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邢台县方言词两则选释

2019-08-27 03:33:34 《速读·下旬》 2019年8期

◆摘 要:邢台县属于北方方言中的冀鲁官话区,邢台县方言中的“茧儿”和“韶刀”属于古代汉语特别是近代汉语在邢台方言中的遗存。此类古语词的研究可以为当地汉语史研究提供一定的材料。

◆关键词:邢台县;方言;冀鲁官话;古语词;演变

一、邢台县方言所属分区及研究现状

邢台县隶属邢台市,地处河北省中南部,环绕邢台市区,市县同城。《中国语言地图集》将邢台划分为北方方言区下的两个次方言区,其中大部分是冀鲁官话区邢衡小片,另外是位于邢台西南部,以南和县、沙河县为代表的晋语区,其中,邢台县方言为冀鲁官话。邢台县北部与冀鲁官话区石家庄市、衡水市相连,东临冀鲁官话区的山东省西部,西接晋语区山西省,南部与晋语区邯郸市相邻,靠近中原官话区河南北部,受自然地理位置以及历史上的几次较大规模的移民的影响,邻近方言之间的接触和融合使得邢台县成为冀鲁官话、中原官话和晋语等方言的过渡性地带。

通过研究和文献比对,筆者发现很多邢台县方言词汇都出现在明清以来的文献中,这其中有些词汇在意义和字形上都有演变,有的是直接继承。方言词汇中的存古现象值得关注,对这些词的研究不仅可以让使用者知道口头语对应的实际文字,并且也体现出邢台县方言词汇的文化底蕴,丰富这一地区汉语史的研究。

二、邢台县方言词汇中的古语词

(一)茧儿

“茧”在《汉语大词典》(第13120页)中写作“繭”,有以下义项:完全变态昆虫蛹期的囊状保护物,通常由丝腺分泌的丝织成,多为黄色或白色;指茧丝;絮丝棉的衣服;形状如茧的;通“趼”,手掌或脚掌等部位因摩擦而生成的硬皮。《现代汉语词典》(第631页)中只记录了第一个义项。《汉语大字典》(第3415页)记录两音,一为[t?u?35],《集韵》:“持中切,平东澄,草名;草衰。”二为[t?i?n214],“繭”的简化字。现代汉语中的“茧”字主要继承“繭”的义项,第二个读音下的义项已不再使用,均和昆虫和丝织有关。在邢台县方言中,“茧”字却有它义。如:

你去干啥茧儿?(你去干什么?)

这是谁干的好茧儿?这是谁做的好事儿?(反语,贬义)

以上句子中,“茧儿”的意思是人做的事,可表示一般询问,更常和“好”字搭配,用作反语,带有责怪的意思。“茧”在邢台方言中是儿化音,前面的动词鲜用和同义词“事”搭配的“做”,而更多是“干”。

“茧”字在先秦时期伴随着蚕桑业的出现而开始使用,在古代汉语中一直保持本义的用法,属于词根语素,能产性较弱。那么,邢台方言中的这一意思的用法从何而来?笔者通过查阅语料库发现,在《金瓶梅》中,这一词的使用频率非常高,而前后年代的书籍中却都未在见此用法。《金瓶梅》中“茧儿”字的用意和句式和今天邢台县方言中的基本一致。如:

“原来你爹儿们干的好茧儿!”

“你背地干的那茧儿,你说我不知道?”

同样是儿化音节,且全部用于口语责备语境中,可以发现,邢台方言中的这一方言词,实际可能是继承了《金瓶梅》的这一用法,但在使用语境上有所扩大,不限于贬义,可以用于表示中性义的“事”。“茧”由本义“蛹的丝状外壳”到方言词中的“事”义项的演变应该是比喻义的延伸,即当“茧儿”多用于贬义语境时,暗含施事者做了不好的事情以致出现了不好的结果,可以和成语“作茧自缚”相联系。笔者查阅了几部元明清词语释义词典,发现该词均未收录,可作为补充。

(二)韶刀

“韶刀”在《现代汉语词典》中未收录,《汉语大词典》(第17458;17460页)中解释为“啰嗦,唠叨”,另有“韶道”,也解释为“唠叨”。实际上,这两种写法记得是一个音。但《汉语大词典》在“韶道”义项下引用的语料似有不妥。

“这大舅真是韶道,雇个主文代笔的人,就许他这们些银子。”(《醒世姻缘传》)

此处的“韶道”,根据语义推测应该是糊涂,不着调的意思。明代顾起元的《客座赘语》云“其不聪明者,曰糊涂、曰懵懂、曰勺铎”,并自注云:“音韶道,似当为少度,以无思量也。以中原音少为韶、度为道,字改为此。”明代小说中的“韶刀”大多都是糊涂义。如:

玳安道:“爹教我来,请桂姨上去递一巡酒。”桂姐道:“娘,你看爹韶刀,头里我说不出去,又来叫我!”(《金瓶梅》)

聘娘道:“你看侬妈也韶刀了!难道四老爷家没有好的吃,定要到国公府里才吃着好的?”(《儒林外史》)

而到了清代,《红楼梦》中也出现了“韶刀”:

“贾芸听他韶刀的不堪,便起身告辞”。(《红楼梦》)

周汝昌的《红楼梦词典》解释:“韶刀,北京一带方言。指言语絮絮不休,说话不着边际。”陈钢《北京方言词典》中也将其解释为“话多且没有分寸”。

可以看出,“韶刀”一词本义应为糊涂,后延伸出唠叨,话多而且没有分寸的意思。这种演变可能是由于“糊涂”多指向老年人,而老年人特别是女性容易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变得唠叨,遂逐渐指归到“唠叨”义上。而邢台方言则继承的是“韶刀”的本义“糊涂”并延伸出行为不当、荒唐,招人烦的意思,有时可以和另一土语词“烧包”互换。如:

这人儿咋这么韶刀,人家不待见他还非得往前凑。

花一万买个包,韶刀得慌!

“得慌”是邢台方言中常用得程度补语,多修饰消极义述语。此处的“韶刀”可以换用“烧包”,表示说话人觉得“花一万块买包”之事是挥霍、荒唐。

这一词出现的文献包括被认为是北京官话写成的《红楼梦》,用江淮官话写成的《儒林外史》以及山东方言写成的《金瓶梅》《醒世姻缘传》。然而这一词的使用并不限于这几地中,不同地区对该词有着不同的使用语境和词的形态,如南京话中,“韶”字可以单用,“韶死了”,意思是太啰嗦了。天津话中有“韶韶刀刀”,在邢台方言中,主要是延伸“糊涂”一义,表示行为不当、荒唐、不招人待见。这体现了词义在发展过程中在不同使用地区有不同人为约定俗成的演变规律。

参考文献

[1]李行健.河北方言词汇编[M].北京:商务印书馆,1995(10).

[2]魏达纯等.近代汉语简论[M].广州: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2004(01).

[3]周汝昌.红楼梦词典[M].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1987:347.

[4]陈钢.北京方言词典[M].北京:商务印书馆,1985:399.

[5]李荣.官话方言的分区[J].方言,1985(02).

[6]刘淑学.冀鲁官话的分区[J].方言,2006(04).

[7]江亚丽.谈谈“韶刀”[J].读与写(教育教学刊),2010(06).

作者简介

庄志莹(1997—),女,汉族,华南师范大学文学院2016级本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