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国家示范性软件学院验收评估企业之所见

2006-12-27吴晓桃

计算机教育 2006年12期
关键词:毕业生专家评估

吴晓桃

记者:在本次35所示范性软件学院的验收评估过程中,评审专家委员的大致组成结构如何?

周明陶:评审专家大概有三四十人,分成六七个小组,每组评审三至六所学校。每个小组大约五人,其中一个是组长,一般都由某所高校的副校长担任;另外四个人中,两人来自于学校,两人来自于企业,现在还增加了一些外企的专家,比如说微软公司的人员。来自于学校的专家不仅仅是软件学院的,也有来自于计算机学院和信息学院的,这样可以让评审面更宽泛、全面。另外,由于北大软件学院是提前验收的,所以说是35所,如果加上北大,我们实际验收了36所示范性软件学院。

记者:验收评估标准是如何制定的?

周明陶:评审专家不能随便指手划脚,必须很客观地来评价。比如说来自于企业的专家,可能会稍微侧重实用型和复合型人才的培养;而来自于计算机学院和信息学院的学术教育专家,他们也许会略为倾向于学科建设。而软件学院呢,看问题的角度可能与企业、计算机学院、信息学院又稍有差异。因此,教育部在制定六号文件时,基本上综合了各方面的意见。虽然来自不同系统的专家会稍有侧重,但是在验收过程中,我们的验收标准是达成了共识的。

记者:验收评估过程如何?

周明陶:第一步,软件学院自评。各学院按照六号文件精神先进行自评,检查自己工作的好与坏,自评结果出来后要在网上进行公示。

第二步,评审专家核查。评审专家一个学校一个学校地去核查,拿着学校的自评报告和六号文件进行对比,看他们说的和做的与我们看见的是否一致。比如六号文件中指出,学院要有实习基地,要保证软件学院的学生有充足的实习时间,让学生成为一个实用型人才,不能只学理论,要有相当的实践操作经验。有的学院确实做到了,有很好的实习基地,但有的学院可能没有很好的实习基地,他就在评价标准上写到:我们在实习基地建设方面做得还不够,此方面正在努力。当然,不同地区会有差异,我们也不能一概而论。比如说云南跟北京就不一样。北京有很多的软件企业,找一个软件实习基地相对容易,所花的成本也许不会太高;在云南找实习基地就不是那么简单了,即使找到了实习基地,这些学校可能也没有很多的经费让学生去实习,或者说学校有这样的机会而学生本人没有能力承担这笔费用。

评审专家组核查的结果与学院自评结果一样后,我们再进行第三步,验收。这一次主要看软件学院的建设是否与六号文件精神相一致。

记者:在本次验收评估过程中,您觉得有哪些方面做得非常有意义?

周明陶:对于35所示范性软件学院的评审工作,实际上分了两次来做。2003年的时候搞了一个中期评估,我是专家组的成员之一;今年这次叫验收,我也是专家组成员之一,在这一次的验收评估中,我参与的工作比上次还要多,包括代表软件行业协会参加整个软件学院验收评估标准的制定、验收方式的确定。从企业角度来讲,我认为有几件比较好的事情。

第一,教育部在从试办软件学院到中期评估,到验收评估的过程中,有许多创新。比如毕业生评估体系,这是以前都没有的。毕业生评估是委托中国软件行业协会做的,我们花了很多的精力,很认真地来搞这个评价。这个评价活动抽取了三分之一的软件学院的毕业生,接收软件学院毕业生的大量企业都参与了这项工作。在对毕业生进行评价时,我们从企业和学校的角度讨论出一个评价学生的方式,从知识、能力和素质三个方面来评价。教育部愿意委托中国软件行业协会来搞这个毕业生评估,这是要很有信心和胆量的。因为每个毕业生都有很多种不同的想法,企业根据毕业生表现的好坏来评价其所在的学院,这评价出来的内容是否能反映情况,都是无法预见的。但在验收过程中,我们的体会是,从企业角度评价出来毕业生表现好的学院,与我们评审专家核查的结果非常接近。而且,评审专家核查的结果与学院自评的结果也很一致。我们的工作都是很慎重的,没有把评价结果作为一个严格的指标,仅是作为一个参考指标,教育部和评审专家在开会过程中很重视这一条。教育部这次的做法是一个非常好的探索,这样的方式不但对软件学院培养实用性人才有帮助,同时也增强了企业用人的信心,使企业相信软件学院会培养出大量优秀的人才,另外还有利于产业的发展。教育部这次是真的从企业角度考虑了产业发展的需要,这样的做法是很有效的,希望以后教育部和软件行业协会能够更多地长期来做这项工作。

第二,软件学院的老师尤其是领导班子都在认真探索一种如何系统地进行实践教学的经验,他们在此方面做了很多工作,想了许多办法,他们极其辛苦。当然,效果也很明显,无论是论文成果,还是作业成果、实习成果,都可以看出他们做了许多很实在的工作。软件学院的学生非常重视实战演练,有的学校学习量可能很重,学生压力大,比如说清华有很多大作业,极其锻炼学生,能让学生真正从某一门技术课中学到技术,而不是把技术课学成理论课。

第三,我和其他企业来的评审委员,都有一种感觉,软件学院的学生在实践锻炼方面机会比较多,这和计算机学院办软件专业是有区别的。软件学院的实践课很多,学生有很多机会参加实战演练,很多软件学院的实习基地、实习条件、上课条件、上机条件、使用先进软件的条件、教学设备、教学环境,都非常好,基本上能与国际接轨。在教学方法上,软件学院正在努力探索,相信通过国家软件学院的试办,一定能培养出很多真正实用的、复合的、有创新能力的人才。

第四,企业对软件学院的学生普遍是很欢迎的,我们在评价能力方面往往评价学生的上手能力快慢。学生到单位来工作,不可能一上来就遇见的全是他在学校学过的内容,学生要比较快地进入这个项目,就需要他把以前学的知识和现在所做的项目结合起来,融会贯通。软件学院的学生在这方面的总体评价还是很好的。

第五,这次验收的目标是促进建设,加强管理。评审验收过程不是一个简单的考核,是让大家一起来探讨怎样把软件学院建设得更好,学校之间可以互相交流。不同学校有不同的特点、不同的管理方式,通过评估和沟通,可以了解很多不同学校的不同做法。比如北大,在文件准备、学生管理等方面都极其有效,通过评估,大家也可以借鉴北大的一些做法。教育部这次的方针是比较好的,使我们在评审过程中有比较明确的目标,不是说让我们去验收这个学院什么什么有多少,什么什么行不行,而是帮他们发掘问题,一起来交流怎么把软件学院办得更好。在验收的时候,评审过程非常严格,我们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表来打分,打分的时候都是很严谨的,专家组在开会时都是很严格地在评价某些做法,也在认真地探讨标准的做法,应该如何来理解这些工作。这次评估,我们觉得达到了促进建设、加强管理的作用。

记者:体会验收评估过程,您觉得哪些方面还有待改进呢?

周明陶:第一,在验收过程中,六号文件有一条,就是软件学院办学要自谋经费。有的学校很支持,从教学场地、招生、师资力量、经费方面都给予了相当的支持,这样软件学院就好办;有的学校支持得差些,软件学院要花时间寻找经费来源,要考虑学生收费问题,收上来的钱够不够花,需要用在哪些方面,这样软件学院就比较难。我们认为,教育的培养还是需要国家的大力支持才能发展得更好,软件学院完全按市场的方法来运作还是有问题的。有的学校没办法,只好多招学生,多收学费,招的学生多了,收费高了,相应的配套也需要跟上。有的学院,软件、硬件、实习基地有企业资助,办公环境、教学环境有学校支持,那么他们还好办一些,若既没有企业资助,学校也不怎么支持,那软件学院的日子就非常难过。从企业角度来看,企业是会考虑自负盈亏的,而软件学院要完全靠市场化运作来实现软件学院的良性循环,是有困难的。若是国家能够在经费方面多给予一些支持,相信软件学院会办得更好。

第二,虽然评估专家组有企业成员,但这对加强企业和学校的沟通还是不够的。这次验收评估,有软件行业协会来参与,这是件好事。软件行业协会是中国软件企业的一个全国性代表机构,中国几乎所有上规模的软件企业都是他的会员,有这样的机构来参与评价软件学院,非常有效地加强了企业和学校的联系。软件行业协会可以招集很多的学生,比如说他们在上海、深圳、北京、广州等城市都开了相应的企业座谈会,我在北京也组织过几次企业座谈会,来帮助教育部确定软件学院毕业生的评价标准。评审委员参加以后都有一个体会,软件学院培养的学生和以前培养的学生的确不一样,实用性更强了。我觉得应该加强一些宣传力度,比如企业对软件学院的看法,评价的结果怎样,这样有利于整个企业界对学生的了解。另外一方面,中国软件业的发展将长期需要软件学院的学生,现在软件学院的毕业生仅是刚刚开始,因此,我们必须长期坚持这样的发展方向,重视企业和教育部门相互的联系。我所说的联系不一定仅是针对验收评估过程,验收评估以后教育部也应该委托软件行业协会连续地对毕业生进行评价,然后根据企业的想法和学校的培养方式来调整评价的方式和标准,更有效地来分析我们的教育。扩大软件学院和验收评估的宣传力度,不仅可以使更多的企业了解软件学院的学生,同时也为软件学院的学生作了相应的宣传。相信一段时间或几年以后,大家都软件学院培养的学生的能力就会有更深的了解。

第三,学校里的学生验收标准,不管是从学校来的专家,还是从企业来的专家,都是按六号文件精神来做。六号文件里有几项内容是非常明确的,企业化运作问题、办学特色问题、实习基地问题、双语教学问题、质量管理体系问题,都是为了保证示范性软件学院走一条新路子。比如双语教学问题,所有的学校都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虽然我们国家对外语要比以前重视很多,但因为语言的差异,加之我们的学生学习外语起步的时间比较晚,学语言的环境也不是很好,因此,双语教学有时会流于形式。但要想发展软件产业,必须发展软件人才。这个人才哪怕他不是一个架构师,只是一个普通的软件工程技术人员,他也需要掌握最新、变化最快的技术,需要对语言有很深的了解,若是他在外企工作,或者需要他直接参与国际合作,那么他就更需要掌握娴熟的外语了。在北大、清华等学校,学生获得各方面的机会较多,但其他学校未必有那么好的条件和机会。

另外,我们国家的学位有工程硕士、工学硕士之分,软件学院培养的学生是工程硕士,工程硕士与工学硕士是不同的。在我们国家,工程硕士有两类,其中有一类稍微降低了标准,但软件学院的学生在所需要的技术和理论水平上并没有降低标准,因此,得到的学位不应该是完全相同的。学生应该得到一个什么样的学位,甚至往上走是不是还有相应的博士学位,是不是博士就一定是学理论的,我认为这种评价方式应该成为教育部门一个长期的想法,学生培养出来后在学历和学位上应该有一个政策。

总之,这次35所示范性软件学院的验收评估,我们的总体评价是很好的。国家在试办软件学院方面是很成功的,起码是一个有益的探索,探索的路应该是走的不错,而且也迈开了,当然还需要继续走,继续摸索。但也有难的地方,国家应该把教育改革和培养技术型人才做好,加大投资力度,从经费上给予支持,不能完全自负盈亏,学生培养出来后在学历和学位上应该有一个明确的说法。

猜你喜欢

毕业生专家评估
你根本不知道,这届毕业生有多难
地方立法后评估刍议
“新一线城市”吸引毕业生
360度绩效评估在事业单位绩效考核中的应用探析
请叫我专家
专家面对面
专家频道
专家答疑
Make Efforts,and You’ll Get in
西安美术学院雕塑系2000届毕业生作品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