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特朗普的大麻烦

2020-04-19 10:06:02 《看天下》 2020年8期

陈劲松

2016年2月26日,美国得克萨斯州沃思堡,总统大选期间,特朗普与政客会面。( 新华社 图)

特朗普大概从未想到,自己第一个任期的最后阶段,忽然冒出这么多难题——新冠病毒疫情、股市大跌以及石油价格战争。他不断地开会、看简报、开发布会、发推特,有时候还要应对来自国会议员的关切。

3月20日,特朗普收到一封来自国会议员的信,信上签着13名共和党议员和1名民主党议员的名字,他们希望特朗普采取具体措施,缓解石油行业面临的压力。

虽然他正为疫情问题焦头烂额,却不能忽视这封信,以及这些议员背后的选民。

美国是能源大国,石油行业不但提供了大量工作岗位,很多石油巨头,还是共和党以及特朗普的重要支持者。特朗普上台后,和能源圈关系很好,他的两任国务卿,都有石油公司高管履历。他竞选时需要的资金,石油大亨也是主要赞助者。

联名给他写信的14名国会议员,大部分都来自得克萨斯州。得克萨斯州是美国最大的石油产地,也是传统的共和党票仓。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中,民主党在这个州攻势凶猛,有分析人士认为,如果特朗普处理不好得州问题,很可能会在大选中丢掉这个州。

“实际让我们跳了大坑”

特朗普并不是唯一收到国会议员来信的人。

就在那封信发出的同一天,9名共和党参议员——主要来自产油州——给美国商务部长施加了压力,要求他针对沙特和俄罗斯进行调查,确认他们的石油政策是否构成过度倾销行为。

华盛顿的政治氛围,有点紧张。各种应对石油战争的建议和措施,在不同部门、不同政客间流传着。美国媒体报道说,特朗普甚至计划派能源部官员到沙特呆上几个月,为的是能够加强外交部门与能源部门的合作。美国能源部官员们也在讨论,与沙特组成新石油联盟的可能性。

得克萨斯州的石油、天然气监管机构公开对特朗普发声,近50年来首次提出削减产量的建议。《华尔街日报》也得到消息说,特朗普政府似乎决定对沙特施加外交压力,以及利用对俄罗斯的制裁措施,来迫使他们减少石油产量,终止这场价格战。

“适当的时候,我会介入其中。”2月19日,特朗普谈及沙特和俄罗斯之间的价格战时说,自己正在与多方进行沟通。低油价对美国消费者有好处,但正在伤害石油行业。

尤其是在伤害得克萨斯州。

得克萨斯州可能是美国对石油价格最为敏感的城市,美国大部分州或许都希望油价下跌,只有得克萨斯州人希望维持高油价,尤其是其最大城市休斯顿。

1994年7月7日,美国南卡罗来纳州的哥伦比亚市,圆月下的石油钻井,工人正在忙碌。( 东方IC 图)

由于油价高企,过去十年美国经济增长中的一大部分都来自得州。2018年得州GDP为1.6万亿美元,如果看成一个独立国家的话,其经济排名在全球将会在第十名左右。但每一个得州人,尤其是休斯顿人都知道,石油带来的繁荣终将崩溃。

今年1月,得州最大的经济发展服务组织,大休斯顿伙伴关系(Greater Houston Partnership)举行了年度会议,主席鲍比·都铎(Bobby Tudor)警告说,高油价是靠不住的,休斯顿要做好准备,“在以后的25年,石油和天然气业务不会是休斯顿增长的动力。”

都铎话音未落,石油价格战开始了。

3月10日,随着沙特和俄罗斯竞相增产,作为美国石油价格基准的西得克萨斯中质原油收于每桶31.13美元,为四年来最低价。休斯顿所有的石油和天然气公司的股票都在暴跌。

世界最大的油田服务公司哈里伯顿(Halliburton Company),1980年上市时的股价是11.56美元,3月10日收盘价是4.61美元。管道公司Plains All American损失了其股票价值的35%,石油巨头雪佛龍(Chevron)和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的表现要好一些,但它们的股价仍然分别下跌了15%和12%。

“俄罗斯和沙特搞的价格战对休斯顿打击太大了,我都准备转行做代购了。”Chris笑着说,他是休斯顿本地一家油服公司的工程师。油服公司不直接生产原油,而是为采油公司提供服务,比如设计和钻井等,这个行业的员工甚至还多于石油公司,“我们公司从2016年起就开始裁员,从当时的15万人裁到现在的10万人了。16年的时候我们组50多人,现在只剩下十几个了。”

Chris在这个油服公司已经工作了10年,在这10年中,公司由极盛逐渐衰败。平心而论,Chris在休斯顿的生活算得上优渥。年收入10万美元,在靠近都市区的地方买了一套接近300平的House,每年有两个月的带薪假,在餐馆吃饭可以报销。他是各个交际场所的常客,对休斯顿美食了如指掌。

不过每次和他见面,都能感受到他那种浓浓的危机感。“石油这行没什么做头了,我要转行”,Chris说。他有很多创业想法,从做代购到开赌场,都没有实现。石油公司的福利太好了,一旦陷入就很难自拔。

“每年的6月30日和12月1日,公司都提供内部窗口,让我们以市场价的75%购买公司股票,听上去是赚钱的好机会,实际让我们跳了大坑”,Chris说。由于这种内部股票要两周之后才能在二级市场抛掉,很多次,两周后股票已经不止跌了25%了,员工卖不出去,就一直握在手上。“我有个哥们,十年前我刚进来时,他就买了这种内部股,当时是史上最高价120美元,现在20美元都不到。他一直拿着那些股票,就像拿着狗屎一样的感觉。这次碰到价格战,算彻底成废纸了。”

“影响将会非常严重”

在过去的十年中,促使石油价格一路上扬的是期货市场的投机。

目前石油期货主要有6个交易市场,分别为上海期货交易所(SHFE)、迪拜商品交易所(DME)、新加坡交易所(SGX)、日本东京工业品交易所(TOCOM)、伦敦的洲际石油交易所(Inter-Continental Exchange)、以及最大的纽约商品交易所(NYMEX)。NYMEX对石油的定价权最高,在这里上市的西德克萨期中质原油(WTI)成为全球交易规模最大的商品期货品种。

石油期货交易的逻辑大概是这样的——如果一位原油生产商每千桶石油的价格为每桶80美元,该生产商认为,下个月交货的期货合约的交易价格为85美元。与其当时以80美元的价格出售给炼油厂,不如以85美元的价格出售下个月交付的期货合约,将1000桶的储藏期延长一个月,减去存储成本还有利润。

但进入3月后,所有的石油期货价格远低于现价。

“美国大的石油公司产石油的同时,都会在期货市场上进行交易,他们会有一些对冲策略”,濮阳平告诉本刊记者。濮阳平是康乔能源 (Concho Resources)高级分析师,康乔能源是美国一家从事油气勘探的公司,总部位于得克萨斯州米德兰,目前该公司总计探明储量为10.2 亿桶石油,“很多公司卖油的时候,都会买两种期权。比如说现在油价是50块钱的话,他们可能卖出一个55美元/桶的看涨期权,买入一个45美元/桶的看跌期权。假如油价跌破了45美元/桶,他们还是总体上能保证石油在45美元的价格左右卖掉。”

对于石油公司来说,原油期货操作除了推高油价,另外的功能就是对冲风险。“有了这种操作,我估计得州石油公司短期内还撑得住,比如在两三个季度之内,但长期肯定会受到巨大打击,因为到时候期货的仓位也不够了。”濮阳平说,“另外的打击来自地皮成本,油田是石油公司买下来的,从卖地到打井产油,要经过好几年。比如他们原本按照100美元一桶的价格买了这块地,两年后,如果油价到了每桶25美元,就亏大了。而且石油公司的估值和油价也是线性相关的,油价下跌,估值就低很多,融资能力也受到影响。”

价格战的起因是沙特和俄罗斯以低价争夺市场,根据彭博社的数据,俄罗斯可以承受25美元一桶的油价,沙特甚至可以承受10美元一桶的油价,但对于得克萨斯,根据S&P Global Platts的分析师Anne Swedberg Robba的分析,可以接受的平衡价格是35美元。“如果不能回到35美元,影响将会非常严重。”

“准备要过冬了”

45岁的瑞安·西顿(Ryan Sitton)是土生土长的得克萨斯州人,也是一位共和党人士。他现在供职于得克萨斯州铁路委员会(The Texas Railroad Commission),这个委员会是这个州的油气生产监管机构,拥有制定政策以限制州内石油产量的权力。但西顿知道,从他出生那天起,他就没见过委员会行使这个权力。

现在,他们正打算这么干。

西顿给彭博新闻社撰写了一篇文章,3月20日,这篇文章得到发表。在文章中,他表示,现在市场上石油产量严重供过于求,其水平达到了1974年来最高水平——这显然也是他出生后从未见过的。为此,铁路委员会决定,得州石油产量可以削减10%——如果沙特和俄罗斯也愿意这么干的话。

西顿知道,作为一个州的委员会——哪怕它的石油产量已经排在全球第三——是没办法和这两个大国协商谈判的,因此他在文章公开呼吁特朗普,推动达成稳定石油市场的协议。

不过,在得州一些石油从业者看来,美国国内想要达成减产协议并不容易。

目前美国每天的石油产量为1300万桶。“美国如果愿意减产一半,油价肯定能上升,但是美国公司做不到。”濮阳平说,“减产是要有公司出头组织的,出头的公司要承受损失,沙特和俄罗斯的公司都是国有,他们可以承受,美国公司不行。最近两年,华尔街对能源行业已经是极度悲观了,这时候有公司带头减产,股票肯定会被抛售。美国这些大公司高管们,收入薪水只是很少一部分,主要都是靠股票收入,他们最不希望的,就是看到股价下跌,所以注定不会有公司出头搞减产这种事。”

对于油价的未来前景,濮阳平并不乐观,“我觉得可能要等到疫情彻底结束,石油消费才会回升,但这事没法做计划。我估计短时间内还会维持一个很低的水平,休斯顿的石油业准备要过冬了。”

除了大公司外,得州还有很多从事页岩和水力压裂开采的中小公司面临生存压力。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Moody's Investors Service)的数据显示,这些公司的债务到期总额为860亿美元,他们必须去融资还贷。但由于油价下跌,这些公司估值会受到影响,筹集资金的难度加大,很可能会面临破产的处境。

特朗普的隐患

在页岩油公司扎堆的得克萨斯州卡内斯市,处处是衰败的景象。曾经繁忙的道路变得空空荡荡,公司在裁员,一个临时住房营地正在提供免费食物来吸引房客,房车公园在排空。这里的地下水位因为页岩油的开采迅速下降,很多房屋都处于危险的境地,居民们已经没钱来加固房屋,因为没有公司再支付页岩油开采的特许费用。

在过去的两年,美国公司拼命增产,吃掉了本应该属于沙特和俄罗斯的利润,现在对方的回击来了。

瑞安·西顿对未来的判断显然要更悲观一些。“我们正进入自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时期”,西顿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你可以看看我们周围发生的事情,生意倒闭,员工失业,孩子长时间无法上学,体育赛事被取消”。他甚至想过更坏的情况,油价跌至个位数,到时候,关于石油的一切业务,可能都会停顿下来。

对经济不利的几个因素叠加出现,正因为如此,得克萨斯州铁路委员会才罕见地开始讨论减产问题,以应对油价下跌。“这将是一个非常痛苦的时刻,我们在现代历史上从未见过这样的事情。”西顿说。

上一次油价大跌带来的美国石油行业危机,最终使包括油田服务在内的美国石油行业损失了多达200,000个工作岗位。这一次,据PGIM固定收益部首席经济学家Nathan Sheets提供的分析数据:“如果就业率回到几年前的低位,油价的持续下跌将使该行业失去50000-75000个工作岗位。”

对美国大选来说,失业率影响非常大。据《上海证券报》报道,有人将失业率视为美国总统连任的“PH值试纸”,美国经济学家阿瑟·奥肯曾提出过“痛苦指数”概念,即用失业率和通货膨胀率相加得到的“痛苦指数”来衡量民众对经济的满意程度。因此也有人建议用大选前的“痛苦指數”来判断美国总统连任的几率。

现在,又恰好是美国大选年,如果失业率高企,美国民众的痛苦记忆,很可能会持续到投票时刻。这对希望连任的特朗普,是一个巨大的隐患。

虽然石油价格战刚刚打了十几天,美国石油公司已经开始准备裁员和削减成本了。据媒体报道,几家公司已经宣布将今年的支出削减25%至50%,世界上最大的油田服务公司之一哈里伯顿表示,将在两个月内暂时解雇多达3500名员工。

采访两天之后,Chris打电话给本刊记者,说自己很可能要被裁员了。“公司宣布要裁员25%,现在人人都害怕,我一星期没接到活了,很可能就在25%里。”Chris低沉地说,他当天打了一天电话,问其他油服公司是否有职务空缺,结果个个都在裁员。“我现在只能祈祷疫情迅速结束,油价暴涨,我的房子还要还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