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寻访图书之府

2020-11-20 02:03:55 福建文学 2020年11期

祝熹

建阳别称潭城,地理位置优越,地处闽北中心,为南平市行政中心所在地,与南平市下辖除延平区外的8个县(市)接壤。

宋代建阳书坊的雕版刻印书籍闻名于世,号“图书之府”,建阳出的叫“麻沙本”,也叫“建本”,与临安的“浙本”、成都的“蜀本”齐名。

“图书之府”的原典出自南宋的著书家祝穆的《方舆胜览》,书中有句:“麻沙、崇化两坊产书,号为‘图书之府。”麻沙、崇化即如今建阳的麻沙镇、书坊乡。

建阳的雕版印刷源远流长,它萌芽于五代,绵延至清末,兴盛600多年。北宋,建阳的刻书业已经较为成熟。南宋,建阳刻书业的官刻、私刻、坊刻三大系统俱全,“书院林立、讲帏相望”,学者云集,书香弥漫,有“书籍高丽日本通”“万里车书通上国”之说。两宋的建阳,是书肆的集散地,麻沙书市是福建路乃至全国最大的书市,比国外最早的书市即德国法兰克福和莱比锡于1564年举办的书市要早424年。元代,建本书籍仍然以门类全、品种多、数量足、出书快、售价廉等优势,称雄全国图书市场。明代,建阳官刻、私刻、坊刻的数量均远胜元代,小说、戏曲等通俗文学大量涌现,建本的发展进入一个空前繁荣时期,是中国刻书史上又一高峰。清代,由于火灾、战乱、人才不足、文化钳制等原因,建阳书坊衰弱。

从南宋到明代,建本数量高居全国之首,建本书市图书种类繁多。据明万历周弘祖的《古今书刻》记载,明嘉靖前全国各地刻书总数为2412种,福建占478种,居全国第一位,其中366种为建阳书坊所刻;明嘉靖、万历年间,建阳刻书数量更是达到全国百分之五六十。“建阳故书肆,妇人女子咸工剞劂”,形成家家户户童叟丁妇操刀镌刻的场景。刻工之多,书肆之多,印书之多,堪称大观,清代著名藏书家杨守敬曾说“建本满人间”。除经、史、子、集、丛外,建本还有小说演义、童蒙读物、戏曲、农书、医书、日用杂书;而且,还有一个巨大的“教辅”市场——“天下科举之书,尽出建宁书坊”。

建本涉及内容广泛,包罗万象,既有建阳名贤、学者注疏的文化典籍,又有贴近百姓生产生活的通俗文化,还有天文学、医学、算学、历法、农业等实用类书籍,“上自六经,下及训传,农桑医算,无所不包”。建本的“首印”也是一个值得关注的文化现象。小说《三国演义》《水浒传》在建阳首印,我国最早的哲学文选朱子的《近思录》在建阳首印,建阳还首印了纲目体史书——朱子的《资治通鉴纲目》,学术思想史专著——朱子的《伊洛渊源录》,还有现存最早的《史记》“三家注”本——宋建阳黄善夫刻本等。日本翻刻的第一部中医典籍——日本医家阿佐井野宗瑞于大永八年(1528)刊行的《新编名方类证医书大全》,所据的底本就是建阳熊宗立于成化三年(1467)自编自刻的,这是中日文化交流史上的佳话。还有,建本刻书坊的坊主集编、刻、印、售于一体,提高了效率,降低了成本,赢得时间,能迅速占领图书市场。坊主善于创新,建本率先使用有书名、作者、出版单位和时间的封面,引领全国的潮流,在各地得到效仿和普及,并沿用至今。建本图书率先使用插图,多出以上图下文版式,构图风格古朴质拙,特别是在明代通俗读物如历史演义、英雄传奇、公案题材的作品中大量使用插图,是后世连环画的鼻祖。建本在中国出版史上是有独特地位的。

建本雕版多用当地的梨木。嘉靖《建阳县志》载,宋代麻沙梨树有多个品种,如雪梨、面梨、冬梨、铁梨、早花梨、木梨等。梨木适于雕版。它容易下刀,又木质紧实,刀口分明。建本的字体多用柳体,书法史上有“颜筋柳骨”之说,建本的柳体字疏朗硬瘦、刚劲有力,有“传刻疏瘦”的特点。建阳多竹,是林海竹乡,建本采用当地的竹纸。嘉靖《建阳县志》载:“嫩竹为料,凡有数品,曰简纸,曰行多纸,曰书籍纸,出北洛里(麻沙界首村)。”《闽产异录》说:“建阳扣,土人呼为书纸,宋元麻沙版书,皆用此纸二百年。”现存的元至元六年(1269)建阳郑氏积诚堂刻《事林广记》、元天历庚午《王氏脉经》等建本确实为竹纸刊刻。书簿的印字要明朗齐整,须得墨的配合。《建宁府志·物产志》记载,墨与书籍纸“俱建阳产”。建阳的水,“其水注墨,毫不溅涟”。印出的书籍,“纸墨精莹,光彩照人”。

山川特产,物华天宝,加上朱子在建阳考亭创建闽学,建阳书院林立,学者如云,建本除了数量的极其庞大,还涌现了一大批的精品。世事沧桑,物换星移,精品建本的身价越来越高。抗日战争前夕,浙江图书馆曾以每页银圆5枚的价格收购宋麻沙版《名臣碑传琬琰集》。宋代麻沙版各类书籍在全国各大图书馆均被列入善本妥为保藏。如今,国内外的大中图书馆的许多建本书籍,成为珍贵的中国古籍善本。近年,拍卖会上,建本书籍屡创新高。2012年12月7日,海内外孤本、南宋麻沙镇南刘仕隆宅刻本《钜宋广韵》5卷,在保利秋拍上以3450万元的高价拍出,刷新当年国内拍卖市场单件古籍成交最高价。2018年6月20日,中国嘉德2018春拍特别为曹锟旧藏宋刻孤本《石壁精舍音注唐书详节》设置专场,拍品以咨询价形式上拍,2800万元起拍。现场竞价持续十多分钟,9600万元落槌,加佣金最终以1.104亿元成交,最美宋刻孤本创全球拍卖纪录。《石壁精舍音注唐书详节》是建安陈鉴所辑,为建本书籍。

为恢复、继承雕版印刷技艺,20世纪90年代,保护与传承已然开始。1995年,建阳成立建本文化研究会,2015年成立建本协会,评选出12名省、市建本雕版印刷技艺传承人;2005年10月,“建本雕版印刷技艺”被列入“福建省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2015年3月,“中国印刷博物馆福建建阳印刷文化保护基地”正式落户建阳。2017年12月,建阳召开首届建本文化学术研讨会,200多人参加活动;2019年12月,第二届建本文化学术研讨会召开,在建本学术论坛上,来自中国印刷博物馆、北京大学、复旦大学、南京大学、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等国内外各高校的专家学者汇聚一堂,对建阳建本文化的发展展开研讨,对建阳文化产业的发展给出宝贵的意见和建议。

建本的实体建筑也建起来了,建阳城区西面的建盏一条街建起一座建本展示馆,展出相关展板44板,馆藏珍贵文物及现代仿古雕版等共40件(套),其中,明《妙法莲华经》、明签诗刻板、影印明嘉靖《建陽县志》等为首次对外公开展出。同时有传承人现场演示雕版印刷技艺。2015年,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批复同意设立中国印刷博物馆福建印刷文化保护基地,这是全国首个印刷文化保护基地;2016年,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批准设立中国印刷博物馆建阳分馆、连城分馆、宁化分馆,这是中国印刷博物馆首批分馆;而后,建本文化展览馆又成为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实习基地。

建本展览馆位于建阳城西,展馆前临七贤公园,公园沿麻阳溪而建。展览馆与公园的七贤群雕相对;沿西走,不出1公里,是建盏文创园、考亭古街、考亭书院,再不远,是璞石村的树抱佛,是朱子岳父的刘勉之故居。

建阳西部的麻沙、书坊两地是建本重镇,两地政府弘扬、传承传统文化,保护建本文化相关文物,重建建本文化旅游点。

麻沙镇是“程门立雪”游酢、“紫阳羽翼”蔡元定、首提“图书之府”祝穆的故乡。从2012年起,麻沙镇政府打造“宋韵建本书乡”,在游酢文化广场建成建本展示馆,在游酢文化广场一侧设立建本文化长廊。新建约23亩的建本文化园,园内设置大型“建本”浮雕文化墙、建本文化广场、休闲步行道、观景凉亭“浮翠亭”、麻沙八景石刻等文化小品与休闲景点。其中,大型“建本”浮雕文化墙以巨幅的形式展现刻书作坊、书贩购书、建本展销、雕版印刷、水陸运书的画面,再现了当年“图书之府”麻沙刻书印刷业的繁荣景象。

麻沙的建本文化旅游与美食游、乡村游结合,形成独特的旅游特色。麻沙的楠木林景区总面积约百亩,由千棵大小不等的珍稀楠木构成。楠木是国家一级保护树种,景区的楠木王主干直径约2米,高30多米。景区内树木参天,环境幽美,曾是张纪中版《西游记》《碧血剑》《鹿鼎记》等多部知名影视剧的外景拍摄地。树洞3D画、《西游记》人物绿雕等小景点点缀其中。楠木林景区旁的麻阳溪有水上游艇项目,游客可以感受当年水路荡漾的风光。楠木林景区旁的水南村即是古代建本雕版中心,如今的水南是“2017中国十大最美乡村”之一。始建于唐末的水南村,距今已有近1100年历史,2018年以8510万元成交的“近乎完美的宋版书”《钜宋广韵》即是麻沙镇南刘仕隆宅刻本——即麻沙水南出品。水南村现留存有清代建造的古民居共7栋,有蔡家巷、蔡氏祠堂、同文书院等人文景观,更有奥运会指定的品牌楠木林葡萄。麻沙镇的水南村葡萄美食节已举办了三届。

书坊乡紧邻麻沙镇、莒口镇。古时候走水路,溯麻阳溪再折入书坊,抵歌乐山麓,有一座书林门,各地的书商就是从书林门下抵达各书铺的。书林门边,残留的一条鹅卵石铺成的古驿道,岁月斑驳。不远处,田间洼地,有一积墨池。相传,积墨池的水印书不漫漶,字迹清晰明丽。从书林门下行,过楠木厅,一条古街铺展而去。古街旁,乡政府依托古民居修起一座建本雕版印刷文化展示厅。展厅里展示宋代至清代的建本的书影,其中一幅长达近7米的雕版印刷流程图,形象生动地刻画了当年雕版印刷的全过程,展示了雕版印刷的每一道工序。书坊的建本雕版印刷文化展示厅和城区的建本体验馆一样,可以体验建本印刷工序,可以提供雕版如《朱子家训》,让游客刷上油墨,体验一回雕版印刷的艺术。古白塔、楠木厅、百年古茶园、进德修业堂、拿坑十三拱桥等文化旅游点如众星拱月,为建本的文化之旅增色不少。

来吧,到建阳来,从建本展览馆起步,一路向西,行走在图书之府的麻沙镇与书坊乡,除了书香之旅,还有乡村之游,还有文化、美食之行。于是,建本旅游就成了一场饕餮盛宴。

责任编辑林 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