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南京大屠杀纪实:拉贝日记

2009-08-14约翰·拉贝

报刊荟萃(上) 2009年7期
关键词:大使馆南京妇女

编前语:

《拉贝日记》在尘封了60年后终于面世。

拉贝,德国西门子公司驻中国商务代表,在中国工作了30年。在侵华日军侵占南京前后的日子里,出任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主席。在此期间。他以其独特的身份、西方人的视角,在呼啸的枪炮声中、在尸骨遍地的金陵古城,用充满激情而又冷峻的笔触逐日记载了这中国历史上最为惨痛的一页。

这本书的作者约翰·拉贝(JohnH.D.Rabe)于1882年出生于德国汉堡。1908年到中国,不久作为德国西门子公司的雇员,在北京、天津、南京等地经商。拉贝和他的家人在中国生活了将近30年,他的子女和外孙女均出生在中国。他们与中国人民结下了亲密的友谊。他是一个虔诚的基督教徒,对本世纪二三十年代处在内忧外患中的中国人民抱有深切的同情。1937年日军进攻南京前夕,他和十几位外国传教士、教授、医生、商人等共同发起建立南京安全区,并担任安全区国际委员会主席。他和一些国际友人在当时极其危险艰难的战争环境中,四处奔走呼号,奋不顾身地抗议和尽其所能地阻止侵华日军对中国人民疯狂施暴。他们设立的南京安全区为大约25万中国平民提供了暂时栖身避难的场所。在他自己的住宅和小花园里,也挤进了600多名中国难民,受到保护。他还在他的日记和其他文字中记述了侵华日军在南京犯下的一桩桩令人发指的暴行。他在1938年4月回到德国以后,连续举行报告会,向德国当局呈送书面报告,继续对日军在南京的罪恶进行揭露。在受到德国秘密警察盖世太保的讯问和警告之后,他仍然暗暗地细心整理自己的日记和有关资料,将这些历史记录留给后人。

《拉贝日记》是近年发现的研究南京大屠杀事件中数量最多、保存得最为完整的史料。这部日记所记述的,都是拉贝的亲历亲见亲闻,非常具体、细致和真实,无人能否认其可信度。在写作日记的同时,拉贝还精心保存了80多张现场拍摄的照片,并对这些照片作了详实的说明。这些文字对中日交战双方的实际情况和政治是非作了客观公正的评价。拉贝的祖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是日本的盟国,他本人是德国纳粹党南京小组的负责人(代理)。这就使他的记述具有别人难以代替的特殊作用。当然,由于拉贝当时活动的范围主要在南京安全区内,又只是他个人和他周围人的所见所闻,这部日记不可能对日军南京大屠杀的全过程作出完整的系统的论断和估计。这是不可以苛求的。尽管如此,《拉贝日记》仍然具有很高的史料价值。它是对侵华日军制造这一惨绝人寰的大屠杀的血泪控诉,是对日本军国主义者犯下的严重罪行的有力证词。

这不是一本消遣性读物,虽然开头部分可能会给人以这样的印象。它是一本日记,是一个真实情况的报告。我写这本日记并且把它整理出来,不是为公众,只是为我的妻子和我的家人。假如有朝一日它适宜出版的话,必须事先取得德国政府的同意,但今天由于不言而喻的原因是绝对不可能的。

书中所有报告和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致日本大使馆的公函,以及与美国当局的往来信函都是由我从英文译成德文的。

约翰·拉贝1942年10月1日于柏林

致德国大使馆行政主管沙尔芬贝格先生的报告副本

1938年1月13日南京局势

德国大使馆行政主管沙尔芬贝格先生的报告副本:

1938年1月13日南京局势南京目前不通电报,不通邮件,不通电话,没有公共汽车、出租车和人力车,自来水厂不供水,大使馆虽然已经通了电,但是楼上的房间不准透出灯光,英国大使馆目前还没有通电。

街道交通全部瘫痪,城外地区全部被中国人烧毁,而城内的房子绝大部分被日本人烧毁,城内城外被烧毁的地区目前无人居住。剩下的约20万居民被隔离在安全区内,这里以前就是一个居民区,难民们艰难地生活着,有的尚有片瓦,有的则住在院落,甚至芦席棚里,有的棚子里竟然住有600人之多。安全区有岗哨封锁,平民百姓不得离开。

安全区外的街道上看不见任何行人踪影,到处是断壁残垣,景象十分荒芜。所有的一切都停滞了,没有旅馆,没有影剧院,没有药房,没有商铺,没有菜场,没有……没有……总之,一切都没有了……

日本人成立了由13名宪兵组成的使馆卫队,从今天起,我们的车里将始终有一名卫兵陪同,我们就像被圈在铁丝网内的囚犯,因为人们明确告诉我们,禁止出城……

对日本人进入南京时的所作所为最好保持沉默,眼前的景象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成吉思汗的做法:消灭光!日军参谋部的一位中佐对我说,在由上海向南京的进军途中,给养保障部队没有一天能跟得上部队的前进速度。这就不难理解,日本士兵为什么就像神话中的酒鬼斗士穷凶极恶地扑向一切,看到空房子就放火烧。我敢肯定地说,就像1918年人们给黑人下保证一样,日本士兵也得到许诺:只要你们能坚持到底,每人都可以在南京得到一个漂亮的姑娘。于是悲惨的厄运便降临到留在城中的妇女们的头上。同亲眼目睹、亲身经历了这一切的先生们是很难就此深谈的,令人发指的兽行至今仍让他们感到不寒而栗。

说部队失控了,这话说起来轻巧,可我实际不这么看,因为亚洲人的作战方式和我们不一样。即便事情不是这样,只要情绪被煽动起来,事情就好不到哪里去。

刚回到这里时,听别人的介绍,我简直不敢想象,像太平路这样的街道竟然会被全部毁掉,后来我不得不亲自确认了这一点,街上的房子全被烧毁,这种纵火就是现在在城市的各处仍然不时发生。

在这个季节从很远处就可以看出来,中山陵园林区没有遭到大的火灾损失。通往陵园的道路两旁的梧桐树被砍伐的也很少。

城区禁止出入,城外占领区域的农村人口不是逃走就是被清除,所以这些地区已经熟透的庄稼全烂在了田里,蔬菜、土豆、萝卜等也都烂在了地里,全城一片饥荒。

南京的幻想破灭了。

在日本人数周之久的暴行虐施下,在他们大规模的劫掠下,南京城的商业区,即太平路周围的地区和所谓的波茨坦广场以南的整个地区变成一片瓦砾,废墟中只能零零星星地看见很少几栋房子的外墙没有遭到大的损坏。日本军队占领南京已经一个多月了,但是纵火事件至今仍然不断发生,拖走和强奸妇女和姑娘的行为仍在继续。日军在这方面的行径等于在南京为自己竖立了一根耻辱柱。

仅在所谓的安全区一个地区,德国人、美国人及其中国雇员就有不容反驳的铁证,能够证明数百上千起野蛮强奸事件。在拉贝的委员会(见前面的报告)的保护下,这个安全区基本上未遭到毁灭性的破坏。这个委员会写给日本当局的大量信件包括了一系列令人震惊的材料。一旦时间允许,我将补发与

本报告有关的材料的副件。

在这里我想特别说明的是,外国人,这其中首先是拉贝、克勒格尔(两人均是国社党党员)和施佩林等几位先生都曾当场抓获过正在凌辱妇女的日本军人,并冒着生命危险挺身而出赶走他们,解救受害者。在中国家庭里,如果有受害人的家属敢于反抗这些恶匪,在很多起事件里,他们不是被打死就是被打伤。日本士兵甚至在德国大使馆办公楼举枪瞄准杂工赵,威胁他交出待在这里的妇女。赵以前在大连生活过,会讲几句日语,他向日本人解释说,这是德国大使馆,里面没有女人。在已经说明这是德国大使馆后,他们仍然继续威胁。许多日本士兵甚至闯进大使先生的住房,要求把那里的妇女交给他们。每天不断有妇女被送进美国教会医院,直至昨天还是这种情况。她们遭受成群结队的日本士兵的轮奸,事后还要遭到刀刺或其他方式的伤害,这些妇女的身心健康受到严重损伤。一位妇女的颈部被劈开一半,这位不幸的妇女竟然还活着,就连威尔逊大夫也感到吃惊。一位孕妇腹部被刺中数刀,腹中的婴儿被刺死。送进医院的还有许多遭到奸污的幼女,她们当中有一个小姑娘先后被强奸约20次。

本月12日,我的英国同行、领事普里多一布龙,英国武官陆军上校洛维特·弗雷泽和英国空军武官温·康曼德·沃尔泽中校前去察看英美烟草公司帕森斯先生的住宅,发现一位中国妇女的尸体,一根高尔夫球棒从下部直接插进这位妇女的躯体。每天夜晚都有日本士兵闯进金陵女子文理学院内的难民收容所,他们不是拖走妇女,就是当着他人的面,甚至包括当着家属的面,发泄他们罪恶的兽欲。有多起这样的事件得到了证实:同案的日本士兵不让受害者的丈夫或父亲离开,强迫他们亲眼目睹自己家庭的名誉受到凌辱。

马吉牧师试图在一德国顾问处保护中国基督教徒,他证实说,多数情况下有军官共同参与。数周以来,日军官兵滥施淫威。针对单独的犯罪活动或部队集体参与的犯罪活动,日本军队的上级机关是否采取了以及采取了什么样的惩罚和预防措施尚不得而知,因为日本人想把此事沉默了之。他们不愿认识到,坚决杜绝有损于自己事业的事情总比想方设法掩盖一切事实真相要好。任何不再战斗的士兵,或被低级军官以终审的方式随意判定是这种士兵的人,都必须被立即处死(有成千上万之多),这种做法在日军看来是一种荣耀。这一点在南京已经成了理所当然的了!

就在1月9日的上午,在我们重新到达前数小时,克勒格尔和哈茨先生(奥地利人)在距大使馆很近的地方目睹了武士道精神的一次实际应用:英国庚子赔款委员会和所谓的巴伐利亚广场之间,使馆街的左侧,有一个尚未全部封冻的小水潭,一个身着平民服装的中国人站在水潭齐臀深的地方,潭边趴着两个日本兵,他们正在举枪瞄准,根据站在身后的军官的命令,他们开枪射击,将这人枪杀。尸体至今还漂在水中。南京市内和周围地区的许多池塘和小水潭均已经被尸体污染。需要指出的是,穷苦百姓仍然靠这种池塘的水过日子。

日本军队的军纪和秩序崩溃了,在这种情况下,德国国旗不受尊重就不足为奇了。这份报告所展示的阴暗画面之所以会使身居南京的外国人感到震惊,是因为他们当中没有一个人以前会相信日本人竟然会犯下如此令人发指的罪行。人们原先只做好准备防范大规模逃跑的中国士兵的暴行,尤其是四川军,人们从未想过去防范日本人的暴行。相反,人们还指望,随着日本人的到来,和平和繁荣也会随之恢复。

因此,对那些凭着正直的良心指证日本人残酷罪行的先生们,怎么能指责他们有忌恨和偏见呢!以上所说的思想变化,我本人也有切身体会,在满洲观察局势期间以及在扬子江上(见前面的报告),我始终是本着德国的利益来看待日本军队和他们的道德士气状态。我们大家肯定都希望在这里所看到的是一个有绅士风度的日本。英国人主要关注的是市郊下关港,据英国人对我说,在下关掌管军机大权的是日本海军,那里情况总的讲要好得多,百姓对他们有某种程度的信任。日本军队本来是可以得到这种信任的,但是他们因为自己的不当彻底丧失了这种信任。这不仅在南京是如此,在整个地区都是这样。

鉴于和汉口的邮路还不畅通,我将此篇报告直接呈送给外交部。我将通过安全渠道向驻汉口的大使先生、驻沪总领事馆和驻东京大使馆送发本报告副本。

签名:罗森博士德国驻南京

大使馆秘书1938年1月13日

猜你喜欢

大使馆南京妇女
南京大闯关
Freshers’week
IS there a bank near here?
Happy Families
Fancy a curry?Millions do!
南京博物馆18件“镇院之宝”
当代妇女的工作
南京:诚实书店开张
南京、南京
妇女的脚变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