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我亲爱的“俄罗斯方块”

2020-06-22 07:44:07 《视野》 2020年12期

张露璐

最近一段时间迷上“俄罗斯方块”。被高三的作业轰炸得头昏脑涨的时候,就玩上一局。这是我自小熟稔的游戏,但也已有数年不曾玩过。小时候还没有“文曲星”,只有一个长方形的简陋游戏机,塑料外壳常有毛刺,四个按键玩久了就会松动,里面只有“俄罗斯方块”一个游戏。我竟也如获至宝,在外婆家屋后的弄堂里,往小椅子上一坐,可以专注地玩上一个下午。

刚开始玩的时候,总想把每一块都准确地嵌入与之相对应的凹凸处,才觉得妥当,但每每玩不长。常常是一侧的方块已经快要没顶,另一侧还空空荡荡,这通常是因为连续出现同一种图形的缘故。这是一个女童对于规则的执拗,也是父母和老师训练有素的成果。后来慢慢学乖,知道留一些空也无妨,有时甚至还会出现意想不到的好结果。虽然因为留空的那一格,一整行都无法被消除,但它只是暂时被上面一行压制住了,无法获得補给而已。等上面的一行消失,多出来的那部分反而和原来的空格形成一个完美的空间来容纳形状正好的那一块方块,所以我渐渐知道,暂时妥协一下似乎也没有关系,有时候妥协能够带来某种好处。但如果上面的一行一直不能消去,下面那个空格就永无出头之日了。有多少事情,我们一直攥在手心里不肯放,直到手里的东西死去。游戏结束,才知道自己做了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

电影《罗拉快跑》里的罗拉是幸运的,她可以无数次地重来直到赢得比赛。可是我们没有魔法棒,也没有时光机可以穿梭来去。人生只有一次,有些事一旦打出“GAME OVER”的字样就再也不能重来,哪怕一次。

课本上说,世界是物质的,人的认识是可以无限拓展的。但我永远都不知道“俄罗斯”的下一个方块是什么。我只能接受游戏机的随机安排,去为每一个既定的方块找寻适当的位置。我总觉得现在的人被唯物论灌输得太彻底,野心勃勃地想要征服全宇宙,老是叫嚷着人定胜天,缺少了一些对自然和世界的敬畏之心。全球变暖了,旱涝灾害频发了,酸雨沙尘暴时不时来骚扰了,聪明人才终于意识到大自然有着超越人类想象的力量,人类必须服从自然规律。

我相信命运的存在并对其保持敬畏。我们无法选择身份背景之类的先天条件,所能做的仅仅是在有限的范围内尽力做到最好。一个智障儿,能够做到生活自理与人简单交流已属难得,又怎么能要求他去做爱因斯坦?世事永远不可预知,我们所能学习的只是如何在每一个突如其来的挑战和危险面前,沉着冷静、不动声色地寻找解决之道。有些问题若无法解决,就要学着去承担,做一个有担当的人。如此才能在坚实的土地上站得稳当。

玩过“俄罗斯方块”的人都知道,随着分数的不断累积,方块降落的速度会越来越快。九个等级中我最高只能撑到第五级,到了某个极限就开始无法负荷,只能一边作着徒劳的挣扎,一边眼睁睁地看着块块方块飘落,如同失事的车辆越堆越高,直到游戏结束。现代生活的节奏越来越快,人们的负荷也越来越重,直到某一个临界点身体就开始罢工,代谢机制紊乱。若一直维持高强度的生活,过劳死就会对你实施突然袭击。仿佛是一只不断膨胀的气球,球壁越来越薄,“砰”的一声,爆破了。

通常“俄罗斯方块”玩到后来,速度也快了,心气也浮躁了,应付不过来了,方块要到顶了,手忙脚乱了,心里发慌了,按键也不听使唤了,于是乎, GAME OVER了。屡败之后,我发现我忽略了暂停键。除了有事要离开游戏机,暂停键好像没有了其他的用武之地。于是我开始尝试在心慌慌的时候按下暂停键,深呼吸一下,然后仔细分析一下各个位置的利弊再继续。靠着这个暂停键,我的最高纪录突破了瓶颈,又往前跨了一大步。当然,我是不会常常使用它的,它只是稳定我心情的一个工具而已。很多人大概也知道这个窍门。生活中总有很多令人措手不及的时刻,第一反应是慌张,这也无可厚非。但是慌张了以后就要及时按下暂停键,稳定好心情去想处理问题的办法才是上策。否则任由慌乱张牙舞爪地扩张,原本简单的问题也会像被猫咪蹂躏过的毛线团一般缠绕不清。

不仅是心情,感情也是一样。“人的伟大之处就在于人能控制自己的感情,哪怕心里痛得滴血。”忘了是谁说的,只是很喜欢。常常诵念,也因此获得力量去试图控制能够掌握的事情,比如某些不得不做的事,不得不割舍的东西,不得不告别的人。让自己的生活有秩序,而不是一团糟。不乱不空,谓之澄明。心境澄明得之不易,生活的澄明却也让人心生欢喜。

有时候从空白开始的模式玩腻了,就选择从一定高度开始。数行无序排列的方块如同奇峰耸立,有时觉得几乎无处下手。张爱玲曾经描述生命为“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蚤子”,并说常遇到“咬啮性的小烦恼”。这正是俄罗斯乱石方块阵给我的感觉。虽然琐碎凌乱,但是换一个角度,利用已有的凹凸来安置方块却也是它的一大优点。所以说,凡事都要从多个侧面去看。有时候,一盘死棋里也会有活路,黑暗的背面也有可能是光,危机也许预示着转机也不一定。待人接物,不要太早下结论。古人说“盖棺论定”,如今的人却常常是一言不合即不欢而散,然后四处说长道短,数落他人不是。我们都缺乏耐心,用数年甚至更久的时间去了解一个人,去冷眼观看他的行为然后作出判断,在这个讲求效率的时代里,这是否太过奢侈?

“俄罗斯方块”的故事还没完,它会一直陪着我去经历漫长的岁月直至终点。我相信它的智慧和生活的智慧是相通的,这正是我不肯和它说再见的原因之一。时光的列车呼啸着前进,我和我亲爱的“俄罗斯方块”并肩而坐,就像我从来不曾失落它一样。多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