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子弹是笨蛋,刺刀是好汉”

2018-11-21 19:40:02 《兵器》 2018年11期

魏克龙

相信大多数刺刀的爱好者都听说过沙俄元帅苏沃洛夫的那句话:“子弹是笨蛋,刺刀是好汉。”他是沙俄时期杰出将领和军事理论家,这句话出现在其著作《制胜的科学》(1806年苏兹达尔出版社出版)中。诚然,俄罗斯陆军是世界上最早几个装备锥形刺刀的国家之一。在接近四百年的列装历史当中,锥形刺刀几乎成为了俄罗斯陆军骁勇灵活、坚持不懈的代名词。

在俄军历史上出现过像苏沃洛夫元帅这样对刺刀和拼刺技术极度推崇的将领,以至于在前膛枪的时代,欧洲战场上很少有军队能和俄军在白刃战上有过胜绩。例如第6次俄土战争中的雷姆尼克战役,2万俄军趁夜冒雨突袭10万土军,在武器装备相对落后的情况下以大炮加刺刀的方式打了漂亮的胜仗。但到了19世纪中后期,伴随着火器的长足发展,爆发白刃战的概率越来越少。因此全世界主流国家都将相对原始的、专门用于刺击的锥式刺刀改为多用途的剑式刺刀。

沙俄时期的探索

从17世纪末期开始,沙俄陆军开始为步枪列装一种插进枪管中,用于刺击的三棱刃锥式刺刀(目前的藏品多在圣彼得堡的一些博物馆当中)。

但是这种刺刀仅仅只能算是步枪的一种配件,不能够拆下后单独使用。这种三棱刃的锥式刺刀伴随着俄军渡过了17世纪至19世纪。在那时候,由于火器发展不够成熟,射程和射速等都严重不足,战斗往往是由齐射之后的白刃战结束的,因此这些刺刀的使用频率较高。这种功能单一且相对固定的锥式刺刀也就在沙俄军队中一直存在下来。

19世纪中后期,伴随着定装弹后膛枪的发展,步枪的火力有了长足的进步,刺刀在陆战当中的地位有所下降。因此欧洲各国军队开始将传统的功能单一、只能用于拼刺的錐式刺刀换装成多用途的剑式刺刀。这种新式的刺刀平时可以取下挂在腰间,当做日常刀具使用。

由于俄军事工业落后于欧洲主流国家,导致步枪在火力、射程以及射速等不能与欧洲新式的后膛步枪相抗衡。因此俄国是欧洲少有的几个保留了锥式刺刀的国家之一。但俄军也并不是一成不变,而是改为了四棱刃的锥式刺刀。

俄军首先采用插座式四棱刃锥式刺刀的历史源于柯尔特公司为俄军设计、由图拉兵工厂在1870年生产的伯丹2型步枪。当时,这种刺刀生产了相当大的批量。以至于在1880年代后期至1890年代早期,沙俄军方为无烟小口径步枪及枪弹系统举行的招标当中,最终获胜的莫辛-纳甘步枪也被要求采用这种在当时已经落伍的刺刀。上世纪四十年代末期莫辛-纳甘步枪退出现役后,俄军采用锥式刺刀的历史才算终结。

在莫辛-纳甘步枪设计期间,俄军大多数支持保留在战斗中永久安装在枪口的锥式刺刀。在他们看来,在寒冷环境下,钢铁的韧性会降低而变脆,因此老式的四棱锥刺刀在俄罗斯的寒冬中比剑式刺刀的强度更高,在大力刺击的时候不至于拼杀几个回合就变形,更适合俄罗斯的实际。另一方面,沙俄的旧式军官在传统思想影响下,更注重拼刺技术。谁曾想,这种盲目守旧和自大,却最终被一名新兴的武器设计师费德洛夫的自动武器理论所打破,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之中。费奥多罗夫是苏俄时期的轻武器设计师,俄国人认为他是现代自动步枪设计史上的先驱人物。

由于匕首形刺刀在拼刺之余也可以用在步兵的日常生活当中,体面又方便。因此在一战中清理战场的时候,敌军的匕首形刺刀是俄军军官和士兵所喜欢的战利品之一。

1877年,沙俄炮兵委员会曾经接收过一批装有匕首形刺刀的1873年式伯丹2型4.2线哥萨克步枪(1线等于0.1英寸或2.54毫米),用于装备在土耳其边境的部队。根据为数不多的资料,这是一种类似于法国匕首形刺刀式的产品,通过套在枪口的插座连接枪管,并可以取下单独使用。

在后期采用1索拉尼(4.26克)黑火药的实弹射击测试当中,枪口装有匕首形刺刀的1873年式伯丹2型4.2线哥萨克步枪在连续射击10发之后,弹头在枪管中加速的后半程中,会摩擦并撞击到刺刀插座处,使得刺刀插座与枪管连接处产生一定的应力扭曲。由于俄国基础工业薄弱,因此武器钢的质量一直很差,硬度和韧性达不到国际上主流标准是常有的事。在连续射击20发之后,弹头与刺刀插座处的撞击和摩擦加剧,并在刺刀插座处产生了一定的裂痕,这对于刺刀与枪身的连接固定也是不利的。同时,由于刺刀插座与准星基座接近,在弹头撞击到刺刀插座的同时,准星也发生了变形,准星基座的后缘出现裂痕,影响了射击的精度。这自然是不能允许的行为。

沙俄军方研究讨论之后决定,为了不妨碍射击的精度和枪管的强度,延长这种匕首型刺刀的插座的套管。同时,在枪管前端相应的位置焊接上了一个固定的棱柱式卡榫。这样既保证了刺刀与枪管连接时候的强度,又保证了枪支的射击精度。

测试表明,装有改进匕首形刺刀的1873年式伯丹2型4.2线哥萨克步枪在200阿尔申(142米)距离进行射击时,刺刀插座的卡口不会对弹道产生影响。但是也有人在研究改进方式之后指出,由于伯丹2型4.2线哥萨克步枪的枪管管壁厚度方面较薄,这种小的改法并不能完全消除让枪管出现受力扭曲变形的可能性。只有将步枪返厂重新进行修缮、亦或者重新生产一批适合这种刺刀的步枪才行。

带着这种问题,新式的匕首形刺刀自然也就难以讨到沙俄炮兵委员会相关负责人的欢心。因此,小范围换装匕首形刺刀的计划也就此流产。

沙俄的匕首形刺刀

等到沙俄军方再次想到要换装匕首形刺刀,已经是1909年的事情了。在1904年至1905年的日俄战争当中,手持莫辛-纳甘1891式步枪、人高马大的哥萨克在白刃战当中面对手持有坂30式步枪的日军占不到半点便宜。在那之后,见识过日军白刃战的哥萨克对当时日本有坂30式步枪的匕首形刺刀大有兴趣,开始通过各种途径搜集和使用这种刺刀。当时的沙俄炮兵委员会也意识到,换装现代化的匕首形刺刀是迫在眉睫的事情。

为此,沙俄炮兵委员会要求图拉兵工厂和兹拉托乌斯特兵工厂加班加点,仿照当时西欧步枪设计中的翘楚——德军毛瑟1898式步枪的刺刀,设计一种适合俄军实际情况的匕首形刺刀。以下是当时炮兵委员会给出的要求细则:

—刺刀重量不应超过1俄磅(409克);

—在允许的情况下,新式匕首形刺刀安装在莫辛-纳甘步枪的哥萨克步枪上面,长度应不短于安装了旧式四棱锥刺刀的龙骑兵步枪;

—刺刀可以快速安装在步枪上;

—刺刀底座的卡口与枪管的连接应该尽可能牢固,避免出现意外松动;

—如果可能,在允许的情况下可以将匕首形刺刀拆下,悬挂在战士腰间。

在沙俄炮兵装备总局的催促下, 1909年12月21日,图拉兵工厂向炮兵委员会提交了匕首形刺刀的设计和样品。在目前已知的文献当中,在1909年4月8日的一份报告当中曾经提到关于这种新式匕首形刺刀有两种不同的设计。其中一种由当时图拉兵工厂的负责人亚历山大·弗拉基米罗维奇·库恩中将设计;另一种则由出身生产车间工人的科瓦仁诺夫进行设计。

在由关于科瓦仁诺夫设计方案的文献当中可以得知,这种新式的匕首形刺刀由刀体、固定阀以及内部的弹簧、弹簧销、按钮以及固定用的螺丝组成,其中刀体由整块钢制成。安装刺刀时,需要用拇指按住弹簧销的按钮,对准枪口并向上转动后,即可将刺刀安装到枪口,反向操作即可取下。这是一种仍旧采用管状刺刀插座的匕首形刺刀。这虽然最大限度上利用了原有步枪上用于固定刺刀的卡口,但是管状插座的设计决定了新式刺刀不能拆下作为匕首使用,因此不完全满足军方的要求。

库恩中将的设计采用了带有剑柄的匕首式设计,剑柄由木头制成,并配有皮革刀鞘,可以供士兵挂在腰带上携行。作为生产负责人的库恩中将认为,除了军方现有的技术指标要求以外,新式刺刀的生产应当在满足对原有的莫辛-纳甘1891年式步枪尽量少的改动下,尽可能利用原先的刺刀生产线。为了安装库恩中将设计的这种新式刺刀,只需要在枪原本的结构上钻一个洞,用于固定穿过刺刀固定环耳的螺丝。但是由于沙俄军事工业的落后,哥萨克步枪的枪管有较大的公差,在钻孔安装刺刀固定环耳的时候,容易伤到枪管。因此库恩中将的设计在实际操作当中仍旧不能完全满足俄军的要求。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库恩中将又重新根据哥萨克步枪的枪管外径针对性地设计了一系列改件。它们可以套在枪管用于钻孔的位置作为缓冲,但是这无疑又增加了一系列的生产工序和成本。

图拉兵工厂向沙俄炮兵委员会提交了这两种新式的匕首形刺刀样品之后,于1910年在奥拉丁鲍姆军官学校的靶场上进行了一系列的测试,但都没有获得军方的采纳。这其中一方面是沙俄上层老顽固军官的守旧,另一方面也是因为重新采购或返厂修改需要付出很大成本。在沙俄财政日益艰难的20世纪初期,这种经济上的问题一直在限制着俄军武器装备的发展。

但是这不妨碍沙俄陆军在一战当中使用匕首形刺刀的尝试。1916年的夏天,第189步兵团编制内建立了一個特战连队。他们装备有当时来说火力强大的费德洛夫自动步枪以及毛瑟手枪,并在俄军中创新性地装备了光学瞄准镜,以及由哥萨克军刀改进而来的匕首形刺刀。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率先为莫辛-纳甘步枪全面列装匕首形刺刀的,是一战中的德国人。一战中,德国人在缴获了俄军的莫辛-纳甘步枪后,将其返厂改膛,射击本国的7.92×57毫米毛瑟步枪弹,并将枪管顶端改成了毛瑟步枪用的刺刀插座。这种扩膛之后的德国莫辛-纳甘步枪,反而拥有比更优的性能。在1918年初,也就是一战的最后一年,德国人又从外高加索进口了一批莫辛-纳甘步枪,改膛之后支援了格鲁吉亚军队。最后这些步枪落到了波兰人手里。

芬兰陆军装备的莫辛-纳甘M39步枪,也采用匕首形刺刀。

苏联枪刺领跑世界

苏联人第一次在刺刀方面领跑世界是在1959年6X3型刺刀列装后。6X3型由海军的托多洛夫中校设计,由图拉兵工厂和伊热夫斯克兵工厂生产,作为AKM的配套刺刀使用。相较于旧式的6X2型,6X3型刺刀的刀刃缩短 ,且改为单刃,在刀背上有一段的锯齿可以作为应急短锯,刺刀与刀鞘配合可以充当金属丝剪。它总长度280毫米、刀身长度150毫米、最大宽度30毫米。刀鞘由包裹着绝缘橡胶的钢制成,刀身则由高碳钢制成,刀柄包裹有工程塑料,尾部有一个球形。在作为刺刀使用时,安装方式与6X2型刺刀相同,借助刺刀上的枪口环和位于枪管下的卡榫固定。作为金属丝剪使用时,刀身上的孔固定在刀鞘侧面的凸榫上,以凸榫为轴,利用刀背和刀鞘底端的切割口作为剪刀刃即可剪切。由于刀柄和刀鞘都采用了绝缘工程塑料,因此可以直接在带电情况下剪断电线。6X3型诞生的同时,美军还在使用老式的M7型双刃短剑刺刀。自此之后,苏联步枪刺刀发展领跑世界。1 9 6 8年左右,苏军开始换装由6X3改进而来的6X4型。除了AKM,早期型的AK-74也采用了这种刺刀。6X4型在刀身上没有改变,主要改动在刀鞘与刀柄上。刀柄底部用于固定的球形尾被移除,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方形的金属尾端。钢制的刀鞘改为有凸肋外形的酚醛树脂,因此不需要另外包裹橡胶绝缘体。

1984年之后,苏军又开始换装改进型的6X5型多功能刺刀,也就是现在仍在部队服役的版本。6X5型的刀柄更短,刀身更长,仍旧为单刃设计,但重新设计了刀背和刀刃的形状,使得刀背的过渡更圆润。整个刀背上都有锯齿,相比于前两者的短锯齿更为实用。刀柄和刀鞘由填充玻璃钢纤维的PA6S-211DS聚酰胺树脂制成,保留了剪切金属丝的功能,在易生产的基础上增加了实用性。一直到今天,在俄罗斯参与的历次战争和冲突当中,仍然可以见到6X5型多功能刺刀的身影。