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东方-2018”

2018-11-21 19:40:02 《兵器》 2018年11期

王海风

2018年8月22日,俄罗斯外贝加尔斯克车站迎来了四列飘扬着五星红旗的中国军列,在以后的两周里,还会有更多的中国军列抵达这里。三千多名中国人民解放军指战员和大批技术装备来到俄罗斯的土地,他们将参加冷战结束以来规模最大的军事演习——“东方-2018”。

演习前瞻

俄罗斯国家战略在防务上具有东方、西方、高加索(南方)和中央四个战略方向,每个方向分别对应一个联邦大军区。俄军每年都会挑选这四个方向中的一个进行首长司令部战略演习,如“东方-2014”、“中央-2015 ”、“高加索-2016”、“西方-2017”等。

按上面的顺序下来,到了2018年,俄方理当进行“东方-2018”战略演习。这一演习的消息也在“西方-2017”结束不久后就得到了确认。不过因为这是一年一度的俄军例行演习,因此一开始,只是吸引了一些专业人员和少数军迷的关注。然而到了2018年8月,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却突然宣布,“东方-2018”将是自苏军“西方-81”演习以来在俄罗斯舉行的最大演习。这个消息顿时激起了轩然大波。

众所周知,在冷战时期,强大的苏联红军一直是压在西方阵营心头的一块重石。而在1981年苏军巅峰时期举行的,在苏联军事史上空前绝后的“西方-81”,更是被视为卫国战争之后的重大军事行动。它不仅在当时被很多西方军政专家视为华约进攻北约的大规模实战预演,而且即便是在苏联解体近30年后的今天仍不时被提起。因此,当绍伊古将“东方-2018”与“西方-81”相提并论时,很多人的第一反应都是:这可能是夸张性宣传。

随着演习数据的披露,人们停止了质疑:这次演习,俄军仅参演人员就达30万人,参演装备则有包括坦克、装甲车在内的各式车辆3.6万台(辆)、包括无人机在内的各种飞行器1000余架、舰船近80艘等。参演部队既有来自俄罗斯东部、中部军区、北方舰队、空降兵和俄罗斯空天军的正规军部队,也有来自俄罗斯国民近卫军、内务部、紧急情况部和联邦安全局的部队。他们的目标演习场为俄罗斯东部军区的楚戈尔、邦布洛夫、拉德季诺等五个训练场,空天军的立托夫科、纳瓦西里斯克等四个训练场,以及白令海、鄂霍次克海、克罗诺基火山湾等水域。为了前出至这些目标地域,最远将进行6000千米的兵力投送。总之,撇开“西方-81”演习中那种用核弹头“洗地”的“疯狂”打法不谈,仅就参演人员和装备数量,以及演习地域跨度来讲,“东方-2018”确已超过了“西方-81”。

中国人民解放军应邀参加了这次军演,兵力约为3200人(主要由北部战区陆军和空军部队组成)。他们携带各型装备车辆1000余台、固定翼飞机和直升机30架。在这里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虽然之前已经举行过不止一次中俄联合军演,但那都是在上合组织框架内进行的演习。而“东方-2018”在法律性质上则是在俄罗斯国家框架内进行的演习。这种性质的演习在历史上只有军事同盟的条约义务国才被邀请参加(如部分华约国家参加了“西方-81”,部分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国家曾参加俄军的“西方”“中央”军演等)。因此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本次参演,不仅是中国军队首次参加这种性质的军演,也是俄军首次允许军事条约义务外的国家参加这种性质的军演。因此,解放军参加“东方-2018”这个事件本身,已被一些外国专业人士判定为是中俄战略“同盟”关系上了一个新台阶的标志性事件。甚至已有俄方评论家建议用“战友”,而非以往的“盟友”来称呼中国。

除中国外,蒙古国也应邀参加了此次军演。但蒙军参加此次军演的具体细节未进行官方披露,仅有媒体报道说蒙古有排级单位(可能是坦克单位)参加了在楚戈尔训练场的军事行动。

大演习

在正式演习开始之前,俄方在8月中下旬对东部、中部军区和北方舰队进行了战备突击检查。在检查框架内,进行了多达16次的特别演习(包括情报、后勤支援、军事心理等多种类型)。此外,还从俄联邦10个主体的21个组织中动员了数以千计的预备役军人。

中方参演部队的轮式突击车在演习中快速向作战地域开进

楚戈尔阅兵后,本次“东方-2018”演习的主演习宣告结束。但在其他方向上,演习仍在继续。

在比金斯基训练场,俄第五合成集团军的1700名官兵和200台技术装备演练了对假想敌的积极防御作战。在演练中,俄军使用“石勒喀河”自行高炮和萨姆18防空导弹击退了假想敌的空袭,还使用“冰雹”火箭炮系统对假想敌进行了机动火力打击。

在哈巴罗夫斯克某训练场,俄东部军区出动350名军事人员和包括TMM-3舟桥车、IMR-2工程车等在内的80台专用技术装备,在“战区”修复了被毁的道路和桥梁,操演了居民疏散和模拟放爆化物质的清除活动。

在赤塔附近的穆霍尔康杜训练场,俄东部军区出动30架包括苏24MR、苏34、苏24M、苏25在内的各类战机,使用非制导火箭和航空炸弹,演练了对地面包含火炮、坦克和步兵在内的假想敌行军纵队的空袭。

在外贝加尔某训练场,俄罗斯空天军出动10余架图22M3远程轰炸机,使用最高不超过500千克的航空炸弹演练了对假想敌机场目标的轰炸(停机坪、跑道、飞机掩体、物资仓库、指控中心等)。

在鄂霍次克海,太平洋舰队旗舰“瓦良格”号导弹巡洋舰带领一批包括驱逐舰、猎潜舰等舰只,操演了对一支由运输船、登陆舰、医疗船等非海战船队的护航行动,总出动船只超过15艘。

在白令海,以北方舰队的“库拉科夫海军中将”号大型反潜舰为首的北方舰队舰船分队(包含775型大型登陆舰“孔多波加”号、“亚历山大·阿特拉科夫斯基”号和一批保障船只),在“胜利五十年”号破冰船和“伊利亚·穆罗梅茨”号军用破冰船的伴随下,执行了海上搜救演练。科目包括直升机搜索、海面营救、伤员转移、海上消防等。在海上搜集演练结束后,他们又转移到鄂霍次克海,在那里进行了一场反潜演习。据称,这也是北方舰队水面战斗舰船编队首次在冰期通过北冰洋航线从巴伦支海绕过楚科奇半岛进入太平洋海域。由于船队中多数舰艇的船体并不具备防冰加厚带,因此这是一场危险的旅程。

与此同时,在楚科奇半岛,一支北方舰队下属极地摩托化步兵分队横穿了整个半岛,通过陆路从北冰洋海岸来到了太平洋海岸。在穿越途中,他们还操演了战术搜索和突袭行动。

9月17日,“东方-2018”大演习正式落下了帷幕。

俄方评价

“东方-2018”演习结束后,俄方有关人士总结了如下观点:

从地缘政治角度来说,中国人民解放军首次参加俄罗斯国家框架内的军事演习,彰显出两国的准战略同盟关系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从军事艺术角度来说,这次演习显示出了俄军强大的远程战略投送能力和战役组织能力。从战术技术角度来说,这次演习中演示了一批各个时代的武器装备和战法战术,虽然混杂,但却也是俄军当前面貌的真实体现。中国军队在这次演习中的人员和装备表现可圈可点,由此可见中国的军改已取得了相当的成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