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美与丑的选择

2019-08-27 03:33:34 《速读·下旬》 2019年8期

魏怡丹

在《巴黎圣母院》中,爱丝梅拉达的命运与四个男人纠缠在一起,他们分别是诗人格兰古瓦、弓箭队队长菲比斯、副主教克洛德和钟楼怪人卡西莫多。四个人的形象各有特点,如果要分成正反两个阵营,那么正方应该是格兰古瓦和卡西莫多,反方则是克洛德和菲比斯。但如果要从美丑的角度来区分,并且统一外在和内在形象,那么菲比斯和卡西莫多两人应是最鲜明的对照组,爱丝梅拉达对他们两人态度的反差,也从侧面反映了她肤浅幼稚的爱情观。

从外表来说,菲比斯是《巴黎圣母院》的男性角色中最能吸引女性的一位。爱丝梅拉達第一次与菲比斯相遇,就完美地符合了“英雄救美”的俗套情节。书中是这样描述爱丝梅拉达第一次见到菲比斯的情形:“吉普赛女郎翩翩然在军官马鞍上坐起身来,两手勾住年轻人的双肩,对他凝目注释了一会,好像是喜爱他那英俊的相貌,同时也对他善心搭救感到欣喜。”虽然不排除特殊情境的渲染作用,仍可以看出爱丝梅拉达对这位救命恩人的容貌十分心动。但是在爱丝梅拉达逃走后,菲比斯说了一句“教皇的肚脐!我宁愿扣留那臭娘们”,吉普赛姑娘没有听到这句话,但读者却能从这句话中推测出,菲比斯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

跟英俊的外表相比,菲比斯的内心是丑恶的。他庸俗、酗酒、道貌岸然、沉迷肉欲,但是他并非单身汉,而是早与他的贵族表妹有了婚约。对于这位百合花小姐,菲比斯并没有投注什么情感,所以当爱丝梅拉达以市井女孩的形象出现在一众装腔作势的小姐之中时,她一下就勾起了菲比斯邪恶的淫欲。利用爱丝梅拉达对他的爱意,菲比斯将她引诱到小旅馆,结果是自己被克洛德捅了一刀,还让爱丝梅拉达背负了杀人的罪名。

卡西莫多丑陋的相貌使他被选为了“丑人王”,而书中袜商的一句评价很有意思:“妈的!圣父!你是我生平所见最美的丑。你够资格不但在巴黎,而且在罗马当教皇!”既然是丑的,怎么又说是最美的呢?我的理解是,某一性质一旦发展到了它所在领域的极致,就会朝着相反方向转化,丑到了极致,也会变成一种美。但不是人人都有这么高的哲学觉悟,所以即使卡西莫多救了爱丝梅拉达,她也无法忍受他丑陋的容貌。

但是在卡西莫多丑陋至极的外表下,却有着一颗善良柔软的心。爱丝梅拉达第一次见到卡西莫多的时候,他正要将她抓给克洛德,虽然这一行为是恶劣的,可了解背后的原因之后,原谅卡西莫多似乎容易的多。因为卡西莫多从小被人抛弃,是克洛德收养了他,怀揣着感恩的心情卡西莫多愿意为副主教做任何事。刑场上爱丝梅拉达送水的行为感动了卡西莫多,所以才有了之后解救爱丝梅拉达,又为了她与乞丐国的军队对战的事情,尽管是帮了倒忙,但他内心的善意却在闪闪发光。

外美内丑的菲比斯和外丑内美的卡西莫多,爱丝梅拉达一直坚定选择前者,很明显主要原因就在于她对于美丑的选择,而这当中又涉及了美丑这一抽象性质不对等的表现能力。

菲比斯的丑恶是内在的,这种内向性决定了他内心的丑恶是不容易被发现的,而事实上只要隐藏的好,菲比斯甚至能伪装成一个“名副其实”的好人。在前面说到了菲比斯是个聪明的人,他用各种花言巧语和谎言掩饰自己俊丽皮囊下的丑恶,并且成功骗过了百合花小姐和爱丝梅拉达。但是造成爱丝梅拉达爱情悲剧的因素里,也包含了她自身的问题,即肤浅幼稚的爱情观。她对菲比斯的爱既肤浅又盲目,甚至可以抛弃自己的尊严。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即便爱丝梅拉达知道菲比斯没有死且不证明自己的清白,还看到他同别的女人卿卿我我的时候,她仍然自我安慰那只是她的妹妹。难道她从来没有察觉过菲比斯内心的丑恶吗?我认为是有的,只是她刻意回避了这些会破坏她爱情美梦的想法,选择守护菲比斯在她心中的美好形象。

卡西莫多对爱丝梅拉达的好有目共睹,光从他冒着生命危险把爱丝梅拉达从刑场救下这一点,爱丝梅拉达都应该多关注一下他。但是卡西莫多的丑是张扬的,这种丑太明显,让人无法忽视,甚至能够遮蔽他内心的美。所以尽管爱丝梅拉达从心底里明白,卡西莫多是个好人,她也时常因为他丑陋的外貌而受到惊吓,不由自主地想逃避。虽然内心无法接受卡西莫多,但是为了能和菲比斯见面,爱丝梅拉达依然对着卡西莫多说:“你去把他给我找来!我以后喜欢你!”她说这句话的时候肯定没经过思考,纯粹是为了见菲比斯而说的。而为了菲比斯愿意接受实际内心抵触的卡西莫多,也从侧面说明了爱丝梅拉达对菲比斯的爱真的盲目到了极致,然而卡西莫多没能完成任务时,她也毫不留情地让他“滚”。

所以说爱丝梅拉达虽然美丽善良,但她对爱情的认识太肤浅,仍然以感官的快感为标准,被外在的美丑掌控。内在丑和外在丑的地位是不平等的,因为虽然从道德层面看,内在丑绝对比外在丑应该被批判、唾弃,但内在丑的隐藏性和伪装性时常帮助它逃脱惩罚,而外在丑因为没有遮拦,则会受到更多的偏见和歧视,这显然是不公平的。但是如果让另一个女生从帅气但满嘴谎言和丑陋但忠诚的两个人里选择,她或许也会陷入两难的境地。所以从共情角度来说,爱丝梅拉达也并没有什么错,错的应该是爱情本身。是错在爱太现实?还是爱太残酷?我找不出答案,但可以确定的是,爱的确是门难学的科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