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马光远:汽车业正蕴育第二波机会

2019-11-25 15:29:14 《汽车观察》 2019年10期

作为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个缩影,汽车工业理应值得被更多人关注。“中国汽车工业发展至今,真的到了需要重新思考、重新出发的时候了。”著名经济学家、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评论员马光远呼吁道。

美国著名经济学家罗伯特·戈登(Robert Gordon)在《美国经济增长的兴衰》书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观点,就是历史上最伟大的发明仍然是汽车、火车这类实体产品,互联网大数据纯粹就是炒作。

“当然,这种论调有些极端,但数据的确告诉我们,人类社会历史上真正发生革命性巨变的创新就是汽车。”马光远认为,大家对汽车行业的重要性仍然认识不足,从过去“温饱经济”走向“现代经济”的转折点其实就是汽车,汽车在人类经济发展史上是真正的巨大飞跃。

驳斥中国经济悲观论

现如今,大家一谈到中国经济就很担心,总会讲各种各样的挑战,总会把中国经济说得恐怖到极点。其实,任何国家的经济发展都会面临挑战,不仅仅是中国,要看中国经济,一定要用全球视角。马光远认为,2019年中国经济面临的困难,既有中国经济自身发展的必然规律,也有全球性的大周期。

今年年初,世界银行对2019年全球经济的基本定义是“隐忧出现”;7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布最新全球经济展望,下调全球经济增长预期,特别是下调了对中国的预期。“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大家,这些报告基本没有任何价值、不具任何前瞻性,好的时候他们说你会更好,差的时候他们会落井下石。”马光远如是说。

那么,国际上为什么不看好中国经济?是因为经济指标出现了倒挂?还是因为中美贸易摩擦?马光远对此表示,“现在着急的是他们,不是我们。如果有牌打会打正常牌,没牌打才会打汇率操纵国、撤资中国这样的荒唐牌,乱打牌也充分说明了美国非常着急与中国达成协议。”

过去为什么不博弈?因为不在一个重量级;现在为什么要博弈?因为害怕。“中美两国之间的关系周期发生了颠覆性逆转,我们要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不要觉得达不成协议天就要塌下来了。”马光远补充道。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去年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最重要的论断就是世界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马光远认为,对于中国经济、对于汽车行业而言,没有任何事情比这个论断更重要了,目前当务之急不是去研究一些细枝末节的问题,而是要认真研究在这个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汽车行业究竟面临哪些挑战和机遇。

那么,这场大变局的根源是什么?马光远总结了四个字:中国崛起。过去40年,中国崛起导致全球政治、经济版图发生变化,话语权、治理方向、人类命运从此该怎么走,成了大家重新思考的问题。

与此同时,马光远还特别强调,大变局不是轻描淡写的、不是浪漫的,大变局一定有痛苦,一定有死掉的东西。而痛苦的时间有多长、痛苦的解药在哪里、痛苦的结局是什么,需要从大局出发,而不是简单地认为某个刺激政策或限制政策就能解决所有的后顾之忧。

“能不能涅槃重生,取决于对这场大变局的未雨绸缪和正确应对。眼下,汽车行业最大的挑战不是少卖了多少车,不是产销量下降了多少,而是在这场大变局下,下一波机会究竟在哪里。”这是马光远对中国汽车行业发展的一个提醒。

两种倾向要不得

面对中国经济发展,马光远表示有两种倾向非常要不得:第一是过度吹捧,第二是过度悲观。眼下,汽车行业惶惶不可终日,几乎所有人都在讲概念、讲黑科技、讲各种各样的创新、讲各式各样的颠覆,但不论如何创新,初心不能变。

首先,有部分人认为,中国经济能取得今天的成就是必然的,其实没有任何东西是必然的。改革开放40年来取得的成果是因为中国抓住了很多机遇,中国人民辛勤苦干,中国政府、企业、社会、老百姓形成合力才有今天。

不可否认,中国崛起是始料未及的,远远超出预期,改革开放40年,中国经济所产生的每一个数字都是惊人的、都是奇迹,包括汽车行业。但是,中国崛起不是一帆风顺的,而是经过不断的挑战、挫折、试错,才有今天的结果。

其次,还有很多人不看好中国经济,预测中国经济要崩溃。“整天预测中国经济崩溃的国家自己早就崩溃了,他们总说中国人爱吹牛,但事实上中国人吹的哪个牛没有兑现?”马光远强调,面对困难不要低估中国经济,过去40年,中国经济就是在各种困难、各种质疑中走出来的,现在的困难跟过去年比不算什么。

2019年上半年中国经济增长6.2%被认为是近30年来表现最差的业绩,马光远认为这种说法很荒唐,因为规模基数和结构不同,没有可比性,“把现在的数字跟过去比,这种时间序列是违背经济学基本原理的。”

那么,现在的中国经济要跟谁比?马光远表示,要跟那些经历过高增长的国家所经历高增长之后的时间相比,比如新加坡、台湾在告别高增长后,就呈现了断崖式下跌,从两位数掉到2%~3%,甚至负增长,而中国还在6%以上,就是优秀的;另外,还要与同样经济体量的国家相比,G20国家中目前经济增长比中国快的只有印度,但中国当年是印度现在经济规模时,增速是两位数(12%~13%),而印度只有7%。这些数据是要告诉大家:虽然中国经济今年有很多数字不尽如人意,但是因为受到了全球经济大气候的影响。对此,中国政府已开始充分挖掘国内需求潜力,并采用改革的方法去扩大消费,消费长效机制的构建也已提上了日程。

五项稳增长建议

马光远坚信,中国经济稳增长没问题,因为中国有很多的政策空间。消费作为下一步的长效战略,自然会有很多长效机制出台,这也是中国与欧美国家相比最大的优势所在,中国政府工具比较多,会有很多组合拳。

当然,中国经济也有很多病需要治,但前提是先稳住、再治病。对此,马广远提出五项稳增长建议,即金木水火土。金就是大规模减税,把减税作为一项战略来对待;木就是大兴土木,很多人反对政府搞基建,其实历史证明,搞基建对中国经济发展是有贡献的,比如高铁;水是货币政策,货币政策要宽松;火是中美贸易摩擦,要想办法主动把这股火扑灭;土是稳定房地产。

“只要稳住这五点,中国经济发展就没有问题。任何国家都不可能出台非常完美的经济政策,中国经濟之所以每次都能最终战胜挑战和困难,是因为我们坚持改革开放,用改革开放的办法倒逼中国经济破局,并迎来新的发展机遇。”马广远如是说。

有苟且也有远方

此外,马广远还指出,中国经济经过40年发展,具备下一波提质增效并实现第二次腾飞的所有产业与财富机会,这些机会不是生造的,而是中国具备了这样的基础。“很多人看到困难就觉得未来没戏,各行各业都弥漫着这样的思维,鼠目寸光。现在的困难,其实是在为下一步发展积淀基础,大家对此一定要有清醒的认识。”

比如,汽车人都在讲“好日子”结束了,这种说法也对、也不对。对的是,过去20%~30%的增长的确结束了;不对的是,认为遭遇天花板。今年一季度,中国出现一个历史性的数据——中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第一次超越美国,所以,就消费本身而言,中国的消费前景很大。“中国经济发展需要四个阶段,即中国制造、中国资本、中国消费、中国人,目前我们走到了第三个阶段,所以,天花板还远没有到来。”马光远总结道。

与此同时,马光远还认为,汽车作为人类社会最伟大的发明之一,在现阶段新的科技革命下,仍然会成为产业财富和市场机会的引领者,千万不要盯着那些可怜的产销量。中国汽车行业不仅有眼前的苟且,还应该有诗和远方,因为,全球汽车产业的下一波风口重镇一定在中国,创新也一定在中国,中国汽车产业第二波发展机遇正在惨淡的市场环境中蕴育着新的力量、新的周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