,他想象中的美丽少妇竟是个刚生产完的村妇,身材臃肿,打扮俗艳。更不可思议的是,人家仅仅只是小学毕业,常年在家务农。

“我们村都这样挣钱,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有啥问题?”面对记者,张蕾满不在乎,说他们村的人向来只攀比谁骗到的钱更多,“骗不到钱可耻”。

据她回忆,早在上世纪90年代,石溪村就有村民在外面利用假戒指、猜铅笔和易拉罐中奖等行骗。大约在七八年前,有人到村里推销“短信发射器”,并介绍了“重金求子”的电信骗术。

起初,只有个别村民出去实施,尝到甜头后,很快演变成几乎所有村民的参与,还专门奔赴外地学习升级版的诈骗技术。

“读书有什么用?打工能挣多少钱?还不如打打电话来钱快!”随着“全村皆骗”的节奏,长辈们开始给晚辈们灌输新观点。与该村一条信江之隔的洪家嘴乡团林李家村,亦是如此。这两个渔村由于田地非常少,之前村民以打鱼为生和做生意为主,后来普及骗术后,大家都纷纷走上了诈骗的道路。

张蕾原本一直在外打工。怀孕期间,看着邻居们“重金求子”赚得盆满钵满,她实在红了眼,很快学着他们在网上购买他人身份证到银行开卡,又购买了大量临时电话卡,采用短信群发器将重金求子的广告发到在网上购买的手机号码上,或是采用多个QQ在各种论坛、QQ群发出大量广告。仿佛蜘蛛一般,织好网,等待扑进网里的飞虫。而那个所谓的“香港律师”,正是她的丈夫“友情出演”。警方通过侦查,发现被她骗过的人多达二十余人,涉案金额高达数十万元。根据警方掌握的情况,在余干县江埠乡石溪村和洪家嘴团林李家村,“白冰”这样的“富婆”人数众多,大多都由村妇扮演,甚至有些“富婆”都不是女人,而是男性村民所假扮。

事实上,这些年在全国范围内的大肆行骗,也确实让两个村落成为闻名全国的“富婆”村,家家小洋楼,户户都有车,生活十分富裕。

2015年11月15日,公安部召开打击新型电信网络诈骗的会议,部署统一行动。余干警方酝酿多时的时机终于成熟,准备重拳出击,一举剿灭“富婆村”。

由于石溪村和团林李家村是两个狭长的靠江村落,易守难攻,过去往往是民警一进村头,村尾就知道消息了,中间村民再伺机把路一拦,犯罪嫌疑人正好乘机逃跑。很多村民购买了钢叉、梭镖、弩、土铳等武器。为对付警方抓捕,村里24小时派人巡逻。

于是在11月29日,余干县出动了近400名警力,首先严密封锁了两个村庄的主要路口,民警们全都荷枪实弹对进出的村民设卡盘查。

大批民警则进入到村庄搜查,同时借调了上饶市特警支队和武警支队在外围等待围捕。警方还动用了无人航拍机对两个村庄进行实时监控,从地面到天空,围得严丝合缝,不留一处漏洞。

一时间,村里的“富婆”们大惊失色,丢弃了手中的致富法宝——手机,仓皇逃窜。有的“富婆”躲在家中厕所里,民警跟她死扛到底;有的“富婆”猫在草丛中,或溜进猪圈里,都被细心的民警给一一揪了出来。还有的男性村民跟警方玩起了追逐赛,甚至手持武器与民警对峙,都被民警悉数拿下。三天的围捕行动中,警方在村里的屋舍、草丛、石板甚至是田地和池塘里找出了大量用于作案的手机、电脑和发射器,当场抓获了嫌疑人23名,收缴钢叉272支、梭镖176支、弩5把和土铳数支,向全国发出通缉令进行网上追逃的一共五十余人,涉案总金额高达几千万元。

随着围捕行动的大获全胜,如今在这两个村庄中,家家户户的房屋上都挂上了一条条醒目的横幅:“依法严厉打击‘重金求子等系列诈骗活动”!

目前,余干县公安局正对此案进行进一步调查。对于包括张蕾在内的一众“富婆”们而言,等待她们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因涉及隐私,文中人物为化名。)

编辑/李明洁

猜你喜欢

富婆张明
一本书的风波
被女生拒绝后
被女生拒绝后
二手货
这钱还的
张明等
钓个富婆有钱用
找个富婆过钱瘾
富婆的爱情
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