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法老”笼中受审

2011-05-14高永泽

中国新闻周刊 2011年30期
关键词:法老穆巴拉克庭审

高永泽

曾经的政治强人,被称为“埃及法老”的穆巴拉克,彻底成为阶下囚。这仿佛一个政治隐喻,埃及这个曾经的中东强国也已经是笼中困兽

位于开罗市北郊的警察学院,是一处壁垒森严的院落,高墙、眺台、铁丝网显示出院落的与众不同。一起特殊的庭审使这里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

当地时间8月3日上午,埃及前总统穆巴拉克和他的两个儿子、埃及前内政部长以及6名前高级警官出现在这里特别法庭的被告席上。法庭是由警察学院最大的会议厅改成的,可以容纳600人。

半年前,这所学院外高高树立着“穆巴拉克警察学院”的标牌,现在早已不知去向了。知情人士说,穆巴拉克2月宣布辞职后,这所学校与多座以穆巴拉克命名的政府建筑一起更换了名称。

作为埃及著名的警察学校,穆巴拉克过去曾多次莅临指导工作,然而,再次来到警察学院,他却成为了一名被告,将面临滥用职权、贪污腐败、下令开枪杀害示威者等指控。一旦罪名成立,他可能被判死刑。

一代枭雄、中东地区曾经的政治强人,被称为“埃及法老”的穆巴拉克,彻底成为阶下囚。

“我完全否认所有这些指控”

今年2月,在席卷中东的政治动荡面前,穆巴拉克被迫辞职,将权力交予埃及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据称当时穆巴拉克得到了下台后不被审判的承诺。

然而,穆巴拉克辞职后,埃及青年组织和反对党并未就此罢休,一直要求尽快审判穆巴拉克及前政权官员。他们持续发起抗议活动向当权的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和过渡政府施压。5月底,埃及总检察长马哈茂德确定,8月3日为穆巴拉克的受审日期。显然,面对二月革命后的政治博弈,穆巴拉克得到的承诺被抛弃了。

对此,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殷罡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对穆巴拉克的审判在很大程度上是埃及各派政治力量持续博弈的一种表现,或者说它在一定程度上是一场政治游戏。

在这场政治游戏中,失去权力的穆巴拉克无疑是最为弱势的一方。

下台后,穆巴拉克先后被禁止出国和接受调查。4月10日,埃及总检察长马哈茂德决定传唤穆巴拉克及其两个儿子接受司法讯问。穆巴拉克当天在得知这一消息后,从早晨便开始拒绝进食和饮水。

两天之后,穆巴拉克在位于埃及西奈半岛的红海旅游城市沙姆沙伊赫接受司法质询时,因突发心脏病被送进医院接受治疗。

就在庭审前几天,健康问题仍然是穆巴拉克能否出席庭审的最大变数。一些人担心穆巴拉克以健康问题为借口逃避出庭。而如果他不出庭,抗议者或被激怒,再次发起示威。对此,埃及卫生部长阿姆鲁.希勒米表示,穆巴拉克身体状况良好,可以到开罗出席庭审。

面对国内压力,尽管穆巴拉克患有胃癌,加上近来拒绝进食,一度陷入昏迷状态。但庭审当天,这位83岁的前埃及领导人,还是被用担架抬进了现场。

庭审开始时,穆巴拉克躺在床上,被推入设在法庭内的铁笼里,他神情镇定,手持古兰经。他的两个儿子阿拉和贾迈勒身着白色囚服,手拿古兰经,站在他们父亲身边,内政部长阿德利身着蓝色衣服,站在笼子里。

“他必须面对法官。”埃及退休司机艾哈迈德说,“我们想让他接受审判的理由很简单,就是要让那些想效仿他的人知道,权力是受限的。”

整个庭审过程通过户外大屏幕在开罗和吉萨等地进行直播,吸引不少民众前往观看。为防止冲突和意外发生,埃及军政府部署8000名军警严防庭审各个环节。

一名检察官宣读完针对穆巴拉克的滥用职权、贪污腐败等一系列指控后,法官要求他确认身份、是否认罪时,穆巴拉克轻轻举起手说:“是的,我在这里……我完全否认所有这些指控。”他一边用麦克风回答,一边晃动手指。

铁笼里的穆巴拉克,除了略显疲惫外,表情还算平静,同时他把左手放到脸的一侧,不时做出随意的动作,无疑是向外界传达他对眼前的审判不屑一顾的样子。

对于很多埃及民众,特别是在二月革命中遭受惨痛损失的民众来说,穆巴拉克接受审判就好像一份“斋月礼物”。

不过,也有人反对穆巴拉克接受审判。穆巴拉克的支持者、开罗大学学生阿拉.阿卜德尔.纳比称,他动员了大批支持者前往特别法庭附近,“强力捍卫穆巴拉克总统”,因为“一旦法官受到街头压力,可能就无法公正审判本案”。

庭审当天,在开罗警察学院周围,穆巴拉克的支持者和反对者多次发生冲突,造成1人死亡、15人受伤。

当天的庭审仅仅进行了4个小时的听证,法院决定延期审理穆巴拉克父子。主审法官艾哈迈德.拉法特说,穆巴拉克将暂时住在开罗郊区的国际医疗中心,直到8月15日下次听证。

埃及经济濒于毁灭

美国前总统克林顿曾开玩笑说,自己连参议员都不是时,穆巴拉克就是总统,如今自己不当总统已经很久,但穆巴拉克还是总统。

北京大学中东问题学者吴冰冰说:“穆巴拉克是时代的产物,他的崛起和坠落都是时代决定的”。

出生于农民家庭、毕业于军事院校的穆巴拉克凭借“六天战争”“十月战争”中的出色表现,得到埃及时任总统萨达特的器重和擢升。萨达特遇刺后,穆巴拉克顺应形势,高票当选总统,终于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在埃及政坛正式开启了长达30年的“穆巴拉克时代”。

埃及军方与穆巴拉克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现任很多高级将领都是穆巴拉克提拔起来的,因此,民众怀疑正因为军人政府和穆巴拉克是“一丘之貉”,这导致了二月革命的不彻底性。

作为回应,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表明了审判穆巴拉克的意志。穆巴拉克的主审法官艾哈迈德.拉法特也承诺将“尽可能迅速地”进行审判,不拖延。

在8月3日进行的第一次庭审中,穆巴拉克的律师法利德.迪卜提交了一份要求传唤的1600人的证人名单,他要求包括埃及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主席侯赛因.坦塔维在内的多名军政府要员出席作证。这可看作是这场“审穆大戏”涉及广泛、错综复杂的最好注脚。

对此,殷罡向《中国新闻周刊》分析说,审判穆巴拉克是埃及当局的政治需要,如果迅速地拿出审判结果,对穆巴拉克处以极刑,将影响埃及的司法形象,不利于埃及的民主进程。相反,如果审判长期持续下去,除了穆巴拉克的健康之外,广场的示威者是否有足够耐心也是对审判进程的一个考验。

“穆巴拉克下台接受审判,只是埃及变革的开局,穆巴拉克之后埃及向何处去,埃及国内并不清楚。”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特邀研究员、中国联合国协会常务理事华黎明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今年初以来的政治动荡先后席卷了多个中东国家,虽然原因复杂,但阿拉伯国家联盟秘书长穆萨明确指出,埃及等阿拉伯国家遭遇的政治事件背后是经济问题。

20世纪90年代以后,穆巴拉克统治下的埃及积弊颇深。贪污腐败、贫富分化、失业率上升等问题,让很多民众逐渐对穆巴拉克失去了信心。

自年初发生动荡局势以来,埃及经济形势更加恶化。今年5月,负责管理国家事务的埃及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发出警告称,埃及经济已处于“危险”的境地,并号召全体埃及民众立即行动起来,努力恢复生产,振兴经济,共渡难关。

外国对埃直接投资为零,人均收入下降,贫困人口比例接近70%,其中6%处于赤贫状况,约占国民经济收入11%的支柱产业旅游业收入减少80%,平均每天损失4000万美元。埃及经济面临着巨大危机。

为了尽快控制濒于毁灭的经济状况,尽管埃及政府采取了种种刺激措施,并得到美国、欧洲以及国际金融机构的紧急援助,但是,埃及的经济形势仍然十分严峻。

“作为大国,埃及过去对中东地区有很大的影响力,但是最近几年经济边缘化之后,埃及在中东地区的作用不像过去那么强了。埃及只有尽快从动乱之中走出来,才能继续在中东地区发挥重要作用,否则,埃及还会面临继续边缘化的危险。”华黎明分析说。

猜你喜欢

法老穆巴拉克庭审
旁听庭审
建造金字塔
人民法院庭审须全程录音录像
埃及释放前总统 穆巴拉克
穆巴拉克庭审辩护开始
笼审“法老”穆巴拉克
降服法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