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我以前所不知道的事

2020-06-22 07:44:07 《视野》 2020年12期

张春

盒饭

我十四五岁就到外地上学。同学的家人去了,就会上街买东西,然后上高级饭店吃顿好的。有一回爸爸去看我,居然带我去了食堂的餐厅,要了两个盒饭。

我心里非常不高兴,觉得他小气,不疼我,不肯为我花钱;还觉得没面子,怕被同学撞见我爸爸带我吃得这样寒酸。

吃完以后他很高兴,说你们食堂两块钱吃得这么好,真不错。我一直不高兴,不太理睬他。

后来我终于长大,发现如果我有一个孩子,我绝对不会舍不得为她花钱。那顿盒饭,他就是想看看我平时吃得怎么样。至于那点可怜的面子,如果还能和爸爸吃一顿盒饭,我愿意拿我在世上所有的面子去换。

又过了许多许多年,这些小事离我越来越远,我并没有为那么年轻的时候做过的傻事过多后悔,只希望可以尽量珍惜,在一切还来得及之前。

小鸟

我捡到过一只小鸟,是一个雨天,它从窝里掉出来了,淋得湿透,在我手心瑟瑟发抖,微弱地叫着。

我把它带回家,养在垫上棉花的鞋盒里,长久地望着它,全身心地爱它。

它活了下来,第三天我高高兴兴地带着它,去看我的好朋友。

为了疼爱它,我竟然把小鸟捧在手心里走。走着走着,它突然向下滑去。我赶快一夹——它轻轻哼了一声,是生命的最后一口气被挤出了肺的声音。我又赶紧放开,它就掉了下去——不知去向了——应该是掉到地上,却不知去向了。

我蹲在那里,哭完了那个童年的晴天。

这件事情,我过去不知道,现在依然不明白,生命怎么那么脆弱呢?

还有,那只小鸟它去哪了?

杀鸡

第一次做炖鱼,因为他发短信回来点名要吃炖鱼。

不敢杀鱼,在市场请人杀好。没想到鱼没死透,快走到家的时候弹了几下,我失声惊叫,吓得头发晕,蹲在地上站不起来。回到家,心里发着抖把鱼使劲摔了几下,终于死了,给妈妈打电话,做笔记,然后开始做炖鱼。

他回来后第一件事就是去厨房开锅查看,然后很满意地吃光了那条眼神空空的魚。

我想起在家的时候,我妈妈杀鸡,干净利落,鸡一下都来不及扑腾就死了。不知道杀了多少鸡才练出这样的功夫。我小时候央求过她,不要杀鸡,不要杀鱼,都被残忍地拒绝了,只是她后来都在我看不见的地方杀。妈妈从战战兢兢的少女到练出铁石心肠,一定也是因为看了很多高高兴兴的吃相。我从来不吃鱼,因为他喜欢吃,我已经学会做炖鱼和水煮鱼了。

有一天我也会有孩子,也会干净利落地杀鸡给他们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