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自信闪亮法兰克福

2019-11-13 02:10:49 《中国汽车界》 2019年10期

吴毓

首次亮相的红旗,不需要现场升起“红旗”;二次参展的长城,也不需要示人以“长城”。它们不需要介绍“我是谁”、“怎样做”,而是直接陈述战略、展示实力。这是实力的此消彼长,也是现实的“河东”与“河西”。

子夜的法兰克福,浓雾笼罩美茵河,近处的绿树、红墙隐在轻纱后面,远处的主守卫台、欧洲央行也藏身“铁幕”。骑行的人像是拥有魔法,一时看到摇晃的灯光,从黑暗中冲出来,一时又被黑暗吞没,似乎从未出现。习惯在黎明前觅食的麻鸭与野兔都失去了活动的意识,静静等待、四处观望,既担心错过机会,更担心被生活抛弃……

任凭雾气的围困与河水的冲刷,历经150年风雨、直通罗马广场的铁桥始终屹立。天光渐明,晨跑的剪影在铁桥绿色的桁架中反复闪过,摘白《荷马史诗-奥德赛》的铭文“ΠΛΕΩΝ ΕΠΙ ΟΙΝΟΠΑ ΠΟΝΤΟΝ ΕΠ ΑΛΛΟΘΡΟΟΥΣ ΑΝΘΡΩΠΟΥΣ”(循着酒色的大海,去往懂得大海语言的地方)仍在,智慧的光辉闪耀,“为他人幸福”的承诺始终未变。

从铁桥向北约2公里,就是法兰克福展览中心——2019法兰克福车展的举办地,是成就梦想的舞台,更是勇往直前者展示白信与实力的起点。

在车展前夜举行的大众汽车集团“GalaNight”,踏着轻快步伐、穿着修身西装、系着条纹领带、别着VW徽章的迪斯博士(Dr.Herbert Diess)步上舞臺,为整晚品牌秀定下基调。出任大众汽车集团管理董事会主席兼CEO之后,这是他首次参加法兰克福车展,也是大众汽车走出“柴油门”、重塑品牌形象的起点。

除了基于MEB平台的首款ID系列产品,迪斯博士还亮相了经过全面修改的VWLogo——纤细的线条、扁平的设计、强烈的对比,带来视觉冲击的同时,也在无声诉说大众的变化:一个强调运动风格、品质体验的徽章背后,是一个更年轻、更时尚、更开放的大众。

车展开幕的上午,在号称“欧洲最大穹顶”的法兰克福展览中心2号馆,戴姆勒股份公司董事会主席兼梅赛德斯一奔驰汽车集团全球总裁康林松(Ola Kaellenius)亮相。从奢侈品的新维度、零排放的里程碑,到设计的新时代、创新的新工具……近20分钟的演讲覆盖了梅赛德斯一奔驰未来发展的几乎每一个方向。在这个舞台上,他是当之无愧的King。

在临近结束的时候,来白梅赛德斯一奔驰的逾百位员工陆续登台,站在康林松的四周,环绕着首次亮相的Eos概念车、分享心中的白豪与喜悦……这一强调Family的形式,是梅赛德斯一奔驰以人为尊理念的延续,也是康林松从容白信的表达。

宝马集团董事会主席齐普策( Oliver Zipse)是独自—人走上舞台,步履轻盈、表情放松,迎接他的是持续近15秒的掌声。7分钟的演讲里,他介绍了宝马集团氢能源发展路线的初步规划、未来出行生态系统的全面布局。他的声音沉着冷静,眼光扫视着现场的每一个人,面对探寻目光、接受衷心致敬似乎是一件极为平常的事。

不同于以往,20分钟的发布,只有高级副总裁霍伊顿克登场介绍BMW Concept 4概念车的设计进化,其他7位董事都没有得到登台的“机会”;发布进入尾声,齐普策再次上场,独自_人接受媒体的拍摄 没有人指挥调度,至少换了两个背景、摆出五种姿势……所有的一切都在讲述他的自信与掌控。

作为中国品牌的旗手,中国第一汽车集团的红旗品牌与长城汽车旗下的WEY品牌,以及初创车企拜腾在连接东西两翼的8号馆相聚。传统车企本田与福特,以及零部件巨头博世、伟巴斯特也在这一展馆中亮相。

站在代表红旗品牌最新技术、最新创意的红旗S9和红旗E115的前面,中国第一汽车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徐留平笑意盈盈、自信发声。这是红旗品牌首次亮相法兰克福车展,也是继1960年莱比锡车展后,红旗品牌再次亮相国际博览的舞台。

徐留平没有做常规的介绍,而是专门描述红旗品牌的发展规划,提出红旗品牌的发展新愿景:“以全新的品牌发展战略,胸怀为中国和全球消费者创造‘美好生活、美妙出行的理想,肩负引领汽车产业创新发展的使命,决心打造‘中国第一、世界著名的新高尚精致主义品牌!”

第二次来到法兰克福车展的长城汽车,先在8号馆揭幕两款概念车和全新一代P14平台,又在9号馆亮相丰巢易创、丰巢能源、诺博汽车、曼德电子四大零部件品牌。它们与德尔福科技、博格华纳、电装等国际一流的零部件巨头比邻而居,展示了长城汽车全产业链出海的实力与雄心。

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表示:“中国在5G、AI、互联网、新能源等方面的科技创新,走在了世界的前面,这带给中国汽车一个弯道超车的机会。中国汽车也可以跟手机、家电、互联网一样,有实力和能力实现全球市场的领先。”显然,同时亮相概念车与零部件,魏建军已经有了扬帆出海的底气与实力。

拜腾首席执行官戴雷博士(Dr.Daniel Kirchert)在法兰克福车展揭幕了一款个性鲜明、兼具前瞻科技和高端品质的豪华智能电动SUV——M-Byte。这是拜腾首次展示其准量产车,是在介绍设计语言、展示互联科技,更是在定义未来的市场、表达稳健发展的信心。

戴雷博士表示,参加法兰克福车展、亮相M-Byte,对我们来讲是激动人心的,也是拜腾成立三年半以来,从零开始到实现量产的重要时刻。拜腾M-Byte计划于2020年中开始量产,将首先交付给中国消费者,预计2020年开始接受欧洲和北美地区的预订, 2021年正式进入欧美市场。

14年前,吉利汽车实现了中国汽车品牌的首次出海——装备中国首款白动变速箱的“自由舰”、完成右舵改装的豪情203A、第二代跑车“中国龙”……配以京剧演员、工笔牡丹和五星红旗,在法兰克福展览中心亮相,让世界汽车工业知道:印度有塔塔,中国有吉利,虽然名气不大、产品不多,却都是不可小觑的黑马。

进入法兰克福车展,是吉利汽车正式告别近10年的“高仿”生涯,而进入正向开发、白主创新的时代。对于全球车企,以吉利为代表的中国车企,仍在蹒跚学步,却已经拥有“竞争对手”的潜力与实力。有“超人”称号的通用汽车董事长瓦格纳就亲白带队到吉利展台仔细观看每一辆展车……

现在回想,在那个逼仄的空间搭建的狭小展台,虽然物理上无法与跨国车企相比,但心理天平在那时就已经开始倾斜。

放眼今日的全球贸易体系中,美国不惜通过加征关税等措施限制产品进口,引发了全球性的贸易摩擦升级,与全球各类潜在的风险叠加共振,增加了全球经济的不确定性。短期内,这—不确定性将直接增加企业的交易成本;长期则会间接导致企业的盈利下降,对研发、产能的基本投资也会不可避免地陷入停滞。

中国汽车市场虽然出现乘用车市场下探的窘迫,还有失去政策激励的新能源车首次出现了负增长,但政策没有转向,市场基盘仍在。

一方面,以特斯拉国产为契机,新一轮的新能源产业链的投资热潮正在形成,随之而来的是二线电池企业崛起、燃料电池迎来发展窗口、“双积分”政策对新能源车发展形成新的支撑……另一方面,乘用车销量的负增长率已连续三个月上翘,市场回暖的迹象已经显现、消费信心正在建立。

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中国汽车品牌满怀信心、步履从容地亮相法兰克福,正是看准发展的机遇、将压力转化为动力。红旗品牌升起红旗,高调宣示“引领汽车工业、打造世界著名”的品牌使命;长城汽车推动全产业链出海,以研发、采购及制造的“欧洲本土化”为最终目标;拜腾汽车高举电动化旗帜,在法兰克福车展奠基从概念到量产的里程碑……

面对重叠的中国成都车展与德国法兰克福车展,不少车企选择点击“不参展”的按钮。除本田外,日系的丰田、日产、马白达、三菱和铃木均告缺席,雷克萨斯、Acura和英菲尼迪继续将重心设定在亚洲、北美;美系的雪佛兰、凯迪拉克、Jeep、克莱斯勒都没有现身,福特仅在8号馆保留狭小的展台,完全不见昔日的手笔;源于欧洲本土的Volvo、标致、雪铁龙、菲亚特都不见踪影,或许是在等待2020年的北京或巴黎。

相比之下,首次亮相的红旗,不需要升起“红旗”;二次参展的长城,也无须示人以“长城”。它们不需要介绍“我是谁”、“怎样做”,而是直接陈述战略、展示实力。这是实力的此消彼长,也是现实的“河东”与“河西”。

全球制造业的发展与对话,从来就没有“平等”与“公平”,也不仅是资源与规模的实力比拼,领军者的自信与勇气倒是更具威力的武器。徐留平、康林松、魏建军、齐普策、李书福、戴雷……敢于亮剑者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