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波兰96度伏特加成为“网红”后……

2020-04-19 10:06:02 《看天下》 2020年8期

郑立颖

冠状病毒蔓延之时,全球多国消毒品的货架被一抢而空,同样遭到抢购的还有一类酒精纯度高达96%的伏特加,这也是全球度数最高的酒。

这类伏特加源自波兰,名为Spirytus Rektyfikowany,英文名为Rectified Spirit,翻译为蒸馏酒精,也被称为“精神之水”。

“近兩周,波兰接到了大量来自德国、法国、意大利和日本的伏特加出口订单。” 波兰烈酒协会主席维托德·沃达奇克表示。

另据日本新闻网站报道,过去两周,来自波兰的Spirytus遭到了抢购,销售量翻倍。该报道指出,日本一家普通小超市,在过去,Spirytus的年销售量为30瓶,而今年到目前为止已经售完所有的40瓶存货,且店主仍在不断接到订购电话。

一时间,96度波兰伏特加引发了全球民众的关注。

一般来说,医用酒精的浓度也仅为75%(日常消毒)或者95%(药物泡制、制作清洁剂),但Spirytus的浓度却高达96%。据了解,使用常规蒸馏方法进行酒精生产时,蒸馏酒精的纯度极限值为97.2%。若需生产97%~99%纯度的酒精,只能使用分馏等工业制造方式。也就是说,在蒸馏酒精领域,波兰的Spirytus已经接近了极限值。

虽然Spirytus是在近期才广为人知,但在过去,已经有很多人“亲身”尝试过Spirytus。一位美国视频博主称,“Spirytus 极烈,打开瓶子就有一种医院消毒酒精的味道,只尝一口,嘴唇舌头瞬间发麻,喝下去感觉有一口热气冒出。”在新浪微博上,也有中国网民指出,“饮用Spirytus,只需5分钟就能让人断片儿。”

但打开波兰Spirytus的销售页面,上面有显著的标识提醒称,“该酒酒精度数高达96%,一般作为酿制基酒,我们强烈建议不要直接饮用”。

当我询问波兰人维塔利·戈尔杰耶夫是否喝过Spirytus时,他的回答是,“疯了吗?这会死人的!” 一般来说,高浓度的酒精会让蛋白质迅速凝固,产生脱水反应。

戈尔杰耶夫表示,他从来没有听说身边的人喝过Spirytus。他指出,“即使在波兰,也并不是所有的超市都能买到Spirytus,一般需要订购,或者去药店买。波兰人一般会用它来制作消毒品,制作伏特加,或者酿制果酒及作为鸡尾酒的基酒——根本没有人会直接饮用它。”

和俄罗斯的伏特加一样,波兰伏特加的度数也一般以40度为佳。但相较于俄罗斯的伏特加,波兰伏特加一直以来显得不太有名气。

而在历史上,关于伏特加的“产权”问题,波兰和俄罗斯存在着长达几个世纪的争议。甚至在1977年秋天,波兰还因此将苏联告上了国际仲裁法院,称伏特加是在波兰首次生产并售卖,只有波兰才可以以“伏特加”的商品名称进行出口。在这份起诉书原始文件中,波兰证实该国最早在1540年就生产了伏特加。

就此,已故的苏联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学者威廉·波克列布金进行了大量的调查研究,并出版了《伏特加的历史》一书,该书指出,俄罗斯伏特加的酿制早在1440-1470年就已经兴起。他还指出,根据这期间莫斯科州的经济数据可以发现:当时由于面包过多,催生了酿酒厂的出现。

经过审议,国际法庭在1982年撤销了波兰的诉讼,承认伏特加为苏联特有的酒精饮料,并承认苏联伏特加商标在国际市场上的地位。

当时,苏联便打出了口号称,“只有苏联的伏特加,才是真正的伏特加。”

事实上,无论是俄语的водка,还是波兰语的wódka都是“水”的意思,在当地语言语法中,是一种对“水”的爱称。这也证明了伏特加对于两国人的重要程度。

当我问戈尔杰耶夫近期是否也参与了抢购时,他表示,“根本不用,作为手部清洁消毒用,我家里有肥皂。伏特加也根本不用抢购,我家里常备伏特加。”

虽然波克列布金调查认为,俄罗斯的伏特加比波兰伏特加早了近百年,国际法院也给予了俄罗斯伏特加优先地位,但关于两国伏特加源头之争到现在还没停止。俄罗斯政治学者弗拉基米尔·梅德辛斯基就指出,国际法院并没有真正弄清是谁发明的伏特加,当时的诉讼主旨也不是围绕着伏特加发明先后的问题,而是商业品牌的使用问题。

就像我问波兰人戈尔杰耶夫关于伏特加原产地的问题时,他会很自信地回答说,伏特加本来就是波兰人发明的。但当同样的问题问到莫斯科人亚历山大·舍甫琴科时,他脱口而出,“当然是在俄罗斯,苏联人发明伏特加是在1300多年,而波兰是在1500多年,我们俄罗斯男人一直视伏特加为酒中之魂。”

舍甫琴科的答案,比波克列布金调查提出的时间还早了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