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促进汽车消费就是“稳预期”

2019-11-13 02:10:49 《中国汽车界》 2019年10期

赵英

前几天,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快发展流通促进商业消费的意见》,提出20条稳定消费预期、提振消费信心的政策措施。当前中美贸易战激战正酣,经济面临下行压力,需要进一步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国务院这—文件,非常及时。

我们说中国经济“韧性十足”,能够顶住特朗普的极限施压,其中非常重要的一条是,中国有14亿人口的超大市场。这个市场正在迅速扩展,加速升级。依托庞大的国内市场,稳定了消费预期(包含扩大消费),其它方面的稳定就有了基础,经济发展就有了内生动力。

在20条稳定消费预期的政策中,汽车消费理所当然地包含在内。文件提出:“释放汽车消费潜力。实施汽车限购的地区要结合实际情况,探索推行逐步放宽或取消限购的具体措施。有条件的地方对购置新能源汽车给予积极支持。促进二手车流通,进一步落实全面取消二手车限迁政策,大气污染防治重点区域应允许符合在用车排放标准的二手車在本省(市)内交易流通。”对此,汽车界颇为欢欣鼓舞。

进入21世纪以来,汽车产业与房地产成为支撑中国经济发展的两大引擎。汽车消费与房地产消费,不仅成为维持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火车头,而且成为经济面临下行压力时政府扩大内需、“烫平”经济周期的着力点。

正因为如此,政府不得不在房地产调控时左顾右盼、时紧时松,直到最近才坚持了“房子是用来住的”。正因为如此,汽车产业在全球金融危机发生后,反而出现了狂飙猛进的态势。

但是,随着中国经济增长整体转入“新常态”,房地产和汽车产业已失去了昔日风采。随着国家“去杠杆”和“限购”等措施,房地产发展已进入“新常态”。正因为如此,许家印等一众老板,才急吼吼地要进入汽车产业。但是,汽车产业就那么风调雨顺吗?

笔者前年就提出,汽车产业已进入“低速增长期”。进入2019年,汽车市场的表现让人猝不及防,一派萧条景象。

当然,今年的汽车市场表现,笔者认为还有其特殊原因,尤其是“国五”与“国六”的转换,对汽车市场的影响超出预料。尽管如此,汽车市场进入低速增长期,大概没有什么争论了。在这种情况下出台政策,会有什么效果呢?

进入21世纪以来,政府屡次推出的刺激汽车消费政策,效果均非常明显。但是,也要清醒地认识到,那是在中国汽车消费高速增长期出现的情况。即便效果明显,但也提前预支了下一个周期的消费能力。因此,在消费政策刺激、汽车消费亢奋之后,总会出现一个相对较低的增长期。

市场是客观存在的,消费能力、市场潜力就那么多,今天买了汽车,不可能明天再买。如今中国汽车市场上可以提前预支的消费潜力,已远低于十年前,甚至两年前。政府政策固然可以刺激汽车购买力,但难以凭空创造出购买力。

在中国目前的汽车市场,政府推出促进汽车消费的政策,只能收获有限的效果。

之所以这样判断,是因为年初政府已推出过类似政策:2019年1月28日,发改委、工信部等10部门印发了《进一步优化供给推动消费平稳增长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的实施方案》,其中,关于促进汽车消费的政策,和此次国务院文件差不多。政策推出后,汽车消费不进反退,逐月下降。

当然,现在汽车消费与年初有些不同(“国五”与“国六”置换问题逐步缓和),但基本面没有变化。值得一提的是,“国五”汽车大量低价入市,对下半年汽车消费是有影响的。

相关政策中,真正可能作用于市场扩容的是:“实施汽车限购的地区要结合实际情况,探索推行逐步放宽或取消限购的具体措施。”这一条在年初的文件中,已经有了。不过年初的发改委、工信部等10部委文件和最近国务院文件都讲得很有弹性。

取消限购这件事,首先要“有条件”,其次要“结合本地实际情况”,再次要“逐步放宽”。文件写得字斟句酌,充分考虑了地方政府的难处,似乎如何实施由地方政府酌定,但也由此成为难以具体落实的政策。

即便这一政策被地方政府积极实施,但如果放开的是传统燃油汽车,也不过是传统燃油汽车夺回了限购条件下被新能源汽车瓜分的份额,新能源汽车市场将被压缩,市场总规模并未扩大。

如果是放开新能源汽车限购(现在摇号也不容易了),政府补贴大幅退坡,效果也难预料。即便新能源汽车有所增长,但仍是挤占传统汽车的市场份额,再说新能源汽车增长也开始失速。

在政策推动下,二手车市场会有所改善,但其中的某些痼疾,不是短期政策能够破解的。

笔者认为,政府推出的汽车消费政策,会有一定效果,但不会有明显效果;会在某种程度上缓解汽车消费的失速下滑,但不会再度出现以前那种亢奋的效果。

抑制汽车消费进一步下滑,就是在稳市场、稳预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