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叶问4》成功了,但功夫片真能回春吗?

2020-04-19 10:06:02 《看天下》 2020年8期

孟昕

吴樾在《叶问4》里扮演中华总会会长万宗华

随着疫情的好转,一些影院重新开始营业。上映的基本是老片。截至发稿前,实时票房大盘是7.5万,甄子丹所主演的电影《叶问4》以1.5万的票房拿下了日票房冠军。

“如果说功夫片春天终将到来,那么我只是春潮中的一名新人。”43岁的吴樾坐在那里,慢慢说来。去年年底,《叶问4》上映前,他在北京接受了我的采访。在片中他饰演中华总会会长万宗华,与叶问展开了一场太极与咏春的经典决斗。这部《叶问》系列的完结篇,凭借豆瓣7.0的评分和11万的票房交出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叶问》系列守护了功夫片最后的“余晖”,拳拳到肉的打戏,令人热血沸腾的剧情,好像又让我们回到那个功夫片的盛世之中。而从2008年到2019年,我们也陪伴着《叶问》从佛山脚下的叶家少爷,一步一步成长为一代宗师。

曾经盛极一时的功夫片近年来已经少有叫好又叫座的作品出现,随着成龙、李连杰等巨星逐年减产,功夫片关注度下降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

而对于功夫片的守护者吴樾而言,对于功夫片的过去和将来,他有着自己的看法。

功夫片怎么会“倒下”

让我们把镜头拉回到1993年,令后人无比怀念的香港电影兴盛期,那一年是功夫片的高峰,在香港电影票房前100的榜单中,功夫片题材超过了四分之一。

李连杰在那年,攀上了事业的第二个高峰,他正式脱离嘉禾,自组正东电影公司,由徐克指导的《黄飞鸿3:狮王争霸》和两部《方世玉》都进入年度票房前十。也同样是在那一年,袁和平为初出茅庐的甄子丹打造了武侠片《少年黄飞鸿之铁马骝》和《苏乞儿》,一名新功夫片巨星冉冉升起。

除功夫明星外,也有很多电影人在1993年留下了经典的功夫片作品。林青霞联手张国荣拍摄了《白发魔女传》,梁朝伟与关之琳搭档拍摄了《新仙鹤神针》……

1993年的功夫片之盛,甚至迫使很少涉足功夫片的周星驰拍摄了武侠喜剧《济公》,女明星也加入进来,梅艳芳和张曼玉、杨紫琼一起拍摄了女性功夫片《东方三侠》。这些熠熠生辉的名字,联手打造了华语电影的功夫片盛世。

在那个功夫片百花齐放的年代,每个少年心中都有一个功夫梦,吴樾也不例外。

吴樾自幼习武,1993年,17岁的他参加全国第七届运动会,被授予“武英级”称号,成为最年轻的国家级运动健将。四年后,吴樾以专业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了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就像大多数功夫片的前30分钟一样,在那个最青春的年纪里总是意气風发,对未来的一切满怀希望。

《少林寺》和《霍元甲》构建了少年吴樾对于功夫片的最早认知。而他真正意义上担当主角的第一部电视剧,恰好是《精武英雄陈真》——圆了自己的功夫梦。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谁也无法预料到,有一天,功夫片会“倒下”。

在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中,功夫片似乎成为了差评最多的电影类型之一。群星荟萃的《英雄》和《十面埋伏》,并没有为张艺谋带来如期的好评。成龙和李连杰合体出演的《功夫之王》,口碑更不佳。徐克所出品的《蜀山传》《七剑》也饱受炒冷饭质疑。

而《叶问》就是诞生于这样一个功夫片亟待转型的时代。

2008年12月,《叶问》系列第一部诞生,这部制作成本并不高的功夫片,上映首周就出乎意料地击败了声势浩大的《梅兰芳》,斩获1400万票房,最终位列当年内地票房榜的第12位。在宣传期间,甄子丹频频表示,叶问是他最用心研究演技的角色。在电影中,他一反过去武生的形象,多了几分市井的烟火气,身着长衫,打着一套“女人创始的拳法”,尊敬妻子,爱交朋友,为人谦恭礼让,是个人见人爱的佛山市民。

几乎在同一时间,吴樾也在经历着演艺生涯的阵痛期。学生时代的幻想已经成为了过去,此时的他成为了一名人艺的演员。“曾经有一两年时间想要放弃,我觉得自己什么都能演,为什么没有好的机会?”吴樾说。

2009年,吴樾终于等来了机会,那一年他被选为张纪中版《新西游记》的孙悟空,这是一场充满艰辛的拍摄之旅,作为化妆任务繁重的主演,吴樾平均每天只能睡三到五个小时,剩余的十几个小时里则整日带着硅胶面具,在艰苦的拍摄环境中,他的脸颊烂了无数次,眼睛周边烂了无数次,带状疱疹得了四五次,感冒发烧不计其数。

吴樾坦言,正是这无数的病痛,让他开始对之前的自己进行审视。“2009年前的我太无知,太自大,太幼稚。因为每一个演员都是有瓶颈期的,只有在一个瓶颈期坚持下来,才会有一些好的发展。”

在许多功夫片中,个人与时代命运总是会不可避免地纠缠在一起,一个人即便功夫再高,也终究会融入大时代的洪流之中去。

《东方三侠》剧照

《黄飞鸿3:狮王争霸》剧照

甄子丹在《叶问》系列中饰演叶问

功夫明星的断层

功夫片的命运也是如此。《叶问》上映同年,漫威公司推出了《钢铁侠》系列第一部,正式宣布其构建漫威宇宙的野心。而当年的世界电影票房冠军则由《蝙蝠侠前传之黑暗骑士》夺得,超级英雄题材的电影开始彰显强大的票房號召力。仅仅一年后,《阿凡达》就凭借炫酷的3D技术席卷全球,并于当年顺利登顶影史票房总冠军,电影技术大步向3D时代迈进。

与此同时,中国电影市场也进入了狂飙突进式的发展时期。2008年至2019年间,中国电影年度总票房从43亿元飙升至642亿元。与父母辈不同,作为消费的主力军,从小生活在瞬息万变的网络时代下的90后和00后们观影审美也发生了变化,他们对于进口大片的接受程度更高,也更喜欢娱乐性强的电影作品。

而此时的功夫片却陷入了创作乏力、故事老套、人物单薄的批评声中。在《叶问3》中,人到中年的叶问和功夫片一样遭遇着危机,他照例还是一个怕老婆的好丈夫,一个负责任的老父亲,一个有担当的武术大师,只可惜当剧情最后来到那场和泰森的搏斗时,我们还是从叶问的脸上看到了一丝疲惫。

与功夫片越来越难拍相对应的是,功夫明星也出现了巨大断层。

《叶问4》上映时,56岁的甄子丹表示这将是自己出演的最后一部功夫片。当老一辈的功夫巨星逐渐淡出舞台,功夫片市场不得不面临着“后继无人”的尴尬局面。更年轻的吴京、张晋、吴樾等人也已经年逾不惑,功夫片领域里,难觅小鲜肉们的踪影。

与其它类型片不同的是,功夫片演员的培养需要漫长的周期。在采访中,吴樾表示,不专业的演员演了很多动作戏,是当下功夫片市场良莠不齐的重要原因。他认为,功夫片演员的举手投足不是一蹴而就的。功夫片中的大侠不在于帅不帅,而在于一招一式之间。观众们的心中有一杆秤,演员的动作不好看自然不被人喜欢。

吴樾第一次和叶伟信导演见面是在2009年的上海电影节,作为《叶问》的影迷,他怀着激动的心情向导演毛遂自荐,而一等就是整整十年。

人生很多时候都是如此,等待的时间远比享受成功的时间要长得多。而对于功夫片的未来,他还是充满了希望。在他看来,每个年代都有自己的风潮,而所有的审美和时尚都会阶段性地、有规律地回笼,功夫片也是一样,“片子少才精,现在越来越多的观众,我听到的看到的,大家还是喜欢老戏骨,喜欢有实力的演员,我觉得这种认可和喜爱是对戏的本身和对演员的本身,我觉得这个现象会越来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