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曾经拥有的胜利

2018-11-21 19:40:02 《兵器》 2018年11期

廖新华

“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是很多人耳熟能详的广告词,来源于香港影星周润发和吴倩莲主演的1992年版铁达时手表广告。而谁知道,这句话背后竟有着一段与国民党空军飞行员在抗日战争中的牺牲故事?

广告里的痕迹

铁达时广告的操刀人是香港广告界才子朱家鼎。看起来,这个广告仿佛只是一段虚构的硝烟情史而已。然而仔细看这段广告,会发现其中含有某个历史故事的蛛丝马迹。

在海报的右侧中部,是一张报纸的局部。上有四个大字:“兰市空战”。符合这一条件的,是发生在1939年2月12日、20日、23日的三次兰州空战。在三次空战中,中苏空军击落击伤日机多架,苏联援华志愿队损失飞机数架,国民党空军并无损伤。

片中,周润发着国民党空军军装,胸前的略章中有三等复兴荣誉勋章。这是1937年12月3日起颁发的,“空军将士击落敌机三架以上,或作战飞行满六百小时,或参与作战任务二百次以上者”能获此勋章。那绝对是有名有姓的空军英雄。短短的广告片中直接点明兰州空战,那么必定是出自其中的真实史事。发哥扮演的飞行员到底是谁?

这里面有一段曲折、悲壮又无奈的战斗,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

中国空军备战兰州

兰州接近中国几何中心,是西北地区重要的交通枢纽,孙中山先生还曾经主张“建都”于此。抗战爆发后,苏联与国民政府于1937年8月21日签订了互不侵犯条约,并给予中国政府5000万美元借贷,用以购买苏制武器。从苏联中亚阿拉木图和西伯利亚外贝加尔前来的飞机和苏联志愿队分别经新疆和外蒙古抵兰州,在此编组分遣全国各战场。苏联在兰州设立了外交、军事代表处和空军招待所。兰州还建有苏制飞机修理总厂。因此,兰州几乎是所有苏制武器进入中国后的集散地,具有重要战略意义。

那时,兰州也是国民党空军重要基地和训练中心之一。国民党空军在兰州设立了第一军区司令部,统一指挥、协调西北地区防空作战。机务地勤和后勤补给系统也在兰州设立了空军第七总站(也称兰州机场总站),下辖兰州机场(拱星墩)、东古城机场(在今榆中县清水驿乡西北)、西古城机场(在今兰州西固区境内)、中川机场(今永登县西槽乡境内),以及临洮机场。此外,还设立了空军第三工厂,负责修理各式飞机。

随着华北、华中大片国土沦丧,兰州成为日寇空袭破坏的重要目标。据不完全统计,从1937年11月5日至1943年10月4日近6年时间,共有1100架次日军飞机窜犯兰州,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伤亡为1343人,其中死亡663人,经济损失达46.47万元(按当时货币计算)。

1937年11月5日,日机7架首次空袭兰州,在兰州东郊的拱星墩机场投弹数枚后离去。12月4日,日本海军一联空木更津航空队11架三菱96陆攻在管久少佐的率领下,于07:30从北京南苑机场起飞,经由山西省五台、陕西省南县(现称佳县,位于黄河西岸)、宁夏银川、甘肃靖远,一路飞抵兰州拱星敦机场轰炸。我空军И-16战斗机起飞迎战,高炮亦开火阻截,揭开兰州上空保卫战第一页。

1937年12月21日11:30,9架日三菱96陆攻经中宁向兰州进航,13:10进入机场上空。我21中队董明德队长、王远波分队长会同苏联志愿队共起飞7架战斗机巡逻警戒。当敌机至机场上空时,我机3架已降落加油,仅董明德等4机向敌截击。敌仓皇投弹后向东北飞逃。董明德奋勇追击,击中敌机1架,冒出黑烟。董座机被敌击中16弹,幸人员无伤,安全降落。苏联志愿队1机亦被击中3弹,人幸无伤。

日机袭击兰州时,通常由山西运城起飞后西行,经陕西省大荔、铜川再入甘肃省泾川、平凉、静宁而抵兰州,直线航程约750千米。因日机按地标航行,或故意在其他城市盘旋,所以其往返航程多在1500千米以上。因此国民党空军有充裕时间升空作战。为加强兰州防空,国民党空军专门负责实战训练的驱逐总队也于1938年10月由四川梁山迁至兰州西古城基地,拟订了总队对兰州机场警戒暂行规则。兰州防空力量大为增强。

1938年12月15日,第4大队完训归建后,第5大队黄泮扬大队长率17、29等两个中队抵达西古城基地进行训练。经过1个月的严格整训,第5大队兵分两路:29中队前往重庆,担任陪都空防;17中队转移到兰州东面的拱星墩机场,担负兰州防空。拱星墩是整个西北地区最具规模的基地,这里早有苏联志愿队1个战斗机大队驻扎,指挥官为耶列布琴科。此处还是民航航空站,中德合资欧亚航空公司每周2班Ju52到此停留接送客货。不久,新编成的15中队也进驻兰州,共同担负兰州防空任务。到1938年底,国民党空军在苏联支援下,主要作战飞机数量已经恢复到了抗战前数目,且性能更优。

在兰州驱逐机教导队学习的中国空军飞行员

为此,中国空军制定了《轰炸运城(安邑)敌机场计划》,原文如下:

一、航线之规定:由成都至简阳集合,由简阳经过三台,由三台直航蓝田,再由蓝田绕道秦岭,南至陕县,由陕县以三百二十五度航向,至安邑。若不遇敌机追击,径由西安返蓉。若遇敌机追击,则向二百七十一度航行,至敌机不追击时为止,然后折向南郑返蓉。时间如不许可,拟降落南郑,必要时得降落平凉或兰州。

二、进入航向:因尚未知该机场之确实位置,仅拟以东南向西北之航向进入。

三、队形之保持:途中以V型队之右梯队前进,间隔距离不得超过一百米至一百五十米,以能领知长机之姿态符号为限,并须递高,以便集合时容易取得俯冲速度,于短时间内完全靠拢。拟于将到陕县时,集合完毕,至目标上空,视机场之形状,决定临时队形。如机场为方形,则以V分队之右梯队投弹。如机场为长形,而其长向适与航向平行时,则以V型队之纵队投弹。

四、投弹方法:以长机及分队长机之轰炸为标准,由轰炸员瞄准,以传声筒通知驾驶员投弹,僚机驾驶员见长机弹落,立即跟随投下,并以一次投下为原则。

五、情况处置:若遇敌机攻击时,各员应立即密集靠拢,在敌机以任何方式攻击时,不得脱离,方向由射击士指示。如敌机由右后下方攻击,则长机之射击士可以掌心向上,对右僚机往上举三数次。则右僚机可略提高,以不妨碍友机之交叉火力为度。如以右后上方攻击,则反之,以不变换队形为原则。凡此皆在事前规定完密(如万不得已,机上之天线妨害射击瞄准时,可不必顾虑之)。

六、通讯联络:起机后先由长机与各僚机联络确实,然后自身联络,并与地面通讯。到达目标附近二百八公里时,力求减少不必要之通讯,如通讯不确实,则以飞机姿态联络之,亦于事前规定确实。

七、高度之规定:在途中视情况自行决定,于目标上空投弹高度规定为一万尺,若天候限制,得略行增减之。

八、轰炸目标:

主目标:运城(安邑)西北敌机场。

副目标 1.运城城厢内外敌部队及弹药库。

2.解县以南敌部队。

3.永济城厢内外敌部队及重兵器。

九、索敌之区分:前方由驾驶员搜索,后方由长机射手搜索,侧方侧后方由所在侧面之僚机射手搜索。如发现敌机应立即通知驾驶员,并以手势通知友机注意。

十、集合及疏开队形并投弹准备记号已另规定。

2月5日,国民党空军第8大队10中队刘福洪中队长率4架伏尔梯V-11攻击机于13:00由成都出发轰炸运城敌机场。每机带14千克炸弹20枚,使用瞬发引信。过汉中后,因刘福洪领队机速度过大,致李承训分队长155号机跟不上编队,自行返航,迷航迫降于甘肃甘谷县附近。李承训及轰炸员黄善基、通信员骆忠唐均受伤。16:15,刘福洪率3机到达运城上空,见机场位盐池西北方,为长方形.机场旁有新建营房七八座。场内停有飞机,分列三面。一面11架、一面12架、一面3架。我机自3100米高度以基本队形,由东向西北进入,一齐投弹。因炸弹架故障,仅投下40余弹,爆炸后尘土飞扬,烟火冲天,炸毁敌机约20架,取得重大战果。因我行动隐蔽,加之日军轻敌思想作祟,运城机场值班兵力明显处于懈怠之中,竟无一架日机升空截击或追击,仅有高射机枪开火。飞行员刘俊所驾153号机右副翼被击中1弹。机群轰炸后返航时,将剩余炸弹投在永济车站。此时刘队长所驾147号机速度仍过大,两僚机的滑油温度已升高至超过告警线。飞至临潼新丰镇附近时,僚机忽见刘福洪机内一人跳伞,瞬间即见其发动机爆炸。而跳伞者也因高度过低,伞未张开,刘福洪中队长、轰炸员汪善勋、通讯员谢光明均殉职。17:40,剩余两机飞至西安降落,刘俊机尚有炸弹16枚未能投下。2月6、7日,两机安全飞返成都。

刘福洪(1 9 1 3 . 0 4 . 2 0 -1939.02.05)原名范五,察哈尔省万全县人,住平绥路郭磊庄车站何家屯。初求学于东北,鉴于国势危急,决议从戎,考入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九期、中央航空学校第二期毕业。历任空军侦察第一队飞行员、第五队副队长、第十队分队长,第8大队10中队分队长,30中队、10中队副中队长,10中队中队长。

刘中队长的新婚妻子陈影凡是江苏苏州人,在武汉与刘福洪相识,于1939年1月5日与他结婚。得知噩耗时,刚过完蜜月。陈影凡于2月8日服毒殉情,幸发觉尚早,送成都仁济医院抢救活转。不料她去意已决,将妆阁中脂粉及衣物饰物,留言分赠好友作为纪念,并留有遗书多封,叮咛后事,请将她的遗骸与刘福洪合葬,尔后于2月16日用刘福洪队友的手枪自戕徇情,年仅20岁。众人无不唏嘘。这也是本文开头提到的铁达时广告创意的由来。

日机初现

那么,2月5日国民党空军轰炸运城,对西北空中战局有何影响呢?

日本陆军航空队对他们认为孱弱不堪一击的中国空军竟然敢于主动出击,恼怒不已,决定对国民党空军的出击基地兰州“迅即予以一举扑灭”。2月7日,陸军第1飞行团便调集大批轰炸兵力集结到运城,并正式下达攻击兰州空军基地任务,作战时间为2月11日,以纪念日本的“纪元节”(公元前660年2月11日,日本所谓第一代皇帝神武天皇登基之日)。因天气影响,攻击时间顺延至12日。日陆军航空兵团司令官江桥应次郎亲赴运城坐镇指挥。为达成最大突然性,在行动前没有派出侦察机进行事先侦察。

中国方面,航委会根据前方传回情报,取消了派出驻兰州的第5大队兵力进驻西安支援地面部队作战计划,一心准备在兰州上空打一场恶战。

2月12日10:30,日本第12、60、98战队的29架轰炸机由运城起飞,预定13:00以拱星墩机场为主、兰州市区为辅,发动首轮攻击。并以今川一策中佐指挥的第59战队战斗机作为策应掩护,前往偷袭西安、宝鸡等地,转移我视线,并阻止那里的我方飞机驰援兰州,伺机寻歼我机。

日军对第1飞行团下达了如下的作战命令:

一、主目标为兰州东机场,预备目标为兰州市区。

二、由于兰州地区驻有战斗机约70架,因此各机群要作好打大空战的准备,作战中首要的是歼灭中国的空中和地面之作战飞机。

三、执行攻击任务之部队为:

第12战队,意大利菲亚特重轰炸机9架,由河岛庆吾少佐指挥。

第60战队,97式重轰炸机12架,由田中友道大佐指挥。

第98战队,意大利菲亚特重轰炸机8架,由服部武士大佐指挥。

四、为達到预定的轰炸密度,意式轰炸机各机均载50千克爆破弹6枚,97式重轰炸机每机载同类型炸弹12枚,预定轰炸兰州的时间为13:00。

五、为策应轰炸机作战,今川一策中佐的战斗第59战队,主力担任运城机场的防空。一部与轰炸部队同时起飞,在轰炸机航线南侧(左面)的西安、宝鸡地区,寻找驻于该地区的对方航空部队作战。

12:00,我驻兰州空军第一军区司令部接防空司令部电话,敌机26架过海原向西飞行。12:15,17中队战斗机11架И-152、1架霍克Ⅲ起飞,同时敌机已过靖远。12:25,苏联防空队6架И-152起飞,随后苏联志愿队又起飞7架И-152机,前后共起飞25架战斗机。

苏联防空队是负责掩护在当地进行装配苏联援华新机的战斗机部队,中方历史档案中称“俄员队”,该部队并不隶属苏联志愿队。我方各类文案资料和当事人回忆中,往往将二者混为一谈,实际上,苏联防空队只驻防一个城市,只装备战斗机,只担负要地防空任务,不参与轰炸等进攻性战斗。苏联志愿队装备战斗、轰炸、运输、侦察等多种机型,在我多个战区部署,担负各类作战任务。

因苏联援华飞机早期在哈密组装,故苏联防空队最初驻哈密。1939年2月初经中苏双方协商,调驻兰州,编入国民党空军第一军区防空作战指挥序列。

日军第一批到达的是第12战队的伊式重爆。他们的航空地图误差很大,飞行中向北偏航,误将兰州东北100千米外的祖历河当作兰州南面的洮河,将靖远县城当作兰州,将54枚50千克炸弹投了下去。而第98战队则找到了兰州。8架伊式重爆飞行高度4000米,于12:55由北方进入兰州机场上空。此时我机高度与敌相当或略低,又因相距过远,反应不及。17中队的飞行员看见市区升起的烟尘,纷纷加足马力爬升追击。但经过这一番追逐,中苏空军的飞行员们都没有击落1架日机。

13:30,指挥部经询问防空司令部无其它敌情后,下令铺出令17中队降落西古城加油的对空联络符号。13:40,正当17中队盘旋降落之际,日军60战队的12架三菱97重爆突然出现,由西方进入兰州机场,高度约4000米。此时17中队高度已低,马国廉副中队长硬着头皮率领3机从500米高度上向敌攻击,但高度确实不够,攻击一次后敌机便已远遁。我机追至六盘山附近,因恐油量不足,在平凉降落加油后返回兰州。苏联防空队当第二批敌机进袭之际,虽未降落,但也未见敌机,故没有攻击,至第二批敌机离去后约20分钟方才降落。苏联志愿队于第一批敌机投弹后,分别在东古城、中川村、西古城自行降落。当第二批敌机来袭时,他们正在加油,未及起飞迎击。

敌机两次轰炸所投炸弹均为小型杀伤弹,弹坑很小。其中,第一批落兰州机场3枚,无损失。空军第三工厂周围落7枚,仅1架待修的钱斯·沃特V92“海盗”侦察机微损。第二批投弹96枚,均落兰州机场北半部,由西至东全是弹坑,2架СБ-2轰炸机受伤。

这次战斗,虽然日本人是首次来犯,但是第5大队作为专门担负兰州防空的部队,得到警报后没有事先到外围空域组织拦截;在空中巡逻时也不够警觉,直到发现敌机投弹烟尘后才发动追击,且未击落任何敌机,教训深刻。驻兰州空军部队立即加强戒备,但偏偏日本人却不来了。2月18日农历大年三十,敌第98战队3架伊式重爆飞抵陕北,对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和市区轰炸,但没有到兰州。

2月20日,1939年的大年初二,日本飞机又来轰炸了!

日第98战队的8架伊式重爆在服部武士佐率领下,首先从运城起飞,袭击兰州西面的西古城机场。不久,第60战队由田中友道大佐率97重爆12架,伙同第12战队沙岛庆吾少佐率领的9架伊式重爆也从运城起飞,一共29架轰炸机经由靖宁从西北方向绕行,于14:50前后飞抵兰州上空。

14:05,在新年的第一次警报声中,国民党空军第一军区司令部命苏联防空队起飞7架И-152、1架И-16。随即,17中队在岑泽鎏中队长和马国廉副中队长率领下,起飞9架И-152。苏联志愿队在耶列布琴科大队长率领下起飞7架И-152,驻西古城的15中队也起飞4架И-152、1架И-16、1架霍克Ⅲ。第一批9架敌机于14:50由西北方向进入机场,苏联防空队当即蜂拥而上迎头痛击。14:50时,17中队在高度4000米巡逻中,发现1批9架敌机由西北方向经黄河铁路桥上空进袭兰州机场,高度约3000米,正位于我机下方,与我反向飞行。此为第98战队的伊式重爆。全队半滚俯冲攻击。敌机队形当即溃散,分头逃窜。

第60战队12架97重爆于15:05由西窜入兰州机场,苏联志愿队有4机对第二批敌机进行攻击,无战果。15:15,第12战队的9架伊式重爆由西方飞临机场,各队再次对其发动攻击。17中队岑泽鎏中队长在3000米高度上由前下方对其进行对头攻击,见敌机冒烟。

是役,第17中队击落4架敌机,加上苏联志愿队上报的击落5架战绩,日机连同返航途中坠落失事共损失9架。我方仅损失苏联志愿队飞机1架。日本方面虽有13名飞行员当场战死,却不愿承认自己的失败,自称击落我飞机36架。第1飞行团进行战斗讲评时,3个战队飞行员都称:“支那空军战斗意志旺盛,射击技术精良”。寺仓正三却充耳不闻,还是认为仅凭借轰炸机自身火力就足以自卫,而且还能够“大量杀伤中俄飞机”他判定“兰州防空力量已经瓦解,中国方面没有足够的力量对我阻拦”。因为根据日方先前情报,中方在兰州地区统共60架左右飞机,此役一举“歼灭”了36架。那么只要再来一次轰炸,便可以毕其功于一役了。在这种思想指导下,日军准备立即发起第3次轰炸。

2月23日,日军第1飞行团再次窜犯兰州。为了迷惑我军,寺仓团长特别命令已经遭受重大损失的第98战队提前一个半小时起飞,佯攻兰州以东260千米处的平凉,然后南飞轰炸宝鸡。另外派独立第18中队的97式侦察机先行侦察,诱使续航能力不如日大型轰炸机的中方战斗机提前升空消耗燃料,待后者油尽降落时正好突入轰炸。

实际上,兰州守军早在11:04便已经接到敌机来袭警报。空军驱逐机教导总队长刘炯光立即赶到机场,指挥共计31架战斗机升空等候日机到来。12:40,各队分批降落加油后即起飛,另有2架因机械故障未能起飞。

13:40,作为主攻的河岛庆吾率领第12战队8架伊式重爆到达兰州,随后佐赖育三率领第60战队12架97重爆也由黄河铁桥进入兰州市区,向右成梯队。97重爆比伊式重爆高约400米,相距约500米。率先起飞巡逻的第15中队逮到头功。余平想突然发现下方有许多带点的闪亮白光,正是敌机在太阳下的反光。他立即率领3机占据后方位置射击,打响了第3次兰州空战的第一枪。很快,1架敌机被李德标中尉击落。我军援机到达。片刻之后,日本第12、60战队飞行员惊恐地发现四处都是中苏空军飞机。苏联志愿队以全部兵力由侧面向位于后方的60战队攻击。17中队则采用“编队攻击”战术。各机先同时作半滚俯冲,向敌机猛烈扫射,不到10秒钟便见1架敌机被击中着火坠地。敌机收紧队形,企图继续前进。约5分钟后,又有2架敌机被我打得坠地起火。

战至雁滩上空,敌机已被击落多架。但由于敌自卫火力很强,还是突到西古城机场西端,开始投弹。在中方战斗机不断攻击下,日军仓皇间将弹投到了机场东南山脚下墓地中。驱逐总队毛赢初队长为防止日机突入机场造成重大损失,情急间冒险抵近攻击,以单机从敌编队尾后正高度上俯冲加速后拉起,冲入敌队形内向上仰攻。日机编队开始混乱。我众机立即乘势围攻,撕开防卫圈。日第60战队的97重爆转弯灵活、速度快,投下炸弹后立即就可以离开。而第12战队的伊式重爆速度慢,油箱体积巨大又不防弹,机身、机翼都是木质骨架加帆布,特别易燃,中弹后很快坠落。片刻之间,兰州城外已经有3堆烟火升起。

苏联防空队第一次起飞后久待敌机未至,12:40落东古城机场加油。因加油迟缓、开车不及,有5架И-152未能起飞,只有1架И-16、1架И-152起飞在机场北方遭遇敌机,便向日第12战队机群攻击多次。15中队的3架И-152和驱逐总队的2架霍克Ⅲ由余平想率领,对敌攻击约10分钟后,击落2架敌机,坠于洮沙附近。其余仓皇逃窜,我机直追至临洮才返回。

此战中,我军和苏联志愿航空队各部“均极勇敢奋战”,在攻击中击落敌机6架,兰州民众共同目睹其坠地。在以后的半个月里,临洮、榆中、阿干镇、干草店等地又陆续运回了12架日机残骸。

而我方损失极为轻微,仅6架И-152机被敌击伤。苏联志愿队1名飞行员被敌弹击伤右肩。后来随国民党空军逃台的李德标和陈崇文于1951年会见过参加“二·二三”空战的日方飞行员,称当时空战后平安返回运城的飞机只有3架,其余18架均失去下落。这次战斗也成为整个抗战期间国民党空军(连同苏联志愿队在内)创造的单次空战最佳战绩。

在这次重大失败之后,日军第1飞行团总结认为,除轰炸进入方向单一易遭集中攻击,队形零乱容易遭到各个击破外,还存在三个重大问题:

一、以现有轰炸机,在一般气象条件下编队远程轰炸,而且无战斗机护航,这无论在战术上还是战役上,都难以完成任务,而且还将招致很大的损害。

二、对重要目标的轰炸,如选择昼间有利气象条件下,对方就更能够发挥战斗机和高射炮的作用。

三、兰州地区适宜国民党空军发挥力量,除了有利的气象条件外,还因为该地是苏联志愿队的中心基地。中国方面有决心而且也有源源不断的人力、装备对此地进行保卫。以有限的远程轰炸航空兵在此刻进行得不偿失的消耗战,是否必要?

在将这三大问题上交后,日军大本营也决定停止轰炸兰州。自3月15日起,向南京、汉口基地转场。西北地区的战斗暂时告一段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