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互动

2020-04-19 10:06:02 《看天下》 2020年8期

封面来信

作为一个初中语文老师,在疫情之前,我从来没想过自己有生之日还能成为一名“女主播”。从来没有看过直播的我,现在已经熟练掌握了连麦、公屏、扣1等主播“专业术语”,熟练应用了钉钉家校本视频会议多群联播等专业技能。

我们学校安排正月初七开始直播讲寒假作业,那几天的老师们,为了搞好直播,真可谓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没有手机架直播杆不要紧,晾衣杆也可以掰弯了用,抽纸盒也可以当垫板,蒸馒头用的箅子,上面的小孔跟手机摄像头也刚好吻合。直播前的那几日,朋友圈最流行的话题便是网课直播,平时都是我们向组里年过五旬的老教师请教,这会儿角色对调,他们也开始戴着老花镜抱着手机询问我们钉钉的每个功能。

直播前,总担心被学生截成表情包;直播之后,发现原来可以只共享电脑屏幕不用露脸。于是,每天穿着睡衣棉袜,刷个牙就开始上课,成了大多数老师的日常。

钉钉在这个过程中做出了许多改进。快捷评语改作业很省力,手动圈画让我也可以在两天内改完108个学生含作文的月考试卷,每次的听课记录让我精准定位到每个同学看了多少分钟,视频会议让学生一直在老师的注视下默写课文,作业打回功能更是让我感受到了撕作业本的快乐。

网课上了这么久,网上声音也由一开始的好奇新鲜变成了吐槽抱怨。从老师的角度出发,网课效率的确不如在课堂上高,但这也是疫情期间最好的方法。说到效果,老师只是一方面,家长的监督和孩子的主动性更加重要。班里一位同学曾连续三天没交作业,我连着打了三天电话,手机微信钉钉都用遍了,可是人家就是不理你。

上周,我们举行了一次网络月考,前面开着钉钉视频会议,后面坐着一脸严肃的家长,本以为效果应该不错,没想到收上来的卷子居然有三分之一学生作弊,有些学生课外阅读题的答案一字不差地照抄,聪明些的还知道挑挑拣拣,甚至还有几个学生网上搜答案把别人的名字都抄上了,这如何让为师装作看不见啊!我一气之下把这些学生全判为零分,结果我们班语文考了全校倒数第四,被学校骂了。

现在疫情形势大大好转了,网课生涯可能接近尾声,回想起这段网课生涯,从新手入门到熟练工种,孩子们也逐渐适应了对着手机学习,家长们也体会到了辅导作业不易,对即将到来的复课也更加期待,就是不知道开学考试,孩子们能考多少分啊。

●  语文老师 小韩

贵刊

阳光灿烂的一个日子,记者王一博走在街上,穿着美美的碎花长裙和帆布鞋,宛如从亦舒和安妮宝贝的书里走出来的女主角,定是吸引了一大票路人的目光。

对她来说,这是特别的一天。自从3月初回到北京后,王一博就开始了为期14天的自我隔离生活。但这并没有隔离掉她的生活乐趣,从她的最新Vlog里,可见她一直在屋子里看书、工作、做笔记,桌子旁边还摆放着一簇花,可谓娴静优雅,让人感叹:“真是一个灵魂有香气的女子啊!”

其他一些同事早已结束了隔离,恢复了“自由之身”。别看记者徐牧心如此摩登,徜徉在欢乐的都市生活中,可她有着一颗热爱亲近大自然的心。在几个天朗气清的下午,徐牧心都抱着她的胖胖(一只猫)游走在奥林匹克森林公园里,呼吸着自由而新鲜的空气。在发出一张绝美猫照的同时,刺激着王一博不能出门的心,可谓是一出现代“铁窗泪”。

有猫的人生赢家还有记者罗婞。回北京后,她回归了铲屎官的生活,一心一意照料着主子。在贵刊读者群里,她的猫可是位明星,甚至有读者还特意向她的猫问好。“听说有人惦记我的猫?”罗婞说着,望向了舒服地躺在窝里的猫,估计内心也是羡慕嫉妒恨:做猫多好,不用工作,保持可爱就好啦!

其他人也没闲着。娱乐“扛把子”编辑李莎在自我隔离期间不断地磨练厨技,至少在甜品界有了一席之地。时不时,我就在微信上收到她发来的美食照:养生粥、双皮奶、豆沙蛋糕……而我只能望着手边的全麦面包苦笑。编辑王莹莹估计也是如此,手里的泡面,顿时就不香了。

● 执笔小黑手:杨建伟

我爱问编辑

●  小七:总是有朋友说我没心没肺,啥时候都笑得出来,这样是不是太幼稚了?需要改正吗?

● 英国文学bot编辑:我敬佩简单的快乐,那是复杂的最后避难所——王尔德。

● 吃不吃螺狮粉:一夜暴富是悲剧吗?

● 愿为世人分担苦痛的编辑:一夜暴富可能会让一个人的生活完全脱轨,心态上也会发生巨大变化,比如被虚无感占据,亲密关系也会因为不信任情绪而被摧毁。不过,如果一夜暴富发生在我身上,一切当我没说。

● 渔人堡的猫:我很喜欢看综艺,哈哈哈就行了,特别轻松愉快。但朋友建议应该也多看些现实题材的好电影。问题来了:我到底该怎么做?

● 心灵鸡汤编辑:万花筒制造美丽的幻觉,望远镜却能让人看得更远。

● 苁子的柳叶莲华:成为编辑需要几步?

● 本山学十级的编辑:三步。第一步,打开电脑;第二步,打字;第三步,關上电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