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可能性法则

2019-09-09 06:09:41 财经天下周刊 2019年12期

作者:[美] 梅尔·施瓦茨(Mel Schwartz)

译者:何芳邓静

出版:中信出版社

分类:社会科学

你想选择怎样一种人生?这是一个有趣的发问。一直以来,我们习惯于认为选定的生活愿景往往难以实现,却没有意识到有时候我们才是自己最大的敌人。我们有意或无意中做的事情,会阻挠自己而不是促进成功。摆脱这种状态,第一步是要改变认知。

近代科学曾使我们拓宽认知边界,但它也用一套世界观束缚了每个人。17世纪以来,宇宙被描绘成机械时钟,我们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个体。量子力学诞生后重新解释了世界:在量子时代,宇宙充满无限潜能,万物连通,共同参与塑造整体。这种全新的认知观鼓励我们摆脱旧有的局限,拥抱不确定性带来的无限潜能。

从 17 世纪开始,决定论一直占主导地位。直到1927年,德国量子力学家沃纳.海森堡提出了里程碑式的不确定性原理。位置和动量不可同时被测定,我们获得了其中一个特征,意味着势必要失去另一个特征,这说明我们的所知有边界。不确定性原理改变了有关确定性的科学“真理”。

海森堡的发现还有另一种深层含义:客观性的丧失。观察者(科学家或测量设备)侵入被观察者(电子)的空间,结果它们之间的分界或分离就会消失。这也被称为观察者效应。如果我们影响了所观察的对象,我们就没有真正站在客观的角度进行观察。

不确定性原理形成了一个真正互动的宇宙的概念,在这之中,观察者影响被观察者。如果我们与所看到的事物不存在分界的话,我们必须承认意识会通过信仰、思想和感受影响并因此改变我们正在观察的事物。驱动现实的主要是意识,而不是机械论世界观所谓的物质现实。与其将现实视为“外在”的事物与我们分开,不如采用“现实营造”这种更好的说法。现实永远是自我营造出来的,我们是这一过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这就是为什么拥抱不确定性对我们的日常生活如此宝贵的原因。不确定性与变化和可能性相关。为了在生活中充分发挥我们的潜能并感受到活力,我们需要知道自己在未来的发展中扮演的角色。确定性和决定论剥夺了我们参与创造未来的权利,不确定性将其恢复。当我们学会接受不确定性时,我们可以通过开放和获得可能性来促进生活中所期望的改变。坚持预先确定好的结果,我们的选择范围变小,并经常会陷入恐惧之中。可预测性的概念让我们远离了创造,因为未来已被编入剧本。但是当我们接受了从微观到宏观世界所有生命都具有不确定性时,我们就可以恢复人类的潜能。

“具象”指人们对世界的体验是如何被他们接触到的物体和居住环境的微妙特性所影响的。日本著名设计师深泽直人一直对人们在日常生活中的行为非常着迷,尤其是人们在几乎无意识的情况下,与物体和环境交互时凭直觉做事的方式。

这本书集结了深泽直人100多件设计作品,它们恰如其分地体现出他对“具象”概念的思考,完美体现了设计师对人、空间和物体之间动态的相互作用的观点,将设计师的作品置于当代设计世界的语境中,为其设计理念提供第一手资料。

人口浪潮发端于英国,扩散至欧美。在第一轮浪潮衰退时,亚洲接替欧洲的潮头继续翻涌。再过不到一代人的时间,人口浪潮将回到人类文明的诞生地非洲。潮起潮落,每一次人口结构的巨变都会引发国家兴衰,由此构建不一样的国际秩序。

现代世界所经历的最深远变革是人口结构的变迁。以婴儿潮和百岁人生为例,分别代表了全球人口的两次重大转型,第一次是人口扩张,推动欧洲的现代化发展之路;第二次是人口老龄化带来的人口结构危机。为什么说人口变迁在一定程度上塑造了现代世界呢?书中从经济增长、技术进步、政治、军事力量、宗教文化、社会形态等方面给出了全面的分析。如何重新定位技术与人的关系?这是本书能够为我们帶来的另一个警醒。在人口缩减的未来,技术依然是应对人口危机的重要助力,这里也酝酿着下一轮经济起飞的风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