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浩浩荡荡“相亲”去,一个荒唐家庭的毁灭

2016-03-02江剑

知音(月末版) 2016年2期
关键词:礼金男友女儿

江剑

从2015年1月至6月,江苏淮安市多家派出所接到群众报案,称有个“相亲团”中,有两个漂亮女孩,还有女孩的父母、哥哥,“媒人”等,他们驾驶着一辆白色大众轿车,浩浩荡荡,到处“相亲”骗财。淮安警方将“相亲团”成员全部抓获。让人震惊的是“相亲团”主要成员是以母亲为首的一家五口……

2010年12月3日,胡萱刑满释放。2008年,她曾以“相亲”为名犯诈骗罪锒铛入狱,丈夫吴槐与她离婚,儿子被人领养,女儿失学。如今,16岁的儿子吴松在淮安市打工,13岁的女儿吴雪居无定所,胡萱只好带着女儿投奔儿子。吴松在淮阴区长江东路租了一套115平方的房子,一家人总算团聚了。

胡萱四处打零工,想弥补对儿女们的亏欠。2013年夏,吴雪到一家制衣厂打工,吴松则谈了一个18岁的女友陈玲,两人同居。这年10月,16岁的吴雪又偷偷谈了个男友,并怀了孕,胡萱要女儿打胎,吴雪就与男友私奔。就在她焦头烂额之际,陈玲又怀孕了。2014年4月,吴雪生下女儿,胡萱将母女俩找回家,强迫她与男友分了手。为照顾外孙女,胡萱只好辞工。10月,陈玲生一男孩,出租屋里哭声弥漫。

胡萱心烦时,将当年与人合谋“相亲”诈骗入狱的事,讲给打麻将时结识的杨宏。杨宏惊讶道:“看不出你是个有故事的人啊。”他觉得“相亲”倒是快速致富的门道,鼓动说:“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胡萱自嘲道:“我刚从牢里出来,可不想再进去。”

52岁的杨宏,老家在淮阴区王兴镇,他向胡萱吹嘘,他曾做过“媒人”,促成十多对夫妻,手上有很多“相亲”资源。几番鼓动后,两人决定合伙行动。

杨宏得知胡萱女儿只有17岁,刚与男友分手,稍作打扮,也算年轻漂亮,决定就让吴雪扮作“相亲”对象,胡萱还是妈妈,杨宏扮作“媒人”,以“相亲”的名义骗取“见面礼”、“定金”等。两人还商量了一份诚信协议,协议约定:吴雪“相亲”收取礼金后,如果男方反悔,礼金一律不退;如果吴雪反悔,礼金全部退还。万一男方催着要结婚,能拖就拖,不能拖的就让吴雪狮子大开口,要房子、要轿车,直至男方知难而退;万一男方还是盯着不放,就退部分礼金应付。同时约定,“相亲”得来的收入,由两人平分。

两人分头行动,胡萱负责安排女儿“相亲”。杨宏则跑婚介所、找媒人,很快掌握了上十位急需找女友的男青年资料。几番考量后,两人决定先从26岁的淮安区泾口镇男青年邵平下手。邵平一听淮安区有个漂亮女孩刚与男友分手,马上同意见面。

胡萱因担心女儿不配合,没将“相亲”的真相告诉女儿。她想如果对方条件好,真被女儿看上,两人弄假成真也不失为一桩美事。自从与男友分手后,吴雪也想早日给女儿找个“爸爸”,免得总是被人误会她女儿是“私生子”,也答应去“相亲”。

2月10日中午,吴雪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跟随母亲胡萱到淮安万达广场一家饭店与邵平“相亲”。胡萱让女儿说自己名叫“吴晓雪”,免得被对方看不中没面子,吴雪同意了。杨宏和邵平家人早早地在饭店等候。见面后,吴雪听说邵平比自己大8岁,心里就不乐意,邵平却对年轻漂亮的吴雪颇为动心。吃过饭,胡萱劝女儿陪邵平到街上逛逛,杨宏乘机向邵平提议先到吴家认个门,胡萱表示欢迎。邵平就买了两箱牛奶、两瓶高档白酒、两条名烟等礼物,打的来到吴家,胡萱告诉邵平这套房是她和前夫结婚后买的。

吴雪年轻漂亮,在市区又有房子,邵平非常满意。杨宏又提出女方到男方家看看。吴雪不想去,胡萱连拉带哄让她上了出租车。邵家建有一幢二层楼房,邵平父母靠种田为生,家庭经济情况一般,吴雪更是不乐意。杨宏陪胡萱假装四处查看,胡萱边看边说:“不错,不错!”杨宏将邵平母亲拉到一边说:“你们如果没意见,赶紧给女孩包份红包,拢拢女孩的心。”

邵平母亲就包了8800元的红包,塞到吴雪手里。想起母亲为骗婚的事坐过牢,吴雪猜到母亲可能又“旧病复发”。她想拒绝,又担心让母亲下不了台,只得收下红包。杨宏马上拿出“诚信协议”,让邵平和“吴晓雪”签字,叮嘱双方以后多来往,再过几天选个好日子订婚。邵平母亲见大功告成,高兴地给了杨宏1500元介绍费。回家后,吴雪将邵家给的礼金全部交给母亲,说她没有看中邵平,这个红包她不要。胡萱当即把8800元礼金收了起来。

2月11日,杨宏和胡萱又安排吴雪跟淮安市朱桥镇的张阳“相亲”,吴雪推说她不舒服,不想去。胡萱发火:“我还不是为你好,你孤儿寡母的,又找不到工作,妈哪有钱养你和孩子?”骂过后,又安慰吴雪,说只要她做得逼真,不会让人感觉是假相亲,说不定真能相个中意的男友回来,还许诺等发财了,就在市区帮她买套房子。吴雪终于答应了。

这次,他们又以同样的方式从张家拿到6600元“见面礼”,吴雪对张阳表示“中意”。几天后,胡萱、杨宏便安排两人“订婚”。由于张阳的信息是杨宏从赵月和杨红手中得来的,两人提出要介绍费,胡萱、杨宏、吴雪便同赵月、杨红一起来到张家为“吴晓雪”和张阳举行订婚仪式,再次骗取张阳“订婚礼金”、“改口费”共计31600元,骗取介绍费2000元。

在接下来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他们又合伙以“相亲”为名,骗取青浦区张建“见面礼”8800元,“订婚礼金”、“亲戚见面礼”30800元,介绍费4000元,还有价值2000元的订婚戒指,共计约45600元。还骗取淮阴区施河镇葛宝“见面礼”2800元,“订婚礼金”32800元,合计35600元……他们每隔一星期左右就安排一次“相亲”,几乎达到了疯狂的地步。

有一次,吴雪正与邵平约会,却接到张阳的电话要求见面,她说没空,张阳持续地给她发短信,她不回。到了晚上,张阳的电话又来了,说想明天来看她。吴雪还是说:“不要啊,明天没空!”张阳马上说:“我们婚都订了,看看也不行啊?”还没等她解释清楚,张建的电话又来了,问她明天能否去他家,说在外工作的父亲想见她。吴雪生怕“男友们”识破骗局,只好耐心解释,好等对方主动提出“分手”……

一天深夜一两点,葛宝给吴雪又是打电话又是发短信:“睡了没有,好想你。”弄得她没法睡觉。一个月过去了,吴雪几乎瘦了一圈。胡萱意识到女儿“出镜”多了,怕她身体吃不消,那些“男友”也不好对付,如果怠慢了,容易被识破马脚。胡萱就与杨宏商量换个女孩代替吴雪一阵子,让吴雪缓一下神。可换谁呢?杨宏提醒说:“你家陈玲很合适……”

陈玲可是她的儿媳妇,正在家带儿子。胡萱只怕她和儿子不同意,杨宏让她跟陈玲多说“好处”。之前,陈玲也被胡萱叫去吃过“相亲”饭,拿过“红包”,但要她亲自去行骗,她推说她胆小害怕,与胡萱打起了“太极”。胡萱只好向儿媳唱苦情戏:“我们这一大家子人,靠吴松一个人挣钱,总有一天要把你老公累倒,你得替老公分担点。”见陈玲还是不表态,又说:“你不是还没打结婚证吗?万一人家追究起来,就说你没嫁人,是真相亲,就像吴雪一样。还有,你们总不能永远租房住吧,总要买房吧?钱从哪里来?你是我儿媳,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我怎么舍得让你去‘相亲?”陈玲终于动摇了,答应试试。

2015年3月28日,胡萱、杨宏等人安排陈玲化名“成小玲”与淮安区建滩乡的苏明“相亲”,骗取苏家“见面礼”8800元,金戒指一枚,“订婚礼金”45600元。接着,胡萱、杨宏又安排陈玲与淮安区平桥镇的刘峰“相亲”,骗取刘家“见面礼”8800元、价值20198元的首饰和2000元现金。

随着“相亲”范围不断扩大,交通工具成了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胡萱和杨宏商量,为“相亲”购置一部轿车。这样既能节省时间,又能提升“女方”家庭的形象,吸引白领阶层的单身男青年。4月中旬,吴松正好买了一辆白色大众轿车,胡萱就想拉儿子入伙,组成一个“相亲团”,杨宏同意。胡萱告诉儿子,吴松认为他们是在诈骗,胡萱说:“你妈干了,你妹也干了,你老婆也干了,要是船翻了,你也没好日子过!”最后,吴松觉得除了配合她们,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就抱着侥幸的心理勉强答应了。

很快,“相亲团”安排陈玲与刘峰“订婚”,吴松开车将陈玲和“相亲团”成员送到刘家,并冒充是“成小玲”的哥哥。“相亲团”骗取刘家“订婚礼金”47600元、介绍费5000元等。吴松也拿到了“红包”。

新问题不断出现,有的男方提出要见女方父亲。胡萱觉得每次“相亲”,女方没有父亲到场,容易给人造成单亲家庭的印象,不受待见。经与杨宏商量,他们一致觉得该为“相亲团”找个“父亲”,胡萱就向杨宏推荐她的前夫吴槐,他是儿女们的爹,儿女们都在“相亲团”,他绝对不会出卖他们。另外,离婚后,吴槐穷困潦倒,与其成为儿女们的负担,不如乘机将他吸收进来,拉他一把。杨宏表示同意。接到胡萱电话时,44岁的吴槐还在淮阴区宋集镇种田,听胡萱说邀请他参加“相亲团”赚钱,他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心想天天与胡萱在一起,复婚也是迟早的事。前夫答应后,胡萱又说服在她家帮忙带孩子的姐姐胡菲加入进来,让她当吴雪和陈玲“二姨”。至此,“相亲团”发展成“演员齐整、分工明确的”表演“团队”。

从此,吴雪与陈玲在“相亲”中交替出镜,吴松则频繁开车送妹妹和妻子与他人“相亲”、“约会”,胡萱与吴槐重新扮演“夫妻”,杨宏则扮演专职“媒人”,四处作案。后来,吴雪和陈玲因为“男友”太多,实在应付不了,她俩又将两个同学拉进“相亲团”救急。为开辟新业务,他们不断吸收新的人员加入。

至2015年6月初,“相亲团”成员多达十余人。他们在淮安、扬州、宿迁和泗阳县一带,合伙作案30多起,共骗得现金人民币108万余元,骗取金手镯、钻石戒指、苹果手机及香烟、白酒、化妆品等财物,折合人民110余万元,财物合计近220万元。

不久,因“男友”太多,吴雪和陈玲既不肯退钱,又无法与他们维持“恋爱”关系,从而被多名受害人报案。

2015年7月5日,淮安警方在胡萱的出租屋里,一举将“相亲团”成员胡萱、杨宏、吴雪、陈玲等犯罪嫌疑人抓获,其他犯罪嫌疑人也陆续投案自首。12月16日,胡萱、杨宏等犯罪嫌疑人因涉嫌犯诈骗罪,被淮安市人民检察院依法起诉。

母亲将儿女等亲人全部拉进犯罪的“相亲团”,触目惊心,让人心痛。一个丧失了底线的母亲,不仅不能教育、监督和保护好孩子,最终只会害了全家。

编辑/胡平 刘志阳

猜你喜欢

礼金男友女儿
丧事礼金是遗产吗
伴娘胸挂二维码收礼金
the boyfriend look 装男友
刷新
刷新
和女儿的日常
变味儿的“礼尚往来”
六条禁令严禁教师收受学生礼品礼金
女儿不爱自己读书等
女儿爱上了串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